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富贵逼人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富贵逼人

        成了工长,薪俸还增加了三倍。

        刘二女不可置信的看着嬷嬷。

        这嬷嬷呢,却是笑吟吟的道:有了新东家,规矩呢,也还是咱们西山棉纺作坊的规矩,你放心,王大掌柜秉承齐国公的意思,早就和人明言了,这棉纺作坊,都得照着规矩来,所以,你不必担心,只需前期将新招募来的女孩儿教一教,等正式投产,带着大家干活儿,该你的,就是你的,不只如此,这西山的书,还是教的,你有闲暇时,照样可以来读书,有时自己买几本书,忙里偷闲时看看。读书是有用的。

        是,是刘二女小鸡啄米似得点头,喜极而泣。

        而今,大量的作坊,都在准备着筹建,不少的商贾,早已算明白了,这新机器,产量不小,可以将人工,降到最低,薄利多销,而大明的市场,极其广阔,现在谁赶紧投产,未来腰缠万贯,都是可以期待的。

        甚至还听说,四洋商行,似乎也在预备采购这样的布匹。

        四洋商行已在西洋开始慢慢的扩张,各个地方,都有其驻点,他们主要的业务就是海贸,因为垄断了大明对外贸易的特权,而且银子又多,他们大肆的招募的人手,这布匹价格低廉,产量又高,只要有足够的舰船,运出海去,依旧可以和各国的土布竞争。

        在这种巨大的利益之下,定制机器,营建厂房,招募熟手,培训新人已成了当务之急。

        这第一棉纺作坊,数百个女工,已投产了一个多月。

        她们已对于各个生产的环节,了然于心。

        对于商贾而言,薪水他们是开得起的,只要未来的利润可期,莫说是三倍薪俸,便是五倍十倍,也不在话下。他们最害怕的,反而是投产之后出现问题,这毕竟是新东西,如何排班,如何备料,如何入仓,生产过程之中,遭遇了问题,如何处理,各个工段如何布置,这些可都是大问题。

        因而,这第一棉纺作坊的女工,包含了负责机器养护和维修的人员,而今都成了香饽饽。

        女嬷嬷又叫了许多的名字。

        几乎这数百的女工,都有安排。

        至于她们去不去,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一个作坊,需要数十个工长,还需小掌柜和大掌柜。

        偏偏,棉纺作坊大多只能招募女子。

        如若不然,招募了男子进去,只怕没人肯去做工了。

        刘二女晕乎乎的,似乎一下子,命运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不只是她,这个作坊里,在第一棉纺作坊招募的姐妹,就有七八个,且多是工长或是小掌柜,如此一来,到时候哪怕是去了陌生的环境,也有了照应。

        嬷嬷一个个宣布,已是口干舌燥,最后道:明日,大家伙儿,就要各奔东西,可是,将来,无论大家到了哪一个作坊,大家伙儿,都是第一棉纺作坊里出来的,定要相互照应。

        嬷嬷显得很兴奋。

        她本是一个寻常的妇人,可谁料,进了棉纺作坊,而今,已有新作坊要请她去做大掌柜了,每月五十两银子,还不计其他的奖励。

        当夜,办了酒席,吃过之后,各自回宿舍收拾,到了次日一早,果然外头来了许多的车马,都是各个商行的。

        众女纷纷上车,这些商行,只恨不得将这些人,当做祖宗一般伺候着。

        刘二女只背了一个包袱,挺着胸膛,此时似乎人有了信心。

        她上了车,掀开车帘子,看到那安静的第一棉纺作坊。

        没有了机器的轰鸣,没有了烟囱上滚滚的浓烟,这座作坊,孤零零的矗立。

        刘二女心里恍惚。

        却突然,她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

        叫朱秀才的那个男子,人们都说他是太子殿下,可刘二女却不认为,因为太子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太子会光着膀子嗷嗷叫的扛着大包吗?太子会随身从身上取出一个扳手来吗?

        今日,朱秀才没有光着膀子,他穿着一件好看的衣衫,背着手,和齐国公一道,伫立在那里,远远眺望着这些车马。

        刘二女本是沉浸在喜悦之中。

        可转瞬,这无数的回忆如走马灯似得在脑海中划过。

        刹那间,她眼眶便红了,泪水如涌泉一般的扑簌而下。

        朱厚照捅了捅方继藩的腰。

        方继藩厉声道:干嘛?

