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毛纪先生 不要放弃治疗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毛纪先生 不要放弃治疗

        毛纪被打懵了,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他甚至不害怕死。

        可现在,他感受到的是恐惧。

        那赵毅投射来的憎恶目光,令他心寒到了极点。

        他不过是一个站出来,为士绅们争取利益的代表而已。

        士绅们将他捧起来,要争夺的乃是分这巨大蛋糕的权力。

        所以他挥斥方遒、指点江山,人们纷纷为他叫好。

        可现在……

        堂中像是炸开了一样。

        陈丰怒气冲冲的道:“毛纪的言论,确实过激了,他不过是关起门来读书的腐儒,这社稷苍生之事,哪里轮得到他来指指点点,陛下要诛他,却也难怪了。”

        说翻脸就翻脸!

        不翻脸成吗?

        买了这么多宅子呢。

        陈丰又不傻。

        虽然他觉得方继藩倒不至于砸锅,可自己承担不起任何的风险。

        相比于方继藩,方继藩大不了少挣几千万两银子,人家照样活得滋润,可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抗风险的能力了。

        欠着债呢。

        陈丰道:“陛下,太祖高皇帝在时,就曾在大诰之中明言,生员不得言事,为的就是防微杜渐,防止有图谋不轨的读书人煽动无知百姓,毛纪屡屡散播对太子的言论,对太子殿下多有中伤,太子乃是储君,他这般做,岂不是不忠不孝?他口里说着君君臣臣,蒙朝廷的恩典,却全无半分感激之心,此等人,忘恩负义,无君无父,实乃罪该万死!”

        毕竟是右都御史,很专业的。

        毛纪心像是被刀割了一般。

        这是凌迟之痛啊。

        他抬起脸来,脸上还是一个殷红的巴掌印,噗的自口里喷出一颗带血的牙齿。

        “陛下,新政以来,多少百姓蒙这新政的好处啊。这新政,自镇国府而始,太子殿下掌镇国府,他披荆斩棘,可谓是功不可没,这些年来,太子殿下制蒸汽机车,成绩有目共睹,不说带来了多大的便利,就说营造铁路,多少的工坊和建设铁路的匠人围绕着这铁路衣食无忧,这是数十万人的生计,岂容人在此诋毁?当今天下,陛下圣明,太子贤明,这是有目共睹的,这铁路,便是陛下和太子最大的功绩,足以光耀万世,毛纪以此来攻讦陛下和太子,实是罪无可赦啊陛下。”

        已有人开始咬牙切齿的跳了出来,开始疯狂的攻讦。

        也有人咬着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方才还同情毛纪来着。

        却还有一些人,内心是真正认同毛纪的,只是这样的人,却不多,他们感受到了这堂中的怒火,此时此刻,哪里敢说半句。

        弘治皇帝先是愤怒,而后是疑惑和不解。

        接着,一切都明白了。

        方继藩这是以退为进。

        弘治皇帝此刻,心里不知该是心寒还是心喜,他凝视着那毛纪。

        毛纪这一刻,再没有了方才的傲然,如神仙被打落了凡尘,成了一条丧家之犬。

        他心刺痛。

        痛不欲生。

        这是一种背叛。

        如此多的人,言之凿凿,只恨不得将自己打成乱臣贼子,他内心深处,希望有人能够为自己说话。

        可是……这堂中的读书人和士绅们,真正的吓着了,许多人哭成了泪人,一个个拜倒、匍匐、哭天抢地,捂着心口道:“毛纪误国,铁路利国利民,岂有不修不理。太子殿下来都来了昌平,不是说好了,是为了先来勘探地形的吗?怎么说变就变了,陛下啊,不能朝令夕改啊,毛纪不过是区区苍蝇,跳梁小丑,他已致士,现在不过是一介布衣,怎么能够因为他的信口雌黄,便停修了铁路?”

        “草民人等仰慕圣恩,一直盼着太子殿下能够修通铁路,使咱们昌平上下能够缩短与京师的距离,使这昌平上下人等多一口饭吃哪,请陛下以大局为重,至于区区毛纪,陛下与这样的人计较什么。”

        毛纪顿时觉得心口堵得慌。

        他气血上涌,眼中闪过不甘和悲凉,脸色难看之极。

        当初,你们这些人,可不是这样说的。

        他感受到的是屈辱,心里越发堵得生疼。

        完蛋了。

        这时,他才接受到了现实。

        完蛋了三个字,自他的脑海里一瞬间划过。

        他打了个冷战,才愕然的抬头,看着弘治皇帝。

        这目光之中,已没有了不甘,而是……万念俱焚。

        弘治皇帝直视着他。

        天子,已经变得心平气和起来。

        他渐渐的开始意识到,主动权,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弘治皇帝的唇边微笑起来,这微笑已收敛掉了此前的锋芒和冷酷,他淡淡道:“毛卿家,事到如今,这满朝公卿,还有本地的士绅,都指摘毛卿家妖言惑众,朕想问一问,你……可知罪吗?”

