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诛贼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诛贼

        这张然脸色苍白。

        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朱厚照。

        太子殿下……孑身一人。

        可是……他却旁若无人,依然自若。

        那一双眸子,有锥入囊中的锐利。

        眼眸在张然身上扫视而过,给张然一种悚然之感。

        张然喉结滚动着,明明眼前这家伙,只一人,可给他的感觉,却仿佛是千军万马就在眼前。

        自己亲兵的尸首,还倒在血泊之中,再没了声息。

        张然两腿一软,啪嗒一下,拜倒在了地上。

        一切的野心,所有的yu望,在这一刻,尽都成了笑话。

        他脸色惨然,期期艾艾的道:”臣……臣是冤枉的,臣不敢造反!“

        “臣冤枉啊……“他撕心裂肺着,跪在朱厚照的马下,泣不成声。

        朱厚照面上的激动,渐渐消失不见,一双尖锐如刀的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张然。

        “狗东西,这般没有骨气!”朱厚照大骂:“你既无歹心,何故瑟瑟发抖,痛哭流涕?”

        “是!”张然连忙道:“臣没有骨气,臣不是东西,臣什么都不是,太子殿下,臣受圣恩,对太子殿下,更是敬仰不已,臣……臣今日能见太子殿下,自是激动万分……激动万分哪……臣……“

        朱厚照在这一刻,脸色却变得幽怨起来。

        他很想丢一把刀给他,让他像一个汉子。

        可是……

        普天之下,竟再无一人是男儿。

        他冷冷一笑,甚至连刀都已懒得拔了。

        后头,一队学员飞马而来。

        他们显得很疑惑。

        打还是不打呢。

        可看这些神机营官兵,个个赤手空拳,个个垂头,战战兢兢的模样,这令学员们的心,也沉了下去。

        白激动了一场?

        朱厚照心灰意冷,拨马:“来人,明正典刑!”

        说着,已是打马而去。

        张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他刚要张口,想要狡辩。

        可几个学员,在一声令下之下,却是出手如闪电,手中的长刀,迅速的斩下。

        这哪里是读书人,分明是侩子手,轻车熟路,很专业。

        张然顿时浑身血流不止,他捂着自己的伤口,更有一个医学书院的学员跳下了马来,拔出了腰间的匕首。

        匕首的锋芒,不等张然目光捕捉,却已如毒蛇出洞一般,直接的没入了他的心口。

        不偏不倚,毕竟是医学生,对于人体的构造有着很深的理解,闭着眼睛,都能找出心室的位置。

        “呃……”

        朱厚照听到身后,一声惨呼。

        张然捂着自己心口上的匕首手柄,身子摇晃。

        那剧烈的疼痛,令他窒息,而后,他感觉生命在迅速的流逝。

        他想要大吼,却已是没了气力,此时对他而言,愤怒的咒骂,似乎也没有了意义。

        这可能是……古往今来,最可笑的一次叛乱了吧,才刚开始,便已如此可笑的方式结束。

        而自己……恰恰就是这个笑话。

        早知如此,自己应该勇敢一些。

        张然带着不甘,倒了下去。

        他身子最后的抽搐了一下,接着,便已僵硬了。

        神机营上下,感觉到的,也是窒息。

        他们不敢去看张然。

        却是看着那骑马而行的皇太子。

        “去问问,还有没有人想造反?”

        “殿下。”一个学员苦着脸:“学生觉得,可能没有。”

        “你不问怎么知道?”朱厚照不甘心的咆哮,眼眸瞟了他一眼,很是不满意的反驳道:“说不定真有呢,天下这样大,总会有几个好汉。”

        学员低着头,眼泪都要出来:“殿下,学生不是说丧气话,只是觉得……真的没有。”

        朱厚照抬头,看着天穹,这一刻,他的眼里,写满了孤独,轻轻抿了抿唇,从牙齿里缝里吐出话来。

        “要不,赏万金试试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学员心动了。

        心里似在说,殿下,这可是你说的呀,可别后悔。

        身后数十个学员,也都跃跃欲试,按紧了腰间的刀柄,这个主意不错。

        他们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

        朱厚照突然乐了,朝那想要去找神机营官兵商量一下的学员咧嘴笑了:“你以为本宫傻呀,本宫是在开玩笑而已。”

        学员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

        朱厚照打起精神来:“取了那张然狗东西的首级,走了,剩余的事,交给厂卫,收兵。”

        快马至西山书院的骑队,顿时,骑队里发出了嘘声。

        早说嘛,害的空欢喜一场。

        还以为自己能斩几个人头的。

        时运不济啊,英雄无用武之地。

        所有人怏怏而回,带着不甘心。

        神机营上下,却已是吓呆了。

        他们一个个沉默着,送走了一群‘阎王’,老半天,回不过神来。

        …………

        奉天殿。

        弘治皇帝舒服的靠在了自己的御椅上。

        他对朱寘鐇说,等一等,你就知道了。

        可这一等,就是足足一个多时辰。

        弘治皇帝却是不急不徐,慢悠悠的喝了一盏茶,神情悠哉惬意。

        而朱寘鐇却是跪在地上,这对他而言,是内心的煎熬。

        陛下要自己等什么。

        对了,还有张然……张然如何了。

        他是不是已经成事了。

        若是成事,西山书院诛尽,固然……现在陛下已是身体恢复,可是……也未必没有一线生机。

        斩杀了那些该死的读书人,这便是造成了既成事实。

        至少让陛下看到了宗室们的厉害。

        他会不害怕,不恐惧嘛?

        方继藩的力量,就来源于书院,没有了书院,陛下会为了整个宗室,而保全一个方继藩。

        又或者……

        一个个的念头,纷沓而至。

        人就是如此,不死到临头,永远都会自己欺骗自己,将许多的希望,寄托在那些虚无缥缈可能上头。

        殿中……鸦雀无声。

        没有人敢说话,偶尔,弘治皇帝微微咳嗽,却也足以让所有人提心吊胆。

        此时……

        在殿外,却传来了脚步声。

        脚步声很重。

        一步又一步。

        随后…脚步骤停。

        一个人……站在了殿门口,来人朗声道:“儿臣……见过父皇。”

        听到这声音,弘治皇帝抬眸,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朱厚照已徐徐的入殿。

        接着,他将一个人头丢弃到了地上:“父皇……神机营指挥使,假传圣旨,妄图谋反,儿臣将其斩了……”

        所有人都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依旧还是精神奕奕的样子,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与人战斗的痕迹。

        可他丢弃在地上的一个头颅,却是鲜血淋漓。

        以至于整个殿中,都弥漫起了血腥气。

        那人头打了无数个滚,却是滚到了跪地的朱寘鐇膝下。

        朱寘鐇下意识的低头,接着,他看到了这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头颅,那鲜血,溅在他的身上,朱寘鐇顿时头皮发麻,面色惨白,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发出了一声惊呼:“呀……”

        …………

        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