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惊天动地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惊天动地

        见方继藩站着不动,朱厚照朝他继续招手:来呀。

        方继藩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见几个宦官站在角落。

        于是笑吟吟的道:殿下,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唯名与器,不可假人;殿下现在虽为储君,却奉旨监国,形同天子,批阅奏疏之事,乃天子和监国太子之职,臣不敢擅专。

        朱厚照便叹息道:老方,你这人,别的事都有胆子,唯独对这些事,却如此谨慎呢。

        方继藩微笑以对,没理睬他。

        朱厚照随即抬头:每日送来这么多的奏疏,大多数,都是无用的,都是废话连篇,看着便令人生厌,老方,本宫既是监国,你有什么主意。

        殿下,监国即为守国,守国之要,在于这个守字,殿下不要做什么事,只需按部就班即可,真正的大事,只要不紧急,等陛下回京之后,再做处理好了。

        朱厚照拍案,怒了:敢情是让本宫在此做牢头呀。

        方继藩摇头:殿下息怒。

        身份不同了。

        从前可以叫朱厚照小朱,可以跟他打打闹闹。

        可既是监国,那么,就是假天子行事,即这皇权加在了朱厚照的身上,对于皇权,方继藩历来是无心去冒犯的。

        不是方继藩软弱,而是什么时代,做什么样的事。

        朱厚照便将朱笔丢了,叹口气:这里有份奏疏,说是河南又发生了旱灾,内阁的票拟里,写着的是令户部赈济,继藩,你怎么看?

        方继藩道:这些年来,天灾频繁,若只是赈济,臣看,未必是完全之策。

        朱厚照皱眉:那么,当如何?

        安置他们。方继藩道:河南人口诸多,虽是土地肥沃,可毕竟,土地是有限的。如此多的人口,且近年来,灾情频繁,一个天灾,哪怕朝廷能及时赈济,又要死多少人呢?

        朱厚照点头:有道理,那么依你看,怎么办?

        方继藩道:不妨将一部分的灾民,迁出来。

        迁出来。朱厚照眼睛一亮:对呀,就该迁出来,咱们京里不正缺人吗?对了,老方,怎么迁?

        方继藩咳嗽

        购置土地,建新城,要一下子安置这么多人口,很是不易,花费也是不菲,要给他们吃穿,且大多数人,刚刚出来,还不能适应,这就必须得对青壮之人,进行技能的培训,而对于老弱,需要有足够的医疗,保证他们能够安居乐业。不只如此,各个作坊,也要承担一些责任,殿下臣想眼下最重要的是,共体时艰

        朱厚照开始琢磨起来。

        花费惊人哪。

        人命如草芥,想要让人活下去,就必须得供养他们,一百人一千人一万人还好,若是规模庞大呢?

        朱厚照道:本宫当年在西山时,和庶民同甘共苦过,知道他们的生活是何等的艰辛,哎

        说到此处,朱厚照不禁叹了口气。

        西山的生活,足以让朱厚照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都有所感触。

        他道:他们都是皇帝的子民,可现在,父皇不在,那么,他们就是本宫的子民了,继藩,你算算,若是要迁徙出人口,需要多少银两?

        方继藩道:无以数计。

        这是实话。

        迁徙这东西,是不能开口子的。

        若是自然的迁徙,倒也罢了,而一旦在灾年时,准其迁徙,那就是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的冲击,这是极恐怖的事。

        一旦不能妥当应付,这数十上百万人便会滋生不满和怨恨,进而发生变乱。

        且这么多人迁出了,总要让他们能够养家糊口。

        单凭朝廷的赈济,可是不成的。

        现在的京师人力虽然紧张,却需有一个良性的进程,这突如其来的人口暴增,势必也会产生冲击。

        方继藩一直认为,当下人满为患。

        就以河南布政使司为例,那里的土地,该开垦的都开垦了,许多佃户,只能租种两三亩地勉强维持生计。

        可这两三亩地,在这个时代的亩产量而言,哪里能吃饱啊。

        明明一户人家,可以租种十亩,甚至是三十亩五十亩地都足够了,却因为人太多,治好勉强让自己活下去即可。

        这些多余的人口,在丰年倒还罢了,一到了灾年,就是灾难。

        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得从这些人口上做文章,否则,凭借着朝廷的年年的赈济,根本无法解决根本的问题,未来的人口,只会越来越多,一直滚雪球一般,到朝廷根本无法赈济下去为止,等到了那个时候,一个王朝,也就自然而然的步入了兴衰的进程中了。

