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新的王冠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新的王冠

        安德烈斯爵士说出了这番话之后,面容里满是悲哀。

        总督府已是一片狼藉,应当用不了多久,愤怒的士兵和乱民就要杀到这里,那些各国的使者和贵族们,早已逃了个干净。

        而自己呢,已经无处可去了。

        安德烈斯爵士向随从道:“一个混乱或崭新的时代,将开启,等待我们的,要嘛是漫漫长夜,又或许,是晨曦初升,可这一切,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已是我的末路,请带着我最后的忠告,去告诉国王殿下吧,此时此刻,必须有力的团结法兰西人,不能再和法兰西人勾心斗角下去,只有结好他们,才能确保在未来,平定北方省的叛乱,若是任由北方省被叛军所占据,那么,迟早这里,将成为瘟疫的发源地。”

        随从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安德烈斯爵士话里的意义,可此刻显然,他已经不愿意继续待下去了,因为外头已经传来了愤怒的声音,仅有的几个卫士,似乎和外头的乱民已经产生了冲突。

        随从看都不看安德烈斯爵士一眼,便慌乱的按剑疾走,顿时不知踪影。

        安德烈斯爵士看着那扈从去的方向,不禁连连苦笑,他知道,自己的那位扈从不会为自己带话的。

        来到北方省之前,他还只是一个和所有人一样,倾心于参加宫廷沙龙和排队,偶尔为了女人争风吃醋的贵族,可北方省之行,被委以重任,才让他真正的意识到,原来世界还有这样的游戏。

        而现在……他开窍了。

        只可惜,游戏已经结束,胜负已分。

        之所以他认为此时,西班牙必须和法国缔结盟约,自然是为了保障北方省依旧还在哈布斯堡的手里,叛乱必须被清除。

        而不幸的是,北方省紧邻着法兰西,同时和神圣罗马帝国中的德意志北方诸邦相邻。

        法兰西一直与哈布斯堡争夺欧洲的霸权,就在十几年前,西班牙军队还大败法兰西军队,以至于法国人不得不选择和奥斯曼帝国媾和,双方剑拔弩张,势同水火,哪怕是这一次联合起来,也只是暂时的。

        法兰西人显然乐见于哈布斯堡失去对北方省的控制,毕竟,对他们而言,任何削弱哈布斯堡家族实力的事,他们都乐观其成。

        至于德意志诸邦国,虽然名义上臣服于那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西班牙国王,可事实上,皇帝对他们的控制力有限,这些诸侯历来对于皇帝阳奉阴违,甚至,他们对于皇帝权势的扩张,也心生恐惧,近邻在一旁的北方省,这个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也一直令他们寝食不安。

        而一旦叛军得到了他们的纵容,那么后果……可能更加糟糕。

        这一刻,大量的乱民已经愤怒的冲进了市政大厅。

        他们拿着各色各样的武器。

        安德烈斯爵士笔直的站着,直到有乱民上前,一拳将他打翻在地:“他是西班牙人!”

        他疼得直咧嘴,然而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乱民又挥拳打在他的身上。

        而乱民们也因一句“西班牙人”沸腾了,纷纷前仆后继的扑向他。

        ………………

        舰队徐徐的顺着波涛而行。

        此时,为首的这一支挂着葡萄牙旗帜的舰船上,刘瑾和王细作俱都挑眉,喜形于色。

        刘文善低头看着书,事实上这一次的成功到底多少,也只有天知道,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来得及点算,所有的金币和银元,都仓促的装上船,而后一船船的拉出了外海,在外海,有大明的船队接应。

        可是刘文善的脸上,却不见喜悦。

        来之前,他努力的跟着王细作学习着佛朗机的语言。

        此后,在其他的时间里,他会看一些关于佛朗机的书籍,整个佛朗机,显然有着不同的传统,这是一个全新的文明,这一片大陆上有太多复杂的事。

        中国自居天朝上国已久,将诸邦视为蛮夷,不过新学之中,倒不至于如此的傲慢。

        它更讲究实用主义,在对外上,更多遵从知己知彼这一套。

        刘文善现在所看的,是一本法兰西的骑士小说,足足看了一夜,而后,他抬头,看着欢天喜地的刘瑾和王细作。

        刘文善闭了一下眼睛,立即又睁开,目光落在王细作身上,不禁叹息的道。

        “王细作。”

        “在。”

        刘文善很是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有想过自己的未来吗?”

