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大局已定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大局已定

        真腊国王颤抖着捂住自己的腮帮子。

        听到刘文善的话,却以为自己听错了。

        所有人都看着自己。

        刘文善更是笑容可掬。

        不过很快,见真腊国王没有反应。

        刘文善开始变得不耐烦起来,朝着他冷冷开口:“请王一笑。”

        真腊国王:“……”

        他看刘文善的目光,已经变得恐惧起来。

        甚至,或许是因为有了心理阴影的缘故,他总觉得,刘文善随时可能又暴起打人。

        他更绝望的是,五个大臣,居然在此刻,都是默不作声。

        他们宁愿得罪自己,宁愿让自己受屈辱,竟都没有反抗刘文善的勇气。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令他羞愤更甚,他恨恨的盯着刘文善,在这一刻,他失去了理智,大手一挥,扯开嗓子怒道。

        “将他们拿下!”

        这话,是对禁卫长和五大臣,还有殿口的禁卫们说的。

        可是……

        殿中依旧安静的可怕。

        真腊国王见状面目狰狞着,继续嘶声大吼。

        “拿下他……”

        刘文善微笑的看着真腊国王。

        眼神,带着几分奇怪。

        这个世上,终究还是有人不够理智啊。

        好在,理智的人比不理智的人要多。

        所以……

        禁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禁卫长摩尔也则是低垂着头,大气不敢出。

        五大臣个个脸色惨然,噤若寒蝉。

        真腊国王暴跳如雷,面色气得通红,他更加严厉了。

        “将他拿下,拿下,杀了他,杀了他们,杀光国中的所有明商,杀光那些儒者。”

        “……”

        他的话音落下。

        殿中依旧是落针可闻,所有人似乎都当他的话是空气。

        真腊国王拂袖,更是勃然大怒。

        而这……却令五大臣和禁卫们担心起来。

        他们内心的恐惧,随着国王的愤怒,而无限的放大。

        这样下去的话,将不只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而是……

        髯多娄咬了咬牙,突然拜倒在地,朝着真腊国王叩首,哀声道。

        “请……请王笑。”

        “什么。”真腊国王后退一步,警惕似的看着髯多娄,目中带着无比的震惊,嘴角微微哆嗦着。

        “你再说一遍?”

        髯多娄咬咬牙:“请王笑!”

        真腊国王冷笑连连,笑着笑着,目光里竟是泛起了泪意。

        可就在此时,那舍摩陵也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请王笑!”

        真腊国王浑身打了个冷颤。

        他更震惊的看着舍摩陵,舍摩陵可是自己的岳丈,是王后的生父。

        他可属于自己的亲人。

        然而连他也……

        三个大臣,默默拜下,他们没有吭声,可是……身体上的语言,已是透露了他们的立场。

        哪怕是大明王师不至,今日与刘文善决裂,这真腊国,只怕覆亡只在旦夕。

        更不必说,大明已经将他们全家老小的底细,尽都摸了个一清二楚,一旦明师抵达,阖族俱灭。

        这个后果,他们无法想象。

        能成为五大臣的,哪一个不是极聪明的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一切的利弊都已经权衡的清清楚楚。

        真腊国王震惊的看着面前跪着人,不禁连连摇头,后退数步。

        他打了个寒颤。

        那禁卫长摩尔也也一脸惭愧的拜倒:“请……请王笑。”

        殿口。

        禁卫们个个瞠目结舌。

        他们多为摩尔也的心腹,何况,还有五大臣……

        一个个禁卫十分顺从的开始退下,仿佛殿中的事,再也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请王笑,王不笑,则大祸临头,请大王三思。”国王的老丈人不忍心,一脸焦虑的继续劝阻。

        刘文善似乎耐心已经到了极限,面上虽然带着笑,目光却变得越发的冷。

        而此时,真腊国王已是万念俱焚。

        完了,一切都完蛋了。

        可以想象,自己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对真腊的控制。

        他努力的深吸一口气。

        然后……这已被打的如猪头一般的脸,似乎是先进行了小小的酝酿,紧接着,肿的老高的腮帮子,勉强的向上一扬。

        嘴角,微微的勾起。

        他……笑了。

        笑的比哭还难看。

        因为这一刻,他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

        那眼眶里通红,满眶的泪水,似要涌出来。

        他拼命的忍着泪水,昂了昂头,要把泪水逼回去。

        他扯动嘴角,继续努力……

        接下来,他笑的开始有了

        一点模样。

        “哈哈……哈哈……”

        便连笑声,也开始有了几分真切。

        呼……

        他这一笑,所有人如释重负。

        仿佛一下子,像过年一般。

        舍摩陵等人,个个也跟着,强笑起来。

        目中,都带着欣慰。

        危机算是暂时的解除了。

        刘文善也笑了,如沐春风。

        他双手作揖,行礼:“王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王若能知礼,更是值得庆幸的事。请大王上座,接下来,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真腊国王已是面如死灰。

        他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很快,刘文善便取出了一份真腊国与四洋商行的议定书出来。

        摆到了真腊国王的案头。

        真腊国王几乎没有任何的心思去看。

        看了有作用吗?

