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天才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天才

        方小藩很干脆的点头:想!

        她回答很干脆。

        很有方家的风范,方家人一向是做做后说,绝不瞎比比。

        比如说方继藩就总是先给人一个耳光或者是踹人一脚再骂人,而绝不骂骂咧咧几炷香,然后怂了。

        方继藩很欣慰:为什么?

        方小藩想了想:宫里能算数的人,都太差了,我想知道,在这宫外头,是不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有志气啊。

        方继藩不禁翘起大拇指:兄长准了,你尽管去考。不过

        方继藩又犹豫起来,考的太差,会不会很丢人呢?

        不过什么,哥,你是不是瞧我不起。

        方继藩摇头:不敢,不敢的。我的意思是,考前,你得练一练,不如这样吧,回去之后,我给你弄一些题来。你啥也别做,只做题。

        方继藩虽然不太懂数学,不过这不妨碍他,懂得怎嚒考试。

        噢。方小藩点头。

        方继藩呼了一口气,小藩脾气还不小嘛,这一点,又像我啊。

        闲坐了片刻。

        另一边,有宦官来叫了。

        朱厚照和方继藩过去,却见张家兄弟已经止住了哭,两个人眼里黯然无神,像是刚刚失贞了的女子,双目空洞。

        方继藩心里有点疼,丈母娘有点残忍啊。

        张皇后微笑:这银子的事,总算是成了,很好,这妇人联合会,现在是要人有人,要银子有银子,想不好,也不成了。继藩,你在外朝,也得跟着帮衬帮衬。

        方继藩忙点头:是,儿臣明白,儿臣一定尽心竭力。

        张皇后心情极佳:如此甚好。

        方继藩道:还有一件事,小藩想要参加数学竞赛,娘娘儿臣以为,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

        巾帼不让须眉啊。方继藩笑呵呵的看着张皇后。

        张皇后顿时明白了。

        妇人联合会的主要纲领,无非是两条。

        一条是给受辱的妇人们做主。

        其二,是鼓励妇人们自强。

        若是不证明,女子未必弱于男子,那么,又如何改变人们长久以来的观念呢。

        方继藩道:儿臣打小就听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番话,儿臣都已听出茧子来了,说出这样话的人,儿臣是万万不敢苟同的,儿臣没见过多少女人,却是见过娘娘和太康公主殿下,娘娘和殿下,且不说秀外慧中,操持着家业,端庄大方;就说这本事,又有几个男子可以及得上,所以儿臣在想

        这话,张皇后爱听。

        张皇后笑吟吟的道:本宫唯独有些担心的是若是小藩考的不好呢?

        方继藩信誓旦旦的道:娘娘放心,方家出来的人,哪一个不是聪明绝顶,儿臣这些日子,尽力给她补补课,明日,儿臣派人,先将她接回家住一段日子,好好教教她,不愁她不成材。

        张皇后便笑:这样也好,本宫看她,确实是极聪明的。

        显然,张皇后也想打好这妇联的第一仗。

        因而,对此极上心。

        她道:既如此,那么就说定了,这事,本宫交给你办,办成了,你便为妇联立下了赫赫功劳。

        方继藩一听到能为姐妹们立功,顿时热血:遵命。

        从坤宁宫里出来。

        张家兄弟垂头丧气。

        方继藩上前去和他们打招呼:两位舅舅,你们好呀。

        张鹤龄脸上又青又白,实在提不起任何兴趣,搭理方继藩,勉强道:嗯,嗯,好。

        张延龄在一旁道:小方啊,好久不见了,怎么不到府上去坐一坐,吃一顿便饭?

        方继藩:

        张鹤龄倒是极了:继藩忙嘛,你不要总是耽误人家时间,人家看不上一顿饭,不要耽误了人家的大事,他不似我们,成日无所事事,继藩,你说是不是?

        方继藩也轻松了很多,如释重负的样子:是啊,是啊,还是大舅知我。

        啊,不说了,走了。张鹤龄忙扯着张延龄便走。

        到了次日。

        方家派了车马到了午门,将方小藩接出来。

        为了应对考试,方继藩忙碌了一夜。

        等方小藩到了家,朱秀荣便迎了出来,妯娌都是熟人,小藩更是朱秀荣看着长大的,自是不会生疏。

        二人进去,见方继藩正整理着厚厚一沓的书籍和考题,方继藩眼睛都熬红了。

        朱秀荣不禁道:他一宿没睡呢,连夜去了藏,背回了一麻袋这东西

        方继藩哈哈大笑:你不懂,这是什么,这是宝贝,这是咱们西山书院,自算数学院成立以来,历年的考题,我想,这一次竞赛,十之八九,所抽取的题目,都是自这儿来的,小藩这是要考试了,要为咱们方家争光,怎么可以让她落后于人呢,落后了,我这做兄长的出门在外,多没有面子,老是会怀疑有人嘲笑咱们方家,这不是平白惹的我和人起争执吗?打了人,就不好了。