        “未来?”王细作踟蹰,他不解的看着刘文善。

        刘文善笑吟吟的道:“意思是,你将如何过这一生。”

        “我回到大明,那时,我会拥有许多的土地,我会有许多的妻妾,想来蒙齐国公的厚爱,我会得到一个不错的官职,我会有更多的孩子……”

        说到这些,王细作的眼里放光,一脸的向往之色。

        刘文善摇头:“不,你可以得到更多。”

        王细作诧异的看着刘文善。

        刘文善呷了一口白水,笑吟吟的凝视着王细作。

        “北方省的情况,你认为会如何?”

        “会有一场巨大的叛乱,甚至这个叛乱,会有蔓延的风险。”

        “接着呢?”刘文善循循善诱道。

        王细作细细的想了想,才脱口分析。

        “我想,接下来他们会推举出一个新的国王,从西班牙的统治中独立出来,北方省在此之前,就一直对于他们的西班牙国王不太友好,此次,是一个导火线。又或者,他们会像威尼斯或热亚那一样,成为一个共he国。”

        刘文善点了点,继续问道:“接着呢?”

        接着……

        王细作一愣,他已经无法继续畅想下去了,一双看着刘文善的眼眸里满是困惑。

        刘文善嘴角轻轻勾勒起一抹弧度,淡淡道:“那么,我来告诉你,接着,这个新的国家会很快崩溃,无论他们推举出来的是谁,可能现在北方省的民众会对他欢呼,可是你要明白,人们之所以选择新王,是认为,新王能够改善他们的处境,可事实上,并不会,因为所有人的财富都几乎已经化为乌有了。”

        “无数人,将会债务缠身,绝大多数人,为了补偿债务,都将贱卖他们的财产,可事实上,他们的财产,没有人愿意购买,因为市面上,已经没有多少金币和银币了,这就会导致金价和银价高升,整个商业,都已经被连根拔起,那里的士兵,会继续欠饷,那里的商人,拼命的兜售货物,却又无人问津,那些贵族,他们的地产,现在已是一钱不值……这个新王,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曾经拥护他们的人打倒在地,紧接着,混乱会继续开始,是吗?”

        王细作想了想,点头。

        没有错。

        整个北方省,已经彻底的被榨干了,曾经的富庶之地,现在却成了混乱之源。

        这根本不是一个凭着新王,就可以解决的。

        刘文善见王细作已经明白自己所说,便又继续提点道。

        “所以这个时候,你应该回到北方省去。”

        “啊……”王细作诧异的看着刘文善,似乎完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混乱之源,他去做什么?

        刘文善朝他笑道。

        “当下的北方省,甚至是整个佛朗机,谁拥有金银,谁就是北方省的主人。”

        王细作吓了一跳:“这……这……刘先生明鉴哪,我若是去,被人识破了会如何?”

        “就是要被人识破。”刘文善笑吟吟的道:“对于北方省叛乱的人而言,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解决眼下的危机,可是谁可以解决这个危机呢?谁有银子,可以稳定市场,就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他们才懒得去管,拯救他们的人,是什么身份。”

        “再者,叛乱之后,整个北方省,难道就不担心,西班牙人进行平叛?而这个时候,若是你自称自己乃是奉命而去,乃是大明齐国公垂怜北方省的小民,我大明不久之前,曾击败西班牙大军,这个消息,在佛朗机,早有人知道了,若此时你的出现,足以让叛军们认为自己有了一个靠山,虽说大明与佛朗机山长水远,可这些叛军,暂时多为乌合之众,他们岂有不忌惮西班牙之理,你的出现,却又恰好迎合了他们对于安全的需要。”

        刘文善看着吃惊的王细作,不由停顿了一会,又认真而心细的作分析道。

        “只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还会有人有功夫去顾忌你的身份?眼下,你唯一做的,就是抵达了那里,控制住叛军之后,立即交好法兰西人,现在法兰西人也是焦头烂额,只怕也顾不得你,而至于西班牙人,暂时也是自身难保了吧,没有数年功夫,怕是也缓不过劲来,到了那时,你若是能在北方省立足,齐国公自会派出舰队,与你里应外合。”

        王细作脸色又青又白,他很清楚,刘文善虽然对他分析的明明白白,可是……王细作却明白,这里头有太多太多的困难,一个不好,自己便算是死无葬身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