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杀无赦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杀无赦

        毛纪一席话,大义凛然,振振有词。

        许多人暗暗点头。

        因为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士大夫。

        每一个人,都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

        人嘛,谁不希望自己拥有身份的尊贵呢?

        毛纪所说的话,哪怕是歪理,哪怕是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上,堪称可恶。

        可对于士大夫们而言。

        这却是天籁之音。

        对啊,我们是士大夫,不能遭受冷遇的。

        百官之中,许多人想到这一路行来至昌平挨饿受冻的遭遇,心里更是感慨。

        这造的什么孽啊。

        弘治皇帝居然没有生气。

        他凝视着毛纪。

        “这样说来,朕赐你们这百姓之食,便是纲常扫地了?

        毛纪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这是圣人的教诲。”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好,既如此,你们就不必吃这窝头了,朕吃。”

        毛纪:“……”

        弘治皇帝也不客气,继续啃着窝头,吃的很香。

        这就有点让人尴尬了。

        士大夫很尊贵,吃窝头不好。

        可皇上不比你们还要尊贵么,可陛下吃了。

        弘治皇帝吃罢,打了个嗝,他显得很轻松。

        或许……

        只是这轻松的背后,弘治皇帝却有一种悲哀。

        宽厚了二十多年,今日……竟到了这个地步。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彻底的失败了,可谓是一败涂地。

        否则,他绝不会想采取最坏的方式。

        可哪怕是圣意已决,弘治皇帝还是希望,在此之前,显出自己的宽厚,让这毛纪幡然悔悟。

        杀人容易。

        诛心难。

        他想诛心,可偏偏……

        他看到许多的大臣和士绅,看向毛纪,那一副欣赏的样子,这令弘治皇帝感受到了一股挫败。

        看来……真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弘治皇帝面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

        “朕听说……坊间有流言……说是太子不贤。”

        这番话,是轻描淡写说出来的。

        可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满堂的士绅和百官,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此时此刻,突然提及此事,而且还是宫中最敏感的继承人问题,这……

        “陛下……”谢迁上前,拜倒:“陛下何出此言,自正统以来,国势浸弱。太子殿下躬御边寇,横扫大漠,此为大功,制蒸汽机车,开铁路,此又为一大功,不贤二字,不知从何说起。”

        谢迁有些急了。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血光之灾将要开始。

        当陛下当众说出太子不贤的时候,就是露出底牌的时候。

        谢迁厌恶毛纪这些人。

        可他不希望陛下大开杀戒。

        因为一旦滥杀,陛下将要承担说不清的骂名。

        “至于坊间流言,不足为信,陛下明察秋毫……”

        “朕……”弘治皇帝打断谢迁:“朕没有在问谢卿家,朕在问今日所宴请的诸位,毛卿家,你以为呢?”

        毛纪面带微笑,他看出了今日之大明天子,与从前自己所见时的不同,那时的弘治皇帝,温和、客气,说话慢条斯理,可今日,却是语中带刺,锋芒毕露。

        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毛纪的身上。

        他们既为之担心,却突然有一种冲动。

        许多人的内心,早有答案。

        这些御史、翰林,这些士绅,这些读书人。

        他们不满意太子殿下。

        正因为对太子殿下的不满意,所以他们希望借别人之口,来吐出自己的心思。

        毛纪微笑。

        他诚恳道:“太子不贤。”

        一下子,堂中已成了煮沸的油锅。

        顿时,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起来。

        毛纪的回答,简单、直接、有力。

        犹如一柄剑,直刺天子。

        此人……真的是有胆魄。

        也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弘治皇帝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因为……事态已经往他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了。

        当毛纪说到不贤的那一刻。

        自己就必须得有所作为。

        要嘛诛杀他,可如此,只会成全毛纪。

        毛纪将成为一个殉道者,成为天下读书人的楷模。

        无数人会敬仰他,认为他是一个敢于‘说真话’的大儒。

        甚至可能,千百年之后,人们会将他比喻成比干,会成为魏征。

        可弘治皇帝无路可退。

        除非做出妥协,在一个大儒的面前,做出退让,亲自走下自己的座位,走到毛纪的面前,扶住他的手臂,道一句先生所言甚是,太子尚在幼冲,身边需有人辅佐,指摘他的过失,先生乃是高士,朕欲将太子托付先生。

        只有如此……或许可以成就一段新的佳话。

        可是……这也意味着,新政的成果,彻底的被推翻。

        弘治皇帝缓缓的闭上眼睛,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清楚,在这无数人的人心面前,自己都是一个失败者,无论自己做出何等选择,毛纪都是赢得那个人。

