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打烂你的狗头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打烂你的狗头

        罢黜新政。

        停修铁路。

        弘治皇帝脑子嗡嗡的响。

        那么……岂不是……一切都完了。

        那么多的股票,内帑可全靠股票在撑着的啊。

        不只如此,新城那里,招纳的上百万流民,岂不也……彻底的完了。

        流民四起。

        意味着什么?

        你方继藩疯了?

        ……

        方继藩很认真,他似乎早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腹稿。

        “陛下,儿臣早就想好了,想要贸然罢黜新政,确实不妥。不如先徐徐图之,一步步的来,这位毛纪先生,说的很好,不妨,我们先从停修铁路开始……”

        停修铁路……

        也就是说,以后不修铁路了。

        有人突然道:“不是说,铁路修到昌平的吗?”

        说话的,竟是赵毅!

        消息很确凿啊。

        此前,就有消息在昌平私下流传。

        一般的百姓肯定不知道。

        他们能知道个啥。

        可赵毅是什么人,他是士绅哪,可能到了别的地方,他屁都不是,可在这昌平的一亩三分地,似他这样的人,跺跺脚,地皮都能颤三颤。

        一开始,赵毅只觉得这个消息,有些诡异。

        昌平真的要修铁路吗?

        他是个有关系的人,修书去京里,派人去打探,果然……打听出来了,西山书院,好似是有一份关于铁路的规划。

        在昌平里,出现了一些鬼鬼祟祟的人,带着仪器,漫山遍野的跑。

        当然……单凭这些,赵毅是不能确定消息的准确性的。

        可等到太子殿下主动请缨,来这昌平练兵,一下子,赵毅就来了兴趣。

        据说,太子殿下欠了许多的银子,他为何突然之间,来这昌平练兵呢,这天下,练兵的地方多的是,昌平是个小地方,诡异,太诡异了。

        莫非……

        赵毅这样的士绅,再联想到那些流言蜚语,一下子……他们打起了精神。

        铁路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子啊。

        无知的百姓,可能对京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可士绅不一样,别看他们平时说话迂腐,可能成为士绅,有着诺大家业的人,是省油的灯吗?

        私底下,赵毅和许多的士绅都已经疯了。

        赶紧的,囤地。

        听说通州那里修铁路,七八两银子的山地,居然价值都涨了十倍。

        发财的时候……到了。

        任何利好的消息,对于寻常百姓而言,他们都只是盲目的跟从,他们就如河川里的细沙,被这翻滚的江水所裹挟。

        可士绅不同,他们是这个世上主宰者,他们比别人看的长远,比别人的鼻子灵敏。

        他们迅速的行动起来。

        赵毅的胆子大,现在谁手上的地多,谁就可一夜暴富。

        是以,他开始疯狂的购置土地。

        似他这样购置土地的士绅不少,在暗中,已引发了昌平县地价的暴涨。

        可哪怕再怎么涨,只要铁路修到,就是有利可图的。

        因此,哪怕砸锅卖铁,这地,还得继续买。

        银子不够,怎么办?

        借贷啊。

        西山钱庄,早就在昌平开展了业务。

        赵家乃是大户,本就拥有大量的良田和土地,还有宅邸以及县城里的铺面,以这些资产作为抵押,从西山钱庄贷了数十万两银子来,继续疯狂的购置更多的土地。

        现在虽然赵家欠了一屁股的债,每月要还的利息,更是惊人。

        可赵毅不担心,地就是银子。

        昌平县的士绅们,现在就等着,昌平县修铁路的消息正式出来,而后……开始疯狂的大赚一笔。

        可是……

        铁路……不修了。

        以后都不修了。

        卧槽……不修了,就意味着,自己两倍、三倍购置下的土地……瞬间一钱不值,意味着那欠着钱庄里,数不清的贷款,自此之后,自己永远都还不上了,接下来,就是钱庄拿着他们的抵押的房契和地契,开始回收他们的田产和房产。

        这更意味着,明日……自己就要彻底的破产,变成穷光蛋,数代人,甚至十数代人积攒的家业,统统化为乌有。

        赵毅打了个寒颤。

        许多士绅们都脑子发懵,他们眼睛直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脑海里,乍现出了四个字……倾家荡产!

        赵毅打了个寒颤,觉得有些冷,他头晕目眩,身子冰凉。

        支持毛纪,不是要砸锅啊。

        支持毛纪,是因为那些商贾们,实在可恨,居然敢和自己平起平坐。是因为自己的子弟们,还要读书,考功名,这八股不吃香了,怎么轮得到那些新学的家伙们,指手画脚。

        所以本质而言,支持毛纪,只是毛纪去闹一闹,给天下的士绅,争夺话语权,争夺一点好处。这大明的特权,我们要;新政的蛋糕,我们也要,不但要,而且还要切最大份的。

        所以,赵毅觉得毛纪的话很动听,他觉得毛纪的话说到了自己心坎里,他双手赞成毛纪对新学的抨击,这天下,让一群数理化的人来做主,这不正是礼崩乐坏吗?

