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这是神器啊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这是神器啊

        此言一出。

        弘治皇帝目瞪口呆。

        本来……他来此,虽是想小小的敲打一下方小藩,可毕竟,这孩子,是自己和张皇后看着长大的,只不过,让她别来内阁添乱就好了。

        可是……

        这么狂妄的话,出自一个少女之口,就全然不同了。

        这真把户部当做是软柿子了。

        李东阳脸已黑了。

        奇耻大辱啊。

        李东阳终究还是有气度的,虽是脸色难看,却只是一笑。

        弘治皇帝很快反应了过来,乐了,心里不禁想,朕正愁找不到理由将你调出内阁呢,便微笑道:“小藩的口气可是不小嘛,可若是你输了呢?”

        方小藩道:“自是请陛下随意处置。”&1t;i>&1t;/i>

        “好。”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对视了一眼,确定了眼神,大家已从惊讶,变得开始有些跃跃欲试起来,弘治皇帝道:“朕取的,就是你这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气。”

        “不妨如此,你说要和整个户部比,朕可不能欺你,李卿家,户部之中,擅长牵连筹算的,有何人?”

        李东阳道:“钱粮主事孙晓,精于此道。”

        弘治皇帝颔:“命他来此,再带两个佐官来。”

        “遵旨。”

        另一边,方小藩让人去作坊里取表格。

        等那孙晓到了,听闻陛下要让自己和方小藩计算钱粮,他一头雾水,打量了方小藩一眼,忙是拜倒:“陛下,臣……诗书传家,金榜题名,宦海浮沉十数载,蒙陛下不弃,委以清吏司主事一职,受此洪恩,心中无一日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有负陛下重托,只是……只是……”&1t;i>&1t;/i>

        他又看方小藩。

        言外之意是……

        我诗书传家、金榜题名,还混了十几年,我是个体面人啊,我怎么跟一个女娃娃比这个,我孙晓好歹算了半辈子的账,这不是开玩笑吗?

        弘治皇帝咳嗽:“朕意已决……来人,见江西布政使司今岁的账目取来,一式两份,让他们各自筹算,朕让你带了两个佐官来,就让他们来协助你吧。至于方小藩,朕知道你算数厉害……”

        方小藩拨浪鼓似的摇头:“陛下,臣并不亲自去算,这几日,倒是调教了几个书吏,就让其中一个书吏来算就可。”

        “噗……”孙晓一口老血要喷出来。

        我是诗书传家的体面人啊。&1t;i>&1t;/i>

        让老夫堂堂一个主事,还带两个佐官,去和一个小小的书吏比?

        何况,老夫还在户部,这本就是老夫的职责所在。

        弘治皇帝微笑,和刘健等人对视。

        这下好了,有理由让方小藩回去做她的县主了。

        弘治皇帝干脆的道:“准了!”

        一声准了。

        接着,便有人取了案牍来。

        方小藩随意挑了一个书吏来。

        这书吏见了皇帝在身边,战战兢兢,怕是一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高光的时刻,他乖乖的跪坐在了案牍之后,他举起的,乃是一根炭笔。

        一会儿工夫,江西布政使司的钱粮簿子便到了。&1t;i>&1t;/i>

        足足一沓。

        弘治皇帝稳稳当当的坐着,显得百无聊赖。

        刘健等人也欠身坐下,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

        方继藩和方小藩二人,则站在书吏的身后。

        紧接着,方小藩取了表格出来。

        这是一张白纸,纸上印刷了一个个的格子,在x和y的坐标上,都有不同的空格。

        方小藩道:“你不必紧张,按着教你的法子,你将数字填进去,而后,再用公式进行折算,记得我教你的不同公式吗,你按着去算便是。”

        “是。”

        书吏摊开了一张张报表。

        他呼了一口气,而后,取出了钱粮簿子,再将一个个数字,填入不同的方格之中。&1t;i>&1t;/i>

        他手持炭笔,显得很细腻,只顾着不断的填空。

        而另一边,孙晓已在两个佐官的协助之下,飞快的拨打着算盘,计算出一个个的数字,紧接着,继续拨打算盘。

        书吏至始至终,都没有拨打算盘,他还在天空。

        他飞快的将一部簿子的数字全部填入之后,而后……才取出了草稿。

        偶尔,他也会拿算盘算一算,不过更多时候,却在草稿上,写写画画了一阵。

        方小藩则在后头,低声咕哝几句,似在指导。

        要折算出江西布政使司入库的税赋,只怕一天都算不完。

        这令弘治皇帝意识到,自己不该将一省的钱粮簿子取来,只需一个县就可以,现在好了,却还不知要在此呆多久。&1t;i>&1t;/i>

        刘健等人则面带暗喜之色。

        …………

        两个多时辰过去。

        弘治皇帝已是腹中空空,萧敬非常识趣的取来了茶点。

        弘治皇帝道:“不妨如此,先停一停,大家先进用一些吃食吧。”

        “不必了。”这书吏低着头,可能是过于钻心,他没有抬头看弘治皇帝一眼,目光还落在各种的报表上,他如痴如醉的道:“快算完了。”

        快……算……完……了!

