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授官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授官

        奉天殿里。

        君臣四人,依旧还在沉默。

        张皇后一番话之后,转身便走。

        不给任何人反驳的空间。

        刘健当然有无数的大道理,可以反驳。

        毕竟,儒家里,有太多太多的‘大道理’。

        不过

        张皇后提及到了一件事。

        却让君臣四人心中一凛。

        他们都是老油条,弘治皇帝是为君二十多年,而刘健等人,是宦海沉浮。

        正因如此,他们总能冷静的去思考一件事,而绝不会凭着意气或者自己的好恶,冲动的去评判一件事。

        不错。刘健苦笑:陛下,时代变了。

        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显得无力。

        他叹了口气:娘娘要建立妇人联合会的时候,老夫那时候,觉得不理解,觉得老臣斗胆直言,老臣甚至觉得这是胡闹。可是细细想来,娘娘这是深谋远虑啊。从前,是处处都是流民,流民太多,成了隐患。现在是人力枯竭。这么多男人出海,这么多男人采矿,这么多男人修桥铺路,这么多男子做工。源源不断的其他州府流民,流入进了保定,进了京师,可依旧人力还是不足,老臣在想,未来是否人力更加的不足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现在,许多棉纺的作坊建起来,缺女工,许多百姓,家里并不殷实,靠男人,未必能养活自己,于是,不得不让妇人代工,这在未来,会不会成为趋势?

        妇人们出工,那么朝廷是否该视她们会伤风败俗不守妇德之贱妇呢?

        刘健看向弘治皇帝。

        他想寻求一个答案。

        弘治皇帝背着手,来回踱步,他心头一震,道:卿家继续说下去。

        刘健咳嗽:若是视其为贱妇,迟早,是要出大乱子的啊,她们也在养家糊口,她们,还要为一个家族生儿育女;她们若是为朝廷所轻,那么迟早,朝廷也会被人所憎恨。现在水至!而渠却还未挖掘出来,不引导这股潮流,朝廷只建立起堤坝来,这水,挡得住吗?又能挡多久?为政之道,在疏不在堵,时代变了,朝廷也必须得变。

        他咂咂嘴,咳嗽,继续道:可是,又不能大变,数百上千年的积习,说改就改?步子走的大了,也要出大事的。所以朝廷要迈出步子,但需谨慎。这也是老臣以为娘娘圣明的缘故,娘娘建了妇人联合会,如此一来,便算是宫里,对这些务工的妇人们,给予了足够的支持。使她们心安,也能为她们主持一些公道。可另一方面,娘娘不是朝廷,哪怕因此,而引起不少人的不满,终究,朝廷还是和妇人联合会割开的。

        弘治皇帝脸色舒缓了许多:朕听卿一言,甚得朕心。不错,还是皇后看的远,她尽心竭力,为朕分忧,朕竟还差点误会了她。

        刘健笑了:现在,朝廷要做的,是乐见其成,但是,又不能过于支持。就譬如方小藩的事,老臣思来想去,当初,数学竞赛的时候,并没有禁止女子不能参加考试。内阁,也确实明言,榜首者入内阁,那就顺势而为吧,就算有人责骂,可毕竟,也可说是内阁需守信,而方小藩入了内阁,又不啻是和妇人联合会遥相呼应。总而言之,朝廷要似是而非,就如走竹竿一般,这边要偏一点,那一边,也要顾着一点,慢慢的,等这风气渐渐起来,等到水到渠成的那一日,再做打算。

        弘治皇帝哑然失笑:这不成了一个墙头草,随风两面倒了吗?

        刘健笑吟吟的道:这是中庸!

        听到中庸二字,弘治皇帝顿时觉得心里有了安慰。

        这词儿好,好听。

        弘治皇帝背着手:看来,方小藩非要入内阁不可了,朕就担心,她只是一个小丫头,别到时候惹出什么事来才好。

        刘健等人拍着胸脯保证:陛下放心便是,莫说是个小丫头,便是方继藩入了内阁,臣下们,也定管教的他服服帖帖。

        弘治皇帝:

        他踟蹰了很久:朕觉得,继藩挺忠厚的,做事,又得力,怎的在你们口里,却成了连个丫头都不如的人?

        这一回,轮到刘健等人尴尬了。

        方继藩那狗东西,人面兽心!

        弘治皇帝见他们支支吾吾,倒是没有深究。

        他转身,道:萧伴

        说到一半,才想起萧敬还没有回来。

        还没回来,他走回京师的吗?

