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吐气扬眉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吐气扬眉

        弘治皇帝一愣。

        随即,苦笑。

        想了想,弘治皇帝道:“这数学关系不小,朕正欲收揽天下数学英才,岂有不重视之理。”

        张皇后微笑:“陛下所图的,乃是天下事,而臣妾就不同了,臣妾所图的,不过是小藩考的如何,她自小就在臣妾身边长大,她考的好坏,对臣妾而言,才是最要紧的事。”

        弘治皇帝讪笑,只颔首点头,言不由衷的道:“是啊,但愿她考的不错。”

        张皇后嗔怒道:“陛下只说考的不错,看来,是对小藩没有信心了。”

        弘治皇帝道:“她毕竟年纪还小,是女流之……不,朕并非是轻视她的意思,只是,对孩子,当然要有所鼓励,不过,也不必抱有太大的期望。”

        夫妇二人议论着,外头,却有宦官来:“陛下,内阁大学士刘健等人,求见。”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笑吟吟的看着张皇后,他心里想,近来张皇后不知是被谁灌了迷汤,总是想要证明女子厉害,今日……只好让她接受现实了。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叫进来吧。”

        张皇后倒是紧张起来,不禁抓住了帕子。

        刘健三人匆匆进来,三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这三人拜下,谢迁道:“陛下,臣主持数学竞赛大考,而今……这数学竞赛的结果,已出来了。”

        弘治皇帝面露喜色:“那么,一定选出了许多英才了?”

        谢迁正色道:“正是,何止是选出了许多英才,更是选出了一个旷古未有的大才。”他说到此,心里苦笑。

        一旁的刘健和李东阳二人,也是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

        这事儿,该怎么跟陛下解释呢?

        弘治皇帝听罢,眼睛一亮,他站起来,背着手,激动万分:“昔年唐朝太宗皇帝私自去视察御史府,看到许多新智取的进士鱼贯而出,便得意得很的说道:“天下英雄,人吾彀中矣!”;今日,国家正在用人之际,朕一场数学竞赛,和唐太宗的感受,也是相同。哈哈哈哈……朕倒是很想知道,谢卿家,何以将这英才,比作是旷古未有的大才,既然谢卿家敢将话说的这么的满,朕倒是想要洗耳恭听。卿等放心,朕求贤若渴,若果然是大才,定当不拘一格,予以厚望。”

        “这……”谢迁有点难以启齿。

        他在想,陛下若是知道,是个女子,而且还是……方家的丫头,到底会喜呢,还是忧呢?

        张皇后却等的不耐烦,啰嗦这么多干嘛,就告诉本宫,这小藩考的如何便是了。哪里来的这么多啰嗦,小藩这么聪明,至少也可名列中游吧?

        谢迁方才鼓起勇气道:“此次,竞赛参与的考生,有两千余人,平均分数,五十一分,其中六十分以上者,三百七十余人;八十分以上者,八人……”

        八十分以上……才八人。

        那么这八人,定是优中选优的贤才了。

        谢迁又道:“只是这榜首者,更是不同,她考了……一百分。”

        平均分也不过五十一分。

        能上八十分,已经不容易了,可谓是凤毛麟角。

        好嘛。

        居然有人……考了一百分。

        “此人是谁。”

        “姓方……”谢迁苦涩的笑了笑:“方小藩。”

        “……”

        令人窒息的沉默。

        弘治皇帝脸色惨然。

        吓的。

        连张皇后都觉得不可置信,她张大眼睛。

        “呀……”张皇后发出古怪的声音。

        “呀、呀、呀、呀……”张皇后继续发出古怪的声音。

        弘治皇帝一脸发懵。

        “呀……呀……”张皇后期期艾艾的道:“这不是儿戏吧。”

        “这并非儿戏,老臣,已再三点验过。”

        弘治皇帝觉得头晕目眩。

        他万万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

        一个少女,这……可能吗?

        作弊?

        他抬眼,看着谢迁。

        不对,谢卿家,是断然不会作弊的。

        耳畔,张皇后发出了笑声。

        咯咯咯的,又觉得森森然。

        张皇后拿帕子掩嘴:“果然,不愧是本宫养大的啊。”

        弘治皇帝也不禁惊喜起来。

        不错,不错,这是朕和皇后养大的孩子,她小小年纪,就这般了得,这不正是朕和皇后的功劳吗?

