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放榜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放榜

        到了次日。

        方小藩吵着要去看榜。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她:“这榜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方家,是何等优秀的人家,一场小小的考试,若都去看,这像什么样子,要学你哥一样,荣辱不惊。在家坐着吧,免得丢人。”

        方小藩皱起鼻子,眼眶有些红。

        方继藩无奈的道:“好吧,好吧,等等,我让人取墨镜和口巾来,你哥是有头有脸的人。”

        方继藩让人取了墨镜和口巾,让人备好了车马。

        方小藩不由道:“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考的不好,没脸见人?”

        方继藩忙是摇头:“不是,不是,万万不是,你冤枉死我了,哥不嫌妹丑,这是古人说的。我对你有信心,戴上墨镜,是因为威风,这很合理吧?戴上口巾,是因为我在京里拥有良好的名声,你哥太鲜明出众了,当然要有所遮掩。”

        哄孩子,方继藩是很在行的。

        当然,他更在行的,是揍孩子。

        除了方小藩之外,方继藩可以保证,自己走到哪里,方圆一公里之内,绝不会出现一个孩子。

        匆匆上了马车,一行人往贡院去。

        贡院之内,已经开始揭开所有的糊名,进行位次的排列。

        时辰一到,谢迁刻意的留下,便是想看看,这得了一百分的是谁。

        至于其他八十几分的,阿猫阿狗而已,一点都不新鲜,提不起谢迁等人一丝一毫的兴趣。

        那一百分的糊名揭开。

        谢迁的脸……顿时绿了,翠绿翠绿的,像新摘的菜叶子。

        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卷上的三个字,深吸了一口气:“这怎么可能……这可如何是好?”

        方小藩……

        谢迁彻底的懵了。

        是那个少女,还是方家的少女。

        方家人,就没一个让人省心的哪。

        这方小藩,竟是恐怖如斯。

        这榜放出去,还不知会起多大的波澜。

        更可怕的是,一旦高中榜首,便要入内阁,成为中书舍人,这是邸报中,已是先由明言的,现在咋办,一个女娃娃,进内阁,参预政务,这像话吗?简直就是开玩笑。

        可怕的是……方家……方家……怎么一家人,都像妖怪。

        深吸一口气。

        谢迁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放榜!”

        他回头。

        见周院士等考官,个个瞠目结舌。

        周院士更是激动的道:“这是我师姑婆母,难怪,这就难怪了。”

        其实……到底是什么辈分,周院士也说不清。

        这玩意,太复杂了。

        他万万料不到,自己师公的妹子,居然考的是一百分,这是何其可怕的事啊。有此可以证明,自己的师公,其数学的才华,已到了何等的地步。

        能拜入师公门下,死亦无憾。

        谢迁看着这一个个站的僵直的人:“老夫立即入宫奏请,贡院这里,你们看着吧。”

        此事,太棘手,必须得和刘公商量,不,得和陛下商量着来办。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可怎么解决才好呢?

        大明没有外朝女官的选例,会不会贻笑大方?

        他二话不说,便抬腿,朝宫里去了。

        …………

        贡院之外。

        方继藩鬼鬼祟祟的下车,戴着墨镜和口巾,低着头,如过街老鼠一般。

        “你们几个,好好保护好本少爷。”方继藩朝几个护卫招手。

        几个护卫便将方继藩贴的紧紧的。

        方小藩却一拉着方继藩,到了榜下。

        而今,这里已是人山人海。

        贡院开了门,片刻功夫,便有穿着红衣的差役出来。

        直接张了榜。

        无数人翘首以盼。

        现在科举,已经没有多少滋味了。

        老是西山书院的人高中,能有机会金榜题名的机会,已经越来越渺茫。

        不少有志之士,倒是对这数学榜,兴趣盎然。

        “快看,第三十名,七十五分!呀……第十名……七十九分。”

        百分制是很容易让人接受的,十分直观,一目了然。

        许多考生,激动的在榜中搜寻自己的名字。

        能进入前三十,也是不错的,朝廷各个部堂都在招募这样的人,不只如此,保定布政使司,也承诺了将其招纳,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谁不想去保定啊,那儿据说一个九等吏,一个月都有三两银子,在往上,就更多了,直接过去,直接从三等吏做起,一月十几两银子,还有各种的补贴和开销,将来还有机会,直接做官。

        有人名列其中,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更多人,是榜上无名,不禁露出了失望之色。

        方继藩紧张的看着榜。

        没有?

