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大满贯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大满贯

        谢迁高坐在明伦堂里。

        作为主考,不愉快总会过去。

        很快,他就又高兴起来。

        两位院士就坐在一旁,谢迁对这科学院的院士,还是颇为敬重的。

        这几年来,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院士,确实给朝廷帮了不少的忙。

        他呷了口茶,和院士们闲聊。

        数学,他真不懂,他只能作为一个公允的主考官,因而,倒是不敢将话题,引到数学上头。

        正说着。

        外头却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显然是外头的差役不规矩。

        偏偏明伦堂里还算安静,两个书吏说着什么,恰好被谢迁听到。

        谢迁的脸,骤然变了。

        岂有此理。

        这般庄重的场合,他们不思好好的监考,居然在此闲聊。

        谢迁脸拉下来:是谁在喧哗,叫进来。

        片刻之后,就有两个战战兢兢的书吏进来,他们忙不迭的行礼,口称万死。

        谢迁脸上凛然,厉声道:大胆,尔等身负公务,何故如此喧哗?

        这这书吏感觉到大事不妙,战战兢兢,可是,又不敢启齿。

        谢迁便冷笑的更厉害:怎么,不说?来人

        说,说,说小人并非是不懂规矩,实在是实在是遇到了怪事啊,因而,才才

        谢迁一脸肃杀:什么怪事?

        这这小人奉命监考,在考棚之中来回逡巡,诸考生们,个个都在搜肠刮肚的做题小人见没什么差错,心里倒也放心了,可谁晓得,到了乙丁号考棚时,却突然之间

        一下子,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听着,怎么像鬼故事。

        这书吏,脸色也是苍白的吓人,随后道:突然之间竟是竟是听到咯咯的笑声。

        笑声

        谢迁竟都觉得汗毛竖起。

        他侧目看了一旁的考官,眼里似乎在问,这乙丁号考棚坐着的是谁。

        那考官会意,道:乃考生方小藩。

        书吏继续道:不错,就是那位方考生,小人听到了笑声,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匆匆上前去,却见那方考生,心无旁骛,手提着炭笔,一面做题,一面对着题咯咯的笑,小人吓着了啊,小人在贡院里,当了这么多年的差,见识过的考生,无以数计,可是可是,没见过见了试题,一面笑的。

        明伦堂里沉默。

        谢迁沉默了很久,看向身旁的考官:脑残也会传染?

        两个院士不禁瞪了谢迁一眼,这是啥意思,侮辱我们师门?

        谢迁似乎也觉得自己失言,咳嗽一声,朝那书吏怒斥道:只要考生在做题,没有舞弊,他们做什么,与你何干,这些事,休要传出去,不然,仔细你的皮,下去吧,好好办差。

        傍晚的时候。

        梆子声传出,书吏们开始收卷。

        每一个考生的卷子,都是糊名的,因而,考生们将卷子搁在考棚里,便可以收拾了东西便走。

        方小藩收拾了考篮子,高兴的像是过年一样,一出了考场。

        便见方继藩带着一行人赶来了。

        清早的时候,方继藩病怏怏的,到了傍晚,却是生龙活虎。

        兄妹二人上了车,方继藩道:考的如何?

        方小藩道:题目太简单了,原来还以为是什么难题,谁料到,都太容易,做着这题,容易犯困。

        方继藩:

        这幸好不是自己的儿子,不然方继藩肯定拍死她。

        这天下,敢在方继藩面前装逼的人,不会超过三个。

        少啰嗦,回家,说这些,等放榜之后,便知结果了。

        谢迁命考官们收卷,这两千多份卷子,先是封存起来,而后,便开始进行点验,最后,十几个考官,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开始阅卷。

        数学的批阅,比之八股要容易的多。

        毕竟,八股是没有标准答案的,环境考官的心情,甚至是你的行书,都能影响最后的成绩。

        而每一个数学题,都有一个标准的答案。

        只需对照着标准答案,进行批阅即可。

        十几个考官,只草草的吃了一些糕点,便开始批阅。

        两个院士并不会在这个时候下场,而是等考官们批阅之后,他们再进行最后的核验。

        至于谢迁,他对这个又不懂,所以,他只坐那喝茶。

        周院士百无聊赖,也坐在一旁喝着茶,说实话,这几日待在贡院里,他才知道,这些科举出来的考官们,有这么的讲究。

        原来这茶,不是拿一个大把缸丢点茶叶进去,然后冲一缸热水就喝,不但要有专门的茶具,还得有专门的水,热水,又需晾多久,才可冲泡,冲泡时,第一遍水,竟要滤掉,接着,再换一遍新水,冲入才算完。

