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方大善人爱你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方大善人爱你

        王细作沉默着,不发一言,这显然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于是他浅浅的眯起了眼睛,很是认真的看着刘文善。

        刘文善则是平静的看着他。

        王细作的心里,不禁在想,果然一个人若是成日都和优秀的人在一起,难免也会变得优秀起来啊。

        从前的王细作,只是想要发财,想要出人头地,哪怕只是能挣一百个金币他也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知足了。

        可现在,跟着齐国公,跟着刘文善,他接触了一个广阔的世界,此后,他回头去看,那曾经一百个金币的梦想,却是说不出的可笑。

        这令他深深的明白,自己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于是乎他深吸一口气!霍然抬头凝视着刘文善,很是认真的问道:“我带多少金银回去?”

        刘文善很满意笑了,看着王细作的目光里透着欣赏,旋即便郑重的开口说道。

        “一船就完全足够了,值此危机时刻,所有的东西,都会暴跌,有一船的金银,足够你挥霍,成为整个佛朗机的大恩人。”

        王细作道:“我需要一个完整的计划,最好……我得有一些扈从,需要四洋商行训练出来的人,他们还得配一些左轮火铳,得有一百人。”

        刘文善便看向刘瑾。

        刘瑾高兴的要跳起来,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且不说,若是王细作成功了,那么……四洋商行在佛朗机,就有了一个跳板,不只可以为四洋商行的生意带来巨大的便利,而且四洋商行在北方省,也可招募大量的暗探,为刺探佛朗机的底细,清扫障碍。

        可若是王细作死了,那也不错了。

        此次,首功当然是自己的干爹,可次要的功劳呢,王细作一死,那就很遗憾了,我刘瑾只好当仁不让。

        这是横竖不吃亏的事啊。

        “莫说一百人……”刘瑾心里还是有些疼,咬牙道:“便是一百零一人,也不成问题。”

        几日之后,王细作带着他的舰船,开始返航了。

        这一次,他站在甲板上,看着船下的波涛,却是知道,接下来,他将面对的,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当王细作回到北方省的时候。

        事实上,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了,bao乱的痕迹清晰可见,到处都是残桓断壁,就在新的国王登基不久,很快,新的bao乱又开始了。

        诚如刘文善所预料的这样。

        民变的基础来自于人们对于一无所有的恐惧,可无论是谁登台,他们依然还是一无所有。

        曾经大量的投资者,现如今,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

        街道上,弥漫着一股大蒜的气息。

        人人都欠下了巨额的债务,高利贷者们却无法收回自己放出去的贷款。

        所有的地产,都无人问津。

        除此之外,各种的流言蜚语漫天的飞。

        有的说,法兰西已经发生了,国王已经被逮捕。也有的说,法王与西班牙国王无法容忍这股风潮,他们已经纠集了强大的军队,将进入北方省,扑灭这里的火焰。

        王细作下船,随后,他轻车熟路的寻到了所有的商贾。

        商会已经萧条了,因为任何货物,现在都已经卖不出去了。

        商人们好奇的看着王细作。

        王细作坐下,气定神闲:“我奉大明齐国公的命令而来。齐国公知悉了这里的情况,对于这里所发生的事,表示遗憾。发生这些,完全归咎于西班牙人的贪婪……”

        众人面面相觑。

        这里的人,确实都将一切归咎于西班牙的统治者们。

        尤其是当人们砸开库房,发现这些统治者们囤积了数不清的球茎的时候。

        至于大明……人们似乎有所耳闻。

        那是一个遥远的国度,有人认为其强大,有人又认为它脆弱。

        不过,西班牙人在大明远征的失败,令这大明王朝,又多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齐国公是个好人,他在东方,被称之为举世瞩目的慈善家,他富有,却又不吝钱财,他帮助弱小,并且为大明皇帝所赏识,他有着崇高的品德,不只如此,他还多才多艺,他是一个伟大的建筑师,同时还是建筑业最有利的赞助者,他还津津乐道于办学,热衷于投资绘画、艺术,他还是一个美食家。”

        人们对于这个齐国公,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太感兴趣。

        “我奉了他的命令而来,是因为他不忍看着这里继续混乱下去,在东方,众所周知,他拥有高贵的血统,他既是公爵,也是王冠的继承人,好吧,现在我来说一说我的计划,齐国公爱你们,正因为他对于佛朗机和北方省的热爱,他善良的内心,无法作视这里的情况继续恶化。”