        朱厚照道:老方他吸了口气,看着那些纷纷登车的女子。

        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呢。

        连刘瑾那狗东西,自己和他呆的时间长了,尚且还有感情呢。

        朱厚照道:她们去了别处,会不会受人欺负,会不会在作坊里,有像本宫一样的男人,冲进去,光着膀子,不怀好意?

        不会吧。方继藩安慰朱厚照道;一般的人,人家要脸。

        朱厚照吸吸鼻子,有点不舍,叹了口气:你少在此说怪话。

        方继藩摆手:不说了,不说了,太子殿下,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咱们一旦卖机器,那么第一棉纺作坊就无利可图,与其放手让作坊和其他作坊去竞争,不如,给棉纺作坊提供机器,让他们自己去竞争厮杀。

        嗯。朱厚照点头。

        此时有宦官来:太子殿下,齐国公,皇后娘娘有请。

        大清早,西山就派人送来了许多的书籍。

        现在西山有专门的藏,收藏了西山书院无数的巨著。

        涉及到了经济学工学化学医学算学。

        这些书籍,都是江臣进行整编。

        有的书籍,比较热门,自是放出去印刷,可有的书籍,过于生涩难懂,能看懂的人并不多,作者除了求索期刊里分得的收益之外,便是藏对他们的学问进行整理,而后装订成册,印刷一些,再收藏今藏里来。

        每日,去藏读书的人都有很多。

        不只是寻常的学员,便是外头的人也有。

        在许多人看来,自己若是遇到了疑问,总能想办法在藏里,找到答案。

        张皇后看着这一箱箱的书,瞠目结舌。

        化学不懂

        算学看着眼花缭乱,头有些晕。

        医学看着人体解剖图,张皇后便觉得有些吓人。

        工学

        农学

        好在,新学张皇后倒是能参透一些,不过

        张皇后不禁苦笑:如莹。

        娘娘。梁如莹在一旁,低头。

        坐在梁如莹的一旁,则是方小藩。

        方小藩乃是张皇后带大的,她平时就爱,总是安静的陪着张皇后,闷不吭声。

        张皇后揉了揉太阳穴:哎呀,这些书,本宫只略略看了几眼,就觉得头痛的厉害,这学问太高深了。

        一点也不高深呀。一旁,方小藩道:很简单呢,娘娘,你看,就说这算学,无非就是函数而已,这函数

        小藩啊,看你的书去。张皇后微笑朝方小藩道。

        方小藩噢了一声,继续趴在书桌上。

        她已快十二岁了,亭亭玉立的,娇俏可爱。

        而今,秀荣已经出嫁,张皇后心里空落落的,看着方小藩,便能让张皇后想到未出阁时的朱秀荣。

        梁如莹微笑道:娘娘,学海无涯,要学学问,自是要下一番功夫的。

        张皇后有了梁如莹的鼓励,颔首点头:有道理,别人都能学,本宫为何就不能学呢?只是,从哪里开始比较好。

        梁如莹:

        事实证明,给张皇后灌一点人生鸡汤容易,无非就是要努力呀,要成功呀,你又不比别人笨之类的话。

        可涉及到了具体

        梁如莹轻微咳嗽:不如学医吧。

        张皇后道:本宫见了血,便犯晕。

        梁如莹只好道:娘娘,其实娘娘乃是国母,这具体的学问,娘娘学来,又有什么用处呢,娘娘就如陛下一般,总揽的是全局。

        全局?张皇后皱眉,凝视着梁如莹。

        梁如莹咳嗽:这个,这个

        张皇后感慨道:本宫知道,你是嫌本宫愚笨。

        没有,没有的事。梁如莹道。

        张皇后微笑:并不是责怪你的意思,不过,你说总揽全局,本宫倒是有了点儿眉目了,来啊,招本宫的兄弟来。

        张鹤龄和张延龄两兄弟,自从发了大财,就一下子,低调了起来。

        有钱人的烦恼嘛,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一听到自己的姐姐传召自己,他们的脸就吓得绿了。

        赶到了坤宁宫,见到了张皇后,张鹤龄啪嗒一下,跪下:娘娘,召臣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张皇后见他们衣上打了补丁,不禁道:瞧瞧你们,这是什么样子,这般的寒酸,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人亏待了你们。

        张鹤龄顿时泪如泉涌:娘娘你是不知道啊,臣穷哪,今日清早,喝粥还被粥里的沙子磕了牙,现在还疼。

        张皇后倒是关切起来,惊讶的道:这喝粥,得吩咐人,用水淘淘米。

        可不能这样张延龄道:求索期刊里,不是有个农学家写了文章嘛,这米里的营养,都在面上,米一淘,这好东西,都被水洗没了,暴殄天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