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封国于鲁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封国于鲁

        宗亲们挑剩下的?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的看着方继藩。

        他万万料想不到,方继藩如此的高风亮节。

        这个女婿真的很为朕分忧啊。

        本来宗亲们就不情不愿,谁也不肯去。

        大明朝为了遏制宗亲,免得闹出乱子,历来是不提倡藩王们有什么作为的,说穿了,就是当猪养着。

        你看朱家的猪,一个个又大又圆。

        可现在一下子,却突然改变了国策,要分封,要让他们去开创基业,而后二话不说,把他们丢到天涯海角去,换做是谁,都受不了的啊。

        方继藩是弘治皇帝的女婿,亲的。

        若是这个时候,方继藩肯做表率,那就再好不过了。

        而且方继藩还如此高风亮节,其他人找不到什么说辞,这分封之事也就顺畅了。

        这个时代,京师是个好地方,穷乡僻壤之地,哪怕是可以做土皇帝,也是没多少吸引力的。

        这也是弘治皇帝需要考虑周全的地方。

        弘治皇帝一脸疑窦的看着方继藩,随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愧是朕的女婿啊。朕在想,就算是分封之后,你也不能走,让你爹就藩吧,不过,朕打算给你们方家两块封地,一处是你父亲的,一处,是你的。

        方继藩道:陛下太垂爱了。

        弘治皇帝想了想:朕为这分封之策,操碎了心,这分封,既为了皇族,也是为了我大汉啊,若我大汉的子民,能在天下各处开枝散叶,如此,就算中国有失,亦可保全大汉的血脉。蒙元之难,就在眼前,历历在目,哎天下哪里有什么万世基业呢,这一点,虽是群臣百官,每日歌颂,可真岂会没有自知之明,天数无常,我们做好眼下的事,给未来的子子孙孙们,多一条出路,狡兔尚且三窟,你说是不是。

        方继藩想了想:陛下,臣以为,万世基业,也未必没有可能,从前历朝历代做不到,并不代表陛下做不到,陛下乃天子中的龙凤

        弘治皇帝微笑:人有生老病死,天子如是,王朝亦如是吧。好了,不要再说这些子虚乌有之事,做好眼下吧。

        他抖擞了精神:太子近来在做什么?

        方继藩道:制药。

        弘治皇帝道:有成果了吗?

        方继藩:

        弘治皇帝喃喃念道:看来是没有什么成效了,不过由着他吧,朕的孙儿,朕让他至礼部观政了,让他学一学吧,历练历练,没有坏处,此次分封,他也参与了,却不知,礼部划分的七十九方国,如何。要做到一碗水端平,真是不容易,礼部尚书张升,压不住那些宗亲的,只能让皇孙来。

        方继藩明白弘治皇帝的意思,这事,涉及到的利益太大。

        礼部所划分的方国,肯定会有人不满,人家不敢拿皇帝如何,这些皇帝的叔叔伯伯,还有堂兄弟们,还不能拿你礼部尚书怎么样?

        最是难断的就是家务事。

        所以需皇孙亲自出马不可。

        弘治皇帝感慨一番,挥手让方继藩告退。

        紧接着,整个朝廷便开始混乱了。

        为了分封的事,几乎闹得不可开交。

        最惨的就是刘健,成日有人登门。

        都是那些王爷们。

        王爷们死赖在那不走,有说自己有旧疾的,身子不好,要多给照顾。有说自己夜里怕黑的,需和自己的侍妾大被同眠才成,可她们身子弱不禁风,受不得颠簸之苦,得给他们准备最大的宝船,那种能承受风浪的才好。