        人们对于这一段话,是保持怀疑的。

        一个人在远在天边来热爱自己,这实在有侮辱智商的成分。

        王细作也不在乎他们此刻在想什么,而是继续神情淡定的说道:“因此,他决定对市面上的房产、地产,进行收购,同时,他让我带来了十万金币,用以作为新政府的资金储备,用以保障军队的运行,同时,稳定新政府的日常所需,不只如此,在未来,齐国公会持续的对新政府给予道义上的支持,先生们,我们必须要稳定住市场,不能让资产的价格继续持续暴跌了!”

        商人们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细作。

        现在整个北方省,金银奇缺,再加上大量的债务,以及混乱,市场已经萧条,曾经任何值钱的东西,到现在已经无人问津。

        可这时候,有人带来了金银,不只对新政府进行资助,而且还许诺拿出金银来,收购人们手上不值钱的房产以及一切商品。

        要知道,多少人陷入可怕的债务,可他们手头一切曾经值钱的东西,现在都一钱不值,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啊。

        现在北方省,最缺乏的恰恰是信心,而一个突如其来的人,却带来了信心。

        甚至,人家还许诺,在未来,齐国公还会源源不断的派人来到这里,对北方省进行资助。

        倘若如此,这无疑是雪中送炭。

        商人们顿时雀跃起来。

        “齐国公的善举,令人感动。请容许我们,向他致意。”这些行将破产的商人们,热泪盈眶。

        没有人真正去关心,齐国公和王细作是什么人,有什么图谋,对于一群落水之人而言,齐国公和王细作一下子,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他们只想狠狠的抱住稻草,别无他想。

        王细作很快就成为了北方省最光鲜的人。

        他建立起了一个钱庄,此后,将随船而来的货币作为储备。

        资助新政府和军队的款项,很快就落实,当然,只是预付了一笔,可这已经足够了。

        随后,通过钱庄,大量的地产被收购。

        那些破产的小领主们,不得不卖了他们的城堡,哪怕是钱庄收购他们的土地只有危机之前十分之一的价格,他们竟还是对王细作表达了自己的感激。

        沉重的债务,已经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现在全欧洲都在兜售自己的土地,可是,买家却是一个都没有。能够卖到这个价格,他们已经十分满足了。

        一位刚刚将土地转让给了钱庄的骑士忍不住亲吻王细作的手,流下了滚烫的热泪,他激动的赞美道:“阁下,您真是一个好人。”

        这番话完全发自肺腑。

        因为就在昨天,他用更低的价格想要抛售,却没有人愿意理会他,而他的债务若是再不清偿,会令他陷入更加窘困的境地。

        王细作甩了甩手背上的口水,朝他微笑:“这都是齐国公仁慈的缘故,继藩方殿下,最见不得的,就是正直的人,在遭遇了困境,却得不到帮助,他是一个善人,以能够救助他人为己任,所以,请不要感谢我,应该感谢那位尊贵的王子以及国公殿下。”

        “那么,请您转达我对他的感激之情,他的善举,将会得到来自天国的回报。”

        王细作点头,不过他显得有些不耐烦。

        因为他很忙。

        他不但要大肆的收购资产,也要借机,联合商人们稳定住市场,除此之外,他还以方继藩的名义,去接济一些失去了一切,沦落街头的人。

        这些事情已经够他忙得晕头转向了,所以他没时间去搭理每一个人。

        这里的贵族们原本忧心忡忡,他们担心西班牙的平叛大军来到这里,这些荷兰贵族,对于西班牙的统治早已不满,而这一次叛乱之后,他们却又很快清醒的认识到,或许……他们要大难临头了。

        王细作的出现,让他们暂时安心起来。

        王细作一再向他们保证,继藩方阁下对于他们的处境极为同情,继藩方还是一位优秀的海军元帅,是一位了不起的军事将领,他在去年,带领军队打败了西班牙的侵略者,并且身先士卒,受了重伤。

        因此,如果西班牙人胆干来犯,那么继藩方阁下将会带着他的军队而来,保护荷兰的独立,继藩方不介意在荷兰,再一次击败西班牙人。

        ………………

        来杭州,开个会,长途跋涉,好累,更新会稳定,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