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龙颜大喜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龙颜大喜

        报表的威力,是没有人轻视的。

        皇帝为何需要内阁大学士辅佐,因为天下有太多太多的事发生,皇帝根本没有这么多精力来兼顾。

        而内阁大学士,为何需要中书舍人来协助呢?还是同样的道理。

        皇帝一个人,解决不了天下所有的事。

        几个内阁大学士,也解决不了天下所有的事。

        哪怕他们有着无穷的精力,哪怕他们有着无以伦比的热忱,这个问题,依旧是无解的。

        就如一个奏报上来,上头之乎者也一大通,言之无物,这样的人,纯属脑子有病。

        还有一种,就是哪怕皇帝和内阁大学士,多么的勤奋,可依旧难能做到明察秋毫。

        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无法直观的去了解天下的情况。

        于是乎,便出现了欺上瞒下,出现了层出不穷的问题。

        可这个报表,就不同了。

        只看一眼,便清楚一个地方的好坏。

        该地增加了多少人口,相比去年黄册人口同比增加了多少这些,都可用最短的时间内,一眼看出之后,脑子里,迅速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这是效率啊,意味着最短的时间之内,皇帝内阁大学士户部尚书巡抚知府县令,都可以最快的了解自己所要治理的地方,大概的情况。

        治理天下,无非是人口和钱粮而已。

        若是再细一些,就是每年建了多少桥,铺了多少路,一年中了多少的举人,多少个秀才,多少个童生。

        这些,统统都是数字。

        报表的原理,看似很简单,可是,却大大的提高了皇帝和父母官对于地方民情的了解。

        而一旦皇帝和父母官开始重视起报表,接下来,就该是如何形成一个较为科学的统计方法的问题了。

        不只如此,对于文吏们而言,他们的工作效率,也是大大的提高,至少眼前这个书吏,填报表就比户部的钱粮主事杨晓,要快捷的多。

        抄录出数字,套用公式进行计算,最终再摆在弘治皇帝的面前,弘治皇帝扫一眼,一清二楚。

        这比之以往繁琐冗长的过程,工作量大大的降低,效率大大的提高。

        弘治皇帝当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东西所能带来的巨大的影响,他激动的拿着报表一边踱步,一边细看。

        他口里喃喃自语,偶尔,抬头。

        最后,他看过的报表,传阅到刘健等人手里,刘健等人一开始看不太懂,方继藩也懒得和他们解释。

        可毕竟报表是极简单的东西,认真去看,大抵懂了。

        刘健哪里是不识货的人,在一切了解了之后,不禁道:陛下,倘若天下州县,乃至至内阁和各部堂,都推广此物,那么何止是事半功倍,能结余下来的笔墨纸张人力钱粮,不知凡己啊。

        效率就是钱。

        他顿了顿:何况,若如此,臣等也轻松许多,对这天下,更是有莫大的好处,足以使庸官无所遁形。

        弘治皇帝面上红彤彤的,他是勤政的皇帝,正因为勤政,方才这明白这报表的厉害之处。他颔首点头:不错,数字,数字

        他喃喃念着:若是将天下的一切的政绩,都转化为数字,再变成这个报表呢?如此一来,朕不需去看那些无用的奏报了,几个报表,就可取代数十上百本奏疏。

        数字化

        方继藩:

        当然,此数字化,非彼数字化。

        弘治皇帝所言的数字化,是将地方的情况,统统计入统计数据,这个数据,再转化为报表,这样一来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别人家的穿越者,都是亲力亲为,酿个酒,造个玻璃,都需自己去升或火搭炉子。

        好嘛,我方继藩,是不是穿错了地方。

        这些古人,没一个省油的灯哪。

        自己只是点拨一下,方小藩就琢磨出了报表。

        报表送到了弘治皇帝面前,弘治皇帝立即就联想到了数字化。

        再接下来,难道就该是将这些数字,总结出一套gdp的计算方法,以此评定政绩?之后呢,科科学发展

        弘治皇帝来回踱步,道:孙卿家,计算好了吗?

        那书吏,早就计算出来了,可是这位孙晓孙主事,还在埋头打着算盘,啪啪啪啪啪啪

        孙晓顿时感到了压力,应该算错了吧,怎么会这么快,不可能,绝不可能。

        心里这样想,可是他有点急了。

        虽然急,那也没用啊。

        三个人,围着案牍,继续噼里啪啦的计算。

        好累啊。

        又累又饿。

        这才算了一小半。

        不好,有点尿急了,该不该奏请陛下,准许自己去出恭呢。

        不可,不可,有辱斯文,还是不好。

        忍着吧。

        黄豆大的汗,自孙晓额上渗出来。

        他手微微有点颤抖。

        算盘打的有点急了。

        弘治皇帝道:还要多久?

