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皇天保佑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皇天保佑

        弘治皇帝以为自己听错了,在脑海里不停的回味着萧敬的话。

        似乎没有听错,他沉默了很久。

        而后,一脸狐疑之色,看向萧敬:“你说什么?”

        “奴婢……奴婢……”萧敬一脸艰难之色。

        没错,当他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是震惊的。

        卧槽……那个干娘没白认啊,再迟一点认,自己就算想要抱着人家的大腿,也抱不住了。

        他期期艾艾的道:“陛下,刘文善、刘瑾等人,他们从佛朗机回来了,带来了如山一般的金银,数都数不清楚。”

        “佛朗机……他们区区几艘舰船,这四洋商行,他们能抢了佛朗机人?”

        弘治皇帝不可置信,一脸震惊的问道。

        除了抢,就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这佛朗机人看来,并不羸弱,若是大明水师,兴师动众而去,或许……还有这样的可能。

        可是据弘治皇帝所知,刘文善人等,不过带了一些商船去,怎么可能搬回数不清的金子回来?

        方继藩听着,顿时龙精虎猛起来。

        他精神一抖,面露喜色。

        自己至亲至爱的弟子和孙子回来了。

        还以为他们死在了外面呢。

        这般一想,方继藩忍不住想要热泪盈眶。

        皇天保佑啊。

        可一听到抢字,方继藩不禁激动的说道:“陛下,不是抢,不是抢,刘文善深受儿臣的道德熏陶,岂会做这样的事。”

        弘治皇帝还没有缓过神来。

        他痴痴的看着方继藩,这个消息太震撼了,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弘治皇帝便一脸困惑的看着方继藩,不解的问道:“继藩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继藩解释道:“陛下难道忘了,儿臣让他们前去佛朗机,卖花……”

        卖……花……

        这个行得通?

        哪怕方继藩是神仙,大家也觉得方继藩卖花是不靠谱的。

        这已经完全颠覆人的认知了。

        好吧,即便那花能卖,且能价格不菲。

        可是……

        又怎么可能,如萧敬所言,这金山银山都搬了回来。

        弘治皇帝一头雾水。

        他凝视着方继藩。

        这件事,显然是经府一首筹划的,不找你方继藩找谁。

        刘健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通通不解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已给大家带来了太多的惊喜。

        可今日这惊喜……还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方继藩知道卖花说服力不够,因而他郑重的开口道:“陛下可曾记得,刘文善的国富论续篇之中,曾有过泡沫论的阐述。”

        弘治皇帝搜肠刮肚,勉强记得了一些。

        当然,当初看的时候,只是走马观花,并没有重视。

        在弘治皇帝眼里,所谓的泡沫,不过是一个不值钱的东西,突然价格暴涨,可事实上,它本身不具有如此大的价值。

        当然……这……

        方继藩见弘治皇帝似乎没明白,便认真的解释起来。

        “此次刘文善,便是去佛朗机实践这个想法,郁金香本是没有价值的,可起初的时候,因为稀少,且又因为其显得名贵,此后,到了佛朗机,只要联系某些投机的商人,便可让这些商人们四处造势,使其成为王公贵族们的装饰品。”

        弘治皇帝点头,郁金香张皇后也极喜欢,哪怕是在现在的京师……现下也很盛行。

        “可是……会有多少王公贵族,倾尽家财,就为了买这些花呢?”

        方继藩微笑:“陛下,若只是单纯的将郁金香当做是点缀品,这郁金香,当然花不了多少银子。可陛下应当知道,郁金香的培育,需要大费周章,可它的种子,噢,也就是球茎,却极容易保存。而所有的郁金香,都控制在刘文善的手里,那么,只要这东西,获得了贵族们的青睐,而刘文善只要控制住郁金香的出货,会照成什么后果呢。”

        说实话,跟皇帝和刘健这些半吊子经济学家们讲解这个,真的很费劲啊。

        弘治皇帝若有所思,眼眸一亮:“价格会涨。”

        见弘治皇帝有些领悟了,方继藩又继续说道。

        “对,只要合理的控制住出货量,确保价格不断的上涨,那么……儿臣敢问陛下,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弘治皇帝顺着方继藩的思路:“价格会上涨,就如一支可以持续上涨的股票,这世上,谁不想挣银子呢?自然,会有许多人囤积,希望能够借助着郁金香盈利。”

