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郁金香泡沫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郁金香泡沫

        自从大航海之后,无数的财富,汇聚至佛朗机。

        这使无数佛朗机的贵族们,荷包日益的丰满起来。

        早在一百年前,位于意大利,文艺复兴开始出现,这给整个佛朗机,带来了一股新的风气。

        奢靡开始变成了风尚,新的宫殿、新的城堡,东方的瓷器,波斯的毛毯,自新大6掠夺来的黄金、白银,一切的财富,都变成了人们用于点缀和装饰自己,向人夸耀的饰品。

        他们渐渐的开始,将瓷器当做饰物,挂在自己墙壁上,用最浮夸的颜色,装点着自己的宫殿,哪怕是教堂上的穹顶,也用上了此时昂贵的玻璃,建筑变得越来越宏伟,人们争相的穿戴着最华美的服侍,宛如孔雀开屏一般。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这世上最艳丽的颜色,价格实是高昂。

        因为紫色颜料的制作复杂,且极为匮乏,这种拜占庭宫廷所推崇的尊贵颜色,到了后世,哪怕是寻常的王公,也无法消费的起。

        可现在……

        人们看着这朵别在人的胸前,那紫红色的花儿时,一下子,这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沙龙结束之后,留下的,只是一群商人和贵族们的窃窃私语。

        人们询问着这从所未见的花朵。

        消息开始不胫而走,紧接着,人们现,北方省总督夫人的胸前,也多了这么一朵花。

        于是,它有了名字,叫做郁金香。

        这是一个极美好的名字,犹如花儿本身一般高贵。

        在十几天之后。

        法兰西王后佩戴着这朵花,出现在了宴会上。

        不久之后,北方省开始有商人出售郁金香球茎。

        有人开始看到了商机,开始收购这些球茎,并且让农夫进行栽培。

        而求购郁金香的贵族,也开始日益的增加。

        如历史上所生的一般,佛朗机人对郁金香有一种病态的喜爱。

        这完全自于他们自身文化的传统。

        且……当人们渐渐现,郁金香的球茎,虽然有人在销售,可依旧还是一茎难求,那些收购了郁金香球茎的商人们,很快就将荷兰人经商的天赋掘了出来。

        许多商贾,开始囤货居奇。

        而贵族们对这种球茎却是争相订购,据说法兰西王后,要求每日在自己的寝宫里,需要换三次郁金香的插花,她的胸前,永远都要保证有一朵艳丽的郁金香。

        这可以生长出郁金香的球茎,一下子,开始流行起来。

        ………………

        刘文善喝着白水。

        带来的茶叶,已经喝尽了,这是他此行最为苦恼的事,没有了茶,就好像男人没了根,似乎一下子,人生变得不完美起来。

        他细细的听取着刘瑾的禀告。

        “干爹,儿子真是佩服那些荷兰商人,他们囤货居奇,推而广之的本事,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刘瑾此前,对于佛朗机人是瞧不起,可现在,他现,这些人的聪明才智,不在自己之下,此时,脸上不禁写满了佩服。

        荷兰商人驰名佛朗机,几乎可以和威尼斯商人媲美。

        他们对于商品具有极高的敏锐度,一旦觉得有利可图时,市面上,刘文善放出来的郁金香球茎,他们立即大肆进行收购。

        收购之后,他们一方面,开始通过各种关系,向佛朗机王室和贵族们展示着郁金香所带来的尊贵,不断的引人们对于郁金香的热爱,甚至,他们还聘请了画家,对郁金香,进行各种的艺术创作。

        一位宫廷画家,受邀去哈布斯堡的奥地利,绘画了一幅奥古都斯渥大维指挥着军队获得法萨罗战役的画像,在这位罗马奥古都斯明晃晃的胸甲前,就别着一朵郁金香。

        它仿佛是在展示,郁金香所代表的乃是胜利、荣誉、尊贵。

        在法兰西的宫廷,商人们向王后献上了这样珍贵的花卉,立即获得了王后的喜爱。

        于是,郁金香在他们的联手炒作之下,开始暴涨。

        短短半月时间,价格涨了三倍。

        而且……还是供不应求。

        “不要急着要球茎放出去,一点点的放。”刘文善想了想,继续喝着白水,他沉吟了片刻:“要一直保持着供需失衡的状态,也要保证那些荷兰商人,有利可图。”

        “我们靠着一己之力,是不能让郁金香暴涨的。它之所以有价值,在于能够让无数的商人,能从中牟利,所以,只有维持着现在少量的放货,才可以让那些囤积了郁金香的商人,继续为郁金香造势,并且,以更高的价格,对郁金香进行销售。”

