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民心所向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民心所向

        弘治皇帝连说三个好字。

        朱载墨很能体会皇爷爷的心情,道:“我听恩师说,若是士绅,想要满足他们的胃口很难,你让他拥有良田千亩,他会想要更多;可庶民百姓,想要满足他们,却是轻而易举,给他们一口饭,几升粮,让他们渡过难关,便可以让他们死心塌地,感激涕零。从前,孙臣并不相信,可现在……大抵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弘治皇帝拭了泪,徐徐的颔点头:“不错,你说的不错,你记住你的恩师的话。”

        车驾之外,当御车行至半途,那声势,愈加猛烈,数不清的万岁之声,冲破云霄。

        起初一开始,许多灾民,还只是被学员组织起来。

        可到了这里,见到了皇帝的车驾。

        上千年皇权的传统本就深入人心。

        且弘治皇帝当政,哪怕是他们,也知道,当今天下太平,大体承平,百姓们虽依旧还过得苦,可比之从前,也不知好了多少。

        关于弘治皇帝勤政的传言,他们也略知一二。

        何况,当初陷入了大灾的绝望,再到官府开始给予了他们一丝希望,数不清的人,为了他们活下去,转移和迁徙他们,给他们沿途供应口粮,派人在他们之中,安顿他们,建起了饭堂,建起了学堂,建起了医馆,给他们推介工作,给他们放被褥,这一桩桩的事,就在眼前,刻骨铭心,此时想来,这不是救命之恩又是什么?

        于是乎,许多人也沉浸在其中,都说着是太子和齐国公在操劳,西山书院的生员,也帮助了不少,可归根结底,不还是皇上怜悯小民,从内库里,取出数之不尽的钱粮,让大家共渡难关吗?

        不少人已是垂泪起来。

        从一开始,整齐划一的呼喊,却开始变得哽咽和歇斯底里起来。

        在这种情绪之下,有人不禁捶胸跌足,有人开始激动的尝试着向前推挤。

        好在有足够的人员,稳住了局面。

        可这场面,却稍稍有些失控,数不清的人,此起彼伏的拜下,起身之后,再拜。

        朱厚照骑着马,走在前头,看着这场景,也不禁咂舌,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御车,父皇在车中,不知是什么感受,下一刻,朱厚照看向方继藩,感慨道:“老方,还是你有办法啊。”

        方继藩心里却是沉甸甸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就立下志愿,要改变这个天下,让这个天下更美好,今日……他听到吾皇万岁,又何尝不是对自己的感激呢。

        大丈夫在世,当立不世功名,上则致君,下则卫民。若有利于国家,虽百死而不旋踵。

        除了百死二字,值得商榷一下之外,其余的,方继藩做到了。

        他深呼吸,有些感动,却不能让朱厚照小瞧了,朝朱厚照一笑:“哪里,哪里,这不算什么,太子殿下也很厉害,毛衣织的这么好,人所不能及也。”

        这本是一句小小的讽刺,方继藩打击朱厚照习惯了。

        可谁料,朱厚照也不知是不是没听出这句刺耳的织毛衣字眼,却是眼睛一亮,哈哈大笑:“你说的不错,本宫还不只会织毛衣,本宫还会……”

        他后头的话,被汹涌的呼声所淹没。

        反正方继藩也懒得听。

        …………

        御驾左右,百官心头俱是震惊。

        刘健错愕的看着眼前,听到那无数震耳聩的呼声。

        起初,他认为,这或许……是太子在背后谋划,有意为之。

        他心里不禁在想,太子还是颇有手段的。

        可接下来,他看到那一个个面庞,还有那歇斯底里,几乎要嘶哑的声音,刘健心头一震。

        这些情绪……是真的。

        是绝不可能作假。

        他心里突然,沉甸甸起来。

        这是什么?

        这是民心所向啊。

        陛下封禅数月,这数月时间里,太子殿下到底做了什么,就造成了这民心所向?

        身后,李东阳和谢迁对视了一眼,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撼。

        萧敬更是无法理解,他无法理解,这黑压压的,数十万之众在此,竟可井井有条,可怕的是,他们所爆出来的情绪,竟无丝毫虚假的成分。

        这是自肺腑,再真实没有了。

        百官们各怀心事,有人心里复杂,有人若有所思,有人被这场面吓得脸色苍白。

        他们每行一步,仿佛这大腿都灌铅一般,沉重无比,拿欢呼之声,让他们自然而然的想到许多四书五经之中的话。

        这……就是民!

