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裂土封王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裂土封王

        太监都封爵了。

        这可是稀罕事。

        可说实话,刘瑾当得起这个爵位。

        只是对刘瑾而言,他却是哭了。

        眼泪哗啦啦的落下。

        这下好了。

        自己的儿子爵位都有了,现成的。

        将来我老刘,是真的可以延续香火啊。

        刘瑾立即磕头如捣蒜:“奴婢谢陛下恩典,天恩浩荡哪。”

        相比于刘瑾的没节操,刘文善就显得谦虚多了。

        弘治皇帝微笑,颔首。

        他已经不吝啬于爵位了。

        自下西洋以来,这大明历经的变局已不亚于开国时期。

        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涌现无数的名臣和名将。

        现在这一批新秀,和当初的开国功臣们相比,都是不遑多让。

        大明未来,需要谋四海之大业,倘若连爵位都吝啬,那么有谁肯定海伏波,开疆拓土?

        这笔账,弘治皇帝算的比谁都清楚。

        何况刘文善和刘瑾二人所带回来的收益,比之那爵位,不知高了多少倍。

        这绝非是区区爵位可以相比的。

        弘治皇帝沉吟道:“至于王细作……此人为何要取如此的汉名?”

        这个问题……满朝公卿,俱都疑惑。

        是啊,这王细作之名,就和赵狗、张乞丐差不多,这人倒也是爱好特殊,啥名不好,偏叫这个,下贱。

        方继藩脸微微一红,忙是站出来,为王细作转圜:“启禀陛下,想来是王细作心向大明,忍辱负重,以这细作之名,借此机会向我大明敞开心胸,言明自己的志向。我大明怀柔远人,尤其是陛下仁德之名,四海皆知,他沐浴圣恩,取此名,难道不是很合理吗?”

        这……

        好像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弘治皇帝苦笑,自然也就不再计较了,便道:“王细作此番也有功劳,他虽为夷人,可若是心向大明,在朕眼里,便是朕的子民,他的功劳不浅,亦敕其为新安伯。只可惜,他现在远在佛朗机,生死未卜,朕不能亲自命他在御前恩赏,却也是遗憾。”

        方继藩道:“王细作虽在万里之外,可心在御前,陛下赏他,他若是心有灵犀,不知该有多高兴,定当是喜不自胜,万里之外沐浴皇恩,更加舍命报效,粉身碎骨,也要为陛下分忧了。”

        弘治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呼了口气,面上红光隐现。

        说实话,虽觉得方继藩的话里,溜须拍马的意味是重了一些,可架不住这话很悦耳,很好听啊。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笑了笑道:“说起来,方才刘卿家所言的橱窗计划,朕倒是极有兴趣,倘若能成,使我大明彻底控制住北方省,有此北方省,更可使我大明如虎添翼,若是能成功,此乃天佑大明也。只是……继藩,你对此,如何看待?”

        方继藩想了想,其实这事儿,是刘文善自作主张,可细细想来,若是自己也在佛朗机,或许也会布下这一招险棋吧。

        这一步虽险,可若是成了,收益就更巨大了,埋下这一颗钉子,那结束西班牙王国的霸业,又多了几分胜算。

        方继藩咬咬牙,谁让这都是自己的徒子徒孙呢,信誓旦旦的道:“请陛下放心,王细作这些年一直为儿臣所用,此人对我大明赤胆忠心,定不负陛下所望。”

        弘治皇帝心里稍稍放下了心。

        这方继藩的言外之意,仿佛是在说,这个是我方继藩的人,我方继藩拿人头给他作保了。

        弘治皇帝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方继藩的脖子。

        而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么……朕便盼这佛朗机的佳音来。”

        今日弘治皇帝的兴致格外的高昂。

        可方继藩感觉很奇怪,陛下老是盯着自己的脖子看做啥?