        也有的见面就哭,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

        刘健吓得不敢回家了,成日都在内阁里待着。

        朝中百官,轻忽了这些王爷们的战斗力,他们是见缝插针,寻找一切可以寻找的关系。

        以至于弘治皇帝,对他们也是无奈。

        到了月底,诏书出来,七十九个方国,其中二十七个大方,五十二个小方,一张天下舆图,标注了位置。

        所谓的大方和小方,其实没有多少意义。

        因为这玩意根本就没有疆界,也就指定一个地方,让你筑城,当然,现有的‘城’是有的,譬如许多地方,已经有移民搭起了一个聚居点。

        而至于城外,遍布了‘土人’,你的活动范围有多少,就全凭自己的努力了。

        不努力的话,说不定土人把你一家老小都烧了。

        宗亲们也分不清哪个好还是不好。

        只记得方继藩想去昆仑洲,这昆仑洲极为抢手,昆仑洲总计十三个方国,一下子便被抢了一空。

        接着的大热门,便是黄金洲的南部了。

        那里开发的比较早,大明的船队第一次到达,相对来说,没什么危险。

        最惨的乃是澳洲和黄金洲的北部。

        澳洲那儿,据闻是一片荒漠,土人很野蛮。因而,那里只有四个方国。

        最可怖的,是黄金洲的北部。

        那儿不但有大量的土人,而且西班牙人在那里建立了一个个的聚居点,西班牙人战斗力并不弱,新津城的教训,大家可是历历在目呢,说不准,人一到,西班牙的军马便到了。

        再北一些,则是天寒地冻的地方,现有的条件之下,根本不值得开发。

        等众宗亲们个个捋起袖子瓜分之后。

        留给方继藩的就是这么个地方。

        国号为鲁。

        位置,大抵是在五大湖附近。

        这一处方国,孤零零的,就两个方国。

        西班牙在南黄金洲遭遇挫折之后,一直都在经营黄金洲的北方,靠近那里,随时都有被殖民者袭击的危险。

        大家看到方继藩的方国位置,一下子心态平和了。

        不管如何,再惨,能有方家惨吗?

        鲁国和齐国,都是四面楚歌,这地方既没发现矿产,又危险无比,想一想,居然让人觉得很激动。

        弘治皇帝大抵看过了舆图,倒也为方继藩担心起来。

        召方继藩觐见,不禁对方继藩道:继藩,此地,乃大凶之地,不若,朕给换一处封地吧。

        方继藩摇摇头:若是陛下换了封地,那么其他的宗亲,肯服气吗?他们一定又要闹起来,那些自觉地不满意的,少不得又要恳请陛下也给他们换一换了,陛下要消弭争议,这是唯一的办法。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不禁叹了口气:若如此,就太委屈你了。

        方继藩摇头:儿臣受一点委屈,不算什么,只要不让陛下为难才好。

        这就是自己的女婿啊,瞧瞧他,从不向自己索要好处,最艰巨和困难的地方,他总是冲在前。

        这样忠厚的老实人,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

        弘治皇帝一阵唏嘘,眼眶竟有些微红,他侧目,看了萧敬一眼:萧敬啊,你该好好向继藩学一学,这样才能深得朕心。

        萧敬淡淡的笑了笑:噢。

        这消息一出,倒是让京里起来。

        听说王爷们都分封了,京里少了王爷,还有数不清的旁系宗室,以及无数的随从,倒是引起了一些市场波动。尤其是宅邸的价格,竟是有些松动。

        当然,大家最关切的,乃是方家会封去哪里。

        得知鲁国和齐国分封于黄金洲以北,一下子,那印制的天下舆图,竟突然热销起来。

        似方继藩这也以天下人为己任的人,当然难免遭庸人嫉妒。

        大家买了天下舆图,寻到了位置,一看,扑哧一声,便笑起来。

        痛快啊。

        方继藩你也有今天。

        以后你们方家一家老小都去那儿,十有八九,要被土人和西班牙人宰了。

        不少宗亲,起初还闷闷不乐,毕竟要先让护卫和奴婢前往封地,并且要进行筑城,五年之内,也要就藩。

        可现在一看方继藩,顿时心态平和了。

        方继藩回了自家的宅邸,便要开始预备筑城之事了,方家的宗亲,也得迁徙过去一大批。

        不过方家一系,数代单传,人丁有些单薄,这可和其他的藩王不同。

        譬如周王,从太祖皇帝开始,第一代周王就可劲的生,而今,经过了数代,除了承袭爵位的周王之外,下头还有好几个郡王,郡王之下,有数百个辅国将军中尉,这些人,可都是有自己的护卫和仆从的,随随便便,就能拉起上万人的队伍。

        方继藩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倒是王金元为之愤愤不平:少爷,这太欺负人了,少爷立了这么多的功劳,凭啥分封去那儿啊。少爷少爷

        方继藩却是道:你懂个屁!

        王金元立即住嘴。

        这才是好地方,既非南黄金洲,地处炎热的地方,土地又丰腴,随便攀到树上采野果,都能让人吃饱,可本少爷的封地,虽然需要开垦才能种出粮食,可只有如此,才可让治下之民,懂得投入,才有产出,鲁国之民和齐国之民,将来都会是好样的,不会像南黄金洲人一样懒惰。

        方继藩又道:被强敌环伺,这才可以培养他们的血性,强壮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存有紧迫感,而不是散漫现在少来啰嗦这些,眼下最重要的是我方家,可有宗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