        弘治皇帝决定等他回来,一定狠狠收拾他一顿。

        深吸一口气:召方继藩和方小藩。

        弘治皇帝要召兄妹二人的时候,两兄妹已到午门了。

        方继藩高兴的一路对方小藩道:你现在明白了吗?为兄有多厉害,此前让你刷题,这是为兄的独门秘籍,一般的徒子徒孙,我是不传授的。

        方小藩寂寞的道:数学界,真的很令人寂寞啊,我站在山顶上,俯瞰下头爬山的人,一览众山小,登在高处,还很冷,为什么就没有几个聪明一点的人,和我一起站在这数学的高峰上呢。

        方继藩:

        这装逼,绝对是遗传的。

        方继藩也感慨:是啊,是啊,为兄也有这个感受,天下笨蛋何其多也,为兄站在众山之巅,看着那些傻瓜,有时候,气不打一处来,真希望这世上,多几个聪明一些些的人,能达到为兄的脚脖子这里才好,不然真的太孤单,太寂寞了。高处不胜寒,只恨不能乘风归去。

        方小藩道:皇上也是傻瓜吗?

        方继藩忙是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方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道:关起门来,我们自己兄妹之间说一些话,倒是无妨。从严格意义而言,不客气的说,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摸着自己的良心的话方继藩继续道:陛下不算。

        不算?方小藩狐疑。

        方继藩道:陛下是天子,此之只有天上有,他是上天下了凡尘的神仙,已经不算人啦,所以他不算。

        方继藩心里冷笑,嘿嘿,还想拿话诳我,真以为我是白痴,拿捏你哥的把柄,你以为我方继藩,乃是浪得虚名,不是我方继藩吹牛逼,论起做狗腿子,你还嫩的很呢。

        迎面,有宦官匆匆而来:两位祖宗,你们快一点吧,陛下等得急了。

        方继藩便道:你看看,你看看,陛下多么的圣明呀,他日理万机,还特来见我们兄妹,一刻光阴也不肯耽误,他把自己的心都扑在了军民百姓身上

        哥方小藩摸着自己的头:不要再说了,再说我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爹亲生的。

        方继藩轻轻敲她后脑勺:狗一样好妹子,没有为兄没脸没皮,无论陛下在与不在,都无时不刻的念诵吾皇圣明,会给你的今天,忘恩负义的家伙!

        二人至了奉天殿。

        一看刘健等人都在,方继藩便知道,陛下已经得知消息了。

        二人向弘治皇帝行礼。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兄妹二人:咱们的女状元来了

        方小藩道:回陛下的话,状元便是状元,哪里有男女之分,不是臣女要做状元,是其他人不争气。

        弘治皇帝哈哈笑起来。

        他道:看看,方家人,都是这般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朕倒是很钦佩了。

        弘治皇帝坐定:方小藩。

        方小藩行礼如仪,毕竟是宫里长大,一丁点的胆怯都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人,就是见过大世面,她道:臣在。

        弘治皇帝道:你有此才干,而朕呢,又是求贤若渴,现在刘卿家在内阁,缺少人辅佐,朕想问问你,可想入内阁行走,拜为中书舍人。朕可是有言在先,你虽是年少,又是女孩儿,可一旦答应,进了内阁,就没人将你是少女看待了,倘若是有疏失,或是耽误了什么军国大事,就算刘卿家等人,不惩处你,朕也决不轻饶的。

        方小藩道:可若是做对了事,有赏赐吗?

        还讨价还价了。

        弘治皇帝乐了:你是不是对朕有什么误解,朕是那种有功不赏的人吗?

        可是家兄说

        她话说一半。

        一旁的方继藩捂住了她的口,方继藩代替她回答道:臣平时就教导妹子,一定要尽心竭力,为陛下分忧,方家上下,忠义为本,无论老少还是男女,都是贯彻这个道理于始终,陛下就不要再问臣妹这些问题了,无论怎么问,方家人,都是这个回答!

        方小藩感觉自己要憋死了。

        等方继藩松开手,她扑哧扑哧的喘着气。

        弘治皇帝皱眉,怎么听着,方小藩不是这个意思,当然,碍于刘健等人在,他也不好追究,只和蔼的看着方小藩:是这样的吗?

        是。方小藩很无奈。

        兄长太紧张了,总以为自己是三岁的孩子,怕自己说错话,我本来也想说,家兄教导我说,该以忠义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