        即便他心里在不满意,还不是要乖乖的。

        因此他根本都不想看,此刻,他的心里已是翻江倒海。

        刘文善却笑吟吟的道:“大王认为如何?”

        刘文善文的,自是这议定书如何。

        若是可以,那么就赶紧,颁布诏令吧。

        真腊国王深呼吸,眼睛微微转了转,看了殿中一群期待的人……

        最终他道:“可。”

        “大王贤明,若如此,则四洋商行与真腊国便可合作顺畅了,而当下真腊国中的危局,也自然可解。”

        真腊国王:“……”

        刘文善道:“不知大王,何时颁布诏书。”

        真腊国王沉默。

        舍摩陵却忙道:“现在就可以。”

        “如此甚好。”刘文善颔首点头,他感受到了真腊表现出来的善意:“那么,西山钱庄以及四洋商行,将会竭力的配合。”

        刘文善又看向五大臣,淡淡开口说道:“大王身边,有如此之多的贤明之事为之肱骨,臣为之欣慰,依臣而言,大王乃是贤主,真腊国中祭祀之事,自有大王,而政务,当由这五位贤臣而出。”

        五大臣沉默,看着刘文善。

        今日之事,只怕已令得罪了国王,倘若国王不忿,他们往后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

        五大臣想要平安,除了要抱团之外,只怕,引大明而制国王,似乎也成了他们的未来的出路。

        “议书之中,规定了西山钱庄和四洋商行,将派驻人员在真腊,负责真腊钱币流通以及商贸往来之事,依臣之见,大王应该视他们为肱骨,货币和商贸之事,该多向他们询问才是。”

        “本王……知道了。”真腊国王艰难的点头,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才从口里吐出话来:“到时,自会册封他们的官职。”

        这一条,对于刘文善而言,乃是重中之重,钱庄和商行,委任掌柜驻此,没有身份可不成,因此,这真腊国的五大臣,只怕需改成七大臣了。

        双方在此后,进行了长达三日的细则拟定。

        一份份的议定书,签署出来。

        而随即,则是真腊国王发出了一份份的诏命,昭告国中。

        西山钱庄真腊分号的掌柜张辉,被任命理财大臣。

        四洋商行真腊分号的掌柜刘建成,则被委任为真腊国通商大臣。

        这两个职衔,由西山钱庄和四洋商行举荐,而后真腊国王核准,一旦去职,这大臣之位,也就去除了,直到钱庄和商行提出新的人选接任,那么这大臣的头衔,则重新册封。

        西山钱庄,将在真腊建立分号,发行宝钞,取代当下的钱币。

        对于现下的真腊钱币,钱庄也准许进行兑换,回收和作废所有的旧币,而后,发放出新币。

        四洋商行则主要负责对真腊的贸易,或是对真腊国进行投资。

        紧接着。

        最后谈的很愉快,刘文善高兴的将西山宝钞的各种钞票,统统送了一份给真腊国王作为礼物。

        真腊国王接过了宝钞。

        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

        这宝钞固然是印刷精美。

        十两银子的面额上,正面印刷的乃是大明太祖高皇帝。高祖高皇帝,印制的可谓是栩栩如生,每一个纹理,哪怕是胡须,都是清晰可见,天知道这到底是如何印刷上去的。

        上头,还有数字。

        而背面……

        就更值得推敲了。

        真腊国王乃是王族,自幼,自会接受最良好的教育,所以……他粗通汉文。

        整个背面,印刷的,却是《三字经》,从三字经里,截取出了精华,一字又一字,看似密密麻麻,偏偏又清晰可见。

        真腊国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接着,他取出了五两的钱钞。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除了正面乃是文皇帝之外,背面,却是大明的百家姓。

        赵钱孙礼……诸如此类。

        他面上带着恐惧,宝钞的背后,所带着的心机,实在是恐怖。

        这样的宝钞上,没有一句是真腊文字。

        而钱钞,却是军民百姓们,最常用之物,几乎每一个人,都需辨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