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朋友啊朋友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朋友啊朋友

        方继藩看了书信,不禁眉飞色舞:“王细作这个家伙,倒还真有几分本事,哈哈……等他回来,赏他几十亩地。”

        方继藩说罢,却又遇到了一个难题。

        参访团……

        怎么招待?

        自己不会佛朗机语啊。

        只会几句哈喽和古德摸你。

        他沉默了很久,见一旁的朱厚照跃跃欲试的样子,乐了:“太子殿下,有件事儿,得托付太子殿下去办一办。”

        “干啥。”朱厚照警惕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便道:“太子殿下博古通今,知晓万国语言,真是了不起啊。”

        朱厚照的警惕心渐渐放下一些,高兴的道:“这不算什么,本宫也只学了十几种而已,虽说是前无古人,可想来,后世子孙,总算会那么一两个阿猫阿狗,及得上本宫万一的。”

        方继藩道:“现在有一群佛朗机人来,太子殿下身份尊贵,正该让他们感受一下宾至如归的感觉,若是能太子殿下能带着他们玩一玩,走一走,这就再好不过了。”

        一般人去招待,方继藩不放心。

        这些人都欠自己的钱呢。

        欠钱是大爷。

        这些家伙们,倘若是回到了佛朗机,把自己的债务代理人王细作给剁了,自己找谁去?

        自己嘛,脾气有点暴躁,太子殿下就不一样了,吃喝玩乐此等事,他再精通不过。

        朱厚照噢了一声:“原来是此等小事啊,要不,本宫试试,可你去做啥?”

        “臣得立即准备好一份奏疏,整理好从佛朗机来的讯息,好向陛下奏报,陛下对北方省尤其重视,非同小可,只怕,这朝中又要议一议了。”

        “那交给本宫了。”朱厚照倒是显得很乐意。

        见朱厚照答应的如此痛快,倒是让方继藩开始怀疑人生了……一般情况而言,太子殿下越干脆,出事的几率越大。

        可方继藩这边,确实想着怎么消化这些自佛朗机来的消息,接下来,朝中只怕又是一番唇枪舌剑了,北方省对于大明经略佛朗机而言,是一个支点,区区一个万里之外的北方省,不算什么,可关乎的,却是大明的佛朗机国策,这就不简单了。

        …………

        齐勒与参访团人员自天津登陆。

        一到天津,他们便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了。

        这是一个规模比之北方省的港口要大的多的港湾。

        此后,不等他们逗留,就有马车载着他们进入了大明的心脏。

        他们沿途看到到处都是村落,道路上川流不息,甚至……远处,可看到巨大的钢铁怪兽呜呜呜的飞驰。

        此次来访,更多的是,某种程度的无奈。

        就如法兰西人为了打破西班牙王国的包围,与奥斯曼人媾和一般。

        此次……他们之所以来大明,自是因为叛乱之后,不得不寻求外界的帮助。

        齐勒乃是一位贵族,他的家世,可以追溯到西罗马帝国时期,他的家族,一直都在北方省,与法兰西的王族,颇有几分渊源。

        只是……齐勒和所有荷兰贵族一样,他们既厌恶西班牙的统治者们,同时,对于法兰西王国的虎视眈眈,也颇为警惕。

        法兰西国王自英法战争之后,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在法兰西王国的境内,开始削除贵族的权力,将无数的领地,变成国王直辖的省份,这固然大大的加强了法兰西王室的权力,使法兰西王室,一跃成为整个欧洲最有权势的王族,却也让不少的贵族,怨声载道。

        现在……许多人心定下来了。

        他们察觉到,总督大人,没有欺骗自己。

        等他们抵达了京师……更被这座拥有百万以上人口的巨大城市所震撼。

        他们看到连片的住宅区域,纵横交错的街道,数不清的车马,北方省与它相比,哪怕是最大的城市,却落魄的更像是一个村落。

        他们抵达了一个地方,而后,一个贵人带着许多的扈从,迎接了他们。

        这个人穿着极得体的衣衫,头戴着别致的头冠,开口:“你们会法兰西语,还是西班牙语,还是英语。”

        这是西班牙语。

        参访团上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都会西班牙语。

        不过出于对西班牙人的厌恶,所以齐勒道:“我们都会法兰西语。”

        接着,这个人的语言开始切换:“这便好极了,本宫也最喜欢说法兰西语,是这样说的吗?会不会你们听了,有所障碍。”

