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万里伏波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万里伏波

        王不仕已经去远。

        可是他的话,却是留下来了。

        功名利禄,于我如浮云焉,此外,在座的各位,都是辣鸡。

        翰林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又有人捂着自己的心口。

        原来……吐血竟是会传染的。

        噗……

        吐血的声音,竟也有高级感和低级感之分,这一次吐出来的,就有了几分只有金陵书香门第的高级感。

        “我的银子……”

        有人嚎哭。

        这一次,是真的伤透心了,砸了银子进去,跌到了谷底,赶紧抛售,亏了血本,却还以为,自己保了最后一点本钱。

        可谁料到……人家涨了。

        证券交易所里,依然还是人山人海。

        天一亮,弘治皇帝就地洗漱,而后,便冲进了证券交易所。

        那王长长所言的,果然是对的,若不是留宿于此,这交易所,还真挤不进来了。

        幸福集团,没有技术性的调整,而是继续冲高。

        显然,招股书的那个故事,已经被所有人所认同。

        人们对它的价值,已经有了重新的定义。

        一夜过后,大家没有冷静,而是更多的人,被狂热冲昏了头,某些真正的大鳄,也开始入场。

        二两五钱……

        二两七钱……

        三两……

        当冲破了三两银子的大关之后,最后一批还在观望的人,在此时此刻,也开始疯狂了。

        人们赤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墙上的红牌子。

        一枝独秀!

        方继藩心里,不断的重估着自己的财富。

        理论上而言,自己才是幸福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自己的股票,几乎是弘治皇帝的一倍。

        当然,他得假装一脸遗憾之状。

        不能露富,不能暴露啊。

        他一副遗憾的样子:“早知如此,应该多买一些。”

        说话的时候,他眨眨眼,差点想要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弘治皇帝拍拍他的肩。

        这一刻,弘治皇帝满面红光,他安慰方继藩道:“股票有风险,万万不可心存侥幸,能保证不亏,就够了,保持平常的心态。”

        方继藩心里想,当初跌的时候,陛下可不是这样说的。

        他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陛下字字珠玑,儿臣受教,儿臣一定……”

        “呀,又涨了。”看到新挂上了红牌子,弘治皇帝再没心思给方继藩进行思想品德的教育了,倒吸一口气,看着挂着的三两一钱的股价,顿时,泛着红光的面容露出掩不住喜悦之情,激动的额上青筋曝出:“看来,要冲破五两银子的大关了。”

        “王守仁……”弘治皇帝眯着眼,他想到了什么。

        “摆驾回宫!”

        天色已是暗淡。

        在这交易所里又呆了一天,弘治皇帝已有些吃不消了。

        匆匆回宫。

        召内阁和各部部堂觐见。

        陛下一下子销声匿迹了两天,足以引发内阁的震动。

        不过,刘健等人没有四处寻找弘治皇帝。

        傻子都明白,弘治皇帝去了哪里。

        内帑哪,数千万两纹银的内帑,陛下哪怕不关注,这文武百官,怕比弘治皇帝更急。

        所谓君臣父子,是有道理的,做臣的,就是给人做儿子。

        自己爹有钱,他的钱,不就是自个儿的钱吗?

        弘治皇帝一脸的疲倦:“捷报,诸卿都看了吧?”

        刘健咳嗽一声:“陛下,老臣已看了。”

        “幸福集团,向西经略,如今,也是我大明的既定国策,疏忽不得。”弘治皇帝正色道:“此次,一举歼灭罗斯人,这是大功一件,朕思来想去,王守仁功勋卓著。”

        “当初,朕就有言在先,若是王守仁能一月告捷,朕便敕其为国公,朕说的话,是算数的。”

        说到此处,刘健等人没有太多的反应。

        自打西山书院建立起来,这封爵的人,是不是多了一点。

        可是……实话实说,他们的功劳,哪一个都挑不出什么刺儿来。

        只是……就此而敕封国公,似乎,有些过份了。

        当然,陛下已经开了金口……

        弘治皇帝道:“朕听说,幸福集团,大量采用了火器,是吗?”

