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北方省的人来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北方省的人来了

        方继藩震惊了。

        他错愕的看着弘治皇帝。

        显然,方继藩自己都想不到,陛下会提出这个要求。

        只是……

        合理吗?

        当然合理。

        他是皇帝嘛,他说是啥,不就是是啥吗?

        方继藩顿时感慨道“想不到啊,儿臣是万万想不到,想不到陛下居然对药物的研究,也有如此的兴趣,这药物,可以悬壶济世,陛下心里装着臣民百姓,这是将臣民们,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啊。何况,若没有陛下,怎么会有西山书院,就更不必提,会有西山研究院了。陛下居然自甘挂一个副职,儿臣是大大的不认同的,陛下总揽全局,运筹帷幄,乃研究院的主帅也,儿臣敢凭着良心说,有了陛下主掌研究院,这研究院上下,个个必然龙精虎猛,前仆后继,定将这药物,研究出来。”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

        自己为何会喜欢方继藩呢。

        追根问底,还是简在帝心啊。

        可又如何简在帝心呢?

        你看,朕只是随口一句,他就立即给朕找好了一万个理由,言之凿凿,听着连弘治皇帝自己都信了。

        这样的臣子,真是打着灯笼找不着。

        弘治皇帝道“这样啊,可是……太子不是已经为正了吗?”

        方继藩正色道“太子乃是陛下的儿子,现在儿臣发现,太子殿下既要治理顺天府,又要研究蒸汽机车,近来他还要织毛衣,可谓是日理万机,分身乏术,儿臣想好了,不能再给太子殿下增加负担了,给他一个副职吧,免得太子殿下操劳过度。而陛下乃是太子殿下的父亲,心疼太子殿下,也是理所当然,此之所谓舐犊之情也,儿臣强烈建议,陛下来总揽研究院大局,至于太子殿下和儿臣,则为副手,如此,不但太子殿下感念陛下的爱护之心,儿臣与西山研究院上下,也是备受鼓舞,只恨不得赴汤蹈火,能报陛下恩德之万一,便已是三生之幸,祖坟冒青烟了。”

        萧敬震撼了。

        他脑子里嗡嗡的响,如遭雷击。

        既生瑜,何生亮哪!

        万幸的是,姓方的狗东西没有阉了入宫,如若不然,哪里有我萧敬的立足之地。

        弘治皇帝笑了,他确实是动了心。

        论文他是看过的,研究所要研究的药,太神奇了,倘若当真如研究所苏月的论文所言,那么此药,足以传颂千年,拯救亿万的人。

        弘治皇帝多多少少,还是有做圣王的心的。

        这是他的一点小私心。

        至于太子……反正太子又会造蒸汽船,又会打毛衣……他是年轻人嘛,机会有的是。

        因此,他这稍稍勾起来的一丁点心思,顿时……被方继藩一番话打动了。

        真的……可以吗?

        然后他抬头。

        方继藩给予了他肯定的眼神。

        弘治皇帝淡淡的道“既如此,这样也好,过几日,朕要亲自去研究所看看。”

        他顿了顿“除此之外,朕从内帑……”弘治皇帝似开始犹豫,最后咬了咬牙“取纹银八十万两,支持研究院。继藩,你看如何?”

        方继藩激动的颤抖。

        钱哪,八十万两,陛下这一回,是真大方。

        方继藩道“陛下此举……”

        “罢了。”弘治皇帝压压手“别夸了。此事,你去和太子说一说,朕这一次当仁不让,他若是抱怨,那便算了。”

        “太子殿下可是最有孝心的人,他虽然隔三差五顶撞陛下,可心里却是至孝的,殿下怎么会不满呢,儿臣拿人头作保,太子若是听闻了此事,定是高兴的不得了。”

        弘治皇帝这才去了所有的疑虑“这样便好。继藩啊,倒是辛劳了你,从中斡旋了。”

        “这是儿臣应有之义。”

        弘治皇帝颔首,心里笃定起来。

        可又觉得,八十万两银子,似乎多了。

        不过细细想来,给吧,都已经开口了。

        于是,心里又开始担心,此药如此神奇,想要研究,一定极为不易,这……可真是难了,若是徒劳无功,是否不妥呢?

        他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瞥了一眼方继藩“佛朗机的北方省,还没有消息来吗?”

