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吾皇万岁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吾皇万岁

        这种心怯之感,御车越是向前,越是加重。

        起初,还只是听到声音,很嘈杂,再往前,自御车的玻璃窗外,便可初见端倪。

        道路两旁,乌泱泱的都是人。

        哪怕是弘治皇帝巡阅五大营时,都不曾见过这样的人海。

        好在这些百姓,并没有冲上道路,而是规规矩矩的在道边,虽是拥挤不堪,却绝没有迈出雷池半步。

        随驾的百官,吓着了。

        他们在御车外头,所遭受的冲击更大,看到那一眼看不到头的人流,数之不尽,他们头皮发麻。

        哪怕是刘健,也是脸色惨然。

        这若是有任何一个人不规矩,冲上了道路,引发了乱子,这数不清的人海,便要将陛下和自己给淹没了,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

        可现在,手上的这些官兵,根本不够用。

        哪怕是将三千营五大营也一并调拨来,也只会引发更大的混乱。

        刘健心要跳到嗓子眼里。

        终于,这些百姓越发的清晰,一个个面孔,有老实巴交状的,有翘首盼望状的,还有拼命地域冲击状的。

        年轻力状的灾民,都被学员们安排在前头。

        沿着道路的灾民,他们都是经过学员们仔细甄选过的,这些人平时规矩,表现都是不错,且有气力,他们组成了人墙,拼了命,不被人潮冲散。

        每一小段的距离,都有学员在其中,随时应对突发的情况。

        而学员们组织之前,要保证消息密不透风,绝不透露出去,直到七日之前,才一齐下发通知,这就导致,哪怕是有人图谋不轨,想要布置,那也已经迟了。

        没有周密的准备,根本就别想混进来。

        因为每一个小组,能够进入这里的人,小组之内,彼此都非常的熟悉,学员们对每一个都是知根知底,由学员带队入场,在最外围,则有专门的巡逻小组,这些都是小组内挑选出来的可靠人选。

        年纪轻轻的赵牡,就是小组内的一个负责保障的成员。

        小组里九十多户,甄选出了十一人,被甄选出来的人激动的不得了,赵牡年纪小,可他眼睛活,附近发生了什么,他心里都有数。

        他很感激学员给他的这个机会,现在他不能跟着驾车学徒了,因为还有两年,才算成年,小组里成立了一个小小的识字班,由一个勉强能识文断字的老叟来教授一些基本的读书写字之法,偶尔,学员也会来充作教师。

        在十六岁之前,他们在识字班里,是提供一些简单的伙食的,尤其对他这等孤儿,会有专门的照料,学员的职责就是解决麻烦,让他们来到这陌生环境,不至于无措,他们既是爹,又是娘,譬如前几日,本组的学员就跑去了某个成衣作坊,讨了一些边角料子来,边角料不值多少钱,作坊主也懒得花费心思,浪费人工去进行再加工,这些西山书院的学员,别看一个个穷酸的模样,可作坊主往往内心深处,都保持着一份敬意,就算没有敬意的,你总得害怕他们上头的上头,有个叫方继藩的家伙吧。

        拿了边角料回来之后,便组织一些本组的妇人进行缝补,于是乎,赵牡就穿上了新衣,赵牡穿着新衣衫很开心,他远远看到浩浩荡荡的御驾来了,便开始给一旁的大傻做做手势。

        大傻是组里嗓门最大的人。

        按着学员的规矩,组里的人,都听他的嗓门行动,照着做便是了。

        这个组在队伍前端的位置。

        等一队金吾卫骑着高头大马过去,便瞅见了御车,那御雕梁画栋,车厢极是庞大,宛如一个移动的小屋子。

        而此时,大傻的嗓门如砂锅一般,他嗷嗷叫道:吾皇万岁!

        接着,大傻愣着,还想吼点什么。

        赵牡掖了掖他的衣袖,大傻,别喊啦,跪啊。

        大傻才反应过来,啪嗒一下,跪下。

        于是乎本组九十多户,两百多人,一齐大吼:吾皇万岁。

        接着,纷纷拜倒在地。

        这些家伙,都是卯足了气力。

        一声大吼,如平地惊雷。

        顿时,连仪驾的马匹都吓坏了,有些受惊,鸣叫起来。

        拥簇在御车周遭的百官,个个都吓得面如土色。

        而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才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第一个小组拜下,第二个小组,在后段的一百多户人,也有人大吼:吾皇万岁。

