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慈悲为怀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慈悲为怀

        神机营反了?

        听了这消息,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

        神机营乃是三大营之一。

        太祖高皇帝时所建。

        到了文皇帝时,横扫大漠,曾经大放异彩,可谓拱卫京师的精锐。

        一旦他们开始作乱,引发的后果,将会是致命的。

        可又谁曾料到。

        这才刚刚造反不久,神机营的指挥张然,便已人头落地。

        看着杀气腾腾的太子,还有张然那血淋淋的人头。

        许多人,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

        所谓的宗亲,所谓的神机营,在太子殿下的绝对武力面前,简直就是笑话,本是令人闻之丧胆的力量,此刻,却成了笑柄。

        朱厚照环视了众臣一眼,便慢悠悠的道。

        “儿臣听闻了神机营可能作乱的消息,立即带着西山书院诸生,前往神机营平叛,这神机营,倒还算是识趣,也亏得他们不敢妄动,因而,儿臣便取了指挥使张然的首级来,至于这张然背后,还有什么人,儿臣就一概不知了,不过想来,父皇明察秋毫,张然的余党,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话音落下,已有几个宗亲站不住了,啪嗒一下,跪倒在地。

        张然都完蛋了,只要顺藤摸瓜,谁都跑不掉。

        这牵连下来,可是要抄家灭族的啊。

        他们本是听了朱的怂恿,认为可以借此机会逼宫,其实他们未必有什么野心,只是心里不满而已,觉得朱的计划可行,因而安慰自己,这并不算是造反,不过是清君侧,可直到现在,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陛下……陛下……臣冤枉啊。”嚎叫的乃是安溪郡王朱表。

        朱表一面磕头,一面哭诉道:“臣是冤枉的啊……”

        弘治皇帝冷冷的看着朱表,眼眸锋利的犹如一般刀子,可杀人于无形,可开口却是淡淡的道。

        “朕没有你是乱党,你何来的冤枉。”

        朱表顿时明白过来,他瘫在地上,瑟瑟发抖,却是一个字也不出来了。

        朱厚照看到朱表害怕的样子,竟是在心里摇头。

        这造反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当初自己的祖宗朱元璋,那就是造反的祖宗,从一个乞丐,举起反旗,从而定鼎天下。此后自己的另一个祖宗文皇帝,那更是了不起的造反家,专业的,一路从北平靖难,辗转数千里,杀进了南京城里,夺取了的大位。

        再看看现在这群既愚蠢且还无脑的怂货,智商堪忧啊。

        朱厚照甚至冒出了一个念头,要不,西山书院里,招募宗室子弟,成立一个屠龙书院,专门传授屠龙之术,什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还可以教授如何喂养可以在半夜人叫的野狐,习雕刻石人,习如何在鱼腹中藏点什么。又或者,传授一些符之道,荒年时,治病救人,赐予人符水什么的?

        朱表哪里想到,太子殿下心里想的是那般恶趣味的事,只是此时,他也顾不得这个了,只是嚎哭。

        许多人心里生怯。

        朱表这狗东西,自己不打自招了,天知道,到时会交代出多少人来。

        与其现在在这里死扛着,还不如老实交代,争取留一个全尸。

        啪嗒……

        有人跪下:“陛下,臣吃了猪油蒙了心,臣被安化王所骗,他……他……臣万死之罪。”

        “臣……万死……这都是安化王……”

        弘治皇帝只淡淡的扫了殿中一眼,这些人,倒是一个没有拉下,似乎也知道,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只好自招了,弘治皇帝仁德,也许自招不会涉及亲眷。

        接着,弘治皇帝目光落在了安化王朱的身上。

        朱脸色惨然。

        他没想到,率先捅自己一刀的,恰恰是这些平日里和自己称兄道弟,襄举大义之人。

        他咬唇,连连摇头,心知已是死无葬身之地,只好苦笑:“事到如今,大势已去,臣无话可,成王败寇,请陛下处置吧。”

        他倒是硬气了一些。

        朱厚照听到此处,却是哈哈大笑。

        朱厚照道:“什么成王败寇,王就是王,寇便是寇,你也配成王败寇这样的话?”

