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书同文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书同文

        至于一两,五钱,一钱的银票。

        也大抵都是如此。

        这一张张的纸票,有汉诗,有辞赋,有大明皇帝的宝相什么都有,就唯独,和真腊国,没有丝毫的关系。

        货币,是最基础的工具,每一个人都需要它,每一个人,都可以为它而铤而走险,军民的一切活动,都与它分不开关系。

        此等密切的关系,人人手里都有,只是或多或少罢了。

        那么想想看,岂不是每一个人,都需随时看到大明皇帝,甚至还有大明齐国公的模样?

        更深入的去想,这背面的文字,岂不是人们随时携带的课本,里头的每一个文字,久而久之,都会有熟悉感。

        甚至有人自然而然的会去了解,上头这一个个方块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长此以往会变成什么呢?

        若在真腊,人人都会念百家姓,会有三字经,有了这个基础,再加上那些新学的儒生们,散落在真腊国各个角落,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百年之后,还会有真腊吗?

        真腊国王的眼底,埋藏着恐惧。s1;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竟是无计可施。

        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看着和四洋商行和西山钱庄走的越来越近的五大臣,还有那些惶恐不安的禁卫。

        真腊国王很清楚,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闭嘴,亦或者笑!

        一切都完了。

        从真腊王宫离开。

        刘文善和刘瑾满意的坐上了马车。

        刘文善坐在车里,面上出奇的冷静,他眼眸一张,徐徐道:刘瑾啊。

        啊刘瑾抬头,看着自己的爹。

        他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爹,这个大儒的骨子里,原来还藏着一柄剑,杀人不见血,令人生畏。

        刘文善看向刘瑾,继续徐徐道:既已经布置妥当了,接下来,就要让真腊国安定下来,西山钱庄,需立即收购旧币,当然,是以现在的价m收购,也要立即推出新币,除此之外,在真腊的西山钱庄里,需要有足够的储备金,要应对可能发生的挤兑,有了信用,包括了真腊国王,甚至是这真腊无数王公大臣,以及商贾和军民百姓,他们一旦接受了大明宝钞,那么再借助四洋商行,大明再真腊,也就算是站稳脚跟了。这也是向各国传递信号,告诉他们,他们国中的问题,只有四洋商行和西山钱庄可以解决,他们若是不f从,那么,真腊王就是他们的下场,若是他们肯f从,真腊,依旧可以作为样板。真腊敢为天下先,这是值得鼓励和提倡的,所以半月之内,真腊的所有混乱局面,一定要平息下来。

        儿子知道了,儿子一定不负父亲的期望。

        刘瑾很乖巧的点了点头。

        刘文善微笑。

        对于这一点,刘文善是很信得过刘瑾的,刘瑾是个完全可以独当一面的人。

        只是有时候脑子不容易转过弯罢了。

        抿了抿唇,刘文善又继续说道。

        半个月后,等真腊国的局势稳固,接下来,再和各国去接触,一切的条件,都以真腊国为准,倘有人疑虑不定

        说着刘文善眼里闪烁,不禁顿了顿,咽了一口吐沫,又继续开口说道。

        货币失去了信用,势必国中局势不稳,盗贼四起,军心更是动摇,那么你们四洋商行,在此国之中,寻一些重臣吧,和他们s下接触接触,三条腿的蛤蟆难寻,可这国王,还不好找吗?这大街上,有的是。

        明白了。刘瑾这一下懂了父亲的意思,朝他重重点头。

        不合作,西山钱庄和四洋商行在背后加一点劲,再暗通某些位高权重的大臣,给予其支持,在这危机四伏之时,足以让当下许多国王的统治岌岌可危。

        要嘛妥协,要嘛宗庙不保。

        马车行走到了一半。

        刘文善突然下车。

        沿街上,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赤足百姓。

        他们肤se黝黑,席地而坐,或是抱着孩子,或是懒散的依偎,见了马车停下,身边数十上百护卫一字排开,个个吓得想要后退。

        刘文善下了车,双目之中,却禁不住有些s润。

        此乃国都,国都尚且如此,那大灾的吴哥,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人间地狱,想来不过如是吧。s1;

        一个胆大的孩子,赤足踩着碎石而来。

        下意识的,孩子朝刘文善张开手。

        两手鞠着,露出乞讨之状。

        他的父母,似乎瞧见了,惊讶于他的胆大,在远处显得焦灼,朝他呼喊着什么。

        刘文善默然,躬身声摸了摸孩子的头,喃喃道:倘使朱门凡有同理之心,何至于此,理应让真腊国王来看看,他的子民,是什么样子。

        下意识的

        刘文善回顾左右。

        刘瑾嘴张的很大,把自己的袖子捂紧,一副非常不情愿的样子。

        刘文善目光一沉,直直的盯看着他。

        刘瑾这才不甘心情愿的乖乖从袖里居然掏出一个荷叶包的糕点出来。

        刘文善接过,将高点放至孩子的手心。

        孩子顿时大喜,呼喊一声,紧接着,数不清的孩子便涌出来。

        饥饿的孩提们将刘文善等人团团围住,个个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们。

        刘文善环视了一圈面h肌瘦的孩子们,无奈的摇头,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随即便回顾刘瑾,吩咐道。

        想办法,四洋商行预备一些粗粮,在此设个粥棚吧,虽是杯水车薪,可至少可让人良心好受一些。

        刘瑾点头:噢。

        刘文善从孩子中挣脱出来,重新登上了车。

        坐在沙发上他深深皱眉,若有所思。

        刘瑾坐在对面,奇怪的打量着自己的父亲。

        他依旧还心疼自己的糕点,自己为了攒银子,平时都舍不得吃呢,实在太馋了,才捏下一小块解解馋。

        刘瑾突然想到了什么:爹

        嗯?刘文善回神,询问式的看向刘瑾。

        刘瑾抿了抿唇,认真的说道。

        爹,儿子觉得,爹在真腊王面前,过于鲁莽了。他顿了顿,面上透着犹豫,最后还是咬牙问出了自己的困h,

        倘若那真腊人不肯就范,爹岂不是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嘛?

        刘文善笑了,他目光幽幽,很是认真的解释给刘瑾听。

        君子伺机待时而动,犹如利剑,不动则以,动则见血封喉,这可不是鲁莽,而是有备而来,你可知道,在殿中的场景,为父早在一月之前,就已在心中预演了数十次,我为刀俎,人为鱼r,难道还该客气吗?

        原来这不是一时的冲动啊。

        而是有备而来。

        刘瑾:

        卧槽自己的爹和叔伯们,真厉害。

        他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认了一个爷爷,否则,若和这么一群人为敌,真的会被碾的连骨头都剩不下了。

        好可怕!

        真是让人胆颤。

        可此时,刘瑾心里生出的,却是满满的幸福感。

        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