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再造之恩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再造之恩

        萧敬恢复了正常之色,面带微笑:陛下,奴婢实是没有什么隐瞒的,奴婢跟了陛下这么多年,难道陛下还不知道奴婢是什么人吗,奴婢啊,胆小。

        弘治皇帝沉吟片刻,似乎也抓不到什么,只是点点头:好好办事,不要总是神游,朕知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总让你在朕身边当值,是辛劳了你。

        不辛苦,不辛苦。萧敬连连摆手。

        弘治皇帝只好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萧敬趁着陛下打盹儿的功夫,出了殿,他怀揣着心事,这几日,都是觉得忐忑不安,细细的想着当初自己和曾杰的对答,一切都是似是而非,似乎也没什么把柄,可这等事,怕啊。

        匆匆的到了内阁统计司。

        照例,他是要来协助着统计司方小藩来协调一下厂卫之间的关系的。

        方小藩绷着脸,神情专注的看着手头上的数据,完全没搭理萧敬。

        这方家的人都是一副德行的,情商低哪。

        这样的人,若是不姓方,早将天下人都得罪了,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萧敬却又悲哀的想,偏偏这样的人,现在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咱这辈子,白活了。

        哎

        他在心里深深的感喟着。

        方小藩过了好一会才注意到了萧敬,神情淡然的问道。

        萧公公,你来了啊?有事吗?

        萧敬笑了笑,却好似一下子,身子虚弱,竟是身子摇晃了一下,口里哎哟一声,身子便要倒下。

        方小藩见状,下意识的将他搀扶住。

        一看,萧敬却好似是昏厥了。

        于是方小藩掐他的人中,又掐萧敬的大腿。

        啊呀一声,萧敬又活了。

        他迷茫的左右看了看四周,一脸不明白的问道。

        咱这是在哪儿?

        萧公公,你方才昏厥了。

        那么,是您救了咱?

        方小藩想了想,点头,好像是这样的。

        萧敬一下子亲昵起来。眼泪扑簌而下:救命之恩,这是救命之恩啊。

        方小藩:

        咱这辈子,没受过人的恩惠,除了皇上,就是方舍人您您不说了,咱这一把老骨头,行将就木之人,举目无亲,在这宫里,注定了要孤独终老,若非是方舍人您救了咱,咱咱

        说着,鼻涕眼泪便开始往方小藩身上抹。

        不谙世事的方小藩不知怎么回答他,只是瞪着眼睛看着萧敬。

        这是再造之恩哪,不然,咱不,奴婢,不论起来,想当初,那刘瑾,还认了咱做干爹呢,而今,刘瑾又是令兄的孙子,这样一算的话。萧敬掐着手指头:您是我娘那一辈了。

        什么?

        萧敬娘那一辈的人?

        这是哪跟哪?

        方小藩吃惊的想要打人。

        萧敬发自肺腑的道:孩儿斗胆,能叫您一声娘吗?

        方小藩拨浪鼓似得摇头。

        萧敬道:孩儿有许多好吃的,好玩的。

        方小藩对这些似乎没什么兴趣,黑溜溜的眼珠转了转,问道:有钱吗,有地吗?

        有呀。实不相瞒萧敬激动的要跳起来,他本要大叫起来,却顿时又谨慎的看看四周:实不相瞒,有不少呢。

        那我答应了,你把钱给我。方小藩很干脆的道。

        萧敬心像扎一样疼,本还以为,从孩子入手,会比较轻易一些,现在看来

        他笑吟吟的道:娘

        哎方小藩应下,朝萧敬伸手:钱呢。

        萧敬苦瓜脸:不能这么明目张胆,悄悄的,咱们悄悄的人,宫里隔墙有耳,娘难怪当初见到您的时候,咱就觉得好似很面熟,亲切的不得了,原来,我们还有这一段渊源。

        方小藩歪着头,想了想: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钱给我?