        可现在……

        …………

        陈丰张大着口,他瞠目结舌的模样。

        自己是右都御史。

        他对毛纪是同情也是认同的,因为他和毛纪,都有同样的身份。

        不过……啥意思……

        不新政了啊。

        铁路不修了?

        自己手上,那铁路局的股票……咋办?自己宅邸,会不会暴跌?

        …………

        谢迁等人……沉默了。

        国库现在的收入,保定布政使司占了大半,不只如此,一旦流民四起……怎么办?

        …………

        沉默。

        就在这沉默之中……

        方继藩感慨的道:“太子殿下和儿臣,错了,陛下,儿臣在此认错,请陛下放过毛纪先生,惩罚儿臣吧……”

        ……

        “齐国公……”有人放肆的打断了方继藩的话。

        有人微微颤颤的站起来,泪流成了两行。

        是赵毅。

        倾家荡产哪,倾家荡产!

        列祖列宗,孩儿不孝哪,孩儿对不住你们哪。

        他已顾不得……天子在此了,他谁都顾不上了,他面上狰狞,现在若是有人递给他一把刀,他敢来一句我命由我我由天、天若灭我我灭天,而后将眼前的这些混账统统杀个干净。

        “啥?”方继藩从没见过,有人敢这样胆大的人。

        赵毅道:“铁路不修了?”

        “不修。”方继藩很认真的回答。

        赵毅死死的盯着方继藩,他觉得方继藩越来越眼熟:“为啥不修?”

        这个人说话很好笑,方继藩明明已经解释过了。

        方继藩道:“赵员外,我们好像见过。你忘了,你还说着铁路……不是好东西,坏人心术,这是不是你说的。”

        赵毅面如死灰,一双死鱼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方继藩。

        方继藩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

        赵毅做到了。

        赵毅没理他,而是机械似得道:“不,你说清楚,昌平的铁路,修不修,我只问你这一句。”

        跟着骂铁路,只是因为读书人都爱起哄而已,骂了又怎么样?骂了只是显得自己清高,可不代表,我赵毅,不需要铁路,没有铁路,我赵毅就完了。

        方继藩摇头:“修与不修,你问毛纪先生。”

        赵毅恍然。

        他像一个痴人,目光落在了毛纪身上。

        他凝视着毛纪,一字一句道:“毛纪先生,你说,这铁路,修不修?”

        毛纪:“……”

        他本是面色安详,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可是……现在,他突然心里有点慌,修吗?若是修了,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若说不修,眼前这个人……

        赵毅狞笑:“你说呀。”

        毛纪心突然觉得有些凉。

        他曾记得赵毅这样的人,个个吹捧着自己,将自己视若圣贤,可现在……

        赵毅突然发出了森然的狞笑:“你是个什么东西,这天下的事,也轮得到你一介腐儒指手画脚!”

        毛纪怒了:“你……”

        “太子殿下,何等的贤明,制出了蒸汽机车,是为了造福苍生,你这老狗,成日在那指手画脚,左不是,右又不是,这天底下,这么多的百姓,要穿衣,要吃饭,全靠太子殿下和齐国公所赐,这也是陛下圣明的缘故,你也配四处中伤太子!”

        毛纪心里竟有些乱了。

        他来之前,想到了各种的可能,甚至……他敢于面对天子,可是……面对赵毅这样的人……

        赵毅疯狂的冲上前,犹如受伤的野猪。

        毛纪吓得,连连后退。

        赵毅凄然道:“你说呀,你说话呀,你平日,不是很能说的吗?怎么,你要我全家二十七口,跟着你一起死吗?哈……狗东西,什么名士,什么大道理,你算个什么东西。”

        赵毅一把揪住了毛纪的衣襟。

        他气力很大,以至于额上青筋都曝了出来,勒的毛纪觉得要窒息了。

        接着,他伸出另外一只手,这手悬在半空,接着狠狠的煽下去。

        啪嗒……

        这一耳光,简单干脆。

        毛纪顿时眼冒星星,整个人已是懵了。

        脸上那火辣辣的疼痛弥漫全身,他下意识的啊呀一声,整个人便如烂泥一般的被打翻在地。

        呸!

        赵毅吐出了一口吐沫,落在毛纪的面上,接着,他森森然道:“你再说一句太子殿下的是非试一试,我赵毅不要命了,今日就打烂你的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