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陛下的手段如何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陛下的手段如何

        虽只是让弘治皇帝身体渐好了一些。

        可后续的治疗,却依旧让人担心。

        方继藩偷偷的溜进了宫里几次。

        或许是弘治皇帝此前没有用过抗生素的缘故,因而药效极佳。

        当然……这肺痨的治疗,却非一朝一夕的事。

        可是病情已经控制住,弘治皇帝甚至已经开始可以下地行走,说话,也不至向从前那般拉风箱似的了。

        只是……皇上病重的消息,依旧还是引发了宫外的各种揣测。

        弘治皇帝手中拿着,各处来的奏报。

        他面上没有表情,目光凝视在一封封的奏报上。

        弘治皇帝抬头,看着进宫来觐见的方继藩,接着,又看了萧敬一眼,格外认真的问道:“萧伴伴,安化王的随从,见了神机营指挥使张然?”

        “是,这个消息,倒不是顺着安化王那边传来的,却是神机营指挥张然府上,偶然得知,奴婢得了消息,也觉得震惊,张然一向可靠。”

        萧敬说着说着音贝不由越来越小。

        “哪里曾想到,他……”

        说到这里,萧敬都不敢往下说了,直接吞了一口唾沫,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他脸色还是带着病容,蜡黄之色,他眸子凝起来,很是严肃的注视着萧敬。

        “知道说了什么?”

        萧敬拼命摇头:“奴婢不知。”随后又开口解释,“本想要安排暗探,又怕打草惊蛇,奴婢不敢轻举妄动。”

        弘治皇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手搭在御案上,手指头,轻轻的拍着案牍。

        “咚咚……”

        而后,弘治皇帝停止了动作,很是认真的看向方继藩,却还是继续问萧敬:“安化王近来还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

        “见了不少宗亲,还有一些大臣。只是说……只是说……”

        弘治皇帝皱眉,目光变得凌厉:“说什么?”

        “说陛下将大行……”

        大行,便是驾崩的意思。

        弘治皇帝没有作声,只是盯着萧敬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萧敬不敢看弘治皇帝,而是继续开口说道:“而太子,对陛下不闻不问,被身边的小人怂恿,这是国家的不幸。”

        “还有……”他顿了顿,而后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道:“但说无妨。”

        萧敬才点点头:“还说,太子早年聪慧,而今,成了这个样子,这是因为,身边有小人,这个小人,就是……就是齐国公,说是齐国公,推行某些新政,惹来了天怒人怨,又在太子身边,搬弄是非,太祖高皇帝既定的祖宗成法,而今,已是面目全非,这方继藩,便是曹操,将来篡明者,定是方继藩,为了祖宗江山计,倘太子登基,克继大统,需除方继藩,以清君侧,如此,可保大明基业。”

        方继藩震惊了。

        他心里想笑,自己居然成了曹操了。

        这安化王,还真是……想要整死自己啊。

        自己一向爱好和平,从不打打杀杀,见了血,便晕的不得了。

        可万万想不到,自己对于生活的热爱,竟是惹来了这弥天之祸。

        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

        “继藩以为如何。”

        方继藩大笑:“哈哈哈哈,陛下……儿臣很是欣慰。”

        弘治皇帝奇怪的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面上依旧带着笑意,很是耐心的解释给弘治皇帝听。

        “陛下,安化王狼子野心,他搬弄是非,要除儿臣,正是因为,儿臣乃是他实现野心的绊脚石,说明在他心里,也知道儿臣对陛下的忠心,乃是他实现野心的最大障碍,因而,他才想给儿臣扣帽子,妄图将儿臣置之死地,如此,才可以此名义,顺利的操纵太子殿下,最终………成他的好事,能成为这样乱臣贼子的眼中钉,肉中刺,实是莫大的荣耀。”

        弘治皇帝点点头,觉得有理。

        方继藩又道:“再者说了,他将儿臣比作是曹操,甚是可笑,儿臣……有脑疾……曹操也有脑疾吗?”

        方继藩说的义正言辞。

        是啊,自己有脑疾,脑子有问题的人,能做什么呢?

        但凡是篡位的人,要嘛是兵强马壮,要嘛就如王莽那般,在露出本来面目之前,拥有极好的名声。

        弘治皇帝道:“朕并非是这个意思,你不必解释。萧伴伴,萧伴伴……”

        萧敬却是若有所思,仿佛神游去了。

        弘治皇帝看向萧敬:“萧伴伴,在想什么?”

