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方家发达了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方家发达了

        弘治皇帝微笑,看着个个兴高采烈的肱骨之臣们。

        他也乐了。’

        一边的花别人的钱,开心得不得了。

        另外一边,却是老子有钱,花钱总是一件愉快的事。

        当然,钱得花的值得才是。

        看着刘健等人,弘治皇帝淡淡的道:此营既是天赐营,乃是上天赐予朕的外孙的礼物,朕也没有什么东西送给他,这天赐营,就赠给朕的外孙吧。真羡慕这个孩子啊,还未出世,就有一个这么心疼他的外父,再传旨,天赐营为鲁国公护卫,鲁国公一系,永为天赐营都指挥使,世袭罔替,方继藩暂代都指挥使一职,方天赐,暂时为副,啊接下来,是不是该给孩子们刻一颗官印?

        刘健:

        李东y和谢迁面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

        尤其是马文升,突然像失了魂一般。

        众人看着弘治皇帝。

        钱是陛下出的。s1;

        且不说陛下是天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何况人家还出了钱,出钱的人你都不尊重?

        不等刘健等人预备开口反对。

        方继藩在另一边,急速道:陛下圣明,儿臣替臣子多谢陛下恩典。

        这算是把棺材的最后一颗钉子给钉上了。

        方继藩心里感慨,陛下还是很大方的啊,从前对他确实多有误会。

        这等于送了方家一队s兵.

        将来方家的安全,算是保住了。

        当然,弘治皇帝如此大方,自然和天数有变不无关系。

        从前,大明就是一亩三分地,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自是要防范一切可能滋生的隐患。

        可是放眼天下,这天地何其辽阔,数不清的海岛和陆地,而大明名为中央之国,实则却是偏居一隅而已。

        弘治皇帝既已经决心,将来实行分封。

        也唯有分封,方才能保证未来大明可以顺利的开疆拓土。

        若是没有分封的动力,凭什么将大明的疆土,扩展到天涯海角呢?

        所谓的总督,或者是任命的巡抚,终究不过是官而已。

        官可守土,却无法开疆,他们没有开疆的意愿。

        而在弘治皇帝心里,能够分封的,只有朱家的子孙,这是宗室,是根本。

        哪怕是宗室不可靠,可只要宗室还在,大明这块r,终究还是烂在锅里。

        当然除了宗室之外,弘治皇帝也有自己的小s心。

        自己只有一儿一nv,在他心里,这nv儿,也是自己的心头r,她的孩子,比之自己的同宗,更令自己牵肠挂肚。

        再者,方家父子忠心耿耿,今日有此局面,和方父和方继藩不无关系。

        这是一块肥r。

        天子吃下最大的一块,其他的边边角角,既分给宗室,自己的nv婿和外孙们,为何不可留一些。

        现在将这天赐营,赠给方家,不过是为以后做准备罢了。

        这一旦旨意一下,宗室们,和方家的子孙们,便要带着人口,前去天涯海角,自己的外孙,将来在外头,没有一支现成的武装那可不成,心里不踏实。

        弘治皇帝说罢,看向方继藩:继藩,记着,这是给朕外孙的,不是给你的,你只是代职,钱是朕的内帑里出的,这如何招募,如何成军,你且说了算,不可糟蹋了朕的银子。

        方继藩感动道:陛下,儿臣敢不竭尽全力。

        弘治皇帝哈哈笑起来。

        方继藩接下来:只是儿臣想了想,心里,难免有一些愧疚,儿臣的大子,一直觉得我这做父亲的,不好,待他太刻薄了,他心里一直都在责怪儿臣这个做父亲的。现在次子要出生,可他现在啥都没有,他这未出生的兄弟,却已是开府建牙,独领一军了,儿臣哎儿臣心里过意不去啊,固然,这孩子是个纯孝之人,想来口里绝不会有责怪的意思,可他的心里,一定是如锥心一般。儿臣身为父亲,不能做到一碗水端平,实在是汗颜。

        方继藩痛心疾首的捶着自己的心口。

        刘健:

        李东y:

        谢迁:

        马文升:

        张升:s1;

        弘治皇帝:

        陛下,您倒是说一句话呀,不知陛下,有没有什么主意,要不,儿臣这就让正卿到御前来,让陛下开导开导他,他还是个孩子,可是事非道理,想来还是懂得吧,他心里最ai的,便是他的外父,也就是陛下了,陛下说的话,他一定肯听。