        朱厚照豁然而起,他来回踱步。

        脑海里,朱厚照想着当初,在西山时,自己和流民住一起的场景。

        污水横流,住在棚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日能勉强吃个饱,便觉得这是上天的恩赐,不断的感恩戴德。

        那么比起当初西山的那些流民,这些灾民,只怕活得更加艰难吧。

        朱厚照道:国库拨出一些钱粮来,用以迁徙百姓之用。可本宫看来,国库是应付不来的,那就内帑出,要花费多少,需要多少人力物力本宫不管,要不惜一切代价。内帑现在的所有资产和股票,还有存银,现有九千七百六十四万三千七百余两,其中股票最多,只是这些股票,若是作价卖了,难免会引发股市的动荡。

        方继藩听到内帑居然有近一亿两纹银了,心里不禁酸溜溜的,陛下存了这么多钱啊?

        这个好办,可以用股票来做抵押,从西山钱庄贷款,不过若如此,难免引起通货膨胀,不过殿下放心,西山钱庄自会将这膨胀保持在可控的地步。

        这就成了。朱厚照道:内库现在每月的收入,不少呢,上市商行的分红,还有钱庄以及西山许多作坊的分红,还贷,想来都是小儿科。将这些流民安置在哪里呢?老方,咱们各自拿出一块地来,罢,本宫的地,多拿一些吧,咱们干一票大的。

        朱厚照接下来道:未来半年之内,西山钱庄要拿出三千两纹银出来,只要钱庄没问题,内库之中的股票,我立即让人送去钱庄,作为抵押之用。现在本宫就亲自下诏。

        朱厚照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他属于一头热,一旦打定了主意,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人多地少的问题,在历史上,一直贯穿了大明的中期到灭亡,都没有人可以解决。

        可现在似乎有了一个可以解决的方法。

        毕竟现在内库有银子了。

        方继藩不禁道:殿下,要不要给陛下上一道奏疏。

        朱厚照刷刷的几笔,写了一份诏书。

        这诏书完全没有任何之乎者也,只轻描淡写一句:奉天监国太子,诏曰:即令河南布政使司各州府迁徙灾民,准灾民自愿迁徙,沿途所需,一应官府承担

        朱厚照低着头,道:父皇性子里,太多瞻前顾后的地方,等奏疏上去,他拿了主意,只怕灾民们都饿死了,这是当务之急,救灾如救火,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父皇爱民如子,这样做,本也无可厚非,就算他知道本宫代他拿定了主意,他也一定欢喜的很,老方,你怎么这么啰嗦,越来越像我父皇了。

        方继藩叹息道:是啊,陛下一向爱民如子,若是他在太子殿下这样的处境,也一定会这样做的吧,吾皇圣明,宅心仁厚啊。

        朱厚照将诏书丢给一旁的宦官:立即送去司礼监盖印,再送内阁,告诉他们,一刻都不能耽误,耽误了,本宫剐了他们。

        是。

        交代完了这些事,朱厚照顿时像松了口气的样子,高兴的不得了:我看治理天下,并没有什么难的啊,有老方辅佐本宫,本宫可以高枕无忧了。

        方继藩忙道:殿下,这是您自己拿的主意,可和臣没有关系,臣啥也没说。

        就是你教唆的。朱厚照气咻咻的道:不信,本宫查起居注。说着,看向角落里,一个提笔记录的宦官。

        方继藩脸红到了耳根:殿下,此言大谬,臣只是提出一个建议,是殿下

        一样的。朱厚照大手一回挥:现在说这些,也是无用,好生想一想,接下来,该如何应对这些灾民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出了任何差错,你都吃不了兜着走。

        方继藩道:殿下也吃不了兜着走。

        朱厚照不服气:你会死的比较惨一点。

        方继藩仔细想了想,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他突然感觉自己中计了,怎么好像这一次是自己要背锅呢?

        细细想来,又觉得不对,自己怎么会出这个主意?明明治大国应烹小鲜,凡事遮遮掩掩,也就过去了啊。

        难道我方继藩,为国为民,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吗?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