        他将自己的口巾,捂的更严实了一些。

        这第十至三十名的榜贴过。

        接着又是一张榜贴出来。

        第十名,七十九分,第九名,依旧还是七十九分。

        打了第八名,才堪堪八十分。

        第二名……

        人们惊呼。

        这第二名的,乃是西山书院的一个学员,居然八十六分。

        他禁不住欢呼了起来:“师公保佑啊。”

        可是……

        当所有人看到了第一名的位置。

        一下子,那笑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直勾勾的看着那榜首的位置。

        方小藩……一百分。

        方小藩……

        方继藩忙是摘下了墨镜,扯开了口巾,口里不断的发出:“卧槽,卧槽,卧槽……”的声音。

        沉默……

        就在所有人沉默的功夫,方继藩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方小藩,乃是舍妹,是我方继藩的妹子,亲的,跟我同一个爹!”

        “……”

        方继藩高兴的手舞足蹈:“都来看看,来看看,狗东西们,都来……”

        “少爷……”

        方继藩叉着手道:“哈哈哈,找人,多找人,给老子听好了,这新城、旧城,乃至于每一个新广场,每一个车站,每一个戏院,让人敲锣打鼓,走街串巷,通报喜讯,本少爷的妹子,数学竞赛第一,名列前茅,比第二名的那个渣渣,高十四分,那群狗一样的东西,本少爷早看他们不顺眼了,平时就不好好学习,脑子跟浆糊一样,一丁点长进都没有,本少爷这样做,不是为了炫耀,我方继藩有必要炫耀吗?我方继藩是那等爱炫耀的人?我是要告诉那些西山算学院的渣滓,读书,不是这样读的,要掌握技巧,要奋发向上,好了,赶紧,给我找千儿八百人,广而告之。”

        “好呢,少爷。”那护卫,哪里敢怠慢,一溜烟的跑了。

        还有人手蜷起来,放在口边,呈喇叭状,高呼:“齐国公的妹子,数学竞赛高中第一,一百分囖!”

        方继藩背着手,美滋滋的恨不得朝那大声嚷嚷的护卫踹一脚,讨厌,一点都不懂得含蓄。

        他反应过来,见无数人,炙热的看向自己,不少西山书院的学员,嘴张的比鸡蛋大,是师祖、师公呀,还是活的。

        趁着他们还没围拢,方继藩扯了方小藩便跑,气喘吁吁上了车,大呼:“走。入宫,入宫,去给皇后娘娘报喜。”

        留下这榜下,无数的生员和考生。

        一百分,高中的还是个少女。

        这……

        许多人脸红彤彤的。

        大明,已经容不下人好好的考试了。

        考啥都要被打击啊。

        鸡肋,鸡肋。

        如此,又让人索然无味起来。

        ………………

        弘治皇帝早起,至奉天殿。

        他刚刚落座,想起了今天的日子,抬头问一旁的宦官:“数学竞赛,揭榜了吗?”

        “陛下,还没有呢。”

        看着案头上的统计数据。

        弘治皇帝心头火热:“这数学可比八股难多了,难如登天,朕看过几个数学题,里头的数字都认识,合起来,朕却一个题都不懂。从前,以为所谓的数学,只是拨打算盘,现在方知,真正的数学,是一门大学问,我大明多出几个数学才子,朕也就能省心多了。”

        弘治皇帝觉得很欣慰。

        因为至少内阁,思维已经开始渐渐的转变了。

        人们开始意识到了新学的重要。

        再不只是拿着千年前,圣人说过的话,不断的鹦鹉学舌一般,今日是子曰,明日是圣人云。

        片刻功夫,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

        “何事?”

        “娘娘驾到。”

        弘治皇帝不禁扶了自己的额头,他叹了口气。

        清早的时候,张皇后就问自己,这数学竞赛的结果如何,自己答应了,有消息立即让人送去。

        可谁晓得……

        张皇后比自己还猴急。

        他自然清楚,张皇后是因为方小藩的缘故,方小藩自小在宫中长大,是张皇后看着长大的,不啻是自己的女儿一般。

        可是……

        想到方小藩这么个女娃娃,跑去凑这个热闹,弘治皇帝脸色就很难看。

        没有规矩。

        哼!简直就是宠溺的太过了!

        他咳嗽一声:“请她进来。”

        张皇后步入殿中,正待要行礼。

        弘治皇帝的怒容,立即变成了笑容,他立即道:“不要多礼,来,来,来,上金銮来。”

        张皇后笑吟吟的道:“是。”

        她莲步登了玉阶,至弘治皇帝近前,道:“陛下,不知……”

        “还没有这么快呢,得等到吉时才会放榜,你不必着急,放宽心。”

        张皇后欠身坐在一旁的锦墩上:“陛下难道不急吗?”

        。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