        萧敬:

        呼了口气,总算将那小姑奶奶哄住了。

        不到万不得已,萧敬是不会做这等下三滥的事的,他自觉地自己不是刘瑾那没骨头的东西,自己是个有风骨的宦官。

        可是事到临头了啊。

        现在,方家那边算是压住了。

        想来太子殿下那儿,也不会继续追究。

        曾杰就在诏狱里头,只要太子和齐国公不过问,那么

        一个巨大的规划图纸,已经出现在了顺天府尹。

        朱厚照背着手,很是认真的看着舆图,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

        方继藩也抬头看着舆图。

        顺天府衙门在这儿。朱厚照指了指:规模一定要大,管的闲事越多越好,顺天府是个大衙门,下头各司,便是小衙门,要众星拱月一般,以这大衙门为主体,造价,不打紧,本宫有银子,老方,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没什么可说的。方继藩摇头,叹息道:太子殿下是大手笔,果然不是一般人。

        这是当然,你不是当初说过,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吗?本宫想明白啦,本宫得去给五环外的灾民们做主,不然,对不起这么多的百姓,本宫绝不放弃他们,对了,顺天府有多少在册官员?

        方继藩道:上上下下,有九十多人。

        朱厚照颔首点头:还有这么多旧吏,将来还要招募新吏,这么一个大家子要迁徙,真是不容易啊。到时,他们去那儿办公,会不会有所不便。

        方继藩叹息道:为朝廷效力,总会有所牺牲,譬如臣,臣就做好了从此扎根五环之外的打算,将那里当做自己的家,臣的土地都置办好了,要盖一座大别院。至于其他官吏,我想他们,一定能以体谅殿下的苦心,上下值花费两个时辰算什么,车马费也不过三百七十多钱,一个月下来,至多也就十几两银子。实在不成,他们也可以去那里置业嘛。臣早就叫人算过了,顺天府的诸官且不说,那些老吏,有钱呢,都藏着掖着,平时沿途的商户,都要给他们孝敬茶水钱,可惜,朝廷虽对京官有京察,可对胥吏,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听说,不少的书吏,暗中都和人合伙做买卖,臣早就瞧不惯了。

        朱厚照眼睛发亮:你这样一说,本宫就放心了,这一次,我们要干一场大事。

        方继藩道:我还想好了,要将经府也迁过去。

        朱厚照道:本宫的衙门,也统统迁过去,可惜,不能动詹事府。

        有了衙门,就得有路,得有球场,有戏院,有学堂

        朱厚照托着下巴,很认真的说着,他生怕遗漏一点什么。

        方继藩觉得朱厚照已经没救了。

        这家伙为了还债,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可恨哪,我方继藩开了一个坏头。

        朱厚照说着,却想起了什么来:对了,老方,你方才说经府,你那经府,现在事情怎么样了,本宫还想着,刘瑾那个狗东西,已出海了半年多,迄今为止,没见他呢,也不知他是死了还是活了。

        方继藩一摊手:不知道,殿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臣只负责将他们送出去,至于死活的事,就实在是鞭长莫及了。

        一处荒岛上,许多的船只,停靠于此。

        一个打着北方省远东商贸的船队,便盘踞于此。

        名义上,这些商船,属于一个荷兰人。

        所谓的北方省,其实就是后世赫赫有名的荷兰。

        当时的哈布斯堡家族,统治了整个西班牙荷兰以及奥地利的区域,在位的卡尔五世,是此时佛朗机最有权势的人。

        北方省因为位于法兰西和神圣罗马诸诸侯的领地之间,因而一直作为哈布斯堡与法兰西的缓冲地带,也是牵制北方神罗的一颗钉子。

        法兰西与哈布斯堡家族虽是敌对,却也保持着某种默契。

        这北方省的地位,就变得尤其的重要起来。

        因为夹在各个强权之间,再加上大航海之后,地中海的海权开始渐渐衰弱,威尼斯等著名的商业城市,也渐渐的失去了旧日的光环,而西班牙王国北方省的荷兰地区,却一下子,随着海贸的建立,开始变得繁荣起来。

        葡萄牙西班牙法兰西以及海峡对岸的英国,甚至是北欧人,他们所需的货物,都在此集散,数不清的商人,纷纷涌入这里,殖民地的财富,也在这里挥霍。

        这里几乎是商贾们的天堂,每日进出港口的船只,数之不尽,大航海将世界的财富,带到了这里,而因此受益的贵族们,再通过这里,采买法兰西的奢侈品,从北欧人那里换取上好的皮货,从英国人手里,收购羊毛。

        而现在

        一个荷兰商贾,开始拜访他的一些伙伴。

        这荷兰商贾在见着了郁金香之后,立即就看到了商机,当他向自己的客户们,展示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花卉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紫色的花瓣,令人迷醉。

        在场的许多贵妇,看向荷兰商贾的妻子,他的妻子礼服上,正别着这么一支名贵的花朵。

        一下子,她成了整个沙龙最瞩目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