        方继藩乐了:“正是如此啊,陛下,如此,这郁金香已从装饰品,变成了一种可以对抗通货膨胀,可以以此来牟利的产品了,它已脱离了原先是属性,人们购买它,不再将它用来消耗。”

        弘治皇帝点头:“你继续说下去。”

        “如此,难免就会引起风潮,那些囤积了郁金香球茎之人,自然巴不得全天下人都购买郁金香,如此,才可水涨船高,也就是说,借助着郁金香,其实……刘文善已将无数因此而获利的贵族、商人捆绑在了一起,他们尝到了甜头,不需去求助,他们便会自行的四处推广郁金香球茎的好处,他们会反反复复的向人宣称,郁金香是如何的珍贵,如此一来,这样的概念,在他们的推波助澜之下,就会深入人心。”

        “佛朗机的处境,与我大明相同,因为出海,导致通货膨胀盛行,绝大多数的百姓,积攒了一丁点儿的积蓄,可很快,便开始贬值,事实上,整个佛朗机,都纠结于一个问题,如何让自己的积蓄,保持应有的价值。”

        “在大明,已经有了一个现成的方法,譬如证券市场,人们通过将会积蓄投入进股市和房产,以此来抵御这等货币的贬值,而股市的银子,再流入商贾手里,商贾们进行生产,于是,开始建设和扩建作坊,生产出无数的货物,借此牟利,最后,绝大多数人,都在这个过程之中,得到好处。”

        “可是……眼下的佛朗机,虽是手工业已是大发展,可其却是诸侯林立,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市场,这也导致,他们的股市和作坊的发展,还不过是刚刚崭露头角。”

        “郁金香球茎的出现,却解决了他们所有人最迫切的一个问题,那便是……保值。如此一来,越来越多人开始接受郁金香,上至王公,下至庶民,这郁金香,不但有了投资属性,甚至完全可以取代货币,因为在人们眼里,郁金香是可以随时转手的,因而,甚至在许多的交易中,人们甚至可以直接拿郁金香,兑换任何货物。”

        弘治皇帝已经开始渐渐的明白了一点什么。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方继藩虽是说的轻松,可是……弘治皇帝便是再愚蠢,也非常清楚,这其中的过程,一定是惊心动魄,他举一反三。

        “这是否意味着,郁金香球茎,就如西山钱庄的银票一般,银票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可因为钱庄的金银作为储备,可以保证随时将银票兑换足额的金银,于是,越来越多人接受。”

        “不错,到了这一步,郁金香球茎,其实就已和西山钱庄的银票一样了。只是银票的背后,不只是西山钱庄,还有宫中以及朝廷在作为其信用,因此,西山钱庄发放银票,极为谨慎,非要确保拿着银票的人,可以随时进行兑换,因此,钱庄之内,有充足的储备金银,随时可供人兑换。而郁金香却如水中浮萍,它唯一的价值,不过是稀缺性。可事实上,绝大多数的郁金香,并不稀缺,在大明,这些东西,多不胜数,甚至已经到了泛滥的程度,自然而然,刘文善见时机成熟,就可快速的放货,如此一来,便可从中,大赚一笔。”

        “原来如此。”弘治皇帝感到很欣慰。

        这个刘文善,真是人才啊,这等事,亏得他能想到。

        这么说来,这些金银,就是靠炒高来牟利的。

        一些毫无价值的花卉,结果却成了天下最值钱的东西,真是……

        可是……

        方继藩微笑:“当然,靠这个,刘文善足以大赚一笔,可是单凭这个,还不够。”

        还有……

        此时的弘治皇帝,就如一个小学生。

        至于刘健人等,似乎还处在保育院的水平。

        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环视了众人一眼,便又继续道:“一旦刘文善大量的放货,郁金香的价格势必要暴跌,可是……陛下有没有想过,这暴跌受损最大的是哪些人,是什么人,拥有最多的郁金香,又是什么人,最害怕郁金香暴跌之后,无数人血本无归,引发的可怕后果呢?”

        弘治皇帝打了个寒颤。

        他又开始渐渐明白了。

        这一手。

        可能更毒。

        他心里想,倘若大明的百姓,都买了郁金香,无数人付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而宫中和朝廷也储备了一批,那么……自己和朝廷,也一定是最害怕郁金香价格暴跌的吧。

        毕竟,宫中和国库处了问题,是要闹出大问题的,而百姓们的财富若是被洗劫,一无所有,势必会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