        “杀了我吧。”毛纪的声音带着无力,他闭上了眼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再无法去面对了。

        弘治皇帝温和一笑道:“朕不杀你,固然毛卿家胆大妄为,可是……朕方才确实有诛你的心思,可现在细细想来,固然你别有所图,可无论如何,朕不该让你因言获罪,朕广开言路,岂可因小失大?你……走吧。”

        这样的人,已经不值得再计较了。

        这个人,甚至连被利用的价值,都已经没有了。

        此时,毛纪,猛然睁大了眼睛,身子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他想死,可现在想求死而不可得。

        突然,无数的念头涌上了心头。

        他知道……自己所经营的一切,都已化为乌有。

        “哈哈哈……”毛纪突的大笑起来。

        有人呵斥道:“毛纪,你笑什么,竟敢在御前……”

        “哈哈哈……”毛纪没有理会,他的眼里,甚至笑出了泪来:“上天不仁,上天不仁……哈哈……”

        所有人都看着毛纪,大惑不解。

        毛纪继续笑着,眼角的泪水直流,然后……他开始脱衣。

        呃……

        “吾欲乘风而去也……哈哈哈……”

        他竟真的脱了外衣。

        他的精神,已经无法承受了。

        他甚至连想做殉道者,都不可得。

        他脱了外衣之后,还想继续脱下去。

        方继藩拧着眉头,直接呸了一口:“下流的狗东西。大家别怕,不要紧张,我认得这症状,这是脑疾,毛纪先生的脑疾发作了,比较严重,来人,来人,快,把他抬出去,立即送西山医学院精神科,给他好好救治。”

        尾随圣驾来的,自是有西山医学院的人员。

        片刻之后,便有人慌忙的抬了担架来。

        “我没有疯,我没有疯,我在笑你们,笑你们这些……”

        说话声断了,学员们很娴熟将一块布条塞进了他的嘴里。

        毛纪的表达欲望比较强,哪怕是捂住了嘴,口里还是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他被人抬上了担架。

        因为他挣扎的有些激烈,不得已之下,学员们只好取了绳索,将他绑在了担架上。

        “让开,让开,送医,送医。”

        几个学员,呼啦啦的抬着毛纪,便冲了出去。

        人们吓得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来。

        方继藩则是不忘嘱咐学员:“你们小心一些,好生对待毛纪先生,毛纪先生若不是脑疾,当初也是体面人,告诉他,不要放弃治疗。还要告诉他的家眷,要坚强面对,只要怀着战胜病魔的心,就一定有痊愈的一天。不要有心理负担,陛下和太子殿下仁厚,是不会责怪你的。”

        “……”

        毛纪走了,横着出去的。

        堂中,又陷入了沉默。

        弘治皇帝已是坐下。

        他已冷静了下来。

        怒气已经散了。

        现在细细思量起来。

        突然,心里有了几分窃喜。

        他本以为,天下的百官和士绅,都在反对这新政。

        他甚至有时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当真走错了路。

        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他是正确的,看着这些因为要废黜新政而跳脚的人,虽是滑稽可笑,可又何尝不证明,这几年自己既定的国家大策,走对了方向呢。

        还有太子……

        蒸汽机车,乃是太子研制,铁路,也是太子和齐国公筹款,四处铺设,前些日子,为了这铁路的事,太子没少费心。

        而看着这昌平的士绅们,哭着喊着要修铁路的模样,弘治皇帝已经明白,太子的地位,比自己想象中要稳当的多。

        至于那毛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

        还是继藩有办法啊。

        弘治皇帝倒是想到了一件事,看了方继藩一眼,道:“继藩……”

        “儿臣在。”方继藩立即回应。

        弘治皇帝故作担忧的道:“毛纪先生,不会有事吧。”

        “他的脑疾比较严重,可能要治个十年八年才能好。不过也说不准,若是病入膏肓,这可就糟糕了,只怕要打针吃药一辈子。好在西山医学院精神科已经成立了,对付这样的重症,一向是他们很拿手的,只要毛纪先生不放弃希望,只要他的家眷们能够解开胸襟,不抛弃,不放弃毛纪先生,儿臣想……总有一天,他会痊愈,到了那时,或许……毛纪先生能战胜病魔,重新站起来。”

        弘治皇帝呼了一口气,才道:“嗯,那就好好治吧。”

        …………

        月票双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