        当然,新津王方景隆方卿家,也是有那么点儿功劳的。

        可是随即……弘治皇帝又开始愁眉苦脸。

        可惜……是个女子,若是男儿就好了,朕身边,又多了一个左膀右臂。

        他面上亦喜亦忧,扑簌不定。

        刘健咳嗽:“老臣,还是要恭喜陛下和娘娘了。”

        “是啊。”李东阳和谢迁俱都一脸古怪:“恭喜陛下和娘娘。”

        弘治皇帝:“……”

        张皇后却已是喜形于色:“这是当着本宫和陛下的面,你们恭喜便也罢了,小藩这个孩子啊,确实是绝顶聪明,可她年纪还小,你们当着她的面,却需切记了,万万不可恭喜她,往后哪,她在内阁行走……若是她胡闹,你们也要担待着一点;可若是她事情做的好,却也不必夸她,别让她骄傲自满。”

        “……”

        刘健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懵了。

        还真让方小藩去内阁里行走啊?

        弘治皇帝也是瞠目结舌:“皇后,这……”

        “陛下,人……最重要的是信守承诺。谁入了榜首,就破格进入内阁,这不是本宫说的话,是内阁自个儿公诸天下的。若是内阁出尔反尔,那么,自此之后,谁还相信内阁呢?这是我大明的中枢,总不能……食言而肥吧。”

        弘治皇帝:“……”

        他良久,看向刘健等人:“诸位卿家怎么看待。”

        他想将皮球踢给刘健三人。

        刘健又不傻。

        他咳嗽一声:“当然是凭陛下圣裁。”

        弘治皇帝:“……”

        张皇后笑吟吟的道:“你们就不要推来推去了,不就是想说,她是女子,多有不便,会坏你们的事吗,可是臣妾斗胆而言,你们这般食言而肥,推三阻四,和那好谋不断的妇人,又有什么区别?若是男儿,就理当拿得起,放得下,信守诺言,这才像个男儿的样子,倘若连女子都不如,那么,又有什么资格,阻止方小藩呢?”

        张皇后心里激动不已,方小藩算是争气了。

        “陛下不是说要招揽天下的英才吗?这些日子,臣妾想了许多东西,方继藩还上过奏疏,臣妾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当初的时候,天下流民不断,这是因为我大明人满为患的原因,因而,人力轻贱,我大明,最不缺乏的,也是人。可如今,不同了。不说其他地方,就说京师和保定布政使司一带,人力却是极为紧张,作坊里要人,这么多宅子、道路修建要人,铁路也要人,可是呢,人力依旧不足。这个时候,还拼命的压着女子,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说什么女子就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对天下,有什么益处?陛下也看到了,现在棉纺的作坊,已经兴起。损害最大的,是哪里?是寻常的百姓,百姓们虽然得到了便宜的布料,可从前,家里若有妇人,还可以让妇人们做一点针织女红,补贴一些家用,可如今呢,再没有人肯收购她们的女红和针织了,她们不能在家里女红纺织,敢问陛下,难道真让她们,无所事事?”

        弘治皇帝听着皱眉。

        张皇后道:“天下有变,这是大势,西山那里在变,新政是变,下西洋也是变,就连陛下和刘卿家人等,又何尝没有变呢?大势已成,岂可逆之而行,臣妾当然不敢妄图干预政事,前些日子,臣妾折腾出了一个妇人联合会,其实……并非是想闹出什么事端来,就算要变,那也该是徐徐图之,臣妾这妇人联合会,不过是想为出来做工的女子,做一些主而已,免得她们受了欺负,这是臣妾母仪天下应份之事。现在……小藩已是人才,陛下因为她是女子,就不敢用?又或者是,在陛下心里,是不是女医官,也要统统辞去,还有那新建起来的棉纺作坊,那里这么多的女工,是不是也将她们赶回家去。”

        张皇后端庄大方,正色道:“将她们赶回家去,谁来养活她们,谁来纺织,谁来供应这么多的布料?赶回家,对这天下,对朝廷,有什么好处?陛下要做圣君,圣君就不能拘泥于旧礼,臣妾求的,不过是陛下和刘卿人等,信守承诺,求的,也不过是……那些在外的女子,不被这世人所欺辱,再无其他,更不敢违背妇德,引发什么大乱子。可若是陛下和刘卿们,连这么一小步都不敢迈出去,这是要置信义于何地呢?臣妾言尽于此,请陛下容臣妾告辞。”

        说罢,一礼。

        旋身,下了玉阶,在诸宫人们的拥簇之下,出了奉天殿。

        从奉天殿里出来。

        张皇后眉飞色舞。

        痛快。

        早就看不起他们平时动辄妇人如何如何的态度了。

        今日,亏得了是方小藩,让他们哑口无言。

        如此,才叫做吐气扬眉啊!

        ………………

        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