        陛下还惦记着那些荷兰人呢。

        方继藩心里为之感动,这是啥?这是国际zuh义精神哪。

        方继藩道“迄今为止,还没有消息,那王细作……”

        弘治皇帝的眼里,掠过了几分失望之色。

        “噢,知道了。”

        他现在要操心的事更多了。

        想要做天下四海的主人,显然比从前的天子,还要更操劳。

        方继藩告辞而出。

        忙是将朱厚照寻来,将陛下任研究院院长的事说了。

        朱厚照顿时道“父皇他懂个啥?”

        方继藩“……”

        朱厚照道“这简直就是胡闹,他好好的做他的皇帝,和研究院有什么关系?他不就是想要名吗?不就是等咱们的药出来了,他好从中分一杯羹吗?本宫才不做副的,我这就去上书……”

        方继藩语重心长道“太子殿下,陛下打算拿出八十万两银子,支持研究院……”

        朱厚照沉默了。

        似乎想了很久,他呼出了一口气“父皇是本宫的亲爹啊,做儿子的应该孝顺他老人家才是,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他毕竟年纪大了,本宫不该忤逆他。”

        方继藩点点头,深以为然的道“臣也是这样想的,就算父皇不出这八十万两银子,我们作为晚辈,也应当如此的。”

        “是的。”朱厚照干脆利落道“说起这药物,本宫真是焦头烂额啊,万事开头难,真的要花很多银子,老方,现在这研究院的人手还是有些不足,最好再从医学院里抽调一批人来。”

        朱厚照可能对于药物不太懂。

        不过……任何的研究,其本质不在于懂和不懂。

        而是在于是否有一个科学的管理方法。

        首先,你得有钱,有很多很多钱,不断的砸银子进去,进行一次次的尝试。

        而每一次的尝试,其本质就在试错,这个东西不成,那就换一个思路,继续投入人力和物力,去研究另一种可能。

        朱厚照从前带着蒸汽机研究所,早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

        且他对医学本就有足够的造诣,细虫论也早已了然于心,只是……开这个头,依旧还是很难。

        方继藩安慰他一番,只是医学院,却不能再调人了,再这样下去,谁来治病。

        为了安慰他,方继藩打算请他打边炉。

        才吃了一半,王金元兴冲冲的来“少爷,少爷……快……快……佛朗机……来人……来人了。”

        朱厚照一听,咬牙切齿“他们还敢来,本宫打不死他们。”

        王金元气喘吁吁,闻到了肉香,饿了。

        他好不容易缓过劲,才道“不,是北方省,是北方省的人,是王细作派来的,少爷,王细作……派了一艘船来,船里,有北方省上下人等一百七十多人,据说其中半数以上,都是北方省的贵族和商贾,他们既带来了王细作的书信,还是一齐来拜见少爷的,说是要向少爷……表示感谢。”

        方继藩脸瞬间红了。

        因为朱厚照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

        方继藩不禁道“看什么,难怪我方继藩,是里通外国的人?”

        说着,他看向王金元“书信呢?”

        王金元忙是取出了早已带来的书信,送到了方继藩的手里。

        方继藩接过,打开,熟悉的汉字出现在自己的眼帘。

        这肯定是王细作的亲笔所书,明明是汉字,硬生生被他写成了蝌蚪文。

        “呀……”方继藩突然眉毛一挑“王细作竟成了北方省的总督。”

        “总督,什么总督?”

        方继藩没理朱厚照。

        却是继续看下去。

        这是一封极长的书信,足足数万言,讲述了他抵达了北方省之后的所见所闻,以及经过。还汇报了佛朗机各国现在的情况,甚至是北方省内部的情报。

        大抵来说,王细作算是在北方省站稳了脚跟。

        可是内忧外患依旧十分严重。

        大量的人开始涌入北方省,北方省虽是经济开始勉强恢复,可毕竟是百废待举。

        王细作已经以方继藩的名义,收购了无数北方省的资产。

        也就是说,现在……方继藩才是整个北方省最大的地主,并且还拥有数百家铺面,拥有十九处城堡,还拥有两处港口,上百艘商船。

        不只如此,方继藩还放出去了许多的贷款,北方省欠了方继藩钱的人,成千上万。

        方继藩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已经来不及看自己的资产清单了。

        因为……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当然,这一次来的参访团人员,王细作也作了报告。

        其中拥有爵位的人,有二十七人,几乎北方省的叛乱贵族,几乎来了近半,不是亲自跑来,就是让他们的继承人跑了来,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商人,以及各界的重要人士。

        王细作的建议是,予以他们高规格的款待,收买他们的人心,只有如此,北方省才可以人心稳定下来。

        ………………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