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劣币淘汰良币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劣币淘汰良币

        拟定了计划,一切就好办了。

        接着便是采购大量的物资。

        唐寅和戚景通、胡开山人等,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一次次的研拟可能遭遇到的危险。

        至于招募的人手,则大多还是义乌或是福建布政使司之人。

        这些地方多山,人多地少,哪怕是推广了新的作物,依旧还是吃不饱,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大量的年轻人,虽不愿意背井离乡,可为了活下去,出人头地,同乡之间,相互邀约出去闯荡,都是常有的事。

        他们喜欢抱团,一人有事,一窝蜂的人便追出来和你拼命。

        简直就是专门为出海所准备的。

        一旦到了海外,便是一群豺狼。

        事实上,这些年无论是黄金洲的开拓,还是下西洋,这些沿海的山民,都出力极大,他们不畏艰苦,漂洋过海,抱团互助,仿佛是天生在海上讨生活的人。

        一个月之后,江臣、戚景通、胡开山出海。

        三人临行时,拜别方继藩。

        师生之间是有真情的。

        方继藩也是个感情深受的人。

        看着即将远行的三人,方继藩眼眶竟有点微红,拍拍他们的肩:“保证吧,江臣,你要争一口气,为师不指望你能建功立业,能活得,就好了。”

        说着,他看向戚景通和胡开山,张口:“保护江臣。”

        戚景通热泪盈眶道:“恩师,学生此去,将来凶吉难料,学生不畏死,怕只怕,不能平定海波,给恩师蒙羞,学生乃是齐鲁燕赵人士,齐鲁燕赵之士,慷慨赴死,无所惧也。”

        方继藩感慨,古人们轻生死,重情义,这真的值得自己效仿啊。

        倘若不是自己还要留着有用之身,方继藩当真希望,也去那天涯海角,效仿张骞、班超这样的人,为这大汉民族的万世之基业,贡献一分心力,方继藩摇摇头,苦笑:“景通,为师素来看重你,这些年来,你我天各地方,交流的少,否则,你定当知道为师是个什么样的人,此番你出海,不必有什么顾忌,为师会关照你的家人,对了,你可有儿女?”

        戚景通惭愧的道:“回禀恩师,学生早已娶妻,乃登州张氏,只是……贱内一直无子……”

        方继藩这才想到,此时,大名鼎鼎的戚继光,还没有出生呢。

        这风潮云涌的时代,不能与那天下闻名的名将相见,实在是遗憾的事啊。

        戚景通年纪已不小了,这无子,是他的心病。

        方继藩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拍拍他的肩:“你若是不幸罹难,请放心,为师的孙子,就是你的儿子,以后他姓戚。名字都想好了……要继承你的遗志,光宗耀祖。”

        戚景通虎躯一震,他万万料不到,恩师他……

        戚景通泪洒了衣襟,摇头:“要不得,这万万要不得啊,恩师对学生,已是恩重如山……”

        他一步一回头,跟着江臣人等走了。

        方继藩背着手,远远眺望着他们。

        猛地。

        他想起什么,一拍额头,早知如此,不该送孙子啊,不如等生了孙子,将儿子送了还省心一些。

        方正卿那狗东西,在军事书院,却不知是否有了几分他爹的气概。

        方继藩又想着,却不知自己至爱的弟子刘文善如何了。

        他可知为师在记挂着他吗?