        方继藩说着,将这厚厚一麻袋的卷子和书题统统抖出来:小藩,这些日子,你什么都别做,将这些题,都做一遍,做完了,你便是出师了。

        张秀荣看得咂舌。

        这一场竞赛。

        乃是内阁组织,户部西山书院和保定布政使司协办。

        规格还是很高的。

        目的就是择才。

        内阁和各个机构都协商过了,名列前茅者,不但要给予不菲的奖金,还可授予学士头衔,甚至,内阁还将其授予中书舍人。

        中书舍人在历代名称和职务不尽相同,南朝时掌制诰诏令宣旨和接纳上奏文表等事;隋时主管诰令诏敕;唐时掌管诏令,参与机密,决断政务;宋时参与政令决策,执掌中书省诸事。

        可以说,在前朝,这玩意,很高级,已经形同于宰相的职权了。

        甚至,其职权到了唐宋时,抵达了顶峰,盖因为中书省又称紫薇省,唐宋时中书舍人亦称紫薇舍人,掌判中书省诸事。

        不过到了大明,却并没有设立中书省,故无紫薇舍人之称。

        而到了明朝,中书舍人,因为中书省的裁撤,自然也就再无这样的官职了。

        不过出于习惯,这内阁,依旧被人称之为宰辅机构,内阁大学士在内阁办公,需要有人协助,因而,便从甲科监生生儒布衣之中,挑选出一些能读能写的人,在内阁里办事,这些人,则被称之为中书舍人。

        这玩意,现在在后世,有一个称呼,叫做临时工。

        可这临时工,虽非朝廷特意授予的官职,却是协办着内阁的事务,这权力可就不小了。

        那内阁里,无品无级的中书舍人,出了内阁,哪怕是尚书侍郎,都要打一声招呼。

        内阁授予名列前茅之人为中书舍人,自然是希望,选出一些出类拔萃之人,协助刘健等人署理公务,也可看出,内阁对于优秀的算学人才的重视。

        这场考试,几乎所有学过算学的人,都极为重视,毕竟,这是一个能够进入内阁,随时可以见着内阁大学士的机会。一旦名列榜首,说是一飞冲天,也不为过。起好处,不在金榜题名之下。

        因而,不少人都在磨刀霍霍,按着规矩,户部西山算学院保定布政使司的统计司人员,都可直接参与考试。

        至于其他人,则需通过层层选拔,才有考试的资格。

        因而此次考试的压力很大。

        朱秀荣见着那一沓沓的试题,已是蹙眉:小藩是个女子,你这做兄长的,该当教授她贤良淑德,却怎么教这些。

        方继藩瞪大眼睛:殿下,天已变了,你还不晓得吧也罢,等你入宫就晓得,现在时候不早,小藩,不可以虚度光阴呀,来来来,我陪你做题。

        方小藩倒是笑吟吟的道:好。

        兄妹二人,围着桌子,方继藩取了卷子,一面道:不懂得,你

        他本想说,不懂得,你来问我,细细一想,好像自己

        不懂得,你告诉兄长,兄长我帮你将疑惑整理一下,去帮你四处问问。

        噢。

        方小藩很快进入了状态,拿起了卷子,提着炭笔,已是浑然忘我的开始做题了。

        朱秀荣见状,不禁问:小藩,你饿不饿。

        方小藩没答她。

        朱秀荣叹了口气,便忙是去吩咐人准备一些糕点和茶水来,搁在方小藩的一边。

        方继藩在一边,百无聊赖,见方继藩也不吃,索性自己在旁吃了,一面吃,一面低头看着这试卷,心里却感慨,数学博大精深,我方继藩这辈子,怕是学不上了,不过不打紧,我还有妹子,她会完成我方继藩的遗憾。

        任何的学习,都离不开人的兴趣。

        一个人若是没兴趣,你捉着她如何去学,她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可若如方小藩这般,来了兴趣,那便不得了了,方小藩坐着,足足两个时辰没有动静,等她抬头时,饿了:哥,我饿了。

        然后,她看着桌边的几个空碟子,还有早已喝尽了的茶水。

        方继藩摸着自己的肚子:你这样一说,我发现我又饿了。

        四更送到,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