        刘健觉得喉头一甜,只觉得五脏六腑在翻江倒海,就差一口老血喷出来了。

        弘治皇帝此刻,不笑了,面上青一块红一块,抿抿嘴,想要张口说点什么,可又如鲠在喉。

        良久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保持微笑:卿之所言,甚是,做父亲的,不可厚此薄彼,这做外父的也是如此,朕拿主意啦,于j趾,再设一营,叫正卿营,钱粮弘治皇帝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内帑出了。

        倘若陛下让自己建立军队,方继藩还真没这个胆子,心里难免还在揣测,这是不是陛下在试探自己,是不是想要将自己一刀宰了。

        可是

        这军队既然是自己孩子的。

        方继藩心里,却是放了一百个心,弘治皇帝不是一个杀外孙的人,别的天子,方继藩不敢保证,弘治皇帝,方继藩可以确信。

        方继藩感慨万千:陛下这么厚的礼,儿臣

        卿家就不必客气了,何况,这也不是赠给卿家的。

        方继藩道:那么,儿臣只好厚颜无耻的接受了,说起来,还真有些难为情,历来都是nv婿孝顺泰山,何来泰山对婿家这般好的,要不,儿臣索x入赘了吧

        这叫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了。

        不可!

        方继藩的话音刚落。

        突然之间,殿中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咆哮声。

        刘健,李东y,谢迁人等,j乎是异口同声,立即发出了一声怒吼。

        卧槽

        你方继藩这狗东西,要点脸吧。

        现在两个外孙,就已要到了这么多的好处。

        本就坏了朝中的规矩。

        内帑的银子,是皇上的,也是大明的。

        你方继藩还想入赘,入赘了,两个外孙,岂不就成了孙子,这是想将内帑搬空吗?

        刘健似乎也觉得,方才自己有些失态了,忙是将面上的怒容,变成了笑容,故作和悦之se,语重心长道:齐国公啊,此事万万不可,方家数代单传,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乃家中独子,怎么可以入赘呢,再者说了,历来也没有天家收入赘nv婿的道理,齐国公,您说是不是?

        弘治皇帝:

        方继藩才一脸遗憾的样子:这样呀,既如此,那便算了,不过我一直觉得,咱们方家莫说是血脉,便是身家x命,都是皇上的,只要陛下想要,哪怕是无后,也没什么要紧。至今历朝历代都没有这个先例,难道

        刘健义愤填膺,如怒目金刚道:就是不可,老夫第一个不答应。

        弘治皇帝压压手:好了,不要争辩了,刘卿家,此乃继藩戏言,你莫要当真,他毕竟身患脑疾,不要计较。

        刘健方才呼出一口气,突然觉得自己挺傻的。

        陛下说的对,自己堂堂内阁大学士,吃的盐比某些人吃的饭还多,跟一个脑疾的狗东西争论个啥,他忙道:老臣惭愧。s1;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也乏了,马上,秀荣就要入宫,朕要见见他,诸卿退下。

        方继藩眨眨眼:陛下,儿臣也需要告退吗?

        需要!刘健等人又是口出一词。

        大有一副,你方继藩若是留下来,我等便打算死赖于此,不走了的架势。

        方继藩一脸幽怨的看着刘健人等,翁婿之间的j流,你们怎么这么热衷,太子成日借他泰山们的银子,也没见你们去批判j句,成日就来管我做什么。

        方继藩只好跟着刘健等人一道告退而出。

        刘健等人这才勉强松了口气。

        他们又觉得方才好像在殿上,对方继藩刻薄了一些,刘健勉强挤出j分笑容:齐国公啊,恭喜,恭喜了。

        谢迁和李东y人等也都拱手:恭喜。

        方继藩点头:惭愧,惭愧,迄今为止,才生了两胎,小子理应多多努力才是,多子多福,以后生个十个八个,方才对得住诸公的厚望。

        刘健的脸都绿了。

        十个八个

        要点脸吧,内帑要空了。

        大家都挤出笑容,只是笑容有些苦涩。

        刘健g笑道:但愿齐国公能心想事成。

        马文升在后头,低声咕哝:生这么多做什么,闹心!

        这些话,方继藩没有听见。

        他突然发现一个光大方家家业的途径了。

        宛如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心里禁不住默默的念叨:一分耕耘,一份收获,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我方继藩定要悬梁刺g,奋发有为,为了广大家业,小小的牺牲是值得的!勉之!

        第三章送到,月底了,求点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