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恭迎陛下回京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恭迎陛下回京

        曾杰听罢,也同样意味深长的看了萧敬一眼。

        他对萧敬是有所防备的。

        这是一个死太监。

        可是

        他是员外郎。

        说实话,未来的前途有限。

        除非抓准了时机。

        这天底下,哪一个位高权重者,不是恰好,赌对了那么几次呢?

        陛下将内帑视为性命,现在居然没有惩罚太子和齐国公,这让他联想到,一场大风暴在酝酿。

        越是有大事发生,事情可能就越微妙。

        太子已经证明,他并非是一个合格的储君。

        此时难道陛下在等一个刚直的大臣,一番仗义执言吗?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萧公公,陛下对太子如何?

        舐犊之情,自是与众不同。

        曾杰听罢,心虚了。

        对啊,陛下喜爱太子,人所共知。

        这么说来

        萧敬颇有几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味,他笑吟吟的看着曾杰:可陛下更看重的,乃是祖宗基业。

        噢。

        明白了。

        父母爱孩子,可以让他无忧无虑的过一生。

        可祖宗社稷,不是好玩的。

        曾杰定了定神,朝萧敬行了个礼,走了。

        萧敬心情好了一些。

        背着手,哼着小曲儿,从另一边离开。

        听说京师要到了,弘治皇帝出巡数月,阔别已久,便牵着朱载墨下了车。

        朱载墨已有十三四岁,显得很稳重,小小的年纪里,让人无法一眼看穿他。

        只有在弘治皇帝身边时,他才会显出几分少年的促狭。

        见弘治皇帝下车。

        朱厚照方继藩二人不见了踪影,百官们却都围拢过来。

        弘治皇帝亲昵的拍了拍朱载墨,不禁感慨:载墨长大了,此次大父回来,再见你,不知该有多高兴。

        朱载墨行礼如仪,正儿八经道:大父这一路千里迢迢,想来疲惫了,理应在车上多歇一歇。

        弘治皇帝挥手:这不妨事。

        他定了定神,接着道:朕无论走去哪里,心里惦记着还是京师,这是命哪,祖宗的社稷在此,真是一刻,都放心不下哪。

        朱载墨笑一笑,没说什么。

        刘健和谢迁在弘治皇帝身后,也是感同身受。

        不错,他们在外头,不也是放心不下吗?

        生怕这京里发生什么,这一路来,都是心惊胆跳。

        百官们开始细细的咀嚼着陛下的话。

        揣摩上意,乃臣子们的本分。

        虽然天子都不喜欢臣子揣摩自己的心思,可不揣摩的人,要嘛前途黯淡无光,要嘛就一生默默无闻。

        陛下突然,有人道。

        弘治皇帝看去,却是一个陌生人。

        他记不起此人是谁。

        弘治皇帝依旧微笑:卿家有话要说吗?

        此人却是曾杰。

        曾杰出列,不禁看了萧敬一眼。

        萧敬则一副讨厌的模样,脸别到了其他地方。

        他觉得这个曾杰有点不太牢靠啊,怎么冒冒失失的。

        曾杰拜下,道:陛下,臣随陛下大驾,登泰山,祭孔庙,游孔林,一路感慨良多,今皇孙随李公前来接驾,臣观皇孙,器宇轩昂,锋芒内敛,举止大度,臣实在为陛下高兴,陛下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许多人听罢,大惊失色。

        曾杰说的乃是官话,可谓是花团锦簇,狠狠的夸耀了皇孙一通。

        可问题的根子,就出在了陛下后继有人这六个字上头。

        须知此等君前奏对,字字都需斟酌,句句都需推敲,半分都马虎不得,因为说话的都是极聪明的人,则科技树,可都点在揣摩人心上头呢,稍稍一定点字句不同,都可能生出无数的遐想。

        曾杰此言,故意忽略掉了太子。

        他莫非这是

        有人授意?

        一个小小的曾杰,不过是个员外郎,他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背后指使了。

        于是乎,大家下意识的看向刘健,看向谢迁,看向李东阳,或看向马文升张升人等。

        背后撑腰的人,是谁呢。

        又或者,更有人骇然的看向弘治皇帝。

        莫非这是陛下纵容,有意而为之。

        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个时候,是极微妙的。

        固然有巴望着想要上位的人,瞅准了这样的时机,想要一飞冲天。

        可更多心不够大的人,却最害怕这样的局面。

        储君之位,绝非只是一个册封这样简单。

        而是围绕着储君的身边,宫中会布局一个围绕在储君身边的班子,一旦储君易位,这就意味着,一个新的班子,要形成。

        一场腥风血雨,也就扑面而来了。

        人们更是骇然的看向朱载墨皇孙莫非等不及了?

