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陛下,你看那百姓他有密又多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陛下,你看那百姓他有密又多

        这些灾民,本就是组织来的。

        对于每一个小组的学员,可谓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虽然事先由所组织。

        可对于接驾,他们是满心欢喜。

        一方面,是还没见过皇帝老子呢。

        说不准,自己真瞧见了呢?

        另一方面,就在数月之前,他们还是一群衣衫褴褛,濒临饿死之人,那种绝望和饥饿,在脑海里,永远都挥之不去,正因如此,他们才知道眼下这生活的来之不易。

        有饭吃,有衣穿,有工作。

        孩子未来可以读书,甚至还可以攒下一点余钱,甚至更远一些,他们将会住进水泥罐子的宅子里去,听说里头暖和,干净。

        他们的生活,是真正的实现了跨越。

        这个跨越不无代价,足足七千万两纹银,这是大明数十年的现银国库岁入啊。

        无论庙堂上发生了什么,他们为何被安置在了这里,对于这些最淳朴的灾民而言,他们或许曾经有自私自利的心思,也有人曾游手好闲,又或者,曾有过偷鸡摸狗的经历,可他们内心深处,是真正感激的。

        大家兴冲冲的听着小组的学员号令。

        甚至学员组织不及,还有饭堂的师傅,有医馆的大夫。

        这些人,平时接触灾民们最多,一个是给人治病,一个是给人分发米饭,是灾民之中最有威信的人。

        他们一咧咧,本组的灾民们,便纷纷聚拢来,寸步不离。

        学员便端着一个铁皮子喇叭:圣驾到了,知道该咋做吗?

        知道。

        众人异口同声。

        都别坏了规矩,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不要推挤。

        知道。

        要解手的先去解手,别到时候出了岔子。

        一下子,人就溜了一小半。

        都听清楚了,在自己的原位,不要莽撞,不要推挤,时刻都跟着我。

        这道路两侧,漫山遍野,统统都是人,密密麻麻的,看不到尽头。

        哪怕是官军,要聚集数十万人,都是极困难的事,哪怕他们曾有过操练,可一旦有任何的差错,都可能产生连锁的反应,最终相互践踏,闹出天大的乱子。

        可这些灾民,倒也还好。

        预案在半个多月之前,就已敲定,每一个小组的位置,都已经通知了个个小组,而小组之间,也都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了演练。

        朱厚照放眼眺望,不禁道:老方,给这些人每人发一支短铳,本宫能带他们杀到西班牙去。

        方继藩瞥了他一眼:别闹。

        王金元气喘吁吁的赶过来:太子殿下,少爷准备妥当了,都准备妥当了。

        朱厚照坐在马上,道:没出什么岔子吧。

        除了孩子们管不住,四处游走,其他的,倒没什么大的差错,小人命人将那些熊孩子都逮起来了。

        朱厚照便颔首点头。

        方继藩道:那些送伞和送花的百姓都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妥当了。王金元拍着胸脯:送伞的都是老叟,个个都是白花花的胡子,送花的都是漂亮的大姑娘,个个都标志的很。

        朱厚照举起鞭子就要打:你还想让人勾搭我父皇,打不死你这老狗。

        王金元吓得面如土色:换,换,小人这就换。

        待会儿给本宫送花的,都要小姑娘,给父皇送花的,多请一些老妪。朱厚照咧嘴,开始嘿嘿的笑,接着道:他们晓得怎么说话吗?

        王金元信誓旦旦:放心吧,都让他们学过几遍了。断然不会有差错,太子殿下放心。少爷王金元掏出一个小本子,用手指头沾了沾舌尖,而后很认真的翻了几页:小人有一件事,还得请少爷拿主意。这儿这个小姑娘不,这个老妇当面,她的词儿是臣下有礼,见过陛下,吾皇万岁。小人觉得,这太文绉绉了,不像寻常百姓哪,是不是该改一改。

        方继藩咦了一声,王金元很有匠人精神嘛,莫非是上辈子说相声的那位?

        方继藩皱眉:你看该怎么说?

        王金元道:既是老妇,该叫老身见过陛下,陛下

        方继藩听着头大,挥挥手:你自己拿主意,给我滚!