        曾杰在人群之中,他这一路,本是一直都在权衡着自己是否已经说动了陛下,自己是否应当继续加码,可现在,他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整个人……颤栗。

        一种自心底深处油然而生的恐惧感,弥漫了他的全身。

        太子殿下……这是太子殿下的布置。

        而数十万百姓,任太子殿下摆布,竟还甘之如饴。

        最重要的是,他们齐声欢颂陛下雨露恩泽,这……

        完蛋了。

        曾杰脑袋懵,顿时头晕目眩,眼前有些黑。

        而身边的几个同僚,本与他同行,却在不知不觉之间,脚步开始匆匆加快,似乎故意将他落下。

        像是躲避瘟神一般,所有人都尽力的避开他,哪怕和他同呼吸着一片空气,都觉得好似是要砍头似的。

        曾杰下意识的,看向御车旁的萧敬。

        他慌了,快步上前:“萧公公,萧公公……”

        他怯怯的想要呼喊,曾杰觉得,自个儿该跟萧公公商议一下,怎么将事情转圜过去,看看是否还有余地。

        可萧敬理也没理他。

        曾杰更急了,又是大呼,惹来其他人的侧目。

        这一下子,萧敬几乎想要杀人,他回眸,眼神如刀子一般看着曾杰。

        曾杰被这眼神所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滚开!”萧敬警告他。

        萧公公哪……

        曾杰要哭了,这怎么能滚开呢,大难临头哪,他亦步亦趋的跟在萧敬后头,到了这个时候,就如落水之人,又不会游泳怎么办,萧公公不就是那一根救命稻草吗?

        萧敬心乱了,这个家伙,莫非是想拉自己下水不成?

        萧敬脸色惨然起来,脑子里,拼命开始在谋划。

        ………………

        至一千余步。

        突然,就好似的排练好了似得。

        一队人开始出现在了道中。

        为的,都是老叟。

        人生七十古来稀。

        在这个时代,能活到七十岁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历史上,后世某皇帝曾举办千叟宴,宴请官民六十五岁以上的人,可赴宴之人,也不过区区两千人而已。

        灾民之中,大多都是贫民百姓,能到这个岁数的人,就更加是少之又少了。

        总计六个老者为,他们上了街道,后头,跟着一群小姑娘和老妪。

        这六人,个个须皆白,为的姓郑,叫郑清,他已是秃了,只有颌下才有稀疏的白须,走起路来,拄着杖子,微微颤颤。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这意思是,在这个时代,想要养活一个老人,是极不容易的,因而人们对于高寿之人,不但有礼敬之心,对于家里有老人的人家,提及时,都会肃然起敬。

        车驾嘎然停止了。

        此时,那万岁之声,声势渐渐小了一些。

        小组之中,似赵牡这样的联络员不断的提醒周遭。

        各小组注意,不要再喊了。

        ……

        萧敬在车旁,此刻,他心里复杂到了极点。

        还是太子和齐国公会玩,老叟都出来了。

        萧敬的内心是绝望的。

        他轻轻的敲了敲马车的门,道:“陛下,前有老翁,拜于道中。”

        老翁……

        弘治皇帝身躯一震。

        国朝以孝治天下,为天子者,更是天下人的表率。

        因而,尊老、敬老,便是天子也必须做的事。

        弘治皇帝不敢怠慢,吩咐队伍停止前行。

        而后,萧敬打开了车门。

        这一路远来,虽是配备不堪,可弘治皇帝下车,在万千瞩目之中脚尖落地的这一刻,弘治皇帝还是下意识的整了整衣冠。

        早知如此,该头戴通天冠,穿着冕服而来啊。

        只穿着一件便服,似乎有所遗憾。

        弘治皇帝抬头,百官们纷纷至车门之前行礼。

        弘治皇帝没有看他们,举目。

        一看到皇帝下了车。

        小组之中,联络员们纷纷开始指挥。

        各小组注意,行礼。

        呼啦啦的……万千人拜倒,犹如风吹麦浪一般,无数人头垂下。

        “吾皇万岁!”

        弘治皇帝的眼睛,又有些红了。

        他深吸一口气,此时万万不可失礼。

        他朝萧敬使了个眼色。

        萧敬恍惚出神,竟没反应。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弘治皇帝是最讲究行礼如仪的,哪里想到,这个时候,萧敬竟是掉了链子。

        他心头微怒。

        等萧敬神游回来,才看到弘治皇帝的眼神有些不对,他才反应了过来,立即扯着嗓子大喊道:“平身,陛下有旨,诸卿不必多礼。”

        他的声音,能传达的地方并不远。

        可附近的百姓纷纷起身。

        其他百姓见状,自然也动身起来,这浩大的声势,让人为之震撼。

        ………………

        第二章送到,继续含泪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