        “啊……”萧敬才反应了过来。

        他忙道:“奴婢万死。”

        弘治皇帝道:“朕在问你,你在想什么。”

        “这……”

        萧敬一脸踟蹰之色:“奴婢不敢说。”

        弘治皇帝道:“说!”

        萧敬才道:“陛下,曹操也有脑疾,戏文里说了的,曹操患有脑疾,时常疼痛难忍,所以请了华佗,为他医治。”

        方继藩:“……”

        这……

        萧敬对自己很不友好啊,找机会打死他才好。

        萧敬随即道:“当然,奴婢只是随口一想,这不恰好,提到了曹操嘛?奴婢万死,不该将曹操和齐国公联想起来……”

        弘治皇帝咳嗽一声:“说正经事。”

        萧敬忙是肃容:“陛下,是不是,立即命厂卫,预备拿人。”

        弘治皇帝看向萧敬:“你预备要拿谁呢?”

        “当然是……”

        “不要急。”弘治皇帝淡淡道:“事到如今,谁知到底谁忠谁奸呢,又有多少人,正在观望风向,朕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与这安化王有关,厂卫所能查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越来越有意思了,朕现在,甚至有些后怕,倘若朕当真即将大行,这些人,到底会做出何等大逆不道的事呢?”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双目掠过了几分悲哀之色:“继藩……朕听说……你的族亲们,都已动身了,竟有数万户之多,齐聚于天津卫?”

        “是。”方继藩道:“回禀陛下,方家没有一个孬种,为了陛下开疆拓土,方氏随时听从陛下的调遣,上刀山,下油锅,也绝不皱一皱眉头,儿臣已经打算好了,哪怕儿臣的族亲们,统统都葬身鱼腹,也绝无抱憾,能为陛下而死,为大明万世基业而死,这是莫大的荣幸啊。“

        弘治皇帝感叹:“真忠门也。”

        方继藩摇头:“陛下万万不可这样说,这是为人臣者,应该做的事,我们方家,感觉到荣幸才是。”

        弘治皇帝道:“他们的舰船,够不够。”

        “准备分几批走,舰船应当够了,走的是既有的较为安全的航路,现在大明添置了不少的新船……”

        弘治皇帝一字一字的说道:“沿途的补给,万万不可松懈。”说着,弘治皇帝竟是面露愧色,“继藩你该去送送他们。“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儿臣……”

        弘治皇帝随即道:“带朕的旨意去,朕希望好好褒奖他们一番。”

        方继藩只好道:“儿臣遵旨。”

        弘治皇帝站起来,背着手,面上露出了深思之色:“太子那里,让他安心制药,不要轻举妄动,万万不要让人瞧出什么破绽。萧伴伴,明日,召英国公,就说,朕身子欠安,希望命人,祭祀太庙,以祈祷祖宗们平安,借此机会,见一见英国公,朕有安排。“

        萧敬忙点头:“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舒了口气,只是目中,却多了几分冷然。

        方继藩告退出去,心里痛骂安化王不识好歹,居然将自己……当成了清君侧的对象,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有整这狗东西呢……

        方继藩说着,便回到了家中。

        陛下还在‘重病’,朱秀荣很是担忧。

        方继藩安慰她,只能告诉她实情,让她万万不可泄露出去。

        这倒不是方继藩大嘴巴,方继藩又不是大傻,什么事,都对人说。

        只是………朱秀荣身怀六甲,万万不可因此动了胎气。

        朱秀荣听罢,不禁惊喜,压低声音:“当真……父皇好了。“

        “当然,神医出手,药到病除。”方继藩拍着胸脯,傲然的道:“莫说只是一个肺痨,哪怕陛下有脑疾,那也不是什么事。”

        朱秀荣呼出了一口气,她对方继藩却是完全信任的,这个世上好像还没什么事情难道他的,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很诧异的问道:“只是为何,父皇他不露声色?”

        “因为……有人想要借机作乱。”方继藩冷冷笑着:“若是此时,陛下身体无碍了,他们还敢作乱嘛?陛下这是欲擒故纵,借此机会,等他们露出真面目,到时……”

        方继藩握起拳头:“到时将他们一网打尽,此时万万不可和人说,哪怕是皇后娘娘,也不可泄露,陛下现在只在奉天殿里,暗中运筹帷幄,这消息是绝不可透露的。”

        朱秀荣颔首:“我晓得的。”

        “明日,我要去天津卫一趟。”方继藩叹了口气:“我的族亲们,即将要登船了,我应该去送送,这都是我的至亲啊,一千年前,是一家。亲人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