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入朝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入朝

        刘健的话音落下,弘治皇帝点头。

        北方省是一个支点。

        这就形同于是佛朗机人染指西洋一般,借助了吕宋和爪哇,若是没有这两个支点,他们在西洋就什么都不是。

        而这两地,佛朗机人已经营日久,想要拔出,却是不容易的。

        大明与其将目光放在吕宋、爪哇,又或者是黄金洲,那么不如,直接一剑刺入西班牙王国的心脏要害之地。

        善待使团,是要收买人心。

        派出大规模的使者回访,则是迅速的加强大明在北方省的存在。

        弘治皇帝大悦:“是啊,现在趁着佛朗机人无暇东顾,这郁金香使他们焦头烂额,北方省,该牢牢的抓在手里,利用北方省与西班牙人的矛盾,牢牢掌控北方省。”

        说罢,弘治皇帝顿了顿:“现在这些使者在何处,礼部可有招待吗?”

        礼部尚书张升道:“陛下,他们一到港口,就被太子殿下接走了。”

        弘治皇帝:“……”

        卧槽……

        有一种要坏事的感觉。

        方继藩咳嗽:“陛下,这是儿臣的主意,太子殿下精通各国语言,这参访团刚刚抵达,倘若是寻常人接待,规格上,就显得小气了。可若是高规格的招待,这招待他们的主人语言又不通,难以相互领会对方的意图,即便是有通译,可这话经过翻译之后,难免显得生分,太子殿下身份又高,又通晓佛朗机各国之语,定能让使团上下,感受到我大明的诚意。”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太子本事是有的,只是……说话有些任性了,朕倒是有些担心,哎……他招待多久了。”

        “已有两三日了。”方继藩道。

        弘治皇帝不是辽东人,想来也说不出这下完犊子之类的话来。

        可是他的心情,却大抵是完犊子了。

        弘治皇帝道:“明日,让他们来觐见吧,朕亲自见一见。礼部……这边,准备好精通佛朗机语的通译。朕……是有些担心啊。”

        刘健等人很能理解弘治皇帝的心情。

        刚刚大家还振奋的不得了。

        可想想太子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大家固然晓得,太子殿下有真本事,可这家伙说话不经过大脑啊。

        说不准,这些佛朗机人已经离心离德了。

        得,破罐子破摔吧。

        礼部尚书张升更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好不容易,轮到礼部出场了,有了一次立功的机会,这礼部上下,是磨刀霍霍啊,谁晓得,太子竟把人劫了去。

        张升叹息道:“陛下,不然,臣这就亲自去……”

        弘治皇帝摆摆手:“罢了,都已如此了,明日……朕亲自见一见他们吧。”弘治皇帝又看向方继藩:“朕现在担心的是,这些北方省的人,若知这郁金香,和我大明有关,势必……生出仇视之心,继藩,你看如何。”

        方继藩尴尬的笑了笑:“想来,不会如此严重,现在是他们有求于大明,并非是大明有求于北方省,陛下,利益面前,他们分得清轻重的。”

        虽是如此说,弘治皇帝却显得忧心忡忡。

        ……

        次日一早。

        朱厚照奉旨入宫。

        他是和方继藩一同去的。

        方继藩看着喜滋滋的朱厚照,不由道:“太子殿下,那些参访团,现今如何?”

        朱厚照神神秘秘的道:“这……不和你说。”

        方继藩恨得咬牙切齿:“殿下不会出了什么岔子吧,殿下,臣可是在陛下面前,拿人头给殿下作保的啊。”

        朱厚照眨眨眼:“谁的人头。”

        “呃……”方继藩看着朱厚照的脖子。

        “你这不安好心的家伙。”朱厚照要掐方继藩的脖子。

        方继藩咳嗽:“注意一点形象,臣是体面人。”

        二人打打闹闹到了午门,百官们早已习惯了这两个家伙你掐他脖子,他咬对方的胳膊了。

        于是……个个都是脸上木然,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一百多个使节也已到了。

        百官入朝。

        方继藩心里倒是颇为忐忑。

        其实弘治皇帝更为忐忑。

        这关系到的,乃是国策,弘治皇帝已有了定鼎四海之心,朝廷为了这个国策,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讨论,和许许多多的准备工作。

        有了这北方省,则可事半功倍。

        弘治皇帝岂有不担心之理。

        见了使者们纷纷入朝,穿戴着稀奇古怪的服装,弘治皇帝定定神,见这些使者,个个两条胳膊和腿脚都在,四肢完好,心里才为微微放下了心。

        百官拜倒行礼。

        这些使者们倒还恭顺,也有样学样的跟着行了大礼。

        弘治皇帝看了一眼礼部招来的通译一眼,通译会意,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使者们方才起身。

        弘治皇帝抚案,道:“太子。”

        朱厚照显得精神奕奕:“儿臣在。”

        弘治皇帝道:“此番是你款待佛朗机使者?”

        朱厚照道:“回禀父皇,是齐国公让儿臣去的。”

        方继藩站在人堆里:“……”

        弘治皇帝的目光,果然朝方继藩的面上看来。

        方继藩朝弘治皇帝讪笑。

        弘治皇帝拉着脸,道:“使者们……款待的如何?”

        朱厚照正sè道:“儿臣既然亲自出马,他们自然是宾至如归。”

        弘治皇帝却一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子,他太清楚了,性子急,脾气又糟糕,有时当着自己的面,尚且敢口不择言,何况是这些使节呢?

        弘治皇帝咳嗽,朝那通译看了一眼。

        通译便对众使者道:“大明皇帝闻知诸位入朝,喜不自胜,北方省与大明,历来没有纷争,皇帝陛下,对于远道而来的朋友,一向以礼相待。”

        使者们沉默片刻,勉强听明白了这通译的意思。

        那齐勒便上前,弯腰朝弘治皇帝行了个礼,道:“能得到皇帝陛下的款待,实是臣下们的荣幸。”

        通译翻译过后。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卿等自北方省来,沿途想来是受尽了舟车劳顿之苦,诸卿家该在大明好好歇一歇,今日朕来召问,却不知,他们对我大明,有何看法。”

        通译会意,便朝齐勒等人开始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