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进药

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进药

        这等研究的事,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捷径可走。

        再聪明的脑袋,也需一次次的去验证。

        失败了无数次,才能换来一次成功。

        朱厚照就这么没日没夜,带着数十个实验室,一次次的进行培育。

        方法他们是有的,可是培育出来的是什么霉菌,却只有天知道。

        但凡有什么发现,都需要记录,需要记录其特性。

        觉得可能有眉目了,便提取肺痨的病菌来,试验。

        太子殿下……人间蒸发了。

        而皇孙却也被妥善的保护了起来。

        宫里不安全,便被送去了詹事府。

        弘治皇帝的病情日渐的加重,咳嗽的越厉害。

        好在御医们,弄了一些药,使他的身子稍好一些。

        内阁害怕陛下撑不住,寻常的奏疏,直接去与司礼监商议,该批红的,直接批了。

        只有重要的事,才报到弘治皇帝这儿来。

        弘治皇帝手里拿着一份关于疫情的奏报。

        其实这样的奏报,太多了。

        开了春,就是春疫,到了夏天,蚊虫带来的,则是热疫,除此之外,还有鼠疫,以及数不清的疫病。

        大明实在太大太大,百姓也实在太多太多,所以几乎每月,各地都会有疫情报来。

        “朕生了此症,方知这病魔缠身之痛,朕的身边,尚且还有萧伴伴你在此照料,可是那些染病的百姓,他们的身边,可有人照顾吗?朕尚且还有精美的食物,有整洁的衣衫,有御医在侧,可是他们……却是什么都没有啊,这是何其窘迫的境地……”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眼眶红了。

        不知是在感叹自己的命运,还是在感慨百姓的疾苦。

        “朕希望,朕的太子,将来克继大统,对他们好一些,朕相信,太子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弘治皇帝的泪水,如涟一般垂落,年纪越大,便越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他随即微笑:“朕还记得,朕那时还年轻,太子才半人高呢,朕忙完了手里的奏疏,便牵着他的手,父子夜游,沿着皇城根,一走,就是一两个时辰,那个时候,他腿短,总是故意一瘸一拐,想要借此告诉朕,他累了。可现在……他已处在了壮年,龙行虎步,走多远,都不会疲倦,可是朕……却已走不动了。太子……还在制药吗?”

        萧敬小心翼翼的擦拭了弘治皇帝口里喷溅出来的唾沫。

        接着,手试了试案牍上茶水的温度,似乎觉得烫了,便手抽开:“是的,陛下,太子在制药,已半个多月,没有走出过西山的研究所了。”

        弘治皇帝道:“朕真想见见他,让他在朕的面前,细细的看看他的样子,可惜……”

        “陛下……”萧敬深深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有一件事,奴婢不知……该不该说。”

        “你但说无妨。”

        萧敬沉默了片刻,他压低了声音:“陛下,在京中,安化王朱,四处和人说……太子殿下,望之不似人君,不忠不孝,且皇孙尚处幼冲,不堪大任……”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眼眸眯了起来:“从前就藩于宁夏的安化王?”

        “是。”萧敬勾着身子:“自迁居到了京师之后,四处结好大臣,听说……他有许多银子。”

        “嗯?”弘治皇帝不禁道:“他何来的如此多银子……咳咳……”

        萧敬小心翼翼的抚着弘治皇帝的背,让皇帝的气顺一些,他才继续道:“这宁夏,乃是津要之地,扼守咽喉,按大明律,商人应赴边地交纳的课银,统交户部,分送各边境地区,以助军需,称为年例银两。此后,到了成化年间,先皇觉得麻烦,不如就地,将商贾缴纳的课银,直接予边镇官军用。本来,这没有什么问题,可河西自从发现大量的矿产之后,这宁夏,可也阿紫河西走廊,那里的商户,日渐增多,课的银子,也越来越多,大多都截留在了地方,这安化王,从中牟利不少。还有……他的藩地之地,发现的银矿,也挣了不少的银子。”

        “迁居了京师之后,他有大量的金银,不但购置了大量的地产,而且还购置了不少股票,身价极多。”

        弘治皇帝眼眸里闪动着什么,某些藩王,在自己的藩地里贪财,截留税银的事,弘治皇帝是知道一些的,可一般也不好管,毕竟是自己的亲族,若是彻查,会牵连出许多人出来,到时,皇帝若是对这些藩王严惩,就难免引发天子对自己的亲族苛刻的流言蜚语出来。

        可是……

        弘治皇帝突觉得更加的气闷:“朕纵容了他……倒是让他造了口舌是非了。”

        “陛下……”萧敬道:“问题还不只于此。安化王到了京师,他有银子,可也有不少的宗室,自迁居了京师,失去了某些财源,生活陷入了困顿,这安化王,也舍得拿出银子周济他们,因此名声极好,现在他暗地里说这些话,倒是有不少人,附议呢。”

        弘治皇帝眼里射出一丝冷芒,接着,却又咳嗽起来:“咳咳……他……他想做什么?不肖子孙,真是不肖子孙,他莫非还敢有非分之想吗?”