        太子固然是皇孙的父亲,可天家的情感,是极微妙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弘治皇帝微笑,他看了曾杰一眼。

        心底,弘治皇帝也暗暗诧异。

        此人何以敢如此大胆,当着朕的面,议论朕的家事。

        越是这样不起眼的小人物,弘治皇帝心里越是警惕,他笑吟吟的扫了刘健等人一眼,依旧含笑:是吗?

        曾杰有点心虚了:正是。

        借你吉言。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点点头,说着,左右看了看:太子去何处了?

        萧敬惊出了一身的冷汗,陛下的反应,让他有点猜不透,忙道:方才还见着,此后,便不见踪影了。

        弘治皇帝亲昵的拍了拍朱载墨:孙儿,你听见了吗,有人在夸奖你呢。

        朱载墨道:陛下,孙臣当不得夸奖,孙臣年纪还小,只谨记着好好读书学习,孝顺大父和父亲。

        弘治皇帝笑了:是啊,人要谨守自己的本分。

        这话,却不知是对谁说的。

        似乎话里有太多的玄机。

        莫非是说,太子没有谨守本分,是以陛下出巡,才一下子闹出这么大的事。

        又或者是在警告曾杰,让他一个小小的员外郎,不要多事。

        甚至是敲打曾杰背后的人?

        弘治皇帝道:上车吧,回京。

        他一声令下。

        众臣才松了口气。

        只有曾杰一头雾水。

        弘治皇帝牵着皇孙朱载墨上了御车,在车里,弘治皇帝靠在了沙发上,脸色阴沉。

        朱载墨见状,低声道:大父,不开心?

        弘治皇帝阖目,随即眼神猛张,眼眸里掠过了一丝锋芒,不客气的道:区区一个员外郎,竟敢间吾父子。

        这个间字,是离间的意思。

        朱载墨倒是显得很平静,他一点都不担心,大父怀疑自己有什么企图,朱载墨道:既然如此,大父为何不立即治那员外郎的罪,以正视听。

        弘治皇帝摇头:载墨,你还太小,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区区一个员外郎,有这样的胆子吗?他的背后,一定还有人,可偏偏,朕方才面上不露声色,却细细观察了诸卿的脸色,见他们面色如常,心里便更生出了疑窦了,到底是何人,主使了这个员外郎,倘若此人,不在庙堂之中,又会在哪里,莫非是宗室

        或许,只是此人临时起意呢。朱载墨笑吟吟的道:大父,只不过是想借此揣摩大父的心思,想要一飞冲天也是未必。

        没有这么简单。弘治皇帝溺爱的看着自己的孙儿:所以朕才没有露出什么声色,且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还有你的父亲。弘治皇帝不禁气恼:苍蝇不叮无缝蛋的啊,你看看他,不在御前伴驾,招呼不打,又不知去哪儿了,他一丁点都不知道人心险恶,成日没心没肺的样子。还有方继藩,也不知跟他去哪里胡闹了。哼,等朕不在了,他们两个,迟早被人给害死还不自知。

        朱载墨一脸惭愧:父亲和恩师有错,孙儿自是也有错在身,父债子还,孙臣

        弘治皇帝挥挥手:你歇一歇吧,朕有些困乏了,等过几日,或许,那员外郎的事,就可水落石出。

        是。

        方继藩和朱厚照气喘吁吁的飞马到了新城。

        这一条道,乃是皇帝回宫的必经之路。

        放眼看去,这新城的边缘,是连绵不绝的棚户区。

        朱厚照气喘吁吁,满头是汗,却来不及歇息,不停道:父皇的御驾就要来了,赶紧,赶紧的,却不知那些该死的家伙,准备的如何了。

        方继藩道:殿下放心,肯定稳妥的。

        说着,又飞马朝前狂奔数里,而在此却是无数人涌了出来。

        数十户为一个小组,三个小组为一个小队,小队之上,还有大队。

        这曾经数十上百万的灾民,就这么井井有条的组织了起来。

        这学员和差役深入了灾民之中,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将民户组织起来。

        大清早的时候,大家到食堂吃过了粥饭,所有人都没有去上工,跟着自个儿带队的学员,便先凑在一起做好准备了,哪一个小组在哪个位置,学员们都是烂熟于心。

        得让陛下花了银子,听到一个响啊。

        这是方继藩的宗旨,谁有钱,谁就是大爷,陛下掏了七千万两银子,那更是大爷中的大爷,灾民们得了实惠,现在能吃饱穿暖了,不该向大爷有所表示,那还是人吗?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