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至亲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至亲

        宗亲……

        家国天下。

        首先便是这个家字。

        在古代,家并非是小家庭,而是一个大家族。

        没有大家族,就抱不成团,就无法抵御外界的危险。

        从先周开始,所谓的分封,其实就是家族式的分封。

        一个家族,迁居于某地,筑造城池,抵御外来的危险,彼此之间,守望相助。

        可现在,新的分封开始。

        方家要去黄金洲,别人都是一大家子,愉快的带着护卫搬迁,方家带啥?

        一个国家,需要有骨干,需要有血脉相连的命运共同体。

        这些人,是离不开藩地的,虽然后期,藩国要招募许多的移民,可没有族人这个基础,想要在万里之外生存下来,是个很费心思的事。

        王金元瞠目结舌的看着方继藩,想了想:“南和伯一系……”

        方继藩呷了口茶:“思想不要狭隘嘛,要用开阔的思维来看待问题,你再想想,比如五百年前……”

        “这个……”王金元精神一震:“小人去查一查。”

        说来也巧,还真让王金元查着了。

        方家的家族,从西晋永嘉年间,方家本是北方的士族,可随着永嘉之乱开始,当时的方家,一分为二,一支留在了北方,另外一支南下渡过了长江。

        此后历经了数百年,南方的这一支,人丁日益单薄,不过,方继藩的祖宗们,运气好,恰好朱元璋驱逐北元,于是在南方跟着洪武太祖高皇帝北伐,立下了功劳。

        而数百年间,留在了北方的这一支,开枝散叶,而今,也是有声有色,历史上,倒也出现过一些名人,不过近年来,有些不振。

        可是他们人口多啊,北方方氏,在山西布政使司的灵丘县,还有北直隶的蔚县等地遍布,有人口三万余户。

        这一户,就是三四口人……昌盛的很。

        方继藩拿着北方方氏的族谱,努力的开始做着功课。

        在数千年前,方家出自神农氏。

        神农氏,那可是很了不起的人啊。

        当然,那个太远。

        而到了一千三百年前。

        自己的太太太太太太……祖,好吧,管他是谁……不管怎么说,方继藩可算是找着亲人了。

        “灵丘县和蔚县那边怎么说?”

        王金元笑吟吟的道:“已经联络了,听说少爷要认祖归宗,高兴的不得了呢,阖族上下都沸腾了,族里的乡老,本是想要亲来京师拜谒的,又怕唐突……”

        “这样呀。”方继藩感慨:“真是不易啊,这是人家的难处。想到我方继藩,竟还有一群这样老实忠厚的族人,我方继藩,真是感慨万千啊。方家人,如同源之水,虽是流落至了各处的江河,可本性,却是不会变得,都是老实忠厚。你叫人,去送个信,下个月,我方继藩要去祭祖,顺道儿,论及长序,将我们南宗方氏的族谱,与之合并。”

        “是,小人明白了。”

        …………

        京师距离山西并不远。

        方继藩心里挂念着远在山西的亲人,带着人,只一天时间,便快马加鞭的抵达了。

        这是一个一看就带着淳朴家风的村落。

        灵丘县乃是宗祠所在地。

        附近各县的族人,都来了。

        本地的知府、县令,以及七七八八的佐官,也都匆匆赶来。

        北宗族长方东亮红光满面。

        发迹了,发迹了。

        原来鼎鼎大名的新津郡王和齐国公,就是那个方家,居然一千多年前,大家是亲戚。

        人家还大老远的赶来,认祖归宗。

        一念至此。

        方东亮就忍不住涕泪直流,高兴啊。

        祖宗积德,灵丘方家,也要发迹了。

        以往对他爱理不理的县令,现在前倨后恭,拉着方东亮的手,不断的嘘寒问暖:“老太公,你可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你们方家是积善之家,忠门之后……”

        另一边,知府咳嗽。

        恶狠狠的瞪了这县令一眼。

        县令一脸幽怨,乖乖的退到了一边。

        知府老爷方才接过了县令方才拉过的手,拍了拍方东亮的手背:“老人家,本官与你一见如故,今日特下乡来,便是要探望探望你,您老身子真是硬朗,只怕已到了古稀之年了吧。”

        古稀之年,意思是到了七十岁了。

        方东亮道:“小老儿才四十又八。”

        知府:“……”

        “来了,来了……”

