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见过陛下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见过陛下

        方继藩见不得朱厚照吹牛的样子。

        好在他涵养好,倒也没有戳破朱厚照,只笑呵呵的道:“却不知陛下何时回宫,到时只怕殿下需亲自去迎接才是。”

        朱厚照便觉得头皮发麻了。

        他沉吟着道:“知道了,知道了,本宫知道了。”

        白莲教的事,让方继藩不禁操心起来。

        火药的开始普及,这势必会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寻觅到了某些糟糕的用途。

        可是……倘若火药不供应,失去了这个工具,许多工程是无法继续的。

        这白莲教,十年前,方继藩便曾打击过一次。

        不过这等组织,最是容易死灰复燃,说穿了,他们是有一定社会基础的。

        在许多皇权顾及不到的地方,总是会出现一些人装神弄鬼。

        方继藩怀着心事,从朱厚照这儿,告辞而出。

        不几日,果然有快马加急而来,陛下圣驾已至天津卫,次日入京。

        一听这消息,朱厚照不敢怠慢,忙是叫上了方继藩前去接驾。

        大学士李东阳本也要去,结果却被朱厚照拦住,朱厚照笑吟吟的看着李东阳:“李师傅,你就不必去了,有本宫便成了,李师傅日理万机,还是在内阁票拟为好。”

        李东阳只好行礼:“是。”

        皇孙朱载墨,一早儿去了张皇后那儿问了安,也是精神奕奕的要跟随而来。

        朱厚照严厉的看着他:“混账,又想偷懒不肯读书吗?汝皇大父回京,自有为父去迎接,你去做什么?去读你的书。”

        朱载墨皱着眉,却不敢违背朱厚照的话,被朱厚照赶走了。

        方继藩在旁看着,有些不解:“殿下,这是何意?”

        朱厚照道:“李师傅去,若是他见了第一面,就告本宫的状怎么办?本宫口才不及李师傅,当然不能让他去。至于载墨,就更不能去了,倘若让他瞧见父皇抽我,本宫好歹也是他爹,这面子往哪里搁。”

        方继藩不禁感慨:“殿下深谋远虑啊。”心里想,这科技树算是点歪了,智商全在这乱七八糟的事上头了。

        朱厚照抖擞精神:“走,咱们赶紧,往天津卫去。”

        带着数百铁骑,一路狂奔天津卫,行至一半,便见到了前队的禁卫,接着,有人往回通报。

        朱厚照和方继藩惴惴不安的到了中军。

        在这儿,弘治皇帝已命人停了御车,这一路上,弘治皇帝是一点食欲都没有,急的萧敬团团转,见了太子和齐国公来了,左右看看,怎的就他们二人来,其他人呢。

        可他不敢怠慢,忙是笑吟吟的迎了朱厚照:“殿下……”

        “滚开!”

        萧敬幽怨的看了朱厚照一眼,要退开去。

        朱厚照道:“回来。”

        “殿下有什么吩咐。”

        朱厚照打量着他:“父皇无事吧。”

        “还好。”

        “那本宫去见见。”

        萧敬去通报。

        弘治皇帝便坐在御车上,他浑身冒汗,热的脸微微烫红。

        朱厚照和方继藩登车。

        二人拜下:“见过陛下。”

        弘治皇帝一见二人,瞬间激动,额上青筋暴出。

        见父皇没有动静,朱厚照小心翼翼的抬头起来。

        “父皇……”朱厚照露出谄媚的笑容。

        弘治皇帝却是轻描淡写道:“京师,还好吧?”

        “回父皇的话……”

        “朕没让你说,朕问继藩。”

        方继藩正色道:“陛下,一切都好。”

        弘治皇帝沉着脸:“是吗?就没发生什么事?”

        “事是肯定有的。”方继藩道:“可在太子殿下的治理之下,一切都还算是稳妥,留守的百官们,无不称颂太子殿下贤明。”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几乎要喷出火来。

        朱厚照心里想,老方还是很够意思,他说出这番话,就算是彻底和本宫绑在一起啦,要死一起死,这样也好,路上有个伴。本宫还想着,若是路上寂寞,带着一袋线团去呢,黄泉路上织毛衣。

        弘治皇帝冷哼:“是吗?河南那里,发生了天灾,你们知道吗?”

        方继藩道:“陛下,是发生了天灾,太子殿下闻讯之后,立即组织救灾,现在,这灾情已经稳妥了。”

        “呵呵……”弘治皇帝本来是想给方继藩一个说真话的机会,可现在看来,方继藩和太子,还真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

        这令弘治皇帝心里更是大怒。

        为人臣子,应该主动指责君主的过失,即便二人亲如兄弟,那也该指摘对方的不是,这才是真正的兄弟,是真朋友。若是什么都为他遮遮掩掩,只算是害人。

        弘治皇帝厉声道:“那么,朕再来问你,你们是如何赈济的。”

        “将百姓迁出河南,统统送来京师。”方继藩老实回答。

        “这是谁的主意?”