        弘治皇帝本是端起了茶盏,却又将茶盏放下。

        这……怎么可能。

        方继藩则在一旁站着,偷乐。

        果然,方小藩还是开窍的,自己当初没白启她呀。&1t;i>&1t;/i>

        报表这玩意,在后世人眼里,看着容易,没什么技术含量,可事实上,这玩意在这个世上,绝对属于统计学的大杀器。

        这形同于,用原始烧火棍的人,遇到了手持ak47的杀手,其结果……

        方继藩为孙晓默哀。

        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想起,弄出报表来呢?

        若有报表,所提高的效率,无论是对于朝廷还是作坊而言,都是神器一般的级别啊。

        就在此时,书吏站了起来,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陛下,已经折算出来了。”

        坐在一旁的孙晓:“……”

        他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阴沉着脸,自己是体面人啊,而且还是钱粮主事,三个人欺负一个书吏,已是胜之不武,这……怎么可能呢?&1t;i>&1t;/i>

        他不禁道:“陛下,这绝无可能,定是他事先就知道了数目,臣敢用头顶上的乌纱来担保,短短三个时辰不到,可以算出数目,若是能算出,户部何须这么多书吏?”

        敢情我们是吃干饭的?

        弘治皇帝也震惊了。

        他豁然而起:“来,将数目取来。”

        书吏不敢怠慢,起身,他方才被孙晓一通喝骂,不敢还嘴,毕竟自己身份卑微。

        他捡起了案牍上十几张报表,随即,呈送到了弘治皇帝手里。

        这……是什么。

        看着手上白纸上的一个个方格,方格里,一个个的数目。

        方继藩此时忍不住道:“陛下,臣来教你怎么看。”&1t;i>&1t;/i>

        他上前,弘治皇帝便将报表摊在案牍上,方继藩趴着,将每一个对应的数字,又开始和弘治皇帝讲解不同坐标轴对应数字之间的关系。

        “陛下,您看,这一张报表,乃是江西布政使司的钱粮入库情况,一月的数字在此,二月…在其下一个格子,三月……”

        “还有这里,这最下一行,x轴里不是写的明明白白吗,这里写了年度二字,这便是十二个月来,所有钱粮数目的总额。而其后的格子,对应的数目,乃是环比,你看,二月是九万三千担,一月则为七万四千担,可惜……因为没有上一年的数据,所以你看,y轴这里,有一行,写着的乃是同比,这儿是空着的。这环比的数字,则是……”

        弘治皇帝不懂x、y。&1t;i>&1t;/i>

        事实上,方继藩也有点急,才将xy轴直接从后世拿来化用。早知如此,可以另取一个让人更容易理解的名词。

        不过……这并不要紧。

        重要的是,自己的手在此不断的笔画,而这报表,其实本身就是极容易让人看懂的东西。

        很快,弘治皇帝就了解其意了。

        一个个数目,在他理解之后,直观无比,可谓是一目了然。

        弘治皇帝道:“为何,算的会比从前快。”

        “很简单,以往的计数,都是一点点的算,数据十分庞大。可这报表,则是先将事先准备好的数目,填进去,此后,再根据不同数目利用几种公式来计算,不必一点点的加减。”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

        他取了钱粮的报表。

        看着每个月份的数目。

        而每个月份之后,又有环比数目,每个月份的涨跌,我一目了然,弘治皇帝看得竟是有些痴了。

        这玩意……朕看懂了啊。

        不只如此,而且……极有意思。

        他取出第二份的报表,是其他的损耗数目……

        自己根本不必从那厚厚的一沓数目里,去寻找自己想要找到的数目,而只需要眼睛一扫,则对应的数目,便出现在自己的眼帘。

        这……还不并不是最重要。

        最重要的是……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以往看数目,是看了后头,忘了前头,很难有深刻的印象。

        而这报表,简直就好像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

        就比如这个环比,二月比一月新增了一点二五成。

        从前的时候,这个数目,看过之后也就看过了。

        可现在,看着这报表里的增长率,弘治皇帝下意识的会想,为何二月会比一月有这样的增长。

        治国平天下,不就是越简单、越明了,越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