        外头是人山人海,无数的方家族人都汇聚一堂,这人潮之中,人们自觉地分开了道路。

        祠堂中的诸人,更是精神一震。

        知府和方东亮为首,银子出去相迎。

        便见一个穿着钦赐蟒袍的年轻人带着几个扈从而来。
        r    />

        这是皇帝钦赐的,只有太子、皇后、太后、有功文武大臣、属国国王、朝贡国酋长、部落首领才有资格接受赐予。这蟒服与龙袍相似,区别在于龙为五爪,蟒为四爪。

        这大红色的蟒服,几乎刺瞎了众人的眼睛。

        那知府和知县等官,纳头便拜,口称:“见过下官见过齐国公。”

        方继藩没理他们,朝方东亮道:“这些人是谁,我方继藩前来祭祀先祖,是私事,而非来办公务,怎么来这么多的官军和差役,让他们统统走开。”

        知府:“……”

        说着,方继藩抖擞精神,随方东亮进入宗祠,方东亮取出族谱,这族谱里,算是将南宗和北宗合二为一了。

        方东亮喜极而泣:“论起来,齐国公乃我弟也。”

        方继藩拉着他的手:“这样呀,这么说来,我的辈分,竟还不低。”

        “好,我且先去祭祀祖宗罢。”

        方继藩到了祖宗的灵位前,焚香,祭祀。

        礼毕。

        方继藩与方东亮到了东配房,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显出几分疲惫:“老哥,这宗祠,太寒酸了,实在辱没了我们方家的威名,我方继藩是做什么的,那可是修过宫殿的,过些日子,我让西山建业修一个祠堂,要比这大数十倍,天下除了皇上的宗庙,咱们方家的宗祠,要最雄伟才是。”

        方东亮听着,哭了:“若能如此,实是方门之幸啊,齐国公…”

        方继藩一摆手:“叫我老弟就成了,不要这么生疏。”

        “贤……贤弟……”方东亮有些生涩:“咱们方家自高祖静宜公而始,历代六十三代,贤弟最为出众……想想,这理应是祖宗保佑吧,现在贤弟又要修祠堂,愚兄……真是……真是……”

        他哽咽难言,开始擦拭眼泪。

        有了齐国公好啊,以后方家的子弟们多了出路,方家要抖起来了,看谁以后敢和方家争灌溉的水渠,打不死他们。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算什么,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还打算,给大家修大房子呢。”

        “大房子……”方东亮要窒息了,难为情的道:“这要破费不少吧。”

        方继藩摆摆手:“都是亲人哪,说这样的话?”

        “是,是,是,愚兄惭愧。”方东亮小鸡啄米似得点头:“只是,不知,从何修起?这……这……说来真不怕贤弟笑话,单说灵丘方氏吧,大大小小,有三千五百多户,可是地少人多……只怕这房子修起来……”

        “当然不在灵丘修。”

        “那……”方东亮嘴张的有鸡蛋大,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老心肝:“难道……难道是去京……是去京……”

        方继藩道:“去黄金洲!”

        噗……

        方东亮方才喝的茶,直接呛出来。

        …………

        族人们欢天喜地的聚集在这祠堂之外。

        大家高兴的满面红光。

        附近各县的方氏族人都来了。

        还有一支,居然是从宣府都司那儿千里迢迢赶过来的。

        现在齐国公已去拜祖宗去了……接着,便有方继藩的扈从,直接抬来了一个个箱子。

        众人看得稀罕。

        箱子打开。

        “呀……”人们发出欢呼。

        是宝钞,是一箱箱的宝钞。

        大手笔,真是大手笔啊。

        果然……齐国公,不但是自己的族亲,还是个好人哪。

        “尊奉齐国公之命!”王金元发出大吼:“这一次,带来了百来万两银子,这是要分发给各家各户的,齐国公说了,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家也不必客气,以后……还有的是关照。”

        嗡嗡嗡……

        一百万两银子。

        分发下来。

        这一户,岂不是有三十两。

        三十两可不是小数目啊,在京师,一个人不吃不喝,只怕也要攒个一两年。

        若在这里,可能攒十年都未必有。

        “齐国公大恩大德。”

        “齐国公公候万代。”

        “堂叔衣锦还乡,咱们待会儿见了他,一道给他行个礼。”

        王金元压压手,歇斯底里的大吼:“除此之外,尊奉皇帝之命,方氏即将迁徙黄金洲,至鲁、齐二国,诸位,从此以后,你们便是鲁国和齐国的国人了。”

        “……”

        一下子,这宗祠外头安静下来了。

        黄金洲……

        卧槽……

        人们安静的可怕。

        人离乡贱。

        听说,那儿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呢。

        “这是皇上的旨意,新津郡王他老人家,已经先去了,就等你们去会合,齐国公脾气不好,他说了,是亲人的,过来拿钱,不是亲人的,吃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