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太子殿下劳苦功高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太子殿下劳苦功高

        见方继藩在旁一直催问。众人看向方继藩,有点无言以对。

        刘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看了一眼神情认真的方继藩。

        他深吸了一口气,渐渐的恢复了理智。

        无论如何,自己的儿子……总算是活下来了。

        即使他经历了痛苦,可他依旧活着。

        活着就好。

        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

        他无法理解自己的儿子。

        或许儿子大了,他的内心世界,岂是一个跨越了一个时代的人可以猜度的。

        刘健毕竟见多识广,他慢慢的理智了下来。

        于是,他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也镇定下来,他看向朱厚照和方继藩。

        虽然心里再如何不情愿,也不可否认,若不是这两个家伙,自己的儿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如果没有他们俩个人,他今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了。

        虽然这个账算起来,若不是方继藩糊弄自己的儿子,也不至有今日。

        可这账怎么算呢,自己的儿子,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人家愿意听方继藩的,又不是脑残和智障,还能说什么?

        这只能说明方继藩他有本事吧,能让自己的儿子对他唯命是从。

        刘健在自己的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便朝朱厚照和方继藩恳切的行了个礼:“多谢殿下,多谢齐国公,若非殿下和齐国公相救,吾儿死矣。”

        朱厚照见这刘健行礼,方才的愤愤不平,消去了大半,于是眉开眼笑,朝着面前的人咧着嘴。

        另一旁方继藩大度道:“治病救人,乃是应有之义,这算不得什么,莫说他是我的徒孙,哪怕刘杰只是一个外人,以我的善良,也定会竭力相救,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当给自己积阴德了。”

        刘健抽了抽鼻子,接下来不知该说点啥好了,不过怎么说,自己的儿子命保住了。

        刘杰活着,这对于任何来说都是件好事。

        弘治皇帝等人松了口气,站在这里,不便让刘杰静养,这里距离镇国府很近,弘治皇帝便移驾镇国府,众臣纷纷尾随而去。

        弘治皇帝这一路,似乎想了不少,坐下,四顾左右,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面孔,他朝向一个驼背的‘老者’问:“此老丈是谁?”

        老丈:“……”

        方继藩看向老丈,心里生出很很多感触,随即便叹口气,朝弘治皇帝说道。

        “陛下,这是儿臣的弟子徐经。此番是徐经与儿臣一道,将刘杰送来的。”

        海上最是摧残人,何况,作为巡海大使,还需操心这船队以及各个港口大小的事务。

        毕竟是开拓者,带着船队,去往未知的领域,一切的制度,都没有创立,港口如何补给,船队怎么进行编练,哪一个人可以用,哪一个不可以用,各处海域的水文如何,哪一条航线有水贼,这所有的事,都需徐经去过问,而后,再选拔出人来,建立一个原始的制度。

        这不仅仅考验一个人的领导能力,更考验一个人的耐力和恒心,面对种种未知,还要保证所有人的生命安全,面对这种压力,整个人精神都是紧绷的,这种压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徐经这些年可以说是承受了巨大的心里压力,和精神上的焦虑,自然是变得苍老。

        弘治皇帝大惊失色,此刻他睁大眼睛深深的盯着徐经直看。

        他对徐经是有印象的。

        曾经的徐经意气风发,人长得还是很不错的。

        可是……这隔了数年不见,徐经早已是面目全非,一点最初的影子都没了。

        他完全认不出来了,弘治皇帝心里很震撼,微微抿着嘴,看徐经的目光变得越发认真了。

        这样看来,徐经所遭遇的磨难,未必比刘杰要少。

        徐经站出来,朝弘治皇帝行了个大礼,他感慨良多,拜下道:“臣见过陛下。”

        此刻弘治皇帝觉得自己的眼睛,又有点湿润了,他忍不住抬起头来,尽力使自己的眼泪不掉下来,努力的平复着心中的感慨,朝着徐经一字一句道:“方氏门下,皆义士啊。”

        他今日,已经不知夸赞过多少次了,却是觉得怎么夸赞都不足够。

        弘治皇帝抿了抿想了想,想在用些高大上的话来夸赞他们,可是他在脑海想了无数遍,他除了这句话,在也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形容了。

        弘治皇帝随后仔细端详着徐经,认真的问道:“徐卿家,黄金洲的情况如何?”

        “很不好。”徐经斩钉截铁的道。

        方继藩站在一旁,本是微笑,听了徐经这话,脸都拉长了。

        弘治皇帝诧异,眉头轻轻一扬,困惑的问道:“嗯,如何不好?”

