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方大善人出击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方大善人出击

        弘治皇帝说到了杀无赦的时候。

        连他自己都万万没想到,这三个字,竟是如此的轻易出口。

        他怒了。

        滔天之怒。

        朕之家事,朕的儿子,容你区区一个草民,在此胡说。

        倘若,当真你对太子担心,私下告诉朕,那倒也罢了,可大庭广众,四处诽谤太子。

        你……想做什么?

        弘治皇帝冷笑。

        他看着毛纪。

        而毛纪,依旧凛然无惧。

        在来之前,毛纪就已知道,他到了御前,会让弘治皇帝被迫做出两个选择。

        一个,便是弘治皇帝‘幡然悔悟’,无论陛下心意如何,他也会做出让步,从此之后,大明将会走回原来的老路。

        而另一个……选择,就是让自己死。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呢。

        毛纪的双目之中,犹如止水一般,毫无波澜。

        今日在此,自己和弘治皇帝的奏对,会名动天下。

        今日自己的血,将染红这里。

        而自己,也将光耀后世。

        这……对于自己而言,未尝不是一个好的结局。

        他从容整了整自己的衣冠。

        他的从容,仿佛是在在进行无声的对抗。

        他一遍遍的在告诉弘治皇帝,你输了,陛下……你登基二十多年,所展现出来的仁慈和宽厚,就在今日,荡然无存。而我毛纪,此前虽是声名不显,可自此之后,后世之人只要提及到陛下,就会提及到我毛纪。

        陛下动了杀念,不过是因为恐惧而已。

        害怕了吗?

        毛纪微笑,在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和污垢之后,他双膝拜下,行五体投地大礼,叩道:“雷霆雨露,俱为君恩,陛下要诛臣下,臣下不敢不死,臣……谢陛下恩典。”

        这一番毕恭毕敬的话,彻底的触怒了弘治皇帝。

        他要见到的是毛纪的恐惧和不安。

        要见到的,是他惊慌失措的样子。

        而不是坦然受死。

        他越如此,便越使弘治皇帝难堪。

        弘治皇帝双目赤红,手指着毛纪:“不忠不孝!”

        毛纪叩之后,长身而起,面带微笑。

        他能感受到这雷霆之怒,也感受到了百官和众士绅们惊恐和惋惜的样子。

        许多人低声垂泪起来。

        他们似乎被毛纪的义举而感动。

        哪怕是那些冲进来的锦衣校尉,也是大汗淋漓。

        人格的魅力,是伟大的。

        毛纪转身,看着几个冲进来的锦衣校尉,微笑:“麻烦了。”

        锦衣校尉们面面相觑。

        萧敬伫立在弘治皇帝身侧,歇斯底里的大吼:“拖出去。”

        几个锦衣校尉这才放肆起来,有人打下了毛纪头上的纶巾。

        有人拽着他的儒杉。

        毛纪开始变得狼狈。

        可是……这等有辱斯文的一幕。

        看在所有人的眼里。

        谢迁也不禁动容了。

        陛下这样做,不啻是成全了毛纪的忠义之名啊。

        更多人红着眼睛,目送着毛纪。

        右都御史陈丰咬着牙,唇要咬破了,他知道陛下了雷霆之怒,毛纪先生……命不久矣。

        那士绅赵毅,看着这一幕,既觉得恐惧,所谓伴君如伴虎,竟让他亲眼见识到了。

        对外,赵毅喜欢自称是毛纪的弟子,可实际上,毛纪并不认识他。

        可这并不妨碍,赵毅对毛纪的崇敬之情。

        毛纪简直就是读书人的典范,是士大夫的楷模。

        滚烫的泪,自赵毅的眼里落了出来。

        他突然失声,哭了。

        泪水啪嗒啪嗒的落下。

        不少人已是眼眶通红,一个个眼泪模糊的看着毛纪。

        毛纪显得坦然。

        哪怕他现在狼狈不堪。

        弘治皇帝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口疼的厉害。

        看着这些人,看着这些大臣和士绅,他想到的是……背叛。

        这么多年来,自己对他们何等的厚爱。

        一个人给一个群体,做了一百件好事,勉强得了几句夸赞。

        可只要有一件事,不能让这个群体顺心,这个群体,便毫不犹豫的站在了这个人的对立面。

        弘治皇帝身子在颤抖,脸色极是可怕。

        而此时……突然有人道:“且慢!”

        且慢二字出口。

        所有人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是方继藩。

        方继藩这个狗东西,现在竟还敢开口。

        许多人怒视着方继藩,他们认为,毛纪先生的死,方继藩一定是始作俑者。

        方继藩慢悠悠的站了出来:“先放了毛纪先生。”

        锦衣校尉听到方继藩称毛纪为先生,不禁一愣。

        却迟疑的看着弘治皇帝。

        方继藩已是拜下,道:“陛下,儿臣有话想说。”

        弘治皇帝万万想不到,这一刻,站出来的竟是自己的女婿。

        “说!”弘治皇帝脸色森然。

        方继藩道:“陛下,儿臣以为,毛纪先生,罪不该死。”

        罪不该死!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方继藩这狗东西说出来的话?