        王金元不敢逗留了,将簿子收回怀里,笑嘻嘻的道:小的告辞。

        一溜烟的跑了。

        时候已不早了。

        朱厚照和方继藩互相给了一个眼色,都是贼贼一笑。

        接着,二人便打马朝御驾的方向而去。

        走了十几里,御驾迎面而来,已有前头的骑兵和朱厚照和方继藩错身而去,朱厚照和方继藩则一副好似没事人的样子,骑马到御驾一旁,徐徐而走。

        百官们在后步行,终于又见到了来无影去无踪的太子和方继藩。

        经过了曾杰那么一闹,许多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二人的背影。

        方才发生的事,实在是一丁点征兆都没有。

        这让无数人不断的揣摩和猜测。

        不过料来,这一次太子和齐国公,可能惹来大祸了。

        亏得这太子和那个狗东西,还一副神气活现的东西,我若是他们爹,不抽死他们?

        那曾杰远远的落在后头,一时也是无言,怎么陛下一点反应都没有,好歹陛下透露出一丁点什么哪。

        又或者,陛下还在等,等其他人的反应。

        他是亲眼看到陛下牵着皇孙的手,亲昵的进入了御车的,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他本想走上前去,和萧公公说点什么。

        可萧敬压根就不理他,看都没看他一眼。

        刘健与谢迁李东阳三人也坐在后车之中,三人各自落座,这宽敞的车厢里,三人默默相对。

        透过玻璃窗,谢迁淡淡道:太子和齐国公在外头。

        是吗?

        刘健颔首点头,而后看了二人一眼,刘健道:宾之,老夫若是记得不错,这个曾杰,曾在礼部任过职吧。

        李东阳微微皱眉:我知道刘公是什么意思,坦白说,此事,我也是方才知道,绝非是我的授意,刘公谢公,你们是知道我的,此等大事,怎么不和你们商量商量。何况,我看太子和齐国公,也未必是一无是处,太子有太子不好的地方,也有他好的地方,此次虽是闹的有些过了,可是国朝自有祖宗之制,岂容一个小小的曾杰,可以说三道四。

        于乔也是这样想的吗?刘健看向谢迁。

        谢迁点头:正是。

        刘健露出笑容:这就是了,那么你我三人,既已表明了态度,那么,也就不必担心了,倘若陛下当真动了心思,大家据理力争吧。此事,透着古怪,这明枪暗箭,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最可怕的结果,就是陛下授意,可老夫观陛下为人,又不像,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透点风出来,莫非是宗室?也不对,这于他们有什么好处呢?这思来想去的,老夫这辈子历经了无数大风大浪,想破了头,也不明白。

        李东阳苦笑:是也,是也,刘公和谢公平时都说我的鬼主意多,可我搜肠刮肚,也没想明白。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点懵了。

        车队又走了七八里,却突然停止,却是有前队的人匆匆来禀告。

        朱厚照打马在前,那骑士道:太子殿下,前方有许多百姓。

        继续走。朱厚照气咻咻的道:还愣着做什么,京师已经到了。

        是。

        不过,前队的禁卫,却变得警惕起来。

        他们徐徐向前,老远,御驾的队伍,开始喧哗起来。

        出了什么事?车中的弘治皇帝打了个盹儿,被嘈杂所惊醒。

        却见朱载墨靠在自己的膝上,熟睡了。

        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腿脚压得酸麻,又不忍心叫醒朱载墨。

        倒是外头,萧敬敲了车门:陛下,陛下,远处远处出了异状。

        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了一下,此时朱载墨已醒了,抹了抹睡眼,弘治皇帝便起身,却因为腿脚酸麻,打了个趔趄,幸好朱载墨搀住了他。

        祖孙二人下了车,弘治皇帝一瘸一拐,见四周的百官个个窃窃私语,人人显得有些慌张。

        出了何事?

        陛下,前方人头攒动,乌压压的都是人,不知是什么缘故。

        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却又有斥候飞马回来,大叫道:陛下,陛下都是百姓,是来迎接圣驾的。

        迎接圣驾

        从来迎接圣驾,都是文武百官,与百姓无关。

        今儿

        一旁的文武百官显得谨慎,有人道:陛下,是否改道?

        这如何可以?弘治皇帝冷冷道:倘若朕改道,那么朕还配做天下人的君父吗?传朕旨意,继续进发。

        遵旨!

        旨意传达,所有人怀着忐忑的心,继续进发。

        等越来越靠近,大家才更觉得头皮发麻,太可怕了,这到底多少人哪,这本是浩浩荡荡的御驾队伍,在这无数的人潮面前,却如汪洋中的一叶扁舟,显得弱不禁风。

        弘治皇帝坐回了马车里,他稳稳的坐着,心里有些担心,这或许是叶公好龙的心理,虽是口里成天将民挂在嘴边,可真正遇到了这人山人海的‘民’,却也难免有些心怯了。

        求双倍月票,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