        朱叩首,匍匐在地,身子紧张的发抖。

        弘治皇帝铁青着脸。

        看着这些宗亲。

        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亲人啊。

        人方继藩,千年前是一家的亲人,尚且如此看重。

        而这些宗亲,却和自己相隔不过数代而已。

        可哪里想到,这些人竟是如此胆大妄为。

        他冷笑:“很好,现在你们既是一个个来领罪,来,先拿下安化王朱,命有司查其罪状,明正典刑。”

        谋逆大罪,足以让人死无葬身之地了。

        朱方才还硬气,可想到即将到来的可怕处境,却还是脸色惨然,昏厥了过去。

        弘治皇帝看着其他的宗亲,目光流露出厌恶之情,狠狠一甩手。

        “统统拿下,诛之!”

        诛之二字出口。

        殿中顿时哭成了一团。

        这些牵涉此事的宗亲们,个个磕头如捣蒜,嚎哭着求饶。

        “陛下,饶命,饶命啊。”

        方继藩看着这一切,心里为他们默哀。

        太祖高皇帝对于宗亲的恩养之策,直接让这些宗亲们彻底的成了一群废物。

        连造反,都反的如此的可笑,被皇上和太子父子二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真的很可悲啊。

        一群禁卫已经要冲入殿中来。

        其他宗亲和庙堂中的重臣个个沉默,他们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却在此时,方继藩却是开口了。

        “陛下……”

        方继藩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奉天殿里的嘈杂。

        弘治皇帝面色冷峻,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才缓和了一些。

        方继藩沉痛的道:“陛下啊,除贼首安化王朱之外,其余的宗亲,可都是陛下的亲人哪,倘若陛下今日将他们诛杀殆尽,天下人会如何看待陛下呢,儿臣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陛下能够宽恕他们。”

        “什么?”弘治皇帝目光一冷,有些不解的看着方继藩。

        他固然知道,这等兄弟相残之事,无论是不是这些宗亲愚蠢的缘故,依旧会引发后世的非议。

        可又如何,为了以儆效尤,这些人非死不可。

        可现在,如此谋逆大罪,方继藩竟还为他们求情。

        弘治皇帝皱了皱眉,厉声道:“继藩,你这是何故?”

        涉事的宗亲们,也愣住了。

        卧槽,大家本是要除去方继藩而后快,这狗东西……居然为自己人等求情。

        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俱是一脸错愕的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却是义正言辞的道:“陛下,儿臣和他们,非但没有任何的交情,反而与他们有大仇,儿臣此举,完全是出于公心,陛下,朱固然是死有余辜,可是其他人,不过是被朱所蒙蔽而已,若是陛下大加杀戮,这兄弟相残,难免引发天下人的非议,陛下乃是天下人的表率,自当宽容为怀,儿臣请陛下免了他们的死罪,就算要罚,那也罚儿臣吧。”

        百官侧目。

        纷纷诧异的看着方继藩。

        这狗东西,出息了啊。

        居然能出这么一番话出来。

        弘治皇帝目光本是冷峻,可见方继藩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却不禁也吁了口气,继藩,还是太老实忠厚了,他们这些人,可是在一炷香之前,还想将方继藩置之死地的,可哪里想到,方继藩他……

        弘治皇帝心中很是欣慰,看着方继藩的目光中露出赞许之意,他这种人善良,忠厚的人天下在难找到了。

        弘治皇帝在心里感叹了一遍,旋即便开口道。

        “朕不罚你,你这些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可如此大罪,岂可轻饶。”

        “儿臣以为,当务之急,乃是诸王就藩,这些人犯了错,当然应该处罚,陛下不如撤了他们原有的封地,改封到其他地方。”

        还改封……

        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方继藩。

        就算免死,那也是活罪难逃,最少也该废为庶人才是,一个庶人,有资格拥有封地嘛?

        方继藩继续道:“儿臣看天下舆图,见这天下之极北,有一洲,曰北极洲,此地物产,也算丰饶,盛产许多奇珍异宝,不妨,就将他们,封至北极洲,不知陛下以为,可否?陛下啊,杀戮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而宽仁,方才是四海归心之道,儿臣乃方家之后,儿臣的父祖们,虽是跟随历代先皇,东征西讨,杀人盈野,可是,方家历来以善良为本,臣父曾时时教会,做人,要心怀慈念,万万不可随意大开杀戒,诛杀朱已经足够以儆效尤了,若是再行株连,实在有违陛下安天下的本心啊。”

        北极洲……

        许多人要窒息了。

        有的人脑海里有了疑问,北极洲在哪里。

        可有一些人,却似乎略知一些,顿时脸色骤变。

        方继藩这狗东西,还真不是本色不改。

        似这样的藩王谋反,而且还只是从犯,肯定是要诛杀的,可是因为是皇亲,却不会祸及家人,这方继藩更狠,直接让人一家老小统统去北极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