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神器哪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神器哪

        王不仕心思复杂,还在反复的权衡。

        对他而言,这确实是一件难以预料的事。

        因为哪怕他清楚会如何具体的操作,可佛朗机远在万里之外,任何一个细微的偏差,都可能会造成结果的不同。

        现在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刘文善是否有能力,随机应变了。

        刘……文……善……

        无数自己和刘文善相关的互动,犹如幻灯片一般,在王不仕脑海中划过,一幕幕的清晰无比。

        此人在经济学中,属于开宗立派的人物,水平是无可挑剔的。

        他敢出海,尊奉师命行事,胆子倒是不小,想来行事一定果决。

        而最重要的是……

        王不仕倒是想起了什么,当初,刘文善和自己对谈时,一再提及方继藩的众弟子之中,他资质平庸。

        资质平庸……

        这当然只是谦词,能成为方继藩弟子的人,没一个省油的灯。

        可是……

        王不仕回到家之后,猛地眼睛一张,可是……刘文善是自卑而敏感的,他极需要证明自己……

        这样的人,一定会不择手段,为了成功,而不计任何后果。

        那么……

        王不仕整个人激动起来,铺开纸,又开始不断的验算。

        良久,他将笔搁到了一边,朝外头高声喊道:“来人,来人……”

        外头,邓健早已是准备好了。

        不得不说,在王家的生活真的很开心,邓健几乎是这里的半个主人,数不清的银子,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可以说怎么任性怎么来。

        这样的生活真是美滋滋的,更开心的是,他花了多少都没人过问。

        为了让这天下人知道,王不仕是怎么花银子的,邓健当然也毫不犹豫的给自己配齐了装逼三件套,一副时下最新,价格不菲的墨镜戴着,脖子上也挂着大金链子。

        你看看,什么叫有钱,什么叫做嚣张,就连身边的狗腿子,一字排开,数十个人,个个大墨镜,大金链子,穿着名贵的丝绸,那才叫不差钱。

        似那等,有了点银子,便给自己置办一身好东西的,那算什么?在王家,就算是一条狗,那也是一身珠光宝气。

        邓健来到王不仕跟前,笑吟吟的问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王不仕看了邓健一眼,见邓健一脸笑意,便朝他郑重的说道:“拿出可以动用的资金,立即买入四洋商行,要快,有多少要多少。”

        “呀。”邓健眼睛一亮,面容里满是笑意。

        卧槽……王老爷神了,这大手笔呀。

        毕竟邓健一直都在绞尽脑汁怎么帮着王不仕花钱。

        可怎么花,这银子都越来越多啊。

        只是,买四洋商行,这就不一样了。

        你看,四洋商行这等渣股,王老爷居然都是眉头都不皱一下,说买就买,而且还动用大笔的资金,这天底下,还有谁比王家狠?

        可以说放眼天下找不到第二个王不仕这样豪气的人来。

        “好呢。”邓健精神一震,朝王不仕连连点头:“小人这就立即去安排,明日保证交易完成。”

        王不仕推了推墨镜:“邓健,你跟了老夫几年了。”

        “老爷,两年了。”邓健一面嘿嘿笑,一面朝王不仕竖起俩个指头。

        “花钱花的开心吗?”王不仕看着邓健戴着的金丝大墨镜,还有脖子上比自己还粗的大金链子,就忍不住心里想要吐槽。

        邓健高兴的乐不可支,眼角眉梢都扬了起来。

        “开心就好,要努力啊。”王不仕微笑,鼓励他。

        邓健虎躯一震,笑呵呵的说道:“老爷放心,小人一定使出吃nai的气力,绝不辜负老爷。”

        呼……

        王不仕已没心思调侃邓健了。

        讽刺这个家伙,没什么意思。

        因为任何讽刺,人家都自动免疫,似乎自己说的不过是笑话而已,然后人家变本加厉的挥霍。

        事实上,王不仕有些紧张。

        他在赌。

        将自己半副家当,都压在了刘文善身上。

        到了他这个地步的人,银子多少,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

        反正都是十八辈子都花不完。

        他只是想要向人证明,自己是对的,且会一直对下去。

        …………

        次日,就有消息在翰林院里不胫而走。

        那老吏还是嘴巴不严。

        或者说,他买了四洋商行之后,心里稍稍有一丢丢的没底气。

        因而放出了消息。

        翰林们现在本也无所事事,陛下现在更看重科学院。

        将来他们的前途,只有天知道,反正,靠着翰林的身份,别想轻易的平步青云了。

        正因为如此,所以大家也比较有闲工夫。

        从前他们愤愤不平过。

        可时间久了,该骂也骂了,还能怎么样?自然是乖乖接受了现实,反正折腾也改变不了现状。

        “四洋商行?这四洋商行,可没有利好啊,据说……他们在西洋的局面,并没有开拓出来,西洋诸国,多数人衣衫褴褛,哪里有这么多银子,买咱们大明的宝货。而且那儿的佛朗机人,对我大明,历来是敌视的态度,禁绝了往来,因而四洋商行……”