        哪怕你杀了他的人,消灭了他的肉体,弘治皇帝依旧输了。

        弘治皇帝猛地张开眸子,眸里杀气腾腾。

        “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毛纪道:“陛下,太子殿下所为,已令天下人失望了,为太子者,岂可耽乐嬉游,暱近群小?又岂可自署官号,使冠履之分荡然?这十年来,太子殿下蒙陛下的厚爱,准许他开府建牙,因而,有了镇国府,可太子殿下,又是怎么做的呢?他身边所围绕的,又是什么样的人?陛下圣明,自有明断,太子殿下固然聪明,可这些年来,已经走偏了,天下军民,无不失望透顶。满朝卿士,亦心怀不安,士绅人家,战战兢兢。陛下,太子迷途,当返矣!”

        弘治皇帝道:“依卿而言,当如何。”

        毛纪道:“改弦更张,诛太子近前小人,以儆效尤,废黜新学,提拔君子入朝。”

        弘治皇帝微笑:“谁是君子?”

        毛纪道:“承圣学正道者,皆为君子。”

        毛纪所言,不但是书生气,而且可笑。

        弘治皇帝却是抬眸,他不在乎这个毛纪。

        他所在乎的是站在这里的百官,是这些士绅。

        这些人,认同毛纪吗?

        弘治皇帝淡淡的扫视他们,一字一句道:“那么诸卿呢,诸卿以为如何?”

        这满朝文武和士绅们,先是沉默。

        终于,那都察院右都御史陈丰道:“陛下,老臣以为,毛先生所言,颇有几分道理。”

        一下子,堂中沸腾起来。

        有毛纪开了找个头。

        人们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一个宣泄口。

        许多人纷纷道:“陛下,臣等附议。”

        “陛下,草民虽无官职在身,可是朝廷政令,都与小民息息相关,太子殿下为奸人所误了啊……”

        “陛下……”

        弘治皇帝看着许多人跪下去。

        有人痛哭流涕,有人哀嚎。

        那士绅赵毅,起初是不敢在此造次的。

        可在这一刻,他也被这气氛感染。

        不少的士绅都如他这般,拜倒在地,趁着人们七嘴八舌,也夹杂在人群之中:“陛下,草民人等,俯仰圣恩,受圣皇甘露,过了几年太平日子,可如今的时局,实在令人担忧……恳请陛下,改弦更张,万万不可为奸人所误,太子殿下还年轻,若是改正,尚且还来得及,倘若再不改正,臣恐太子殿下贻误社稷啊。”

        “陛下……”有人开始痛哭流涕。

        捶胸跌足者也有之。

        毛纪站着,面带微笑状。

        他赢了。

        来的时候,他就是胜利者,因为……这是人心,是天下士绅们的人心。

        士绅们不甘愿,和一群商贾平起平坐,士绅们,也不希望,自己此前最拿手的八股,结果求取不到功名。

        他们才是这天下的主人。

        所以,在别人看来,自己的一番话,显得幼稚,书生气很足。

        可又如何呢,只要这百官和士绅之中,多数人认同,那么,它就是最有道理的话。

        天下的道理,本就是把持在他们的手里。

        弘治皇帝看着这么多人,痛哭哀嚎。

        心里已越来越烦躁。

        弘治皇帝厉声道:“毛纪!”

        “臣在。”毛纪显得十分温和。

        弘治皇帝厉声道:“你竟敢妄议朝政,胆大包天!”

        毛纪面不改色,拜下,叩首:“臣万死!”

        一下子,堂中安静了下来,每一个人都冷静起来。

        他们屏住呼吸,看着怒气冲冲的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冷然道:“你这是死罪。”

        “臣是为了江山社稷,是为了天下苍生,陛下若是认为臣死罪,臣甘愿领死,愿引颈受戮,死无憾也。”

        毛纪显得格外的平静。

        他似乎……对生死之事,并不在乎。

        这让弘治皇帝更加的挫败了起来。

        人家横竖都赢了,哪怕自己诛杀了他,他照样青史留名,这对于读书人而言,本就是最崇高的目标。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那么……你便去死吧。”

        “来人!”弘治皇帝厉声道:“将这妖言惑众之人,给朕拿下!”

        一声令下。

        外头早已埋伏好的锦衣卫,顿时呼啦啦的要冲进来。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你既要求死,要卖直取名,朕就成全你,传朕旨意,立杀毛纪,株其党羽,牵涉诽誉太子者,一个不留,杀无赦!”

        “遵旨!”

        …………

        第三章送到,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