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西山速度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西山速度

        王金元听罢,顿时觉得压力有些大。

        “这……”

        他一犹豫,便见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这笑容,很和善,充分的将方继藩善良的内心,跃然于脸上。

        王金元咬咬牙:“小的明白,少爷待小的恩重如山,小的一定………拼了命,也要将事儿办的漂漂亮亮。”

        方继藩颔首点头:“这就是了,知道我为何喜欢你,一直将你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吗?就是因为,你王金元甚合我心。”

        第一纺织作坊,已开始忙碌起来。

        这里的匠人,请来的待遇都不错。

        都是一些经验老道,肯吃苦耐劳的。

        巨大的蒸汽机启动,这蒸汽机燃烧和熄火,费时费力,因此,为了确保生产以及减少浪费,这才需十二个时辰连轴转,一旦开启,若不是因为故障,是不允许关闭炉子的。

        炉子染了,滚滚的浓烟,自烟囱里冒出来。

        整个长线,方继藩采取的乃是采取了后世的生产线之法,将整个产线,分为数个工序,每一个人,只负责一道工序。

        这种方法,可以极短的时间之内,让一个工人,迅速的熟悉自己的岗位,且大大的提高自己的效率。

        巨大的蒸汽机器开始轰鸣。

        无数的飞梭,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

        传动的虽是蒸汽机,可这纺织机,采取的却是珍妮纺织机的改进版,紧接着,一排排的纱锭,开始旋转,迅速的,抽出的丝随着纱锭的旋转,不断的开始变得厚实起来……

        流水线的作业,保证了匠人可以熟悉自己的岗位,蒸汽机带来的强大传动力,可以做到机器可以不眠不歇,而纺织机的改造以及飞梭,则保证了一台纺织机,可以超过四十台老旧纺织机的生产力。

        因为夜里不能停机,因而,夜班最麻烦的,乃是照明的问题。

        此时,点灯几乎还是靠蜡烛和油灯,哪怕是给这些火罩上玻璃罩子,这棉纺作坊,因为太多易燃物,甚至是空气之中,都漂浮着许多棉絮,一旦遭遇了明火,便极容易酿成大祸。

        眼下倒是暂时难有解决的好方法,不过……办法也不是全然没有,这作坊四面,多置玻璃窗,此后,再在玻璃窗外,点起一堆堆的篝火。

        篝火之后,再置玻璃镜。

        如此一来,火光则直接被玻璃镜透过透明的窗户,直接射入作坊之中。

        这四面八方反射进来的光线,将夜里的作坊,映照的灯火通明。

        又因为明火置于作坊之外,且有专门的人在旁看管,足以保障安全。

        在这第一棉纺作坊里,几乎是日夜不歇。

        蒸汽研究所的技术人员,甚至是和朱厚照直接入住,随时解决可能发生的问题,除了维修之外,更多的是在生产过程之中,想办法,改进纺织机。

        过了七八日,新制的纺织机继续添加进厂房。

        甚至……朱厚照在附近的厂房里,又命人搭起了一个烟囱。

        数不尽的棉纺,生产出来,而后堆入附近的货栈。

        方继藩也经常来,他喜欢在作坊里的感觉。

        女工们往往带着羞怯,见了陌生男人,便害怕的紧。

        方继藩为了避免她们尴尬,戴上一副蛤蟆镜,这是很合理的。

        且为了显示自己是个体面人,再戴上一个大金链子,似乎也很合理。

        且方继藩是个极重视时间观念的人,怀里揣着一个大金怀表,波的一声,打开,看看时间,这道理,难道还站不住脚吗?

        朱厚照就不一样了,作坊里因为有蒸汽,因而有些热,他喜欢穿着一件小褂子,将自己的双臂的肌肉露出来,呼呼喝喝。

        方继藩有时候真的很鄙视朱厚照,这家伙……若不是太子,想来是要断子绝孙的。

        有太子殿下和方继藩经常来,王金元哪里敢怠慢,打起精神,每日都来照看。

        他是个商贾,技术问题他不管,他只管多少的棉花,能纺出多少的布料,每日的产量几何,如何安排生产。

        棉纺作坊的外围,设立起了院墙,院门有专门的人把守。

        一方面,是保障女工们的安全,毕竟,她们若是接触了陌生的男人,难免会不自在。

        可方继藩和朱厚照不一样,方继藩不是吹牛,至少在西山,太子和自己的名声还是极好的,人人都叫自己恩公,将自己和太子视作是道德的楷模,他们二人随意进出,倒是不至有人说什么闲话。

        王金元这样的人渣就不同了,进出时,会有专门的老嬷嬷的跟从着,就是为了对他有所防范。

        方继藩看着这些女工,心里生出感慨,他朝朱厚照道:“你瞧瞧她们,个个都是心灵手巧,我从她们的外表,就可以看出她们的内心。”