        “这一次股价涨了这么多,可四洋商行也没什么动静呢。”

        “是王学士说的,我还是得去买一点,说不准,就中了呢。”

        “是啊,是啊,王学士都放出来了话。”

        众人七嘴八舌,倒是有不少人心动了。

        可是……想要下定决心,还是有些难度。

        毕竟,其他股票都涨了不少,其中有钢铁股,居然增长了一倍。未来可期,既然有躺着挣得钱,这四洋商行,虽是价钱便宜,可毕竟,有点风险。

        翰林院里有人去买,也有人不为所动。

        …………

        欧阳志的任命终于下来,他接了旨意,而后,第一件事便是拿着旨意,先去拜谢师恩。

        “学生蒙恩师教诲,方有今日,师生如海,学生永远铭记于心,恩师……请受弟子一拜。”

        说着,欧阳志结结实实的拜倒在方继藩面前。

        这可是堂堂的吏部尚书啊。

        方继藩凝望着诚诚恳恳的欧阳志,心里感慨。

        吏部天官跪在自己的脚下是什么感觉。

        这滋味……

        总算,自己的弟子之中,有人算是真正成才了,看看其他几个……还差得远呢。

        方继藩心里想着,就恨恨的瞪了一眼江臣。

        江臣惭愧的想要钻进地缝里去。

        方继藩也没责怪他,而是开口安慰他:“江臣哪,你不必惭愧,所谓龙生九子各有所别,你的师兄弟们,不乏优秀的,可你也不差嘛,你……不是还……还……还啥来着,你现在任什么官了?”

        江臣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不禁呜咽:“学生惭愧。”

        方继藩面带笑意的朝江臣挥挥手:“不打紧,不打紧,为师身边,总要有一个资质平庸,没什么出息的弟子才是,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方继藩本事这么大,个个弟子都了不起,免得使人妒忌,你这样,不也很好,该吃吃,该睡睡,有了你,为师出门,面上也有光,至少也可告诉别人,看见没有,人若是不努力,哪怕有名师,照样可以没出息。”

        江臣脑子嗡嗡的响,这话真是教他想死,跟着恩师,压力太大了。

        可他很清楚,这些话,不过是恩师想要激励自己而已,这是故意讽刺,实则是让自己愤图强啊。

        正说着……却在此时,外头传来王金元的声音。

        “少爷,少爷,好消息,好消息……”

        方继藩才打起精神,心里不禁于心不忍,抿了一口茶水,才淡淡开口说道:“江臣啊,罢了……你自己好生领会吧,你年纪也不小了。”

        说着,摇摇头,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方继藩是个有良心的人,正因为如此,他的这些弟子,譬如欧阳志,譬如唐寅,譬如刘文善、戚景通、王守仁,又譬如,那个谁谁谁……哪一个不是将他们当自己的儿子看待啊。

        当爹的,哪里有不希望自己儿子好的呢。

        可激将了几句江臣,又担心过于打击了他,只好敷衍过去。此刻王金元已经进来了,他不由朝王金元道:“做什么,又出了什么事。”

        “细虫……细虫……”王金元激动的手舞足蹈,面带笑意:“细虫被现了,被现了。”

        “不是早被现了吗?”方继藩气的想要打人,白了王金元一眼,便不耐的道:“你这蠢货,平时不看书的,不看书,也该听说过细虫论。”

        “不……不……少爷……”王金元气喘吁吁,却又怕挨打,硬生生的后退了几步,才敢禀报:“少爷,细虫被人亲眼看到了,亲眼看到了……西山研究所,打磨了一个奇特的镜子,这镜子,可以放大许多许多倍,当初,还是少爷拨了大量的银子,让他们研制和打磨的,这镜子……成了……医学院都已轰动了,苏月亲自带着人,凭着肉眼,看到了细虫……看到了……”

        方继藩打了个激灵,心情竟是也跟王金元一样雀跃起来。

        卧槽……厉害了啊。

        显微镜出来了。

        这显微镜……是神器啊……

        甚至可以说……它是科技之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