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圣天子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圣天子

        李朝文又一次入宫。

        龙泉观真人李朝文入宫面圣的消息,当然要大张旗鼓一些。

        你看,真人都隔三岔五蒙皇帝召唤了,这说明啥?

        这就是最好的广告啊。

        甚至坐在马车里的李朝文,都想趁此机会,将龙泉观打包上市了,所谓趁热打铁,就是如此。

        不过这个念头,转瞬之间打消了。

        毕竟是搞精神世界的,这样不好。

        至奉天殿,弘治皇帝早已在此等候了。

        他看着徐徐入殿的李朝文,见他仙风道骨,颇为不凡,心里也不禁赞叹一句。

        李朝文行了大礼:“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弘治皇帝微笑着朝他抬了抬手:“卿家平身。”

        弘治皇帝深深的凝视着李朝文,随即便故意打了个哑谜:“卿家乃方外之士,可知朕诏卿前来,所为何事。”

        一旁,几个待诏的科学院院士和翰林都露出了微笑。

        陛下这是要考校李真人了。

        其实龙泉观这些年,发展的不错,不过无论是朝廷,还是民间,对龙泉观的印象都不错。

        人家是凭本事发展,且从不四处宣扬,一副你爱信便信,不信我也不拦你,甚至一直保持谦和的态度,历来奉公守法,因而,信龙泉观的人,自是将其奉为圭臬,不相信的,也不反感。

        李朝文道:“陛下召贫道来,可是因为圣人之事。”

        圣人……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他看向李朝文,颇为动容。

        这李朝文还真说对了。

        弘治皇帝微笑,呷了口茶,便认真的问道:“对此,卿家如何看待?”

        李朝文又行了个礼:“陛下,既有流言,那么,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弘治皇帝颔首,微眯着眼睛继续聆听。

        李朝文徐徐道来:“不过贫道近来夜观天象,倒是觉得,近来紫薇帝纵星格外的耀眼,看来,坊间传言,确实非虚。”

        弘治皇帝皱眉,面色颇为难看。

        他对这些流言蜚语,格外的反感。

        大明不需要圣人,就算是有圣人,那也是朝廷指定的。

        而此等子虚乌有的传闻,往往都是某些野心家,借机生事的征兆。

        历朝历代,这样的谣言之后,往往都会出现乱子,黄巾军起事,王莽篡汉时,不都有这样的流言嘛?

        弘治皇帝召李朝文来,是希望借李朝文之口,来平息这些流言,龙泉观真人若是对这些流言进行否认,这对于平息流言,有极大的好处。

        可哪里想到,这李真人没有去灭火,反而抱着一捆柴禾来。

        弘治皇帝心里不悦,面上也淡了许多,只平静道:“噢,卿家也以为,会有圣人出来,却不知圣人在何处?”

        李朝文朝着弘治皇帝摇头道:“此乃天机,岂是贫道可以参透,不过……”

        他顿了顿。

        接着,却是一字一句道:“贫道见这殿中,有圣人气,想来,这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诸院士和翰林们面面相觑。

        是我嘛?

        是我嘛?

        怎么可能是他?

        他也配?

        不会是我吧。

        可李朝文却是抬头,看着弘治皇帝,一字一句的从嘴里吐出话来:“陛下,圣人就是您啊。”

        弘治皇帝深深的瞪着李朝文,面色很是难看,这种话你也敢乱说,嘴角微微动了动想要怒斥,可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白了李朝文一眼。

        李朝文却是非常认真的重述了一遍。

        “陛下,您就是圣人。”

        “……”

        弘治皇帝心里顿时生出了厌恶之心。

        他现在开始后悔了。

        妖言惑众。

        朕是那个圣人。

        这个高帽子,朕如何戴的起。

        这不但是将朕架在火堆上烤,还要引起全天下人的嘲笑啊。

        李朝文这简直是要将他一生清誉毁了呀。

        弘治皇帝又不是没有读过史。

        宋朝多少天子,都争着想做圣人,因而,让一群妖言惑众之辈,四处抬轿子,可最后呢?

        最后谁成了圣?

        反而会后人所笑。

        而李朝文最可恶之处就在于。

        他虽是满口胡说,可在别人看来,却分明是朕和李朝文联手玩的把戏。

        就好像,是朕要沽名钓誉,一手自导自演出来的。

        天下人会如何看待朕?

        弘治皇帝脸拉的很长,眉宇之间露出厌恶之色,朝着李朝文严肃的说道:“朕非圣人,卿家不可胡言。”

        自天子口中,居然说出了胡言二字,这就是极严重的指责了。

        李朝文拜倒:“贫道不敢胡言,此乃天机。”

        “大胆。”弘治皇帝脸色铁青,朝着李朝文怒道:“你太放肆了。”

        李朝文心里慌得厉害。

        这可是天子啊。

        可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道:“陛下,贫道不敢虚言。”

        弘治皇帝脸拉的更长,眼睛直直的瞪着他,一字一字的质问道:“不敢虚言?这是谁教你这样说的?”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李朝文道:“陛下可听说过,圣人出,黄河清的古语嘛?”