        这茶,挺有意思的。

        只可惜,平日自己需解析许多数学的题,也没这闲工夫。

        一旁,谢迁笑吟吟的道:周院士,你看,此次能挑出多少名列前茅的英杰来。

        一说到这个,周院士便板着脸,认真的道:这个可不好说,此次为了一试考生们的深浅,我与诸位先生出题时,所选的,都是难题,这些题,学生自己试着做了一下,也不过是考了九十七分,这些题,不只是难,最难的,还是时间。你想想看,这么多的题,正式开考,做卷,再到收卷,中途,也不过三四个时辰罢了,这三四个时辰,需验算出这么多的题目,对于考生,是一个极艰巨的挑战。我敢向谢学士保证,此次,若有人考中八十分,便算是天纵其才,必定能名列榜首了。

        这百分制,确实很有意思。

        尤其是天竺人的数字,在西山开始使用,并且开始传播之后,百分制的推广,也确实使人方便了许多。

        谢迁点点头,现在心里有底了,他就怕考卷容易啊。

        考卷容易,说明考官的水平不行。

        这考试,考的既是考生,又何尝,不是考验考官呢?

        题目越难,越是说明,考官有水平。

        谢迁微笑:嗯,但愿,能出几个人才,如你说言,多几个人能中八十分,老夫此次也就算是没有白白忙活了。

        周院士微笑:天下英才何其多也,或许,应当会有几个出类拔萃之才,脱颖而出吧,说不准,有人能考八十五分呢。

        哈哈哈哈哈谢迁笑了。

        今日的考试,不算顺利。

        毕竟出了女子来考试这么一档子事,这不是添乱吗?

        一点纲纪都没有了。

        好在,他已忘却了此事,心里却惦记着,此次到底能提拔几个人才。

        他呷了口茶,慢悠悠的道:拭目以待。

        考官林敬言,此时匍在案牍上。

        这一路下来,已是批阅了七八十份卷子。

        他乃是户部的郎中,此次来充作考官,倒是颇有期待。

        唯独令他无语的事,他没想到,数学的阅卷,竟是如此的枯燥。

        标准答案只有一个,每一道题的答案,都没有任何可读性,对照着标准答案来阅卷即可。

        对了,就给多少分,完全没有任何自有心证的空间。

        这还做啥考官?

        林敬言捏了一个新的试卷。

        打开,如此前枯燥的批阅一般,对照着答案。

        这一道题,对了!

        这一道,也对了。

        这一道

        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批阅的有些麻木了。

        可是越往后批阅他的脸色却是古怪起来。

        好几个其他人容易做错的题,在这里居然都对了。

        这个卷子,倒是有意思。

        他一直阅卷下去。

        为了显示自己的苛刻,他更加严厉起来。

        还不信挑不出一点毛病。

        不然,怎么显出本官的水平。

        可是

        一直批阅到了最后林敬言猛地打了个激灵。

        这副试卷居然全对。

        林敬言抹了一把汗。

        一百分?

        这批阅了七八十份卷子,最高的,也不过是一个七十七分的哪。

        这些数学题,他并不知道到底有多难。

        可他却知道,有许多卷子,末尾的题,是空着的。

        这就意味着,有很多人,莫说每一道题都答对,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根本无法做出所有的题。

        可是

        不行

        一百分的卷子,太出类拔萃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吾乃风也,你乃是沙,不,你乃是木。待会儿,这份试卷肯定会格外的被人重视,自己万万不可有纰漏。

        于是,他极认真的又取出了答案,又重新比对了一遍。

        还是没有挑出丝毫的毛病。

        而且,看得出,做卷者,心思极细腻,哪怕连个错误的符号都没有,显然这不好下口啊。

        此人是谁?

        林敬言心里怀着好奇之心。

        只是可惜现在,卷子的名字,依旧是糊的,他没有资格撕开,不到放榜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触犯这规矩。

        最终林敬言被打败了。

        他如斗败的公鸡,提笔,在和卷尾处,刷刷的几笔下去。

        一百分。

        哈哈,今天吃鸡了,来张月票恭喜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