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陛下洪福齐天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陛下洪福齐天

        方继藩想来是怕死的。

        这个世上,唯一让他死的理由,想来也只是为了中华崛起而死。

        可若是中华崛起,需要他好好的活着,那么,他不介意苟且偷生。

        可在弘治皇帝面前。

        弘治皇帝越是让方继藩不准靠近,方继藩偏要靠近。

        我方继藩不是吓大的。

        他看着那殿中角落里战战兢兢,满怀着恐惧的宦官。

        他能理解他们。

        做太监已经很不容易了,需要忍受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更需要忍受内心的煎熬,要放得下低级的趣味,割舍掉人最原始的yu望。难道还不准人害怕吗?

        方继藩放肆的到了弘治皇帝面前。

        抬头,见萧敬站在一旁,眼睛红了。

        皇帝就是萧敬的天。

        他和别的宦官不同,他入宫时起,进了内书房读书,接着,就送去了弘治皇帝那里。

        那时候的他,还很年轻。

        宫里的老祖宗们手指着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帝对他说:“你往后,就伺候着太子殿下,日夜相伴,不得离开寸步,太子乐,你便乐,太子忧,你便忧。太子若是高兴,你便跟着享福,可若是太子有什么闪失,你便去死。”

        萧敬记着这句话。

        他无法遗忘。

        哪怕是他已从天真烂漫的小宦官,渐渐的,变成了一个满是城府的老太监,开始懂得搞阴谋,懂得算计,懂得计较利益的得失,懂得了皮笑肉不笑,通晓了这世上所有肮脏的事和肮脏的人心。

        可他还记得这句话。

        他是皇帝的影子。

        方继藩看了他一眼:“走开,别挡着光。”

        萧敬抬着泪眼。

        很幽怨的看方继藩一眼。

        他始终无法明白的是。

        自己在宫里,浸yin多年,从一张白纸,成了一个足智多谋、深谙人心的老狐狸,可为啥……偏偏这个从前南和伯府的傻儿子,成日咋咋呼呼,嚣张跋扈,没心没肺,可自己就混的不如他呢。

        他乖乖后退两步,不忘对弘治皇帝道:“陛下,茶凉了,您喝两口,润润肺。”

        既然是痨病,那么就是肺痨,多喝茶,润肺总没有错,这已是萧敬唯一知晓的一点所谓的‘医理’了。

        弘治皇帝想不到方继藩擅作主张,他便唏嘘,责怪道:“继藩,你越来越不听朕的话了。”

        “陛下,来,伸舌头。”方继藩低着头,脸几乎要凑到弘治皇帝的面前了。

        弘治皇帝恼怒道:“继藩,你要气死朕,真以为,朕拿你没有办法吗?”

        方继藩很认真的道:“张嘴呀,快张嘴,不张嘴……怎么看病。”

        弘治皇帝鼓着眼睛看方继藩,却又不忍责罚他。

        沉默了片刻,弘治皇帝张嘴,伸出舌头。

        方继藩道:“啊……”

        弘治皇帝保持着伸舌头的动作:“啊……”

        方继藩呼出一口气。

        弘治皇帝苦笑:“怎么,可以确诊了吗?要不要把脉,朕觉得,你还是去忙你的经府比较好。”

        方继藩道:“还没确认,只是看看,有没有其他方面的毛病,伸舌头,啊一声,就能看出痨病,儿臣又不是神仙。”

        弘治皇帝:“……”

        方继藩吁了口气:“陛下好好养着,此病……甚为难治。”

        “这是绝症!”弘治皇帝苦笑:“朕知道,你真以为,朕对医理一窍不通吗?朕自然会好好的将养着,可是……朕也知道,天命难违。哈哈,幸赖朕这些年的光阴没有虚度,总也算是对得起列祖列宗和天下的臣民了,继藩啊,你离朕远一些,不要靠近。”

        “噢。”方继藩碎步后退了一厘米。

        “再远一些。”

        方继藩抽了抽鼻子:“此金銮之上,儿臣斗胆上殿,这里施展不开,再后退,就要摔下去了。”

        弘治皇帝便将脑袋别到一边去,眼睛斜视了方继藩一眼:“继藩,你眼睛红了。”

        方继藩摇头:“有一种病,叫红眼病,得了之后,就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富有,陛下富有四海,儿臣见了陛下,难免心里妒忌。”

        “你还想反了不成。”

        方继藩汗颜,眼角突觉得有些湿润,弘治皇帝有气无力的样子,虽是强打精神,从前,他包裹在通天冠和冕服之内,让人远远看去,被这天子的威严所震慑,可现在,走近一些,看到的,却是一个病怏怏的老人,嘴唇青紫,面色苍白。

        方继藩吸了口气:“陛下是知道儿臣的,儿臣怕死,不敢反。”

        他顿了顿:“儿臣说红眼病,只是打了比方而已,是打趣,难道陛下不觉得很可笑吗?哈哈……哈哈……”

        他干笑几声。

        弘治皇帝却是紧闭着嘴,没有笑出来。

        他叹口气;“朕这些年,总觉得时不待我,因为朕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朕就想,在有生之年,能够为这江山,这社稷,多做一点事,上不负祖宗,下……可以给自己的子孙,多几重保障。可是啊……该来的还是来了……”

        “陛下……一定可以医治的,请陛下放心,好好养着龙体。”

        弘治皇帝苦笑:“不要安慰朕,朕又不是三岁的稚童。”

        弘治皇帝说到此处,他突然挥挥手:“去吧,离朕远一些,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朕……咳咳……”

        他咳嗽。

        吓得萧敬忙是躬身要上前。

        弘治皇帝一摆手,让他退下。

        方继藩不肯走:“陛下这个时候,应该找个人说说话,解解闷,这样心情才能开朗,这对病有好处,儿臣……陪着陛下,说点什么吧。”

        “朕不需要。”弘治皇帝道:“朕要的……是你伴在太子身边,他毕竟……太容易冲动了,做事毛躁,这样的性子,若是被人所误导,是要吃大亏的,朕就这么个儿子,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婿,朕盼着你们好,生死之事,朕看淡了……咳咳……”

        方继藩怏怏的离了宫,走出午门的时候,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他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某种程度而言,习惯了做这个恶少,身边的人,都惯着他,对他小心翼翼,关怀备至,又或者是心怀恐惧,以至于,他的心很多时候,就好像铁块一样,没有温度,不知悲愁,没有忧虑。

        深吸一口气,方继藩打起精神,心里说,无论怎么样,我也要医好他。

        匆匆的赶到了研究所,朱厚照听了方继藩来,兴冲冲的跑了出来:“老方,老方,好消息,好消息,你快来,哈哈……你看,你快来看。”

        拉着方继藩到了蚕室,王勇还躺在蚕事里,几十个人还在围观他,大夫们都很激动。

        王勇已经习惯了万众瞩目的滋味了,他死鱼一般的躺着,一副爱咋咋地的漠然表情。

        朱厚照吼一声,围观的大夫们依依不舍的退开。

        朱厚照手指着王勇的伤口:“老方,你看,这就是疗效。”

        …………

        系统升级,看不了本章说了,好不习惯,看不到大家的留言怎么办,大家给一张月票,这样老虎就可以看到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