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重赏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重赏

        方继藩听到这里,心里松了口气。

        还以为徐经是来拆自己台的呢。

        移民黄金洲,虽是陛下的旨意,可天下谁人不知,方继藩在背后出力不少,这若是黄金洲玩砸了,浪费了这么多的人力物力国力,不知多少人,要将方继藩活埋了不可。

        总结下来。

        徐经所言,无非就是一句话现在大家都很艰难,可是前景很光明。

        大明的军民擅长垦荒,只要给他们一块地,他们会想尽办法,种出庄稼。

        而地里长出了庄稼,有人还想抢他们的地,这就是杀父杀母之仇了,不跟你玩命才怪了。

        要知道,大明人多地少,在这人满为患的环境之下,哪怕是一个村和村之间,一个家族与一个家族之内,为了一个灌溉的水渠,都可以坚持不懈的械斗数百年,子子孙孙,杀的昏天暗地的。

        这并非是说他们擅长于内斗,而在于,土地有限,宗族之内,若是不紧紧抱团,不多争取一些资源,是真正可能面临饿死,亦或者是绝户、灭族风险的。

        不拼命,吃啥?

        这些人送去了黄金洲,开垦出了土地,这土地,便是自己的私产,有人想要抢夺,不拼命才怪了。

        弘治皇帝肃容,露出了尊敬之色“朝廷要想尽办法,多送一些钱粮去,务求他们不必缺医少药,继藩,你的青霉素,要预备一批。”

        方继藩道“儿臣遵旨。”

        弘治皇帝感慨道”朕读史,那汉高祖皇帝作大风歌,言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他顿了顿“朕比汉高祖皇帝幸运一些,朕多的是忠贞勇悍之士,为朕镇守地方,这是祖宗之福啊……”

        他顿了顿,闭上眼,接着猛地张开“诸卿,徐经劳苦功高,朕早已敕他为侯,今日他所立的功业,却绝非寻常列侯可以比拟,人在海外,需坚韧不拔,需九死一生……朕欲敕起为公爵,诸卿以为如何?”

        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事实上,大明两次大封爵位,一次是开国,一次为靖难,而到了而今,又一次大封爵位开始了。

        用弘治皇帝的话而言,从开国至靖难,再至今日的下西洋,都是决定了大明社稷的转折点,这么多人,立不世功,出生入死,大加封赏,本就无可厚非。

        封赏的作用,在于鼓励更多的人为之效死。

        现在论起来,徐经的功业,足以封公了。

        刘健顿了顿“老臣无异议。”

        其余人纷纷点头。

        弘治皇帝道“还有……刘杰……”

        刘杰……

        人们愕然,看向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道“刘杰本为翰林,投笔从戎,远渡重洋,为我大明出生入死,这也是大功,朕见他浑身伤痕累累,真是感慨,世上竟有这般的壮士,朕欲敕其为侯,以彰其勇。”

        这一次,他没有问刘健的意见。

        刘健沉默了。

        自己的儿子,考试做了状元,转过头,跑去了黄金洲,投笔从戎,而今……封侯了。

        这是何等的人生际遇。

        爵位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可以世袭罔替,与国同休,只要不犯谋逆大罪,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是可以保障的。

        他刘家,出侯爵了。

        刘健既为儿子心疼,又突然觉得……或许……自己和儿子相比,或许……还远远不如,他的际遇,甚至可能在千秋之后,人们忘记了自己这个内阁首辅大学士,却记得有一个定海伏波的侯爵。

        刘健亦喜亦忧,心里百感交集,拜下“老臣……谢陛下恩典。”

        “不是卿家谢朕,是朕该酬谢你们啊……”弘治皇帝感慨道“朕多少封赏,都不及刘杰这般的出生入死。”

        说着,他叹了口气“从前,朕总是问,谁可给朕分忧呢,巍巍天下,万里江山,内忧外困,尽都维系在朕一人身上,何其苦也。可现在方知,天下多的是猛士,他们在海角,在天边,建功立业,若没有他们,朕便是有无穷的精力,也无法解决这些烂摊子。徐经、刘杰人等,都是栋梁,朕若是不赏,如何激励后进。不过……”

        弘治皇帝不禁看向了方继藩,仿佛刚刚想起来“朕才想起来,他们都是方继藩的门下,继藩,你的弟子,都教授很好。”

        方继藩道“儿臣蒙陛下厚爱,平时总在陛下面前,聆听陛下的教诲,儿臣是个得了脑疾的人,能有什么学问,无非是跟在陛下身边,耳濡目染,方才知晓一些道理,再将这些道理传授于人,说来惭愧,其实这都是陛下的功劳啊,是陛下将儿臣教授的好,才有徐经等人的这点出息。”

        弘治皇帝诧异的道“是吗?”