        弘治皇帝的脸色,却更显得难堪。

        他万万没想到,第一个站出反对自己的人,竟是方继藩,是自己的女婿,是自己的得力心腹。

        弘治皇帝死死的盯着方继藩,露出的是失望之色,在这愤怒和失望的情绪夹杂之下,弘治皇帝的声音显得嘶哑和疲惫:“你说什么?”

        方继藩道:“陛下,毛纪先生说的话,儿臣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乃是大儒,名望极高,儿臣在想,或许……是太子殿下错了,有错,改了便是,陛下不该这雷霆之怒,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弘治皇帝身子一颤。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懵了。

        卧槽,方继藩这狗东西,果然他是不要脸的啊,他是风往哪里吹,他便往哪里倒,这是真的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啊。

        是了。

        此次若是杀了毛纪先生,那么天下人的怒火,都会朝着方继藩而去,方继藩想来,也见识到了人心的可怕吧。

        呵……

        这狗东西。

        可有了方继藩带头,所有人精神一震。

        那右都御史陈丰已是拜下:“是啊,陛下,请陛下收回成命,毛纪先生,他罪不至死啊。”

        “陛下……”又有人拜倒:“请陛下三思。”

        “请陛下三思。”赵毅也混在人群之中,拜下了,他哭的稀里哗啦:“毛纪先生,不过是表自己的看法,哪怕是他出言不逊,也请陛下,万万不能因言治罪。”

        “陛下……”

        片刻之间,这堂中的士绅和大臣,竟跪下了一大半。

        毛纪狼狈的站着,他站的像标枪一般,依旧……还是面带微笑。

        他回头,看向弘治皇帝。

        而弘治皇帝的瞳孔在收缩,弘治皇帝身躯一颤,他心乱了,那心底的愤怒,竟似可笑起来。

        万万想不到,方继藩……他……

        萧敬急了,他生怕陛下有失,忙是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一眼,而后怒道:“大胆,你们好大的胆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们想要做什么,你们想要做什么,来人,立杀毛纪,立杀毛纪!”

        “不能杀!”方继藩抬头,直面弘治皇帝:“陛下,既然这么多人,都说太子殿下错了,都认为毛纪先生有冤屈,难道陛下,还不能从善如流,还要诛杀毛纪先生吗?若是如此,儿臣只恐陛下为人所笑啊,陛下乃是圣君,自然知晓轻重。陛下……既然新政不对,那么儿臣就请陛下罢黜新政。”

        罢黜新政……

        弘治皇帝内心深处,已是翻起了滔天怒火。

        新政是你方继藩提议的,朕一直都在支持,可万万想不到,到了这个时候,你方继藩居然开这样的口。

        方继藩继续道:“儿臣也恳请陛下,召回太子殿下,令他回京,面壁思过,再请毛纪先生,教导太子,监督太子殿下的言行举止。不只如此,太子殿下此前鼓捣的那些无用之物,统统都要销毁,那些蒸汽机,还有蒸汽铁路,这铁路,不能再修了,毛纪先生,乃是道德君子,他说的话,想来是不会错的,朝廷治天下,重在教化,而非那些奇技淫巧之事,陛下……儿臣……愿解散西山书院,销毁技艺记录,让这天下,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恳请陛下……圣裁。”

        谁也没想到,方继藩率先认怂了。

        毛纪心里松了口气。

        他虽知道,死不可怕,可这毕竟是最坏的打算。

        当然,他还有更好的选择。

        譬如……活着,风风光光的活下去。

        大事……成矣!

        毛纪面带着微笑,他看到了弘治皇帝的沮丧,看到了他面上露出的痛楚之色。

        自己……赢了。

        可是……

        许多人突然沉默了。

        陈丰愕然的抬眸,他一脸懵逼。

        啥……啥意思?

        方才方继藩说啥来着?

        铁路……不修了?

        ……

        赵毅也一头雾水,本来眼里还噙着泪,听到此处,也懵了。

        不是说好了,修铁路到昌平的吗?

        啥意思?

        不新政了,也不修铁路了?

        原以为……这本该是一个喜极而泣的大团圆景象。

        可一下子,许多人都变得无措起来。

        方才还是痛心、悲凉的脸,现在都是一副……卧槽的样子。

        沉默。

        堂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似乎一下子,连空气都已变得静止了起来。

        …………

        第四章,还有,大家先别急着骂,第五章会揭开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