        这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数不清的百姓,犹如海中波涛一般的起伏。

        声音组成了巨浪,又如火焰,直窜云霄,仿佛在这一刻,连九天之上,都充斥这声音。

        这声音对于弘治皇帝而言,可谓无处不在。

        御车里,他握着朱载墨的手,先是受了一些惊吓。

        尤其是大傻的那平地一声吼,让他脸刷的一下白了。

        他攥住了朱载墨的手。

        朱载墨只是笑,少年郎嘛,永远不知死的。

        随后,弘治皇帝渐渐的心定下来,接下来,是面上的错愕和诧异之色。

        他是天子,勤政数十年,太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哪怕是地方父母官离任一方,奏疏里号称有百姓相送,其实,也不过本地数十上百个士绅和读书人凑一起,拿一个万民伞,就这,便算是百姓‘充塞道路’,不舍其离去了。

        可现在

        呼

        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这到底有多少人啊。

        那车外,万岁之声不绝。

        他努力的凑向了玻璃窗,玻璃窗外,都是一群再真实不过的百姓,他们在肤色黝黑,甚至牙齿都是黑黄的,哪怕人们因为这样的日子,穿上了新衣,却也掩饰不住这新衣之内的‘穷酸’。

        而在下一刻。

        弘治皇帝的心几乎要跳出来。

        他头皮发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才是真正天子应该有的样子啊。

        百姓欢颂,万岁不绝。

        相比于自己大老远赶去那泰山封禅,弘治皇帝竟觉得,所谓的泰山,实在太渺小了,渺小到弘治皇帝到了现在,竟觉得封禅成了不值得夸耀的事。

        而眼前的这一切足以让弘治皇帝吹嘘一辈子,历朝历代,可有帝王如此?哪怕是秦皇汉武,可曾有过这样的见识。

        历代贤君,朕吊着他们起来打他们。

        本朝太祖,驱除鞑虏,恢复中原,更是令沦落于近千年之久的燕云之地,也一并收复,使燕云之地,再无胡虏,迄今已有百五十年,可是

        当然,弘治皇帝没有继续可是下去,他们是自己的列祖列宗啊。

        御车依旧还在穿行,无数的人潮,依旧还看不到尽头。

        朱载墨拉着皇爷爷的手,道:大父,这些百姓,都在称颂大父呢。

        这不说还好。

        一说

        从骄傲之中,弘治皇帝突觉得眼睛有些湿润了。

        这种感受,按理来说,是很难令皇帝生出感动的。

        可弘治皇帝不同。

        他年幼时,经历了人生太多跌宕,自己的生母,也被人害死,被一不知名的人,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长大,风雨飘摇,打小,他见识过成化年间,自己父皇在位时,宫中的丑陋,正因如此,他从小就励志,要成为一代贤君明主。

        因而,登基之后,他殚精竭虑,每日从早到晚,不知疲倦的批阅奏疏,别人是三日一朝,会见大臣,商议国家大事。他觉得不够,他改成了一日一朝,就这,还觉得巨细之事,不能完全体察,于是,索性改成了一日三朝,每日会见数不清的人,对每一本奏疏,都绝无敷衍,他害怕自己的疏失,而产生错误的事,任何一个可能的疏漏,都可能让许多人家破人亡。

        这数十年,他坚持了下来。

        所为的,是什么呢?

        说不清。

        或许是希望自己不至像先皇帝那般;或许,内心深处,他真正渴望治理出一个太平天下,让无数的百姓安居乐业。可这里头,又何曾不想青史留名,让后世所敬仰呢?甚至若说私心,也定也是希望大明江山可以稳固,自己的子孙们,可以蒙自己的荫庇,自此无忧。

        而现在

        这数十年来,他有过沮丧,有过挫折,发生过许许多多的错误,他甚至有时在想,自己的坚持,到底有什么意义,这天下,不还照样是千疮百孔,不照样,庶民们的生活,改善也有限吗?

        只是

        这一刻,弘治皇帝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终于,这泪水不争气的扑簌而下。

        滚烫的泪珠儿,一滴滴的淌下去,他终于明白,这一切竟是值得的。

        这天下,不正是积少成多,不正是成年累月的积累吗?

        弘治皇帝当然明白,这吾皇万岁的称颂之中,难免会有百姓们受人教唆的成分。

        可这一刻,他相信,他们所喊出的吾皇万岁,还是出自肺腑的。

        见皇爷爷哭了,朱载墨取了帕子,给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接过,擦拭了泪,他双鬓之间,已滋生了许多的华发,这一哭,整个人便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不禁道:好啊,好啊,真好啊。

        第一章送到,求双倍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