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布价暴跌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布价暴跌

        这样好的布匹。

        一两银子一匹。

        而现在商家们手里,最上等布匹,都已卖到了一两五钱银子。

        所有人看向王金元,已经没了呼吸。

        那李应幸面上的肥肉抖了抖,他沉默了。

        而后,他猛地张眸,颤抖的道:“王大掌柜,您别开玩笑。”

        “不开玩笑。”王金元笑吟吟的样子。

        少爷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却给予了王金元一种任何商人都无法比拟的爽感。

        这种爽感,是从前的王金元永远都体悟不到,让人欲罢不能。

        这玩意……叫做底气。

        有少爷的西山在自己背后支撑。

        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和践踏一切的商业规则。

        就比如说……现在……

        李应幸脸都绿了。

        这等于是砸盘啊。

        还让人躺着挣银子吗?

        李应幸艰难的笑了:“这货……充足吗?我……我……我若是想定制一万匹呢?”

        王金元微笑:“莫说是一万匹,就算是十万匹、二十万匹,那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只要敢下订单,我这里的供应,源源不断。”

        这才是真正的底气。

        价格低廉不算什么,还得货源充足,想要多少卖你多少。

        商贾们哗然。

        几乎所有人,脸已绿了。

        那李应幸要哭了:“这……这……王大掌柜,你是知道我们的,我们平时,虽是点头之交,可是……可是小人,一向敬重您的啊。小人对于齐国公,那更加是……更加是……您……您不能把我们往死路上逼啊。”

        王金元乐了:“怎么,莫非你的货仓里,还积攒了不少存货。”

        李应幸点点头。

        眼看着要过冬了,且又要迎接年关,这个时候,寻常百姓,都要扯几尺布回去做几件衣衫,正因为如此,满京师的商贾,都在磨刀霍霍,就等着靠这个,大赚一笔。

        谁家的库房里,没有攒满存货哪,这要是西山布业直接一两银子一匹来兜售,不必想象,在座的各位,谁都别想活,这些布匹,统统都要烂在自己的仓库里。

        而商贾最害怕的,就是货物积压,一旦资金链断裂,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王金元笑吟吟的道:“其实,你们的布,哪怕是最上等的,老夫岂有不知,进价,可是低廉的很,尤其是那些土布,这些,老夫就不必拆穿了吧。”

        “可是,雇佣伙计要银子,运输也要银子,还有……这些……可都是本钱哪。”李应幸不禁道。

        王金元继续微笑:“你们的难处,我也知道,可是你们应当清楚,齐国公既然涉足进了布业,那么,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啦。现在你们求告到了头上,这事儿,和你们生死攸关……这……要不就如此吧,一个月……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西山布业的布,方才正式开售,这一个月时间,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李应幸等人脸色依旧难看到了极点。

        可是……他们还是感激的看了王金元一眼。

        商贾之间竞争,是常有的事,这本就无可厚非。

        人家的货比自己的好,比自己的货价格还低廉,且货源还充足,人家想砸死你,你能怎么样?

        可现在……人家却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自己立即出清掉仓促中的布匹了,若是还清不掉,这就不是西山布业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

        “明白了。”李应幸立即朝王金元行了个礼:“一个月后,小人会来此,谈一谈和西山布业合作的事,西山这么多好的布料子,大伙儿跟着一起卖,众人拾柴火焰高嘛。王大掌柜,大恩就不言谢了,小人告辞。”

        他行了个礼。

        众人纷纷点头,几乎可以想象,一个月之后,整个布业,将会重新的洗牌,整个市场,会出现大震荡。

        可是……未来的合作,这毕竟是一个月之后的事。

        眼下,对于所有人而言,是如何在这一个月之内,生存下来。

        李应幸没有再犹豫了。

        他是聪明人,只有一个月时间。

        现在最重要的是,清掉仓中的余货,这一个月不清,以后再没有机会了。

        他匆匆回到了李家布业的铺子里,立即召集了所有的伙计:“所有人,立即动起来,谁也别偷懒,现在开始,清仓甩卖,王二,你去各家的铺子里都问问看,问他们要不要货,价格,可以商量,上等货一两五钱他们不收,那就一两二钱,一两二钱不收,那就一两,至不济,八钱银子,最低……七钱,这是保本的价码。”

