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朕受命于天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朕受命于天

        李兆蕃说罢,前头的车马,数十个护卫保护着,显得警惕起来。

        车马开始放慢了速度。

        李兆蕃却是急了。

        大叫道:齐国公,要当心有刺客!

        刺客二字落下。

        一下子车队像是炸开了锅。

        瞬间,数十个护卫纷纷拔刀,后头也有j辆马车尾随,这马车之中,竟是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十七个二十一个

        李兆蕃瞠目结舌,一辆车就下来了二十一个呀,不,还有

        二十五二十六三十一

        李兆蕃开始懵b了。

        他只看闲《明朝好丈夫》里,才知道,原来有一天竺国,其国中有无数异人,一个车马里,可以藏数十人,今日这本只可以坐数人的车马里居然蹦出了这么个全副武装的家伙s1;

        李兆蕃一脸发懵。

        有人大叫:刺客!

        一声刺客。

        附近的街道,好似也变得不太平起来。

        无数的路人,却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举着左轮火铳,啪一个烟花不知被谁燃放了,璀璨的烟火照亮了灰暗的晨空。

        于是密密麻麻的人,穿着各种负责,又从四面八方涌出来。

        数百上千,乌压压的个个气喘如雷,掏出的武器,五花八门。

        李兆蕃吓尿了,两腿打颤。

        数十个大盾手,立即竖起了大盾,将当先的一辆马车,围了个水泄不通。

        接着,有人飞马朝李兆蕃而来,到了李兆蕃面前,厉声道:尔何人?

        这已是对李兆蕃很客气了。

        李兆蕃所不知的是,从四面八方,至少j十根长短火铳早已瞄准了自己。

        可即便只是一个骑士的讯问,也足以让他心惊:我我我是李兆蕃,家父讳东y。

        李公之子,你为何在此,叫嚷着要行刺?

        我李兆蕃一脸无语。

        他算是彻底f气方继藩了,这家伙,多半怎么行刺都死不了。

        京里的人都死绝了,瞧着他这阵仗,他还在蹦跶。

        李兆蕃苦笑道:我奉父命,特来给齐国公示警,今日要出事了,有人对齐国公不怀好意

        马车里半晌没动静。

        似乎车里的人,远远听到了这些话,方才打开了车门。

        车门是三层夹心钢板所制,打开时,厚重无比。

        方继藩探出脑袋来:呀,是李公子啊,来来来,我与如父,也算是朋友了,算起来,你还是我大侄子呢,李大侄子,来近前来,王豹,你搜搜他的身。

        那叫王豹的跃下马来,一双粗糙的手,将李兆蕃浑身上下摸了一个遍,确定身上没有怀有锐器,方才准李兆蕃上前去。

        李兆蕃无语。

        不过他谨记着自己的职责,倒不敢造次,上前,方继藩坐回了车里,有人请他上车,李兆蕃躬身进了车里,便见方继藩靠在沙发上,打量着李兆蕃,李兆蕃行了礼,将自己父亲j代的事说了一遍,而后道:家父判断,今日定会有事发生,齐国公万万小心啊家父判断,他们动手的对象,不是齐国公,便是西山院,齐国公这里,想来无碍,现在就要入宫,他们也没有机会,那么十之,就是西山院了,齐国公这西山院,乃是齐国公的根本,万万不可有失啊。

        方继藩诧异道:是吗?

        其实方继藩也隐隐觉得不妙,这既是一种预感,也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

        可现在,李东y既然言之凿凿,这李公历来善谋,自己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站的比他高,看得比他远,可论这等事,自己还很单纯,纯洁的像一张白纸,纯粹是y儿园的水平。

        方继藩道:这样看来,西山有难了,来李贤侄,能帮我一个小忙吗?

        李兆蕃脸se僵y,根这家伙沟通,怎么就这么费劲呢,时时刻刻都想占自己的便宜啊,自己好歹是年过四旬之人。

        他却鬼使神差的点头:请齐国公j代便是,但有所命,势必赴汤蹈火。

        方继藩感慨道:真是好人啊,想不到如此危急时刻,你竟肯施以援手,原本,我该回西山,与诸生共患难的,可你也知道,最近我大姨妈来不,我近来脑疾犯了,脑壳疼的厉害,留我在西山,也是于事无补,反而教诸生担心,何况,今日陛下召诸臣入宫,这是大事,我方继藩分身乏术,因此,只好将此事,托付给你了,我让十个八个护卫你,你按着我的方法去做。

        李兆蕃打起精神。

        不过他心里有个疑h。

        大yi妈是谁?s1;

        弘治皇帝昨夜打了针,睡了一宿,咳嗽便越是缓解了。

        自己的身t,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这使弘治皇帝对于肺痨的痊愈,有了更多的信心。

        他起了个大早,如往常一般,先吃了一些y,今日乃是大日子,他却显得很平静,进用过了早膳之后,他坐下,时间还早,百官未至,弘治皇帝坐在奉天殿里。

        无数的奏疏,高高的堆砌在了案头。

        这些日子,他都在静养,奏疏也没有批阅,只有极重要的事,萧敬会念给自己听,发生了什么事,内阁的票拟建议,司礼监这里,是否确定恩准。

        弘治皇帝只在一些细节上,进行纠正。

        萧敬给弘治皇帝上了一盏茶,深深的看了陛下一眼:陛下,昨日,南京六部送来了不少的奏疏。

        弘治皇帝沉着脸,不置可否,也不发一言。

        萧敬继续道:昨日送到的内阁,是俱言方继藩罪状的。

        弘治皇帝轻描淡写道:醉翁之意不在酒!

        是啊。萧敬看了弘治皇帝一眼:南京六部历来形同虚设,可也代表了江南的风向,现在有人抨击方继藩,想来也是有人暗中想要展示自己的实力,借此机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向陛下施加压力,作为讨价还价的本钱!

        弘治皇帝淡淡道:朕广开言路,准许诸卿畅所yu言,哪怕是大逆不道之言,朕也一再纵容,本以为可以免使朕偏听偏信,现在看来却成了某些人s相授受,d同伐异的手段,真是令人寒心。

        萧敬想了想:待会儿,诸王和内阁六部诸大臣,还有太子殿下和齐国公便要入宫觐见了。奴婢奴婢

        但言无妨。

        是。萧敬顿了顿,陛下起死回生,这令萧敬很是欣,看着陛下能活蹦乱跳,真好。

        他笑yy的道:陛下,奴婢挑选了勇士营精锐,可在奉天殿附近的偏殿中设伏,埋伏下三百刀斧手,只听陛下一声号令陛下

        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今日会有大事发生。

        就看谁要人头落地了。

        弘治皇帝一愣。

        而后,他奇怪的看了萧敬一眼:近来可看了什么?

        啊萧敬一愣,佩f的看着弘治皇帝:陛下竟知道奴婢最近在看闲?陛下真是圣明,不错,奴婢最近确实是在看,此颇有j分意思,叫方继藩三国。

        弘治皇帝:

        萧敬奇怪的看着弘治皇帝。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