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朕重重有赏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朕重重有赏

        六个老叟,被人请上了御车。

        郑清等人不敢上去,是几个宦官搀扶上去的。

        紧接着,他们享受着大明最崇高的待遇,乘车而去。

        弘治皇帝没车了。

        可是他面上却带着笑容,看着沿途的人海,看着一个个朴实的面容。

        他背着手,步行。

        宦官们给天子撑着华盖。

        百官拥簇,禁卫们呼啦啦的亦步亦趋。

        朱厚照和方继藩两个人绷着脸,他们二人有些疲惫。

        为了筹备这一场盛会,他们忙前忙后,太疲惫了。

        弘治皇帝开始神游。

        他想到了自己的列祖列宗。

        想到了后世的子孙。

        他甚至想到,这些日子,先是封禅,接着,却遭遇了今日的事,想来,后世的史书之中,人们一定会忘记这一场形似闹剧和自我安慰的封禅大典,而今日所发生的事,定能传扬千年吧。

        年纪轻轻,便克继大统的弘治皇帝,此时有一种这皇帝没白坐的感觉。

        他很是触动,穿越了人流,最终,有宦官给弘治皇帝准备了一个新的车驾,弘治皇帝依依不舍的扶着车门上车,回头看了一眼,最终入车落座。

        皇孙朱载墨永远都享有和皇祖父同车的际遇。

        弘治皇帝至今还在震撼,他盯着自己的孙子,道:“载墨。”

        “在。”

        “以后,你不要学朕,朕这辈子,只想做一个贤君,可事实上,却是碌碌无为,你要学你的父亲,你的父亲,将来会有大出息。”

        朱载墨点头。

        弘治皇帝深深的看着他,颇有考较的心思:“知道你父亲厉害在何处吗?”

        “赈济灾民,这说明,父亲心里装着百姓,所谓民为本,社稷轻之,这并非是说,社稷相比于百姓不重要,而是说,社稷的根本在于民,倘若不得人心,社稷贵重,亦忧覆亡的一日;可若是百姓心向社稷,那么天朝上国,则无往而不利。父亲能及时救灾,将灾民们放在心上,可见父亲懂这个道理,可是懂这个道理,不算什么,历朝历代的天子和太子,谁会不懂这个道理呢?父亲懂,他还肯去做,这就极难得了。”

        弘治皇帝欣慰的点头。

        朱载墨又道:“单凭肯做却也未必有用,做事,需要有章法,怎么去做,如何能把这些大事,做的妥当,让每一个行将被救济的灾民,得到应有的照顾,这又是一门大学问。孙臣以为,父亲最了不起的,就是这一点了,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单凭给灾民们放粮,这是最笨的办法,给他们找一条出路,让灾民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这既对国家有益,又可使他们安居乐业,此乃两全之策,父亲短短数月,解决了这些问题,才是孙臣值得学习的地方。”

        弘治皇帝呼了口气,心中大慰,摸着朱载墨的头:“不,最值得学习的,是你的恩师,你看看你,小小年纪,便被你的恩师调教的有如此见识。太子赈灾,他一定也没少出谋划策,没有少出力。”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最难得的是,他不居功,在朕眼里,他是将这些功劳,给了太子,是希望朕能够对太子青睐有加。而对天下万民,太子和他,却是将这功劳,放在朕的身上,让天下万民对朕感恩戴德,载墨啊,你的父亲是什么样子,朕心里清楚,他是个极聪明的人,可性子急,有时候聪明还会用在一些不该用的地方,因而,需要引导。这便是你的恩师,最成功之处。”

        说着,弘治皇帝竟是眼眶里湿润:“朕细细想来,他这样的人,真是国士,国士无双。可是你可知道,你的恩师,平时却是嘻嘻哈哈,在朝中却是有许多人不喜他。”

        朱载墨道:“孙臣就很喜欢恩师。”

        弘治皇帝笑了,却又拉下脸来:“朕从前一直在想,或许这是因为他得了脑疾的缘故吧,可现在细细思来,哎……他是想要自污啊,他太聪明了,他不希望,朕因此而怀疑他,他害怕朕不能容忍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因而,他性情刻意的乖张,得罪了许多人,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恶意,这就是要告诉朕,他绝无任何的异心。你的恩师,真是用心良苦啊。”

        朱载墨想了想:“大人们的心思,太复杂了。”

        弘治皇帝叹道:“这怪朕,为天子者,不能让人看到大度的一面,自然会让臣子心生恐惧,朕吓坏了他。”

        朱载墨想了想:“那么……大父,那个曾杰……”

        弘治皇帝微笑:“朕有主张。”

        这一日,对于弘治皇帝而言,是最值得铭记的一日。

        圣驾至大明宫,弘治皇帝进入奉天殿升座。

        百官随之鱼贯而入,行礼。

        弘治皇帝左右四顾:“朕出京往泰山封禅,数月之间,钦命太子监国,太子何在?”