        这,这只怕要明日。

        弘治皇帝苦笑,看着孙晓又急又是恐惧的样子,他朝萧敬道:取他的账目来,对一对,看看他现在算出来的帐,和报表之中,是否有出入。

        萧敬会意。

        要想知道,报表中的数目是否有问题,只要比对一部分数字便可。

        可比对的时候,萧敬方知陛下为何如此激动。

        要查找一个数字,他能很轻易的在报表中找出来,可要找出孙晓账目中的数目,眼睛都看花了,花费了老半天,才勉强找出了这个数字。

        陛下,大抵没有什么出入,两个数字,是吻合的。

        吻合的

        弘治皇帝终于明白。

        这个报表,是准确的。

        用了最短时间算出来的东西,和这磨磨蹭蹭的孙晓一样准确。

        臣万死。孙晓无言,自己算是彻底的斯文扫地了,没脸了啊。

        弘治皇帝道:起来。

        是,是,起来。孙晓忙是站起来。

        弘治皇帝来回踱步:传朕的旨意,在内阁,设统计司,这个统计司,由中书舍人方小藩打理,国库拨发出钱粮,不要小气,统计司需要多少,就给多少,首先要制定的,就是新的统计章程,怎么统计,统计什么,如何统计,这都需一个标准,方小藩,这个,朕看你了。

        方小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臣是不是升官了。

        弘治皇帝摇摇头,道:朕给你加担子了。

        顿了顿,弘治皇帝又道:统计司需六部已经两京十四省,进行协助,因此,这统计局可调用

        想了想,弘治皇帝道:可以调用厂卫户部的人员,孙晓,你依旧还是户部清吏司主事,不过,从今以后,你的当值地点,就在统计司了,随方卿家差遣吧。

        孙晓:

        这一次,他仿佛受到了巨大的侮辱。

        最后,却是颓然的道:臣遵旨。

        弘治皇帝沉眉:之所以要调用厂卫和户部的人员协理,是因为朕要先将这天下摸摸底,牛羊几何,钱粮几何,真正的户籍人口几何,田地几何,铁路几何,仓库几何这些,无一不在统计之列。朕要的这个数字化,便是要让整个天下,一切的人畜财物,能统计的,都在其中,方卿家,要拿出一个法子出来,动用多少人力物力,内阁会支持的,是不是,刘卿家。

        刘健眼睛发亮,显得很激动。

        这不啻是在修一个《会典》啊,虽然肯定达不到永乐大典的规模,可意义,却是极其重大的。

        天子若是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少人口,牛羊,天下到底有多少的士兵,这天下,到底是个什么样。那么,他所发出去的旨意,又怎么能符合真实的情况呢。

        从前所谓的体察民情,不过是让御史各地的走,通过他们的耳朵和眼睛,化为文字,最后,再送到皇帝面前,凭着这些耳目,皇帝来进行判断。

        御史不够用了。

        皇帝就用厂卫,通过厂卫作为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可如今,这统计司,所承担的,其实就是厂卫和御史的职责。

        这也是为何,陛下要厂卫随时调用的原因。

        有了第一手统计的数据,往后,就好办了,每年可以在这个基础上,继续的统计,凭着环比和同比的数据,了解地方上大致发生了什么。

        眼睛和耳朵,毕竟是不可靠的。

        相比而言,更普遍的数字,反而更为牢靠。

        还有,这统计司,一定要细致,万万不可让人钻了空子,更不准有人欺上瞒下,凡有瞒报阻挠统计的,拿下,查办,以儆效尤。

        说罢,弘治皇帝吁了口气:当然,小藩,你的这个报表,还得再细致一点,你毕竟年轻,需多到各部的部堂里去,向那些叔伯们求教,争取,这报表要做到完美无缺,你明白了吗?

        萧敬站在一旁,心里颇为悲哀。

        统计局可以调用厂卫,那这这难道就是当年成化先帝在时,凌驾于东厂和锦衣卫之上的西厂不成?

        第三章送到,明天送我爹去复查一下,今天得早点睡,大后天会补回来,说了四更就四更,少了会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