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朕也做一个副的怎么样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朕也做一个副的怎么样

        吴哥时期……

        国王立即明白了什么。

        髯多娄所言的吴哥时期,是真腊国被暹罗人侵略之前的一段时期。

        那个时候,吴哥王朝败象已露,民不聊生,内忧外患,在强大的敌人不断的攻城拔寨之下,吴哥王朝为了抵御暹罗人,不断的招募军队,以图自保。

        而那一段时期所制的金币、银币和铜钱,几乎是最劣等的,因为资源有限,又为了招募军队,这些钱币被称之为劣币。

        虽然这些钱币依旧还是流传了下来,可在真腊国内,价值却不少。

        谁料那些明人,居然如此愚蠢,一切货币都照单全收。

        国王手轻轻的摩挲着布料,忍不住感慨道“真是好布啊,这样的布匹……”

        说到这里,他猛地张眸,凝视着髯多娄,接着道“多购置一些大明的宝货,看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髯多娄点头,显得兴奋,道“是的,王上,臣下明白了。”

        二人四目相对,心照不宣的笑了。

        国王随即轻松起来,笑吟吟的道“前几日,和佛朗机使者,谈的如何了?”

        “佛朗机人显然想要借助真腊,对大明的交趾布政使司形成威慑。所以希望能够给我们提供一批佛朗机的火枪。”

        国王脸上露出几分嘲弄之色“从前的时候,他们勒索我们,现在……却希望白送我们神兵利器。”

        髯多娄道“王上,这显然是佛朗机人的离间之策,想要挑拨我们与大明的关系。”

        国王缓缓点头“我当然明白,佛朗机人不是好东西,明人也绝不是什么好的,他们一个贪婪无度,一个自诩自己是天朝上国。现在这些明人,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有为数不少自交趾来的,自称什么新儒学的生员,进入国中,四处宣教,长此以往,我真腊佛国,岂不是要亡国灭种吗?自然……明人是万万不可得罪的,可佛朗机人的好处,我们也要。”

        他坐下,显出了几分年轻大王的英武之状,双目如炬,镇定自若道“对外,要对明人恭谨,万万不可给予他们口实,可内,却要防范这些新儒,更要堤防明人的商贾。至于佛朗机人……本王自知他们这是分化之策,可他们给予的好处,当然也要索要,真腊国立国千载,也曾强大一时,百年来,暹罗一直都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可现在……却是千年之变,暹罗之患,与这大明之患、佛朗机之患相比,又算什么?此时,必须自强,如若不然,则先祖基业毁于一旦,多多的冶炼钱币,以充国库;招募勇士,借用佛朗机的枪炮,以强壮自己的国体。除此之外,多多派遣使者,前往大明京师入贡,万万不可触怒大明。”

        他顿了顿“明日……召集一批匠人,修建一座佛塔,就叫沐恩塔,过一些日子,请交趾布政使司的官员前来观礼,本王要亲自带着百官,前去迎佛,此塔,是为大明皇帝所建,名曰沐恩,便是我真腊国沐浴天恩之意。”

        髯多娄看着这位青年国王,面上露出了敬佩之色,恭谨道“沐恩佛塔,臣下亲自去办,绝不会有任何的差错。”

        国王露出满意的笑容,深深的看了髯多娄一眼“购置大明宝货之事,还有与佛朗机人的密谈,都要抓紧。”

        “是。”

        …………

        新的宝钞,已经开始推广。

        各地的钱庄已经打出了公告,让此前的银票,可以随时来钱庄取兑新钞。

        若是来不及换的,倒也无所谓,反正旧钞你随便用,将来最终总会循环的回到钱庄里。

        如此一来,倒是没有给人带来不便。

        转眼之间,枝叶渐渐的换上了一片金黄,已是立秋了。

        天气渐渐凉爽下来。

        朱厚照感受着凉意,很兴奋,他一直盼着天气转凉,这时候,他织给太皇太后、父皇、母后、方继藩、妹子和方妃,还有孩子们的毛衣,就有了用武之地。

        这家伙一面要去顺天府当值,一面还依旧管着研究所。

        显微镜出现之后,许多机械和医疗方面的进步可谓是突飞猛进。

        尤其是医学院,现在已经专门成立了一个观察细虫的研究司,将不同病人的血液进行研究,甚至在药物治疗方面,也有极大的进步。

        苏月甚至察觉到了炎症的问题。

        他此时发现,当下人们遭遇到疾病,其中死亡率大增的最重要原因,就在于炎症。

        人们若是生了病,无论是外伤还是内伤,就会导致病毒不断的进行繁殖,长此以往,便回天乏术了。

        而治疗的根本手段,就在于取得抑制病毒的药物。

        因此,苏月为首,带着无数的医学院,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将重心放在这上头。

        不久之前,他曾有一篇论文,认为七成以上的病人,都是因此而重病不治,若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无疑将救活无数人。