        “可是,只出这点货,咱们……挣个什么银子哪?”刘瑾嘴上咕哝着。

        刘文善微笑:“时候未到。”

        郁金香球茎的价格,还在不断的攀升。

        到了这时,已经不再是商人察觉到有利可图了。

        哪怕是北方省寻常的小市民,甚至是法国的农户,亦或者,来自于罗马嗅觉敏锐的教士,维也纳的小贵族们,也开始渐渐的感受到了这种热潮。

        对于任何人而言,图利都是一件困难的事,农户们需要辛辛苦苦的耕种,才能有些许的收获;水手需要冒着巨大的风险,九死一生,才有可能改善自己的境遇;瑞士的雇佣兵们,更是拿着自己的血汗,挣取的,也不过是蝇头小利。

        可当有人现,原来不需要去冒险,不需要拿自己的性命别在裤腰带上,甚至……不需任何的劳作,只需……

        在法兰西北方的一些农户,开始卖掉了自己的耕牛,求购了一些郁金香的根茎,而后…………当他们的邻居嘲笑他们痴心妄想的时候。

        奇迹生了。

        一头牛换来的球茎,短短十几天,已经开始有了希望用三头牛来交换。

        身边的人,只因为购买了球茎,居然一夜之间暴富,而拥有球茎的人,更是反反复复的向身边的人讲述着一个他们自己深信不疑的故事。

        郁金香……高贵……奢华……它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每一个人都需要它,它的价值,远不止现在如此。

        每一个拥有它的人,都对此深信不疑,甚至带着狂热,他们一遍遍的跟人讲述,不知疲倦。

        许多农户,挣了大钱。

        一些小市民,开始拿出了自己的所有积蓄。

        他们也四处的宣讲着各种这种球茎的传说,他们讲故事的能力,又远比法兰西的农户们,更加的高明,他们窃窃私语着,关于王公贵族们千金求购郁金香的传说。

        这球茎……甚至没有人愿意花心思去栽培出花卉来,而是珍藏起来,待价而沽。

        可是,人心是永远得不到满足的。

        当它价格翻了一倍时,人们在狂喜之余,只会将其藏在手里,希望涨的更多。

        等它价值翻了十倍,甚至有人直接开始用郁金香的根茎去和人交易房产时,市面上所有的郁金香根茎,都被人私藏起来,再不肯拿出来售卖了。

        没有人售卖,却有数不清的人在收购。

        人们开始相信这个神话,是不会打破的,因为每一个人,都认定了郁金香的根茎,有着无以伦比的价值。

        这已不再只是一小撮商人们在背后作为推手了,甚至开始出现了借贷大量购买郁金香球茎的市民。

        贵族们意识到了这可怕的风潮,他们也开始参与其中。

        没有人能抵御资产疯狂增值的诱惑。

        想想看,一个小小的农户,就因为早期收购了郁金香,转眼之间,他的财富不断的增长,而自己的财务情况,却渐渐的变得不太乐观。

        在这种情况之下,贵族们既有用郁金香来展示自己富有的需求,也有保持自己财务状况稳健的需求。

        自大航海之后,西班牙人带回来了数不清的黄金和白银,这使得贵金属,以及整个佛朗机货币的日益贬值。

        随着货币的贬值,财富的不断缩水,从而引的通货膨胀,导致了整个佛朗机所有阶层的焦虑感。

        积累了无数代的财富,藏在城堡里,本来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可早在数十年前,人们就现,祖先们的积累,变得越来越不值钱起来。

        而现在……郁金香出现了。

        贵族们开始争相订购。

        甚至有一株变异的郁金香,它不再是紫红色,而是紫红中,带着白点,在拍卖会上,它的价格,居然拍出了天价,价值一千三百西班牙金币。

        宴会和沙龙上,那些衣冠楚楚,喜欢谈论绘画和战争的贵族们,再没心思去探讨这些问题了,他们反反复复的不断的重复着自己所遇到的故事,这些故事,被添油加醋,仿佛……世上最美好的事物,被自己所现。

        一个月……

        郁金香球茎,暴增三十倍。

        一头牛,变成了三十头牛。

        法兰西负责财政的伯爵向国王请求,希望从国库之中,取出一部分金币,作为购买郁金香之用。

        事实上……哈布斯堡的奥地利国王,也同时在考虑着这件事。

        最先行动的,是哈布斯堡家族在北方省的总督,他最先利用了库中的金银,进行了投资,而现在,北方省的财政,已经跃居整个佛朗机之了,它的资产,翻了十三倍。

        …………

        这几章会写的比较累,脑子里不断的天人交战,不知道是该细写还是略写,如果细写,又怕读者觉得啰嗦,写少了,又怕没办法解释好郁金香泡沫的成因,大家给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