        方继藩道:“是,陛下,儿臣……”

        “这是好事。”弘治皇帝微笑,他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身为天子,弘治皇帝自是看出了火器的最大优点。

        继藩还真是深谋远虑,简在朕心哪。

        幸福集团,笼络了这么多异族,这是一群狼,而这一群狼,想要控制在朝廷的手里,就必须得有缰绳和鞭子。

        给他们优渥的待遇,就是喂给他们肉吃,可这还不够。

        而火器,就不同了。

        当今天下,能有这样的冶炼火器,大量的炼制火药的地方,且不说大明独此一家,可至少,大漠诸部,也绝对找不到第二家来。

        让他们对火器产生依赖,大明就形同于遏制住了他们的脖子。

        失去了大明的后勤系统,没有了火药和子弹的源源供应,他们手中的火器,不过是烧火棍罢了。

        这可比他们以骑射而西征要让人放心的多。

        弓箭谁都可以制,而火器,却是需要门槛的,尤其是能大规模供应火器的地方。

        弘治皇帝手微微搭着案牍,他沉吟片刻:“下旨,弓骑多有不便之处,无法在西征诸军之中普遍推广,自此之后,大漠诸部,所用器皿,以刀剑和火器为主,所需火器以及刀剑,由幸福集团后勤入关采买,西山诸作坊,则进行供应,各个作坊,再由镇国府辖制。”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弘治皇帝又道:“王守仁虽为文臣,在马上,却有赫赫之功,此人乃是大才,在大漠诸部之中,颇有声望,此人,乃可造之材,亦可堪大用,今赐其国公,再钦赐斗牛服……”

        弘治皇帝的手,轻轻的拍打着案牍,一面说,一面心里暗暗的斟酌,而后,才慢条斯理道:“敕其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督师,幸福集团正使。”

        这一手安排,是弘治皇帝深思熟虑的结果。

        王守仁是文臣,朝廷对于文臣,还是给予了足够的信任的。

        最重要的是,幸福集团的股价涨跌,关系着内帑,事关重大,现在王守仁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若是临时换将,只怕消息一传出,又要引起股市的浩劫。

        而让王守仁继续统领大漠诸部,足以给无数的投资人,一个定心丸。

        这消息一出,想来,又是一个大利好。

        刘健道:“陛下的恩荣,是否太过。”

        弘治皇帝叹口气:“非常之时,自当要行非常之事,用非常之人,朕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王卿家,出生自书香门第,其父,曾教授朕读书,也是名臣,西征乃是大事,马虎不得,此人可堪大用,那么……朕自当大用!朕要让他做朕的马援,朕的班超。”

        弘治皇帝站起来:“今我大明,开眼看天下,方知天地之大,无穷无尽,大明若是不能顺势而变,他日,迟早反受其害,朝廷理应不吝赏赐,唯独遗憾的是,天下的英才,不能尽为朝廷所用,拟定旨意吧。”

        刘健沉默片刻,他能理解弘治皇帝的心情。

        当今天下,和太祖高皇帝时,没有什么不同,当初太祖高皇帝驱逐鞑虏,才打下了这百五十年的基业,而如今,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未来这天下百五十年的基业,就看今朝了。

        弘治皇帝说到此处,松了口气,心情愉悦无比,心里思量,这个决定一下,只怕,幸福集团的股票,要突破六两银子的大关了。

        不只如此,倘若是王守仁……还能接二连三的传来捷报,那么……

        弘治皇帝禁不住,乐了。

        自得其乐,实是惬意无比的事啊。

        弘治皇帝旋即看向方继藩:“继藩啊。”

        方继藩道:“儿臣在。”

        弘治皇帝道:“你是王守仁的恩师,你有什么话说?”

        方继藩想了想:“儿臣也是觉得,陛下对伯安的赏赐过重了,国公的爵位,过于厚重,儿臣对王守仁言传身教,一直教导他,不要想着朝廷为你做什么,要问你能为朝廷做什么,为朝廷效命,乃是他的本分,只因一场大捷,就给他如此高官厚碌,儿臣想,他一定不肯接受,心里更会诚惶诚恐,儿臣乃是他的恩师,不敢请求陛下什么恩赐,要不,打了商量,给王伯安的赏赐,打个折,封个侯便是了。”

        弘治皇帝眯着眼:“你的意思莫非是,朕说话可以不算数?”

        方继藩摇头:“儿臣……可没这样说,儿臣的意思是……”

        弘治皇帝似乎也觉得,当时话说的有些太满,不过……他似乎倒也没有太在意,却是淡淡的道:“等王卿家上奏谢恩之后,再说罢。”

        方继藩一听,明白了点什么,立即信誓旦旦的道:“请陛下放心,儿臣教授出来的门生弟子,那都是厚道实在的人,到时,伯安一定会上书,请求陛下收回重赐,嗯……一定会的。”

        弘治皇帝微笑:“众卿退下,太子和继藩留下。”

        刘健等人,心领神会,自是告辞。

        待刘健等人一走,弘治皇帝命宦官取来了报捷的奏疏来,定睛一看,突然道:“萧伴伴……朕有些日子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