        徐经肃容,朝着众人一字一句的道。

        “大量的军民,迁徙至黄金洲,这黄金洲,固然是土地肥沃,可是未开发的土地遍布,到处都是林莽,有数不清的蛇虫,那里还有飓风,一旦飓风来袭,一切化为乌有。军民们沿着口岸栖息,周边遍布了土人,土人们时不时会袭击落单的军民;不只是如此,一旦遭遇了疾病,虽然带去了许多医学院的大夫,可毕竟……条件也是有限。药品有限,粮食有限,甚至……发现了大量的煤铁,可要将他们炼成钢铁,堆砌的高炉,因为能工巧匠不足,水平还很低劣。“

        徐经顿了顿,吞了一口唾沫,才接着继续说道。

        “更不必说,西班牙人比先我大明去的更早,在那里的许多地方,已经站稳了脚跟,他们甚至与某些土人联合了起来,四处煽风点火,他们的军队,布置在北部沿岸,对于错综复杂的航路,比我们了解的更多,好几次,他们趁我们立足未稳,袭击我们。”

        “去岁,黄金洲疫病流行,幸好这疫病很快的平息下来,可即便如此,损失也是惨重。还有马匹不足的问题……这些问题,多不胜数,新津郡王每日要过问的事,多如牛毛,今日解决了一件事,到了明日,就有三个麻烦寻上门。不少的军民,十分思念乡土,有人故去,他的家眷希望船队将起尸首带回故土,船队无法运输,便心怀怨愤之心。”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沉默了。

        随扈的众臣个个皱眉。

        开拓黄金洲,乃是国策,这些年来,朝廷花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啊。

        可现在看来……

        “可是……”徐经昂首,他眼里放出光芒来,一字一句的很是郑重的说道。

        “纵是问题重重,有数不清的噩耗,那黄金洲万里沃土之上,上有新津郡王鞠躬尽瘁,亲带人垦荒,上马驱贼,下有无数似刘杰这样的豪杰,他们传授人知识,为了搭建一个医馆,四处寻觅草药,那里的许多植物,都与我大明不同,为了证明药效,就必须一个一个去尝,可他们依旧故我,舍身尝百草。更有豪杰,听闻土人杀至,奋不顾身,冲杀最前。还有豪杰,为了搭建起炼钢铁用的高炉,带着军民,数日不眠不歇。为了垦荒,他们深入进密林里,砍伐巨木,建起农舍。有人至西班牙的领地,探测他们的虚实,九死一生。有人为了繁殖马匹,成日与种ma同吃同睡,观察马至黄金洲之后的习性如何。有人遭遇蒙受,击之。飓风来了,一切都被吹了个干净,可是很快,便有人带着军民,重建家园。西班牙人至,则军民同心,新津郡王亲临阵线,豪杰纷纷而起,军民同心,一闻遇袭的钟响,男子提刀扬枪,人人死战,纵有时敌强我弱,亦不肯退,直至痛击西班牙人方止。”

        徐经炮语连珠的说了一大堆,可他一口气都没歇下,激扬高亢的说着。

        “军民们在黄金洲,建起了六十多个城镇,一百多个市集,开垦了数不清的良田,建了医馆、学堂,搭建起铁炉,男子同心,女子同德。读书人上马,农人读书,匠人亦在闲暇时垦荒,女子修桥,稚童铺路,陛下……黄金洲失其鹿,鹿死谁手,臣不敢断言,可臣敢言,自新津郡王以降,贼子不杀我大明军民最后一人,断无定鼎黄金洲之理。”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又沉默了。

        群臣个个垂头,默然无言。

        便连方继藩似乎也深受感触。

        国策说起来容易,在紫禁城里,皇帝一声令下,于是无数人跨越重洋迁徙,可是……诏书下来容易,可是因此而影响了数十万的人丁,他们所遭遇的困境,却是不容易啊。

        他们在黄金洲,没有退路。

        无论遇到任何困难,任何险境,他们都要咬着牙坚持下去,永不后退。

        “这便是臣在黄金洲之所见,请陛下……明鉴!”

        徐经抬头,哪怕是背驼了,显得苍老,皮肤如老榆树皮一般生出了褶皱,可这些,都掩盖不了他眼中,闪闪的光辉,还有他面容里的希冀。

        ………………

        第三章送到,这一章不好写,那啥,能求点月票不。支持一下嘛,乡里乡亲的。

        就当给老虎一点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