        虽说七钱,可李应幸还是有些心里没底。

        因为……几乎所有的布行,肯定都要抛售,那些零售的铺子,也绝不是吃素的,肯定也会收到消息,只能纷纷清仓甩买,不过现在,这最低的价位,还是指着保本,若是到了月中时,手里还有余货,再继续杀价吧,有前期的一点微薄利润做支撑,倒是撑得住。

        至于以后……先熬过这一个月再说。

        西山布业,显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那位王大掌柜,和这交易所里的商贾们,还是多少都有一些交情的,买卖做的无非是人情生意。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怕没柴烧。

        伙计们一个个瞠目结舌。

        他们就在一个时辰之前,还在准备囤着货,趁机再涨一波价钱呢。

        可现在东家吩咐,他们哪里敢怠慢,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

        “少爷,小人擅自做了主张,给了各家布商一个月的时间,让他们清货,说是这一个月之内,西山布业的布,一匹都不卖出去,现在只作为展示。小人……该死……只是……只是……毕竟大家都是买卖人,若是当真教他们血本无归,实在是……小人也知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的道理……小人……”

        进了西山布业的后堂,王金元噗通一下跪下,磕头如捣蒜。

        朱厚照一听:“敢情本宫的布,白生产了?狗东西……”

        方继藩却是气定神闲,朝朱厚照道:“太子殿下,别动手,人打坏了,不还要西山医院来治吗?老王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理应知道,本少爷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对吧,既然如此,你做了一件好事,本少爷怎么会怪你呢?你看看你这什么样子,狗东西,你这样子,倒像是本少爷想将人往死路上逼,你倒是做了好人是不是?”

        “不敢。”王金元忙道:“正是因为小人知道少爷心地善良,乃是咱们京师数一数二的大善人,这京师上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小人才敢如此放肆。只不过,小人毕竟是先斩后奏,坏了规矩,所以……恳请少爷责罚。”

        方继藩今日脾气却出奇的好。

        他心里在纠结,给商贾们一个月的时间,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虽然是砸人饭碗,可若是将这些布商,统统挤兑的破产,这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有了这一个月的时间,这些人自然会疯狂的出清存货,甚至开始相互杀价,布匹的价格,照样还要暴跌,自己的目的就已达到了啊。

        至于一个月之后,这些布商虽然是伤痕累累,开至少,本钱算是捞回来了,总还不至于一夜之间,一切化为乌有,这……也算是我方继藩,行善积德了吧。

        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方继藩历来就是这样的人,他一向信奉宽以待人,与人为善,就如王金元所言,自己的善良,京师上下,人尽皆知。

        这王金元,不愧是做买卖的。

        脑子还挺活,亏得自己没少喂他猪脑,智商爆表了呀。

        方继藩乐呵呵的道:“好啦,今日,就算了,下一次,可不能如此了,立即给本少爷滚出去,看一看外头的行情,随时报来。”

        …………

        不只是西山这儿,在随时的打探着市面上的行情。

        这内阁里,诸位学士们,可一直惦记着布匹的事呢。

        顺天府已经派人出去,很快,这市面上发生的一切,便开始令人瞠目结舌了。

        各家布匹的铺子,都开始挂出了牌子,贱价甩卖。

        似乎所有人都急了,店里的伙计们,都走到了街上来,充当了掮客,在街上卖力的吆喝。

        “卖布、卖布喽,一两银子一匹,上等的布,清仓甩卖,客官,里头去看一看,绝对值当的。”

        许多人听了,纷纷涌入布店,这突然的价格下跌,自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一开始,销量还不错。

        可很快,这价格又开始松动了。

        好在此时,商家不敢再贸然降价,毕竟,再降,反而可能形成买涨不买跌的效应。

        这些人脑子活,现在给家都在急着清仓,市面上的布匹,多不胜数,因而,便又开始推出了买三匹送一匹,或是买一匹,送丝巾……

        这名目繁多的手段,纷纷推出。

        到了第三日,价格终于开始有了崩盘的趋势。

        “七钱,七钱银子一匹,上等的好布,不买准要吃亏。”

        “客官,您进去看看,保准是物美价廉,准错不了的。”

        …………

        第三章,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