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太皇太后万福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太皇太后万福

        朱厚熜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的堂兄。

        对于堂兄的霸道,他算是见识到了。

        于是乖乖的后退一步。

        太皇太后却是见了,不禁脸微微一沉:“你们是兄弟,太子岂可这样对自己的兄弟说话。”

        朱厚照忙道:“是,孙臣错了。”

        他倒是认错认得干脆。

        朱厚照就是如此,平时恣意胡为,可并不代表他不讲道理。

        事实上,道理他都懂,只是做不到而已。

        太皇太后脸色缓和,微笑,看看朱厚照,再看看方继藩:“你们二人,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啊。哀家知道,你们定会同来的。”

        “说起来……”太皇太后又笑:“哀家方才还和方妃和秀荣念叨呢,哀家老啦,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听说你们现在在顺天府,干的很好,陛下都对你们赞不绝口,哀家是个妇人,外朝的事,不懂,当然,也不该去懂。可知道你们干得好,哀家心里才放心,祖宗保佑啊,这江山自有后来人。”

        朱厚照哈哈笑道:“是啊,外头都说,孙臣比父皇还要圣……”

        方继藩立即道:“娘娘太谬赞了,太子和臣,哪里当得起如此夸奖,不过太子殿下满怀爱民之心,这却是实打实的,太子经常说,他这辈子,只做两件事,便可无憾了。这其一,便是孝顺,孝顺太皇太后娘娘,孝顺皇上和皇后娘娘。这其二呢,便是爱民,老百姓乃是太子殿下的心头肉啊,殿下是一分半点,都不肯让他们饿了、冻了,更不能让他们受了委屈,正因为是太子殿下如此,臣才受他的感召,尽力去做一些就理所能及的事。”

        太皇太后眼睛瞥了一旁的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本是听朱厚照又不知要吹嘘什么,脸何止是胀红,分明是要紫了,等听了方继藩的话,脸色才稍稍的缓和。

        太皇太后周氏便微笑道:“这便好了,来,你们也都到近前来。”

        朱厚照和方继藩才上前。

        周氏取了几案上的蜜饯,塞给二人手里,虽是方继藩和朱厚照都老大不小了,可她眼里,都还只是没长大的孩子,一面道:“你们吃,这一路,想来是饿了,这蜜饯,是黔国公府进贡的,味道可好了。”

        朱厚照一口将蜜饯吃了,嚼了嚼便下了肚。方继藩倒是慢条斯理。

        “说到了进贡,儿臣倒也有一件大礼,给娘娘祝寿。”朱厚照打了个嗝,一面道。

        太皇太后虽知自己的曾孙会送礼的,可朱厚照亲口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惊喜,面带喜色道:“噢,不知是什么礼?”

        朱厚照便看向方继藩。

        这些日子,他都忙着改版的事,反正方继藩答应了,他也懒的多问。

        现在当太皇太后面,自是等方继藩献出来。

        反正……方继藩有钱。

        他底气足得很。

        方继藩笑吟吟的点点头,而后,朝一旁的宦官耳语一句。

        那宦官会意,出去了片刻,紧接着,便取了一个包袱来。

        是一个包袱。

        这包袱软软的。

        里头是什么呢?

        大家都知道,齐国公富可敌国,他家的钱,说是金山银山都不为过。

        那么,势必他送的礼,一定是极为珍贵吧。

        于是人们都擦亮了眼睛,想见识见识,到底送的是什么奇珍异宝。

        便连弘治皇帝,也不禁站了起来,背着手,露出几分好奇的样子。

        其余的命妇,个个屏着呼吸。

        太皇太后挺喜欢这样的感觉,值得期待的,才是最珍贵的。

        方继藩才一层层的打开了包袱。

        仿佛这包袱里装着的东西,实是贵重,连他都得小心翼翼。

        紧接着,这包袱一层层的打开了。

        当当当当!

        方继藩心里,命运交响曲的前奏响起。

        而后,抖出了一件衣服。

        衣服……

        人们诧异的看着方继藩展开的一件衣服……一个个目瞪口呆。

        太子和齐国公,就送了一件衣服?

        这……

        许多人面上,难掩失落之情。

        就是这个?