        萧敬沉默了。

        这些话,他不敢不报。

        宗室们有情绪是可以理解的,本来就是一方的土皇帝,突然招来了京师,好嘛,来京师就来京师吧。好不容易安顿下,却又分封了。

        敢情之前把自己从封地里拉出来,结果却是准备将自己分封到万里之外去啊。

        这种不满的情绪,平时没有人敢说,可如今,到了陛下病危的时候,许多流言蜚语,还有某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也就开始抬头了。

        弘治皇帝面带冷色:“和他亲近的,都是什么人?”

        萧敬道:“厂卫……正在暗中密查,这其中,牵涉到的,可能不只是宗室,还有一些………”

        弘治皇帝收敛了杀意,虚弱不堪的松开了本是握紧的拳头,缓缓闭上眼睛,面上露出了冷漠之色:“朕平时……是不是太宽厚了。当初读史,见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杀伐果断,总觉得过于血腥,觉得杀孽过重,可现在看来……彻查到底……”他张眸:“不要打草惊蛇。”

        “咳咳……咳咳……”

        虽好像,弘治皇帝尽力的按捺住了自己的脾气,可他呼吸却是粗重了,他捂着自己的心口,又拼命咳嗽:“朕觉得……朕觉得……自己的心口在烧,呼不出气来……”接着,大口大口的喘气。

        萧敬急了,眼眶又红了:“陛下,陛下……奴婢万死,奴婢不该在这个时候,向陛下说这些的。”

        他是不得不报。

        却也知道,弘治皇帝是个重感情的人。

        哪怕是对这些宗亲,或多或少,也觉得都是同宗的血亲,现在安化王朱如此,还有某些宗室跟着起哄,既让弘治皇帝担心,自己若是身死之后,天下不太平,怕太子压不住这些叔伯,又痛心某些宗亲对自己的背叛。

        弘治皇帝抬眸,呼吸越来越急促,却是冷冷的看着萧敬:“朕的兄弟呢,朕的几个兄弟,兴王、益王、衡王、寿王、汝王、泾王人等,他们……他们可参与了吗?”

        这些人,都是弘治皇帝的亲弟弟。

        当初的时候,成化皇帝总是没有儿子,独宠万贵妃,可万贵妃生不出儿子,且又善妒,因而,成化皇帝一直无子,直到弘治皇帝这个宫女所生的孩子降生,且被立为了太子,万贵妃失去了盼头,也就不管着成化皇帝了,成化皇帝可劲的生,此后竟生了许多儿子出来。

        这些,可都是弘治皇帝同一脉的近支兄弟,也是弘治皇帝最为担心的原因。

        萧敬道:“没有听说过,这几位王爷参与这件事,且这件事,还是兴王奏报给锦衣卫的,兴王寻了牟指挥使,说是有宗室暗中非议宫闱间的事,这才让厂卫警觉起来,顺藤摸瓜,才发现了眉目,不然的话,锦衣卫这些年,被人轻看,怎么敢去密查那些藩王?”

        弘治皇帝听到兄弟们没有参与此事,方才放下了一些心,只是拼命咳嗽。

        萧敬用帕子接了,那帕子上,又是血丝。

        “陛下……陛下……”萧敬担心的道:“陛下暂不要想这些事了,有奴婢人等在……即可,实在不成,不还有太子殿下吗?”

        “他……咳咳……”弘治皇帝道:“他行事鲁莽,除了会治病,会织毛衣,会造蒸汽车,会造房子,会带兵打仗,他还知道什么?”

        ……

        “陛下。”正在此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进来:“陛下……太子殿下与齐国公求见,还来了……不少的医学院的人……”

        弘治皇帝却已觉得自己要窒息了,拼命的咬牙,才坚持着说出话来:“他来做什么?不见……朕不见他们,让他们躲朕远一些。”

        “他们说,是来进药的。”

        进药……

        弘治皇帝沉默了。

        进什么药?

        萧敬立即道:“进药?这肺痨之症,莫非还有救吗?”

        …………

        第二章送到,看到许多人打赏,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