        朱厚照死死的盯着女工的外表去看:“本宫为啥看不出来。”

        方继藩手点着一个工位上的女工,这女工有个乌黑的辫子,面色姣好,小家碧玉一般,方继藩道:“你看,她的心,一看就很美,这柳眉毛舒展,说明她心里没有亏心的事;瞧瞧这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可见她心地善良,瞧瞧她的贝齿,雪白雪白的,可见她经常打理,是个勤快的姑娘;还有她的唇……她的……”

        朱厚照瞪着他:“照这样说来,本宫已经看到十七个心灵手巧、善良勤快的姑娘了。”

        方继藩瞪他一眼:“不要有下流思想!”

        朱厚照想掐死这个该死的妹夫。

        方继藩随即道:“我的意思是,你看这些女工,多么好的姑娘啊,唯独可惜的是,她们绝大多数人,大字不识,女子若是能读书,那就更好了,要不,咱们组织人,办一个补习班如何,叫西山开蒙补习班,就在作坊里,请一个识字,教她们识识字,学一学算数。”

        “会不会耽误生产?”

        方继藩背着手:“反正三班倒,也不能让她们总闲着,这些肯出来做工的女子,都是宝贵的财富啊,只有让她们比别人好,其他人,才会效仿。”

        方继藩说着,朝王金元大吼:“狗东西……”

        王金元飞快的小跑过来,方继藩附在他的耳朵,低声说了几句。

        “明白,明白,少爷真是英明哪,可谓是高瞻远瞩,深谋远虑。”

        “滚!”

        王金元听到滚字,心里立即舒坦了,乐呵呵的点头:“小的一定办妥,一定办妥。”

        方继藩背着手,紧接着道:“待会儿,我们去盘盘货,现在时日不多了,万万不可让陛下,取笑我们。”

        朱厚照点点头,不禁感慨:“老方,本宫发现你还是很仗义的。”

        ………………

        坤宁宫。

        天色已是暗淡了。

        弘治皇帝摆驾于此,远远的,便听到了织机的咔擦咔擦声。

        弘治皇帝听到这声音,心里一暖。

        皇后贤淑,这是朕的福气啊。

        他步入了寝殿。

        却见张皇后坐在织布机旁,一旁的女医梁如莹,也在旁帮衬着抽丝。

        张皇后手熟稔的在织布机中,抽出一根根的丝,身后,听宦官道:“陛下驾到。”

        张皇后没有站起来,依旧聚精会神,弘治皇帝则是疾步到了张皇后身边道:“这么晚了,怎么还……”

        张皇后面上冰冷。

        想当初,弘治皇帝要让宫中做表率,厉行节俭,张皇后身为皇后,自是亲自织布。

        可到了后来,弘治皇帝有银子了,嘚瑟的不得了,叫人将织布机全部撤了。

        谁晓得,转眼之间,弘治皇帝股市里的银子,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他又对人说,宫中还是节俭一些的好,这话,虽不是对着张皇后说的,可张皇后在宫中的耳目众多,这话还听不明白吗?

        虽是现在股价又是暴涨,可张皇后心里却是积攒了一肚子的气,索性,继续织布。她尤其记得,当时太康公主这个孩子,入宫时……偷偷和自己说的话,陛下说自己百无一用,是个没有用的妇道人家。

        张皇后虽然没有当即和弘治皇帝翻脸反目,可这心,却一直惦记着呢。

        好啊。

        不是说本宫没用吗?不是你朱佑樘内帑的银子没了,就开始暗示本宫要厉行节俭,又要做天下人的表率了吗?

        那将织。

        “陛下怎么来了?”张皇后平静的道。

        梁如莹这才意识到陛下驾到,忙是后退数步,行礼。

        弘治皇帝尴尬的双手在后抓着张皇后的香肩,道:“这天色不早了……朕看……”

        “这可不成,现在宫里虽说有了银子,可是陛下,这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若是个个百无一用,这得糟践多少内帑啊。臣妾乃后宫之首,自当作为表率,臣妾在此织布,这各宫里的女官、宫人,现在都在效仿,连女医们,都在织布呢,上上下下,有上千人,这么多人,能给宫里省下多少银子啊。陛下……您看,这是臣妾白日织的,可好?”

        足足竟有半匹。

        弘治皇帝忍不住握住了张皇后的手,这手心,竟生了小茧子,弘治皇帝立即道:“哎呀,这是下人们的做的事,你便歇一歇吧,不必如此。”

        …………

        第三章送到,昨天说了,今天照常更新,算是歇一歇,明天开始。每天四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