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入宫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入宫

        次日一早。

        天微微亮。

        有雨。

        细雨轻盈,淅淅沥沥而下,缠缠绵绵的叩在京中人行道路的青石板上。

        每到这个时候,自五城兵马司的人便出没于大街小巷,开始其清扫。

        太子殿下任了顺天府府尹之后,辖制五城兵马司,招募了大量的清扫人员,卯时之前,便要早起,对城中进行清扫。

        起初的时候,人们觉得这又是在糟蹋银子,可慢慢的,当街道上的垃圾和横流的污水统统一扫而空时,人们才意识到,这清扫的好处。

        人就是如此,习惯了更好的东西时候,便再也回不去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话适用于生活中每一处细微的地方。

        清晨的微光迎来了新的一天,李东阳一宿未睡,脸色有点不好。

        名为读书,实则,却显出了忧虑。

        宫里的情况实是诡谲,陛下已经很多日子没有召见大臣了。

        以至于李东阳,都不知陛下现在龙体如何。

        可既然传出来的乃是肺痨,那么想来,情况已是十分糟糕。

        而现如今,陛下突然召见宗王和重臣,这……意味着什么呢?

        现在坊间都已在猜测,陛下已经病危,最坏的情况已经出现了。

        李东阳身为内阁大学士,说是不担心,那是假的。

        他一宿未睡,猜测着种种可能。

        此时……天亮了。

        儿子李兆蕃见书房还亮着灯,忙是进来:“父亲……”

        李东阳朝他颔首点头,看李兆蕃神色有异,便道:“怎么,看起来精神气不好?”

        “这……”李兆蕃看了李东阳憔悴的脸色一眼,苦笑道:“父亲不也一宿未睡吗,马上就要入宫了,父亲的身子,可吃得消吗?”

        李东阳皱起的眉头不禁舒展开来,微笑道:“无碍,沿途在车上可以小憩片刻。”

        李兆蕃叹了口气:“父亲是否是为了陛下的事而担忧。”

        “人有生老病死,陛下在位,对老夫有提携之情,圣恩重如泰山,哎……可惜啊可惜,只是……现在不是顾念这些的时候,老夫担忧的,乃是太子。”

        李兆蕃眉毛一挑,惊讶的道:“太子?”

        李东阳在自家儿子跟前倒也没有忌讳,直言道:“陛下若当真有个不测,太子便要登基了,可近来京中的局面,实是诡谲。”

        李兆蕃便道:“莫非,父亲也听说了,京里某些宗亲不满的消息?”

        李东阳微笑道:“看来他们的行事,实在是不太缜密,这满京师都知道了。”

        李兆蕃也失笑起来:“是啊,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其身,可若是心怀叵测,却不密,这是取死之道,可见这些人成不了大事。”

        李东阳收敛的笑容,意味深长的道:“可若是……他们故意是想要弄到人尽皆知呢?”

        李兆蕃惊道:“啊……”

        “现在流出的消息,只是冰山一角,却已让人后怕了。”李东阳顿了顿,随即笑着道:“你可记得董仲舒?”

        “啊……这个……但凡读了书的人,谁人不知。”

        李东阳便道:“这董仲舒建议汉武帝独尊儒术,汉武帝采纳,自此之后,天下便只有儒家了,这独尊儒术,不只是天下的学问合而为一,其本质就在于,书同文,车同轨,便连学问,也是定于一尊,可使天子大权在握,再无其他人可以觊觎大权。”

        李兆蕃点头,不过却不解李东阳的意思。

        李东阳随即道:“问题就出在此啊。可若是皇帝大权独揽,似乎又无人制衡,因而,董仲舒又提出了天人感应论,这既给天子添加了正统性,却又出了一个问题,一切既然都来自于上天的本意,天子乃上天之子,那么,上天若有异象,譬如地崩,又如大灾,那么……如何解释呢?这些饱读诗书的臣子们,便提倡了一个方法,叫大灾乃是上天对于皇帝的警示,但凡有大灾,一定是皇帝错了,天子应该反省自己的过失,改正自己施政中的错误。“

        李兆蕃若有所思的点头,可是……还是不解其意。

        李东阳说到此处,自己却不禁都失笑了:“这些饱读诗书的臣子们,以为如此,便完美了,天子大权在握,受命于天,又有上天随时发出警示,可是上天发怒,发出了警示,如何诠释呢?”