        百官们俱都不吭声,个个沉默着,方才给予他们的震撼太多,已经来不及他们发表任何自己的看法了。

        朱厚照神气活现的站出来,高兴的合不拢嘴:“儿臣在。”

        弘治皇帝道:“朕的儿子,数月之间,迁徙了百万人,对灾民,妥善安置,可谓是殚精竭虑,兢兢业业,他不愧为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太子,朕令镇国府,辖制北直隶,治顺天府。”

        治顺天府。

        群臣们哗然,面面相觑。

        他们都是博古通今之人,不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顺天府乃是要害之地,是皇帝的居所,这里最是尊贵,因此在北宋时,曾有过亲王治京兆的传统,而但凡被任命为京兆府府尹的亲王,往往就是皇储的人选。

        大明建立之后,这宋朝的成法,并没有延续下来,现在弘治皇帝突然宣布如此,岂不是更加确定了太子的地位。

        太子不但是东宫,而且掌握着天下最要害之地,这里发生的一举一动,都被太子所掌握,谁还敢说,太子不贤,谁还敢猜测,陛下对太子失望,有换储之心?

        那曾杰听罢,身躯更是一颤,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忙是站出来,匍匐在地:“陛下圣明啊。”

        众人漠然的看着曾杰,却都没有吭声。

        弘治皇帝理都没有理曾杰,而是平静的道:“方卿家。”

        方继藩就显得谦虚多了,乖乖道:“儿臣在。”

        “卿辅佐太子监国有功,此次赈灾,你也出力不小,朕心甚慰,卿乃朕之婿也,依太祖高皇帝之例,驸马都尉不得任以朝廷官职,朕看,这很不妥,要改。这顺天府,乃是至要害之地,辖制京畿,事关重大,朕命太子为府尹,卿便为少府尹,你们二人,是在一起惯了,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以后,也就同府治事吧。”

        方继藩想了想,我堂堂国公,任一个顺天府少尹,怎么像是消费降级,啊不,降职了呢?

        刘健等人心里却是震撼。

        这是陛下将身家性命,还有半个社稷,都交给太子和方继藩了。

        若是寻常的府尹和少府尹,虽然权责重大,可碍于他们卑微的身份,其实是最难堪的。可太子和齐国公不同,一个是东宫,一个是国公,这两位要是掌握了京师最要害之地,这还用说,从今往后,什么旧城、新城、还有最新开发的南部新城,不消说,以后都是这两位强势府尹和少府尹说了算。

        方继藩行礼:“儿臣谨遵陛下旨意。”

        弘治皇帝深吸口气,面上却如冰山一般,他淡淡的道:“前几日,有卿家说,皇孙未来可克继大统,承天之命……”

        曾杰面如死灰,依旧还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朕在想……”弘治皇帝淡淡道:“是谁,敢如此造谣滋事,要离间太子和朕的孙儿呢?”

        此言诛心之极,几乎是捅破了窗户,直接拉下了最后一点的遮羞布。

        百官震撼。

        算账的时候到了。

        太子如此贤明,居然有人敢生这个事,这个人,他还是人吗?

        接下来,更多人所忧虑的是……曾杰和自己平时关系不错,不会这狗东西获罪,攀附到我的身上吧。

        “陛下……”有人大义凛然的站出来。

        众人看去,却是翰林编修曾青,曾青不但是曾杰的同乡,还是曾杰的远亲,平时相交是最好的。

        这一点,不少人都知道。

        “臣要弹劾户部曾杰,臣乃他的远亲,可此人……实在是十恶不赦啊,他年轻时,就曾自比自己的孔孟,说自己有天大的才能,他明为圣人门下,实则却全无尊师重道之心。不只如此,此人狂妄,金榜题名之前,流连于勾栏,与许多歌姬,搞三搞四,此为不洁;他自登科之后,先在刑部观政……”

        曾杰看着曾青,心都已死了。

        这是自己的堂弟啊。

        他为了断臂求生,居然……居然……

        最了解自己的人,恰恰是自己的至亲朋友。

        曾杰那么点儿事,竟统统抖落了出来。

        “畜生!”这罪行还未揭露到了一半,一人凛然而出,作怒目金刚之状。

        众人视之。

        却是曾杰的宗师,礼部侍郎程鹤,程鹤痛心疾首,戟指曾杰:“万万想不到,你竟是这样的人,难怪平日,你总是鬼鬼祟祟,幸赖老夫早看你獐头鼠目,行为不端,与你并无瓜葛。陛下,老臣建议,此等不忠不孝无礼的狂妄之徒,立即将其拿下,收锦衣卫治罪,将其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宗师……这是当初提拔自己的宗师啊。

        可现在……

        曾杰觉得脑子有些昏沉,将自己下诏狱,这人进了诏狱,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你们好毒。

        “斯文败类!”

        “丑恶!”

        一下子,殿中各种咒骂交加起来。

        不得不说,曾杰平时的人缘还不错,否则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为了自证清白,个个要跳出来,和曾杰划清界限呢。

        “噗……”曾杰听到此处,已是惊怒交加,一口老血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