        弘治皇帝脸色铁青,厉声道:“够了,给朕出去。”

        李朝文碰到了钉子,居然临危不惧:“陛下不信贫道所言,贫道无话可说,只是……陛下确实就是流言中所说的那个圣人,贫道万死之罪,也要斗胆说出来。”

        一旁的院士和翰林们,个个诧异的看着弘治皇帝。

        陛下就是圣人……

        他们心里嘀咕起来。

        要嘛,就是这个道人攀龙附凤,因而,说出这番谄谀之言。

        要嘛……

        有人往更深处去想,或许,这根本就是陛下有意为之,授意他说出这样的话。

        陛下……想做圣人啦?

        因而,许多人虽是沉默不言,却都是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

        弘治皇帝心里更是怒起。

        以史为鉴,弘治皇帝怎么容得下一个道人如此胡言乱语。

        本来这李朝文,自己对他印象还不坏,当初求雨,也算是立了功劳。

        可谁知,他为了巴结朕,却要置朕于尴尬的境地,这是当朕是昏君嘛?

        真是可恶,一时他觉得眼前的李朝文真令人厌恶。

        “来人,将他带下去!”弘治皇帝冷冷的道:“以后在敢有此言,朕决不轻饶!”

        …………

        李朝文狼狈不堪的被赶了出去。

        可是在宫里,弘治皇帝的余怒未消。

        他屏退了院士和翰林。

        他依旧铁青着脸,朝着身旁的孝敬开口说道:“萧伴伴,这道人妖言惑众,甚是可恶,朕真不想饶了他。”

        萧敬点头,顺着弘治皇帝的心意道:“陛下息怒,这不过是道人妄语,不必放在心上。”

        弘治皇帝冷哼一句,朝着萧敬冷然道。

        “你哪里懂这些,历朝历代,多少好大喜功的天子,就因为这些高帽子,反而成了天下人和后世的笑柄,这是前车之鉴,朕岂会重蹈。”

        说着,他突然想起什么:“这李朝文,乃是继藩的师弟?”

        “是师侄。”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而后,脸又拉起来:“难怪看他说话的口吻,竟和继藩酷似。”

        萧敬:“……”

        …………

        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本来,这些流言蜚语,愈演愈烈,闹得不可开交。

        可一下子,李真人的话,却又引起了波澜。

        陛下就是那个圣人?

        好事者们,津津乐道。

        一时之间,居然闹得不可开交。

        百姓们其实并不傻。

        圣人这等事,可若是第一次闹出来,倒也罢了。

        可哪里想到,这等天子成圣的事,在历史上实在出现了太多事,每一次都是煞有介事。因而……大家第一个反应,噢,皇帝要做圣人啦。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句话上头。

        这京里人的反应不是原来圣人就是皇帝,而是皇帝要做圣人。

        前者是被动的,是天意,后者是主动,是陛下有意为之。

        一时之间,李朝文顿时也引来了许多人的嬉笑。

        这李真人,显然是在溜须拍马,陛下将他赶了出去。

        可有人细细想来,却不禁想,或许,陛下将他赶出去,不过是做戏呢,此事,十之八九,就是陛下授意的啊。

        以至于,舆情愈演愈烈,竟有蔓延之势。

        不久之后,某些地方官吏见状,居然上奏,声称发现了祥瑞,有一头鹿,居然发出了人语,口称,圣天子出。帆帆帆帆,鸣叫了一夜方止。

        弘治皇帝看了奏疏,鼻子都气歪了,朝着一众大臣怒道:“此知府该死,来人……罢黜他的官职。”

        刘健等人乖乖站在一旁,却有点狐疑的看着弘治皇帝。

        这陛下到底在演哪一出啊。

        弘治皇帝道:“刘卿家,立即要拟旨,罢黜他!”

        刘健这才回过神,咳嗽:“陛下,若只因为如此上奏,便将其罢黜,是否有所不妥。”

        弘治皇帝冷笑:“呵……他这是故意想要投其所好,却是要置君上于不义,上有所好,下有所效,若是朕不罢黜他,这样的事,只会屡禁不绝。”

        刘健则是意味深长的看着弘治皇帝,他实在憋不住了,他一向是了解陛下的,与其打哑谜,不如开诚布公一些:“陛下,老臣斗胆想问,李朝文,到底是受何人指使?”

        说着,刘健眨眨眼,看着弘治皇帝。