        太皇太后也不禁擦了擦眼睛,戴起了老花眼镜。

        她一脸错愕。

        弘治皇帝定睛一看,这衣服……固然是极名贵的,选材和用料,甚至是款式,这都没有话说。

        只是……他随即变得失望起来。

        虽是如此,这样的寿礼,放在寻常人家,固然是宝贝,可在太皇太后面前,且看看其他人送的是什么,不说珍珠玛瑙,还有那珊瑚,其他各种奇珍异宝,无一不是精品。

        可太子和方继藩,太皇太后可没少疼你们,结果……却是……

        弘治皇帝脸色微微一沉。

        太皇太后似乎感受到了皇帝的寒意。

        却极体谅的看了太子和方继藩的一眼,故作惊喜道:“此衣真是好看,好的很。”

        她起身,手指摩挲了衣料。

        弘治皇帝岂会不知太皇太后的袒护之意,却也不便发作什么,依旧保持着微笑。

        方继藩道:“娘娘,此衣,可谓是价值连城,天下独此一件,也只有娘娘才配得上此衣,为了这件衣服,太子和臣,可是呕心沥血,花费了无数的功夫,恳请娘娘收下。”

        “好,好,只要是你们送的,哀家都喜欢,这是一片赤诚的孝心。”

        命妇们一个个大气不敢出,虽是勉强带着笑,却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只有朱厚熜在一旁道:“太子,齐国公,你看,我家送了这么大的珊瑚。”

        “……”

        这么大的珊瑚树!

        一旁的兴王朱祐杬顿觉尴尬,拽了拽意朱厚熜,一脸歉意的看着朱厚照,朱祐杬是个谨慎的人。

        这个侄子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

        还有方继藩那狗东西,他是雁过拔毛,是吃人不吐骨头啊,买过房的人,对此记忆都深刻。虽是大明最亲近的宗室,朱祐杬却不愿得罪太子和方继藩,笑道:“这衣服……一看就很名贵。”

        他起了头。

        于是乎……

        所有人纷纷点头。

        “是啊,是啊,花色真好。”

        “这样的好料子,可不多见了。”

        “太子殿下和齐国公的孝心……真是……真是……”

        命妇们纷纷的附和。

        可大家心如明镜,心照不宣。

        弘治皇帝:“……”

        张皇后似也觉得太子和齐国公过了火,不禁咳嗽。

        只有朱秀荣,却是笃定的很,只面带着恬然的微笑,坐在一旁,不吱声。

        朱厚照想将朱厚熜一脚踹到天上去。

        他最讨厌的就是熊孩子,你凑什么热闹。

        因为朱厚照也觉得……方继藩信誓旦旦说要准备的寿礼,有点寒酸了。

        老方……这是坑了本宫哪。

        他心里哀嚎。

        方继藩继续道:“娘娘,且看看此衣合身吗?”

        “好。来人……”

        太皇太后倒是不在意。

        到了她这个年龄,对于所谓的金银珠宝,早就没兴趣了,她什么都不多,唯独这金银珠宝,多的不能再多了。

        方继藩送了此衣,也算是……别开生面吧。

        礼轻情意重嘛。

        她一个眼色,便有宦官上前,小心翼翼的为太皇太后换上了衣。

        此衣是对襟,因而穿戴起来,倒是方便,只需披在身上即可。

        所用的颜色艳丽,穿在身上,轻柔无比,用料自是不必说了,自是最上乘的。

        太皇太后披在身上,觉得很是合身,满意点头:“这宫里织造出来的衣裙,哀家穿的多了,还穿不惯呢,此衣穿着,反而自在。”

        方继藩微笑道:“娘娘,此衣真正厉害之处,不在于它穿着舒适,而在于……它的名儿……叫万福衣。”

        万福衣……

        太皇太后错愕,她盯着方继藩:“噢,这又是什么名堂?”

        “这个……这个……说来……还真大有名堂了。只是……臣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只要娘娘看过之后,便能明白。”他回头,又看向一个宦官。

        那宦官哪里敢怠慢,只得乖乖去了。

        顷刻之后,便有几个宦官搬来了几个仪器。

        除了较高倍数的放大镜之外,竟还有人搬来了一个显微镜。

        众人看的云里雾里。

        却一头雾水。

        连太皇太后,都变得疑惑起来。

        方继藩先取了一个高倍数的放大镜,上前:“娘娘且看。”

        太皇太后接过了放大镜,方继藩轻轻的推着放大镜的另一头,对准了这衣服的袖口位置。

        这一看……

        太皇太后沉默了。

        这衣上,竟是在放大镜的镜片里,出现了一个个小字。

        太皇太后不得不细细的去辨认,这才发现,这上头的字……好似……好似……是一个福字。

        这样的‘福’字密密麻麻,肉眼看去,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在放大镜之下,方才可见。

        太皇太后忍不住移动放大镜,却发现,除了袖口,此衣上上下下,竟都是福字。

        万福衣……

        太皇太后明白了。

        所谓的万福衣,便是在这衣上,写满了‘福’,这……得花费多少工夫哪。

        太皇太后这辈子,什么福都算是享受过了,说实话,她崇信道学,信这个的人,多少对于这些有寓意的东西,自有偏好。

        现在这么一件衣上,竟不知多少‘福气’在,方继藩方才说此衣价值连城,倒还真说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