        “是儿臣的主意。”这一次,朱厚照和方继藩异口同声道。

        弘治皇帝怒不可遏:“很好,看来,你们两个都有份了,继藩啊继藩,朕本还以为,你要比太子老成持重一些,此次朕离京,命太子监国,便是因为如此,才略略放心,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

        朱厚照不禁道:“父皇,儿臣错在哪里,还请父皇斧正。”

        弘治皇帝一时瞠目结舌,厉声道:“朕何时教过你,这样赈济灾情的?”

        方继藩忙道;“陛下,这些年来,河南的灾情,年胜一年,那里乃是中原之地,人口诸多,土地实在太少了,哪怕是屯田所推广了许多的粮种,丰年的时候,倒还罢了,一到了灾年,便吃不消了,有了天灾,就要饿死人的啊,若只是赈济,等朝廷放粮,可到了那时候,人已饿死了不少了。这天灾的本质,乃是人祸,何以有人祸,无非是土地不足,人口诸多啊,人要活下去,就要争,要抢,与其让灾民们坐以待毙,不如迁出一部分的百姓出来。”

        弘治皇帝心如刀割。

        银子没了便也罢了,你们这两个混账,居然还来跟朕讲大道理,怎么着,朕的银子化为乌有了,还是朕的不是了?还是朕无视百姓的死活,反倒是你们两个败家子,心系百姓和天下?

        弘治皇帝怒道:“那么朕的银子呢,朕内库里的银子,花了多少?”

        这一下子,朱厚照和方继藩面面相觑。

        方继藩咳嗽道:“陛下,花费了七千三百余万两。”

        原来还多了三百万……

        弘治皇帝几乎要昏厥过去,这么说来,内帑两千万两都没有了?

        弘治皇帝冷笑:“是吗?朕才几个月功夫,你们……你们就已将内帑花销一空了。”

        朱厚照道:“没空呀,不还有一点嘛?”

        弘治皇帝听了这话,几乎准备要扶着车厢,将自己的脑袋撞地了:“逆子!你们今日不给朕一个交代,朕不饶你们,朕的江山,便是给阿猫阿狗,也绝不给你,朕怎么敢祖宗的基业,交给你哪,这么多的银子,你说花就花,朕若是迟一些回来,岂不是……岂不是这天下都没了?”

        方继藩道:“陛下,其实没有花这么多。”

        弘治皇帝脸色可怕。

        他一脸的失望。

        这是一种绝望的味道。

        这些银子,本就是给儿孙们攒的。

        说穿了,未来也是打算给朱厚照花用的。

        可不是这么个花法的啊。

        这才几个月,太子就敢做这样的事,那么自己归天之后,这个小子做了天子,自己在九泉之下,能放心吗?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心凉了,人生没了意义。

        “没花这么多?呵……”

        “陛下,儿臣算过账,现在内帑之中,理应还有五千七百万两。”

        “什么?”

        弘治皇帝不可思议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正色道:“内帑的银子,大多是股票,这些股票,一时也卖不掉,可是太子殿下心系灾民,急着用银子,因而,这些股票,便抵押给了钱庄,确实是贷了七千多万两银子,内库剩余的想来在一千八九百万两上下。”

        “可是陛下,这数月以来,无数的灾民涌入,京师的人口暴增,这京里,一下子放出这么多衍生的钱钞出来,需求到了极旺盛的地步,再加上其中不少的开销,都在修桥铺路上头,还有大量的工程,正因如此,消息一出,股市应声大涨,几乎所有的大宗货物,都在蠢蠢欲动,每一个作坊,都有数不清的订单,这是大利好啊,陛下所拥有的股票,莫说是其他几个近来比较火热的上市商行,哪怕是现在四洋商行,也趁机涨了一波。也就是说,这数月的时间,内帑所拥有的股票,已从原来的九千万两,攀升到了近一亿四千万两。”

        “除此之外,西山建业,收益惊人,因为人口的大量涌入,西山煤业,西山钢铁……这些可都是陛下占了不少份额的行业,现在,利润都极为丰厚客观,臣可以预计,只在这数月之间,内库的分红收益,至少增长了五成。这百万人口,现在已经开始徐徐有了工作,未来他们在京师,还需衣食住行,儿臣敢拿人头保证,未来的利润,更加可观。”

        …………

        第三章送到,虽然是双倍月票,可最近调整一下作息,身体吃不消了,最近又有一个作者朋友住院,怕了,怕了,身体养好一点,老虎再拼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