        方继藩肃然,头一甩,凛然正气道“儿臣此乃仗义执言!”

        众臣算是彻底的服气了。

        这狗东西重新的解释了什么叫做仗义执言。

        好好的一个体面的词儿,看来用不了多久,就要臭不可闻,从此之后,再没人以仗义执言自诩了。

        弘治皇帝哑然失笑“胡说八道,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何必推辞,朕乃天子,还抢你这点功劳,成日将脑疾挂在嘴边,西山医院的精神科设了这么久,也不见你去看看,你再胡说,朕下旨,送你去精神科待个十年八年。”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几乎含泪,一脸委屈道”那儿臣只好认了,是,儿臣桃李满天下,侥幸教了一些弟子,总还算良才,立了些许的功劳。“

        弘治皇帝“………”

        弘治皇帝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该满意了。

        倒是徐经此时道“陛下,臣此番回来,除了带来了一批黄金洲的特产和金银,还带来了一样宝物,想要献给陛下,这宝物,乃是西山书院天文地理学院的王文玉带回来的,他自辽东出发,从陆路穿越了海峡,至黄金洲北部,而后,一路南下……与我们会和……“

        王文玉……

        弘治皇帝有些动容。

        他还以为王文玉已是死了。

        当初护送他的军队,都无功而返,只有他坚持继续西行。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他看向徐经”现在此人人在何处?“

        “他们与我们会和之后,因为水土不服,因而生了一场大病,调理了许久,方才见好,因为大病初愈,因而不适合航行,此次,他请臣送了他沿途所测绘的地理图册,以及沿途的笔记,还有一件厚礼回来。”

        …………

        不久之后。

        足足一个大箱子,送到了弘治皇帝面前。

        箱子打开,里头是一沓沓的书稿,还有图册。

        萧敬捡了一些,送到了弘治皇帝面前。

        这书稿,显然有些年头了,不过保存的还算完善。

        打开,是王文玉绘制的一张张地图。

        西班牙人,在黄金洲北部开始进行开拓,因此,他们除了要穿越白令海峡之外,还需想方设法,穿越许多土人和西班牙人的领地,这一路,可谓是艰辛无比。

        土人的各个部族,西班牙人的贸易点,以及武装多少,都记录的详尽无比。

        通行白令海峡,需要什么条件,哪里是路桥的位置,用什么方法……这些也都记录的详尽无比。

        笔记里,是各种关于气候和人文的记录,甚至标记了有什么山脉,有什么特产,若是屯驻军马,利弊如何。

        弘治皇帝看得震惊。

        这真是拼了命啊。

        他细细的看着,关于沿途各个土人部族和王国的军事力量,作战方法。

        而王文玉甚至提出了一个观点。

        在黄金洲南部开拓,远不及在北方开拓。

        因为南方密林诸多,不宜让移民们垦荒扩张。且土人擅长密林中作战,灵巧无比。

        可在北部,则是千里沃野,除了几个大山脉之外,几乎都是一大片的平原,只要移民们组织一支骑兵,倘若有土人来犯,这些根本不知骑兵为何物的土人,只需一击,便可轻松将其击溃,战马在北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西班牙人在南部,被大明压缩了空间,渐渐开始力主经营北部,而大明也必须想尽办法,迅速北上。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有大批的马匹,越多越好。

        弘治皇帝不禁恍然。

        王文玉带来的讯息,是极珍贵的。

        哪怕是黄金洲,其实某种程度而言,对于大明也只是一个概念而已,毕竟,那里实在太过广袤了,南北万里,对于大明而言,这只是一座巨型的岛屿,有多少地方,都仿佛掩藏在未知的迷雾之中。

        而有用的情报,至关重要。

        弘治皇帝下意识的道”来人,取舆图来。“

        萧敬忙是让两个宦官,取来了舆图。

        舆图直接像地毯一般的铺陈在了地上。

        这是黄金洲的舆图。

        上头,只有一个个的小点,这些小点,密布在黄金洲中南部,以及西部的位置,每一个点,都是聚居点,其余的地方,绝大多数,都是空白,所占据的位置,可能百分之一都没有。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