        李兆蕃想了想:“如何诠释,当然是在饱读诗书的人手里。”

        “对。”李东阳道:“谁读的书多,谁在其位,谁是丞相,谁就有解释上天警示的权力,因而便可以借上天的理由,指摘出皇帝的过失。如此,君可借独尊儒术,而定于一尊,控制百官;臣则可以借助天人感应,同时制衡天子,能想出这一套儒家之法的人,实是高深莫测。”

        李兆蕃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董公已经诸先贤确实是后人所不能及的。”

        李东阳一挥手,淡淡道:“你我父子关起门来,便不必说这些书呆子的话了,后来这一套天人感应的制衡之术,却被皇帝反手之间,便破除了。如何破除呢,易尔,上天发怒了,发生了大灾,皇帝有错,那么皇帝就要改正,怎么改正呢……撤换丞相!”

        李兆蕃一脸懵逼,细细想来……还真是。

        李东阳道:“上天警示一次,就撤换掉一个,上天发怒,总不能让天子受罚,可丞相乃是皇帝施政的执行者,既然说天生异象,是皇帝有错,撤换丞相,也就很合理了,算是皇帝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如此一来,所谓的天人感应,就成了笑话。最害怕上天发怒的,不再是皇帝,而是这些饱读诗书,群臣之首的官长,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随便将天生异象,和皇帝的过失联系起来了,这丞相若是上书坦言皇帝的过失,这不是自己找自己的麻烦吗?下面的大臣,若是上书,岂不是和丞相过不去?”

        说到这里,李东阳笑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此,为父也是宰辅,深知天下定于天子一人,天子喜怒,才是根本,所以这些年来,为父兢兢业业,为陛下筹谋,幸运的是,陛下还算圣明,为父呢,倒也不曾有什么过失。现今这些宗亲想要借机发难,无论是借天人感应之说来牵强附会,或是搬出祖宗之法,对于天子而言,不过转瞬可破,他们的生死荣辱,都在天子一念之间。想来,他们很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为何他们竟还敢如此造次呢?”

        李东阳自问自答道:“想来……他们是想抓住陛下病危这个节骨眼上,天子在这个节骨眼,是最怕出事的,任何可能发生的事,都极为可怕,这关系到的,乃是父死子继……一分一毫都疏忽不得。宗王们在此时发难,是在走一步险棋。”

        李兆蕃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才道:“是啊,父亲认为陛下会让步呢。”

        “当今皇上,明察秋毫,哪怕是重病在身,只怕也不会遂了他们的心愿。至于太子殿下,虽是在庙堂之中,褒贬不一,可在民间,在坊间,百姓们对他,却是感激涕零。为父不担心这些……这也是为父想破了脑袋,都想不明白的地方,若是这些宗王们,但凡有心,都该清楚,他们想要成事,不易!可为何还要铤而走险呢。”

        似乎被一言惊醒,李兆蕃惊讶的道:“莫非……莫非是……父亲,莫非他们还有一步棋?”

        “不错。”李东阳叹息:“老夫苦思冥想的就是,他们背后的杀手锏到底是什么,能否逼迫陛下下定决心……”

        李兆蕃迫不及待的继续问道:“父亲想到了吗?”

        “想到了。”李东阳起身,时候已经不早了,要及早入宫了:“思来想去,他们唯一的手段,就是生米煮成熟饭。”

        “生米煮成熟饭?”

        李东阳看了李兆蕃一眼,叹了口气:“兆蕃啊,为父虽是入阁拜相,可这辈子也没什么传给你的,今日就留一个东西给你吧,你接稳了,这辈子,也就可以衣食无忧,不使祖宗蒙羞了。”

        李兆蕃看着李东阳,眨了眨眼,不解的道:“不知是何物?”

        “人情,一个给太子殿下和齐国公的人情,得让他们欠着你这个情。”

        接着,李东阳微笑道:“时候不早了,赶紧的,你亲自去西山书院一趟,齐国公这时只怕也要准备入宫了,你至少要在半途上截住他,告诉他,让他多派护卫保护,不只如此,西山书院也定要有所防范……否则,大祸将至。”

        李东阳说着,眯了眯眼睛,眼中一闪而过的翻出复杂的光芒,别有深意的道:“为父,要动身了,今日……将会是漫长的一天,但愿……能平安无事才好。”

        李兆蕃一脸认真的记住了父亲的话,不敢怠慢,连忙出门。

        他一路往西山去,走到了半途,果然见到方继藩的车马迎面而来。

        他便大叫:“齐国公,齐国公……我姓李,家父讳东阳,有大事相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