        很没道理啊。

        一次便丢出了一个侯爵和两个伯爵,这对于大明而言,却也算是一桩盛事了。

        这满朝公卿,,心头俱都一震。

        此时……难免会有要发财找王不仕,要封爵寻方继藩的念头了。

        虽然有人心里微酸,可说实话,这是真服气,大家一丁点脾气都没有。

        人都是很实在的,毕竟吃喝都要钱,更别说许多人是背负着房贷的,而这里有多少人是靠着刘文善和刘瑾在股市里赚了一小笔啊。

        他们恨不得,再多几个刘文善和刘瑾这样的人呢。

        至于那些后悔不迭,没有买四洋商行的,心口阵阵发痛之余,却也

        只能怪自己当初没有听从王不仕的建议了。

        弘治皇帝似乎已经被勾起了兴致。

        他对北方省,格外的关注。

        还有方继藩的西山钱庄计划,这两样东西,若都能成,那便真是比大明在海外获得了两场大捷还要令人振奋。

        只是……

        虽是方继藩作保,可关乎国家大计,弘治皇帝的心里,却依旧还是有些没底气。

        尤其是北方省。

        一方面是拿不准王细作是否愿意真正效忠大明,毕竟山高皇帝远,他在北方省,若是自立为王,大明也拿他无奈何。

        另一方面,他若是失败了呢?孑身一人,只带着一批四洋商行的力士同去,还有一船金银,一旦被人揭穿,或者索性有人无端对他动手,他的性命也就没了。

        弘治皇帝心里唏嘘一番,心里却还在想,无论如何,总要试一试才好。

        继藩看人,理应不会差吧,他信王细作,朕信继藩便是了。

        心头千回百转间,他低下头,深深看了一眼舆图。

        心里又感慨,北方省的地理,实是得天独厚啊。

        而方继藩和朱厚照从殿中出来,朱厚照就忍不住哀叹道:“早知如此,你为何不提醒本宫,让本宫也买一些四洋商行。”

        看着别人发财,错失良机的心情可不好受。

        方继藩便安慰他道:“当初这事能不能成,臣也无法预料啊,何况殿下借的钱已太多了,每一次我见了沈学士的样子,都觉得好似我欠他银子似的,实在是不忍心再让他们破费了。若是成了倒也还好,可若是刘文善他们失败了呢?”

        朱厚照龇牙咧嘴,可想了想,方继藩这番话说的完全没毛病,的确有道理。

        方继藩随即道:“殿下,接下来,咱们的银票该改版了。”

        朱厚照露出诧异之色:“改版?”

        方继藩道:“当然要改版,要顺应大势嘛,这西山钱庄要向外扩张了,先从西洋诸国开始,还有倭国和朝鲜国,岂可不改版呢?”

        朱厚照点头认同,便道:“这个本宫在行,想想很激动啊,这银票的版面,本宫来负责了。”

        方继藩自是由着他的性子,脸上带笑道:“那么,就拜托殿下了,不过……银票……得改改名,不妨用宝钞如何,现在大明宝钞朝廷已是不再印制了,咱们西山钱庄,便接手了吧。除此之外,为了防伪,还需在油墨和雕版,还有纸张上头做一些功夫。”

        朱厚照想了想,一脸自信的道:“这个好办,这就牵涉到了技术层面了,本宫亲自组织一批人来,细细研究一番便是。”

        关于这个,方继藩是极放心的。

        方继藩笑吟吟的点头:“那么,就有劳殿下了。”

        “只是,过几日便是太皇太后的大寿……”朱厚照看着方继藩,一副催命鬼的模样:“本宫若是分了心思,这寿礼该怎么办?本宫近来又借据了,地倒是卖了不少,可是投入也不低啊……周转不开。可若是送的少了,本宫又怕……”

        方继藩拍着胸脯:“放心,这礼臣包了,咱们一起送,定要送一件普天之下,最贵重的寿礼,保管让太皇太后喜欢。”

        朱厚照一听,顿时乐了。

        他等的就是方继藩这句话。

        却又有点不放心:“老方,本宫这曾祖母,年纪大了,她一向对我好,可不能小气了啊,定要哄得她老人家开心才是。不然,咱们都别想有好日子过,惹怒了她,父皇非揭了本宫的皮不可。”

        方继藩只笑着答应。

        朱厚照才放心一些,满脑子,便开始想着改版宝钞的事儿了。

        方继藩倒是对寿礼的事,心里已有了计较,胸有成竹。

        不过……唯一让他担心的,却是北方省的事。

        刘文善这小子不错,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只不过………王细作这家伙,到底能不能办成这件事,又或者办成了,是否会过河拆桥,这可拿捏不准。

        我方继藩是个有胸襟的人,对待别人,历来是掏心掏肺,可是………这人心隔肚皮,难保,不会被人所出卖啊。

        这可是大事,关系着未来经略佛朗机,彻底捣毁当下的海上霸主西班牙一决雌雄的大事,若成,则是大明之幸。

        以往,还可以靠宅子,来羁绊住王细作,可这一次,一些房产,已经无法对王细作产生任何的控制力了,谁不希望,能够裂土封王呢?

        方继藩背着手,心里吁了口气,想了想,还是为自己鼓气,不怕,不怕,我方继藩平时和蔼可亲,对人和气,凭着我方继藩的人格魅力,怕啥?王细作不被我方继藩的道德所感化那才怪了。

        ………………

        4/5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