        方继藩对苏月,自是极力支持,银子……有……

        若当真有成果,那就太可怕了,一个药物的商行,上市……直接可成为西山的支柱产业。

        方继藩对于这些,其实不懂,术业有专攻,这显然不是他擅长的。

        抗生素,他是有所闻,可怎么发现,如何提炼出来,他是一概不知的。

        甚至……方继藩也不知道,要发现这个,需要多少年,可能是十年、五十年,也可能是几百年。

        可是……只要方向是对的,那么……哪怕前人砸入重金,让后人们站在前人的基础上去发现,又有何不可呢?

        他方继藩,毕竟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嘛。

        为此,方继藩和苏月攀谈了几次。

        照着模糊的记忆,故弄玄虚的将这抗生素的概念和苏月讲明。

        苏月倒是听的极认真,拿出纸笔,将师公的话,仔细的一一记下,俯首帖耳的模样,简直要将方继藩视若神明了。

        “师公所提出的这些概念,实在令学生茅塞顿开,学生受教了。”

        苏月规规矩矩的给方继藩行了个礼。

        “少来这些虚的。”方继藩一挥手,很干脆的吐出两个字“滚蛋!”

        苏月微笑。

        不愧为师公,所谓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心中坦荡者,难免要口无禁忌。只有卑鄙的小人,才会心中常戚戚,说话谨慎,瞻前顾后。

        师公……这一句滚蛋,犹如天上的明月一般皎洁,真是值得做弟子的学习啊。

        他心悦诚服的作揖,行礼,告退。

        …………

        方继藩在次日,入宫。

        弘治皇帝又拿着一份奏疏,此奏疏还是真腊国传来的消息,说是真腊国兴建了沐恩塔,其国国王亲带百官前去祭拜,此塔有沐浴天恩之意,这令弘治皇帝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总算……那真腊国虽是勾结了佛朗机人,可对大明,还算是恭谨的。

        弘治皇帝视线转动,抬头看向金銮下的方继藩。

        方继藩欠身坐着,百无聊赖的样子。

        弘治皇帝微笑道“刘文善人等,还没有消息,是吗?”

        方继藩便道:“是的,陛下……不过想来,也快了。”

        弘治皇帝心情不错,脸上依旧带着浅笑,道“嗯,朕也不急,这样的大事,哪里有这么容易呢,你也不必急着去催促他们,反而让他们慌了手脚。”

        方继藩心里说,我没有催啊。口里道“陛下真是圣明哪……”

        站在弘治皇帝一旁的萧敬,如木桩子一般,一副爱干嘛,干嘛去样子,齐国公随便吹吧,学是不学了,反正这见缝插针,恰到好处的本事,他年纪大了,脑子跟不上,学不来。

        此时,弘治皇帝吁了口气道“朕这几日还看了求索期刊,说是医学有了新的发现,这世上,病死之人,竟绝大多数是因为什么病菌感染……若非朕亲眼自显微镜里,看到了那细虫的存在,还真当这是天方夜谭呢,哎…若当真医学院能解决这个问题,就真的是活人无数人了。朕也算可以吐气扬眉,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到了列祖列宗面前,也敢说一句,无愧于心。”

        方继藩道“儿臣已经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请太子殿下来掌舵,苏月又是挑选了许多精兵强将,专门研究此事了。”

        “怎么老是让太子来?”弘治皇帝皱眉道。

        太子那家伙,又要不务正业吗?

        方继藩苦笑道“陛下,此等国家大事,关系到的,乃是治病救人,更是国家之本,若是成功,太子殿下便要被天下人所铭记了,后世之人还不知如何感念太子殿下的恩泽呢。当然,这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有了太子殿下为首,下头的人,也愿意竭尽全力……这上上下下,都知朝廷如此重视此事,当然……要废寝忘食,继之以死了。”

        弘治皇帝的脸色总算缓和起来,倒是道;“那么继藩呢,继藩难道不去挂个职?”

        方继藩露出一丝尴尬,道“儿臣已经挂了,副的。”

        弘治皇帝微笑,他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朕也做个副的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