        这位自称本宫的贵人,显然语言带着很浓重的口音,不过……他咬字清晰,交流是没有障碍的。

        这人当然是朱厚照。

        朱厚照接着道:“齐国公有一些事,这两日,就让本宫带着你们走一走,看一看。”

        齐勒等人,并不知朱厚照的身份。

        朱厚照也懒得说。

        他带着人,开始在京师游览,从学堂,到医院,再到戏院,甚至……还有蒸汽机车站,有顺天府的衙门,有比邻新城和五环之间的一处花园,还有各个作坊。

        齐勒看的眼睛都要直了。

        他既无法想象,一座城市,可以容纳如此巨量的人口,也无法想象,这样的巨城,可以带来多大的生产力。

        他走马观花,却更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紧接着,他甚至被朱厚照带着,参观了一处新建的宅邸,这是一座五层的楼房,红砖的房子,里头铺了水泥,水泥找平之后,刷了一层漆。

        天气有些凉了,宅子里有暖气,人们进了宅子,就不愿出来。

        这是新楼,不远处是售楼处。

        似乎有许多人,人们拥堵在售楼门口,挥汗如雨,个个呼喊着什么。

        齐勒等人不解。

        接着,售楼的人恭恭敬敬的来到了朱厚照的面前,说了什么,齐勒没有憋住,等人走了,方才看向朱厚照:“阁下,请问,这是什么?”

        他们对于这里的一切,都带着新鲜感,令人振奋。

        这里的城市规模,甚至比巴黎还要大数十倍。

        许多的设施,是他们第一次见到的。

        朱厚照道:“有人来买房,抢的太厉害,吵吵闹闹,可惜,已经售罄了,没买着的,少不得叫骂。”

        齐勒等人面面相觑。

        买房……房产……可以这样卖的吗?

        这令他们想起了郁金香,当初,也是这么抢的。

        “阁下……我想……房产的风靡,未必是好事。”

        “谁说的?”朱厚照笑吟吟的看着齐勒。

        齐勒很较真:“这房产不过是砖石,再漂亮,也不至于抢。”

        朱厚照站在窗台上,手指着窗台外:“宅子可是土木堆砌起来的,这需不需成本?”

        齐勒很乐意和朱厚照探讨这个问题。

        朱厚照说的话,令他们下意识的点头。

        朱厚照随即又道:“你看住在这里,出门就是道路,这道路,是不是银子?”

        众人看着下头笔直的马路,齐勒第一个点头:“不错,这样的道路,可以提供大量的便利。”

        “你看远处,那烟囱,就是作坊,这作坊便是工作,再靠着两条街,便是学堂,那儿是医院,买了宅子,何止是一个遮风避雨的所在,这关系到了一家老小的读书、娱乐、工作,你再看看……”

        朱厚照命人取了舆图来:“这便是我们所在的位置,你有没有察觉,这里的土地,卖了一块,就少了一块?这可是好地方啊,何况,只需十几两银子,就可将宅子购置下来,世上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齐勒等人震惊了。

        十几两银子。

        他们大致,已经明白了大明货币的价值了。

        这相当于四个西班牙金币。

        四个西班牙金币,虽是价值不菲,可对于参访团的人而言,却不算多,哪怕是经历了危机,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么便宜?

        “因为,西山钱庄,提供了贷款,利率极低,你们猜是多少?才五个点……”

        呼……

        随行的参访团商人们发出了惊呼。

        欧洲现在的借贷还处于非常原始的阶段,银行还没有出现呢,而至于贷款,大多都是犹tai人的私人放贷,可是利息,却是可怕,五个点,这已是善人了,通货膨胀一直存在,无论是欧洲还是大明,若是犹tai商人,他们的利息,只怕是五倍以上。

        人们诧异的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笑吟吟的道:“只需数十两银子,就可住在此,舒舒服服,亏吗?你看这个宅子,治安极好,下头还有专门的管理人员,每日清理垃圾,每一层,都有专门的茅房,还有……你看……这里还有暖气,你看这玻璃窗……”

        朱厚照津津乐道的讲述着这宅子的优点。

        齐勒等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这时他们渐渐开始理解了一些,那些人为何抢房的原因了。

        郁金香……那就是一个果实,可宅子……好像……确实有其价值啊。

        人们站在五层的窗台上,放眼眺望着窗外,下头街道上还有一个集市,集市里车马如龙,喧闹无比。

        齐勒心里感叹,如果当初……自己购置的是房产,而不是那什么郁金香,或许……自己的处境,就不会如此的糟糕了。

        可是……

        似乎北方省的土地和房产,本身似乎没有太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