        …………

        吉宝海港。

        数不清的货物,一船船运来。

        这些年来,大明为了下西洋,建造了许多的船只,虽然战舰所需的材料要求较高,可寻常的商船,却是一艘艘的下水。

        这商船被人称之为宝船,宝船的运载量极大。

        这一个个船队,接踵而至。

        带来的,乃是大明的宝货。

        无数的宝货,抵达了刚口,迅速的开始在西洋风靡。

        从前的时候,还没有大规模的贸易,因而,在西洋,人们对于大明的货物,只限于丝绸和瓷器。

        这两样,都是奢侈品,价格高昂,根本不是寻常小民可以承受。

        可随着大明国门的打开,有了四洋商行,再加上舰船越来越多,航路也越来越通畅,顺道儿,许多的海盗,纷纷被打击。

        这便使运输的费用,降了下来,大明的许多普通货物,开始风靡起来。

        当人们发现,许多大明的货物物美价廉,哪怕是价格比本地的商品价格高了一些,却也开始乐于接受起来。

        尤其对于商贾而言,对此格外的青睐,疯狂的推销着这些货物。

        这却导致,需求量开始日增。

        不只如此,大明还想尽办法,收购西洋各地的原料。

        那无数的木材、香料甚至矿石,一并随船运出去。

        这些东西,在西洋多不胜数。

        而对于宝船而言,既然货物运了来,却不可能空船而回,哪怕是回程时,带一些西洋的特产,也是好的。

        而此时,吉宝海港四洋商行每日的营收,也会按时送到刘文善手里。

        刘文善拿着这些营收的报表。

        这数月以来,贸易量不断的增长,无数的货物,在吉宝港吞吐,十分惊人。

        而四洋商行,收到的各国货币,与日俱增。

        刘瑾龇牙咧嘴的站在一边,取出了一个银币:“爹,您瞧,您瞧瞧,这银币,里头到底有多少银,十之**,都是锡啊,还有那铜钱……呸……各国的货币,越来越劣等了,咱们四洋商行,在做亏本买卖啊,爹,再这样下去,咱们非要完蛋不可,四洋商行已经开始亏损了,这还只是账面上的亏损,若是算上咱们收上来的这些破铜烂铁,还不知亏损了多少。爹啊,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干爷,还有您未出世的孙儿想想哪。”

        刘文善取了那银币来,捏在手里,这银币质轻,手指在这银币的面上摩挲一阵,自能感受到上头与正宗银币全然不同的质感。

        这么多货物,出现在吉宝港,而且四洋商行打开门来做生意,各国的钱币,一概承认。

        起初的时候还好,随着贸易量的剧增,明显,各国的货币,都不一而足的开始‘质次’起来。

        且不说,这可能是各国小朝廷觉得有利可图,故意制这等滥钱,再用这些粗制滥造的货币,来换取大明无数的宝货,从中牟利。

        甚至还有各国的商人,也参与其中,他们甚至将原先的铅笔熔炼了,而后,再在其中添加各种的杂质,重新铸造。

        这铅笔的铸造,本就简单,有个模子就可以,就刘文善所知,单单是在真腊,这样的私钱铸造,就极为泛滥。

        只要有利可图,自然会有人铤而走险。

        刘文善面上没有表情,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这银币:“打开门做生意,人家要来买货,我们便要卖货,既然已经承认了他们的钱币,那么,就要讲信用,倘若大明失信,何以服人呢?”

        “陛下怀柔远人,德被四海;至于恩师,更是被人称之为善人,前些日子,经过了吉宝港的北方省船队,不就是这样说的吗?若你我在此,出尔反尔,怎么对得起陛下,对得起恩师啊。”

        刘瑾:“……”

        “可是……再这样的亏损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到了年底,按照证券所的规矩,四洋商行就要公开账目,这账目一公开,亏损如此之大,到时……”刘瑾左右看了看,才压低了声音:“陛下最看重内帑的,若是四洋商行的股价暴跌,只怕……还有咱们仓库了,堆砌了数不清的劣币,这些劣币,能用来干什么?爹,儿子知道,您肯定是有自己的韬略,可是……”

        刘文善笑吟吟的道:“这些钱币……有用。”

        “有用?”刘瑾一脸狐疑的看着刘文善。

        刘文善淡淡道:“当然有用……”他随即,轻描淡写道:“西洋这里,雨季早已来临了吧?”

        “是啊,一直都在下雨,这大雨成灾,令人生厌,听说,暹罗、真腊诸国,更是厉害。”

        刘文善道:“这已到了十月了,从六月开始,足足四月,雨季却还未过去,却是不知,只是苦了这些百姓啊。”

        刘瑾一脸委屈的看着刘文善:“实不相瞒,儿子的心,更苦。”

        刘文善摇头:“大明乃天朝上邦,上天不仁,凌虐百姓,以往的时候,每一次雨季来临,都会伴随着大灾,可今岁的雨季,却更可怕……只怕,到了十一月,雨季也未必能过去,见他们如此,真的让人不忍心啊。四洋商行,不能坐视不理。”

        “啥?”刘瑾懵了。

        刘瑾也是吃过苦头的人。

        他并非没有同情心。

        当初那饥寒交迫的记忆,让他本是扭曲的内心里,多了几分对寻常百姓的同理之心。

        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寻常的宦官,他脱离了低级的趣味。

        可是……

        刘瑾不禁道:“要不要……要不要给干爷……”

        “将在外,君命和师命都有所不受,刘瑾啊,看事情,眼光要长远,否则,就是鼠目寸光了,听我的话,四洋商行要做好准备。”

        …………

        白天去打针,不知道为啥今天医院人比较多,很晚才回来,码完一章送上,明天会按时更新,等好了一点,老虎会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